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
论执行异议之诉中的“利害关系人”
【英文标题】 On the “Interested Party” in the Litigation Aroused by Execution Objection
【作者】 韩波【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执行异议之诉;利害关系人;案外人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3
【页码】 27
【摘要】

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的准确界定是适用执行异议与执行异议之诉制度的基本前提。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不是并列关系、交叉关系,而是包容关系。利害关系人对案外人的包容是现实的选择。案外人就是实体性利害关系人。实体性利害关系人作原告的执行异议之诉与实体性利害关系人作被告的执行异议之诉都有合理性 但是,实体性利害关系人作被告的执行异议之诉的实效性值得考量。

【英文摘要】

An accurate definition of the “Interested Party” in the litigation aroused by utionobjection and the person not involved in the case is the basic prerequisite for the litigation aroused by utionobjection and ution objection itsel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Interested Party” and the person notinvolved in the case is of conclusion instead of coordination or cross reference. The containment of the“Interested Party” to the person not involved in the case is a realistic choice. The person not involved in thecase is actually the substantive “Interested Party”.We can find rationality not only in the litigation that ignited by substantive “Interested Party” but also in the litigation that substantive “Interested Party” issued. But some studies need to be done on the practicalities of the two kinds of litig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3974    
  
  2007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修正案。新《民事诉讼法》第202条、第204条对执行救济制度做了全新的规定,为克服“执行难、执行乱、执行慢”的司法痼疾奠定坚实的法律规范基础。在新法运行过程中,关于当事人执行异议与执行异议之诉的法律规范,在规范内涵、主体界定、程序运作、法律后果等诸多方面存在一定争议。对我国而言,执行异议之诉制度,是全新的诉讼制度。学界对这项全新的诉讼制度给与了充分的关注。在众多研究成果中,对于作为法律概念的利害关系人的界定尚待廓清。如实例1所示,概念混沌给诉讼实践带来不小的困扰:
  [实例1]甲与乙的索要货款纠纷经过两级法院审理,终审判决判定甲胜诉。甲胜诉之后,乙不履行判决,甲于是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法院经调查发现乙只有一套住房。这套住房是和其妻丙共有的。执行法院将这套住房作为可供执行的财产并查封这套住房。乙仍拒绝履行。执行法院发出拍卖这套住房的公告,丙向执行法院提出执行异议。
  在此案中,丙是利害关系人还是案外人呢?如果丙是案外人,她可以就其受到损害的实体权利(共有权)提起执行异议,在执行异议被法院裁定驳回后,她仍可以将甲作为被告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如果丙是利害关系人,她仅可以就执行行为的违法之处提起执行异议。如果执行程序与执行行为是合法的,她的执行异议必然被驳回,而且丧失进一步寻求实质性救济的机会,因为民事诉讼法第204条并没有明示利害关系人是启动执行异议之诉的适格主体。可见,丙究竟是案外人还是利害关系人的问题对于丙这样的民事主体的合法权利的妥当保护、对于丙这样的民事主体的诉权的保障、对于执行异议之诉制度的稳健运行是至为关键的。为此,本文拟以利害关系人的诉讼地位作为切入点对执行异议之诉制度中的问题加以探讨。
  一、问题的提出:混沌中的“利害关系人”
  民事诉讼法修改前,我国的执行异议制度存在许多问题,其关键是对执行异议没有作出正确的定位,没有明确其到底是解决实体争议还是解决程序争议。如果将其定位为解决实体争议,就不能由执行员进行裁判,如果将其定位为解决程序争议,其提出条件就应作根本性的改变。{1}2007年民事诉讼法修改中,为解决“执行难”问题,对我国执行异议制度做了完善。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增加了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执行异议制度并明确了执行异议制度的定位。当事人、利害关系人的执行异议制度,意在解决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在执行中产生的程序争议。其异议对象是“违反法律的执行行为”。案外人的执行异议针对“执行标的”,解决实体争议。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案外人提出针对“执行标的”的书面异议后,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可以通过启动审判监督程序或者另行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方式来寻求救济。案外人异议之诉是执行救济的一种方法和手段,其目的在于阻止或撤销执行机构对执行标的的执行,在性质上属于特殊的命令诉讼。{2}根据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案外人异议之诉是一种执行异议后的救济制度。设置执行异议后的救济制度,使执行争议的救济更为充分。现行民事诉讼法中的执行异议制度可以概括为: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可以就执行中程序争议提起执行异议,案外人可以就执行中实体争议提出执行异议。这样,新民事诉讼法就实现了对执行异议制度定位的明确化。不过,2007年民事诉讼法修正案颁布后,引发争议最多的就是执行异议的主体问题,具体而言,就是如何区分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如果不清楚区分案外人和利害关系人,将有可能导致利害关系人执行异议与案外人执行异议适用上的混乱,尤为严重的是将导致执行异议之诉因为主体混沌而影响其适用效果,因为只有案外人和当事人可以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利害关系人不能提起执行异议之诉。如有学者所言,新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执行救济制度,在实施中有几个问题需要探讨:一是用“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来表示执行异议的主体,用“案外人、当事人”来表达异议之诉的主体,但法律并未界定“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使得执行实践中申请复议与起诉两种救济方法可能被同一主体重复使用;二是异议之诉的提出须以执行异议被裁定驳回为前提,意味着“案外人、当事人”没有提出执行异议的,就丧失了提起异议之诉的权利。{3}有学者认为,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执行异议中,“当事人”,不限于执行依据上所载明的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还包括执行依据的执行力主观范围所及的其他人,如申请执行人的权利继受人、被执行人的义务承受人、为被执行人或其继受人占有请求的标的物的人,以及参与分配的其他债权人均属之。“利害关系人”,是指执行当事人以外,因强制执行而导致其法律上的权利、利益受到侵害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案外人异议之诉的主体是确定的。适格的原告须为执行债权人和债务人以外、执行依据效力所不及的第三人,包括财产所有权人以及对该财产有管理权和处分权的人,如破产管理人、遗嘱执行人等。因此,与执行当事人的一方对标的物有共有关系的第三人,可以提起该诉。案外人的债权人也可以代位提起异议之诉。案外人异议之诉的适格被告须为执行债权人或其权利义务承受人。{4}上述区分标准很有见地,不过似乎并没有解决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的界限问题,一定程度上似乎模糊了当事人、案外人、利害关系人、第三人之间的界限。因为,在这一区分标准中,只能看到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的共同之处,因为“执行当事人以外,因强制执行而导致其法律上的权利、利益受到侵害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与“执行依据效力所不及的第三人”不是同一意思的两种表达吗?另外,在执行当事人与利害关系人之间,对财产有管理权和处分权的人,不正是执行依据的执行力主观范围所及的其他人吗?破产管理人、遗嘱执行人等不也属于为被执行人或其继受人占有请求的标的物的人吗?
  另有学者认为,案外人是指执行案件当事人以外的因执行行为而认为自己权利受到侵害的第三人。而执行案件的当事人当然是指执行债权人和执行债务人。那么,除了“案外人”,如果执行案件的当事人也对执行标的提出异议,又将如何处理呢?这不能不说是立法的缺失。而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仍未对其予以言明,并且混淆了“利害关系人”和“案外人”。从《民事诉讼法》规定来看:利害关系人规定在第202条,属于执行异议问题;案外人规定在第204条,属于执行异议之诉问题。而究其内涵,可以认为是不同时间的不同称谓。这里可以引进第三人概念。即将利害关系人和案外人都统称为第三人,只是在不同条文中含义不同罢了。而这里的第三人,是指当事人以外的与执行程序有关的第三人。{5}上述混同说实际上由来已久。我国学者,起初对于执行中的利害关系人和案外人是不加区分的。通常认为,执行当事人就是指执行债权人与债务人。案外人,事实上指利害关系人,即除当事人之外的,其权益受到执行机关执行行为侵害的人。{6}可以说,截至目前为止,学界对利害关系人的界定仍处在混沌之中。在民诉法修订后,对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必须加以明确界定,否则,将导致本文开篇所述实例中提出的适用民事诉讼法第202条、第204条中的困惑。
  利害关系人是在修改前的民事诉讼法中就已存在的法律术语。利害关系一词在第三人制度、证人证言制度中具有重要意义。利害关系人在诉前财产保全制度、宣告失踪、宣告死亡制度、认定行为能力制度以及公示催告程序中都有相应的法律地位。从我国民事诉讼法的用语习惯上看,利害关系人是指在争议的法律关系与特别事项中有自身利益,或者争议的法律关系与特别事项的最终处理结果将给其带来弊害的人。作为法律概念的案外人,适用范围狭窄,可以说这个概念仅仅出现在执行程序中,更确切地说,它只出现在执行异议制度中。不过,这却是一个概括性极强的法律概念。它似乎在泛指当事人之外的所有其他人。但当将这个概念与执行异议——这个案外人启动的程序—结合考虑时,案外人似乎存在着内在的范围界定。就执行过程中的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而言,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都不是执行名义中确定的债权人与债务人,即都不是执行当事人。这是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的相通之处,可是,这两个概念又不能简单混同。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二者之间究竟是并列关系、交叉关系还是包容关系?如果是包容关系,究竟是利害关系人包容案外人还是案外人包容利害关系人呢?
  二、思考的前提:执行异议之诉的性质与功能
  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的关系考辨问题是执行异议之诉语境中产生的问题,也应将其置于这个语境中加以思考。这就有必要来分析执行异议之诉的性质与功能。对此问题进行分析之前,首先需要对与执行异议之诉密切相关的执行异议的性质与功能问题加以简要分析。
  (一)当事人执行异议的性质与功能
  在民事诉讼中,对法院裁决的救济体系中,共有四种救济方式,上诉、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异议、复议。在民事诉讼中,异议是当事人或者其他相关人对法院的裁决不服,通过提出不同意见来寻求救济的方式。在2007年民事诉讼法修改前,我国民事诉讼中,有五种异议:管辖权异议、对适用简易程序的异议、执行异议、被代位执行人对履行通知的异议、对支付令的异议。这五种异议,既涉及到对法院的程序性裁决的异议,也涉及到对法院的实体性裁决的异议。在诉讼程序中,异议针对程序性裁决;在督促程序和执行程序中,异议针对实体性裁决。
  我国民事诉讼中四种救济方式针对的救济对象不同,上诉针对的是未生效判决或者裁定,审判监督程序针对的是已生效判决或者裁定,复议针对的是部分裁定与决定;异议针对的是特定事项。从性质上看,异议是一种特殊的对法院裁决的救济方式。在救济对象上,异议的对象是特定的。异议既可以针对法院确定管辖、确定适用简易程序的决定,也可以针对法院分配实体权利、义务的裁判文书以及执行行为;在救济方式上,法院通过审查以裁定或者决定方式对异议进行处理,在法律上没有要求开庭审理的规定,如经审查裁定将案件移送有管辖权的法院或裁定驳回管辖权异议、决定适用普通程序、裁定终结督促程序、裁定中止执行或裁定驳回执行异议、裁定终结代位执行或者裁定驳回次债务人异议。在我国民事诉讼中,对于复议的裁决方式没有明确规定,自然也不存在裁决后的救济方式。在2007年民事诉讼法修改前,对于异议,只有在对于管辖权异议的处理裁定不服的情形下才有裁决后救济方式。在此情形下,当事人可以上诉。其余情况下,在对异议处理后都没有进一步的救济途径。民事诉讼法修改后,对于执行异议又增添了两种裁决后救济方式,即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和提起执行异议之诉。从功能上看,异议的功能在于纠错。异议的纠错功能,既在产生实体权利、义务分配的错误情形下发挥,也在产生程序性错误的情形下发挥。作为一种异议,执行异议的性质是在执行中的特殊的对法院裁决的救济方式。执行异议的功能是纠正在执行中产生的实体权利义务分配方面的错误与执行中的程序性错误。
  (二)执行异议之诉的性质与功能
  审判程序比较复杂,如果对所有的案外人提出的异议不经审查便直接进入审判程序,不仅影响执行效率,还可能给一部分债务人拖延履行留下空间,不利于债权的及时实现。实际上,一部分案外人异议仅通过执行机构的初步审查即可能得到解决。而有些案外人的异议并不涉及原判决,难以通过审判监督程序解决。对此,《民事诉讼法修改决定》对案外人异议先规定由人民法院进行初步审查。如果对法院的初步审查有异议,且异议涉及原判决、裁定的,规定案外人、当事人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如果对法院的初步审查有异议,但异议与原判决、裁定无关,规定案外人、当事人可以在法定期间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7}在从性质上看,执行异议之诉是与执行标的相关的独立的诉讼。执行仅仅是启动执行异议之诉的一种动因。即使,没有执行行为的实施,发生了财产归属争议或者财产使用权受影响的情形,相关主体也可能通过诉讼方式寻求权利救济。执行异议之诉的特殊之处在于相关主体的权利受到侵害或者影响,不是因为相对的民事主体的民事行为所致,而是因法院采取执行行为而起。独立性和执行触发性构成执行异议之诉的本质特征。
  执行异议之诉与通常民事诉讼之间的相通之处在于它们的基本功能都是解决民事实体权利、义务纠纷。执行异议之诉的特殊之处在于需要在执行当事人之间、执行当事人与案外人之间形成的两组对立状态下寻求纠纷解决之道。尤为值得注意的是,执行异议之诉的执行触发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种诉讼所针对的纠纷并不具有原发性。可以说没有特定的执行行为,就没有执行异议之诉。与其说执行异议之诉针对的是特定的某种实体权利、义务纠纷,不如说它直接针对的仍然是特定的执行行为。这种特定的执行行为对执行标的物的处分方式亦即对执行标的物所涉的实体权利、义务的分配方式是执行异议之诉的直接诱因。正因为如此,执行异议之诉与执行异议也具有相通性,如果说执行异议的功能在于纠错,那么,执行异议之诉的功能在于“二次纠错”。执行异议之诉的“二次纠错”功能对于保证执行行为的合法性、对于维护与执行相关的民事主体的权利都有积极意义。
  (三)案外人就是实体性利害关系人
  如前文所作假设,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要么是并列关系或者交叉关系,要么是包含关系。如果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是并列关系,这对概念的外延就是各自独立并且相互排斥的。这就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利害关系人仅能提起程序性的执行异议,却无法通过执行异议之诉寻求“二次纠错”的救济。这种机会剥夺的玄机,全在于执行当事人之外的权利主张者是被当作了利害关系人还是案外人。这种机会剥夺,在各地法院缺乏对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的通约性共识的时候,就会产生极不公正的社会效果。同理,如果利害关系人与案外人是交叉关系,也会产生部分利害关系人被排除在执行异议之诉“二次纠错”救济之外的不公平现象。就我国案外人执行异议的制度语境而言,案外人是就执行标的物主张实体权利的执行当事人之外的民事主体。案外人这个法律概念,在我国民事诉讼中,具有突出的实体相关性。案外人的概念外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谭秋桂著:《民事执行原理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年版,第389页。

{2}张卫平:《案外人异议之诉》,《法学研究》2009年第1期,第3页。

{3}梁炳扬:《发展与问题:民事诉讼法修改述评》,《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8年第1期,第43页。

{4}肖建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编修改的若干问题探讨—以民事强制执行救济制度的适用为中心》,《法律适用》2008年第4期,第21、24、 25页。

{5}肖军:《对执行异议制度的几点看法—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修改的有关内容为契机》,《世纪行》2008年第4期,第48页。

{6}谭秋桂著:《民事执行原理研究》,第387页。

{7}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民法室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条文说明、立法理由及相关规定》,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408页。

{8}郭翔著:《民事争点效力理论研究》,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153、 154、 159页。

{9}谭秋桂著:《民事执行原理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年版,第394—398页。

{10}卢正敏:《台湾执行当事人适格制度述评及启示》,《台湾研究集刊》2008年第1期,第36页。

{11}卢正敏:《台湾执行当事人适格制度述评及启示》,《台湾研究集刊》2008年第1期,第36页。

{12}谭秋桂著:《民事执行原理研究》,第394—395页。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397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