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武大国际法评论》
先受理法院规则与国际平行诉讼问题的解决
【英文标题】 The First-filed Rule and the International Parallel Litigation
【英文副标题】 The Feasibility of the Analogical Application of Article 35 of the Civil Procedure Law to Foreign-related Cases
【作者】 杜涛【作者单位】 华东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教授}
【分类】 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先受理法院规则;平行诉讼;诉讼系属;不方便法院
【英文关键词】 first-filed rule; parallel litigation;lis pendens; forum non conveniens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2
【页码】 49
【摘要】

“先受理法院规则”越来越成为国际上普遍采用的解决国际平行诉讼问题的基本规则。该规则具有简单明确的优点,可操作性强,可以使跨国民事诉讼管辖权具有更强的可预见性。该规则的一些缺陷可以通过引入灵活性修正机制得到很好弥补。随着我国对外民商事交往的日益扩大,我国法院与外国法院之间的平行诉讼问题必然会愈演愈烈。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对我国的涉外民事诉讼管辖权制度作了调整,将涉外案件的管辖权逐步纳入到非涉外案件的统一体系之内。这为我国法院解决国际平行诉讼问题提供了一个良好契机。只要把《民事诉讼法》第35条所规定的先受理法院规则稍作变通解释,就可以圆满地解决国际平行诉讼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新颁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533条未能将《民事诉讼法》第35条扩大适用于涉外案件,实属遗憾。先受理法院规则也存在一些限制和例外。专属管辖权和当事人协议管辖权可以排除该规则。为了避免当事人滥用该规则,可以采用预期承认原则和公平原则对其加以限制。

【英文摘要】

With the growth of transnational litigation, the issue of international litigations becomes a more common problem. What should a court do when a lawsuit involving the same parties and the same issues is already pending in the court of another country? Courts should adopt a modified first-filed principle to resolve this problem. Absent 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 courts should usually stay duplicative litigation so long as the first-filed foreign action has jurisdiction and its judgment can be recognized by the Chinese cour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6786    
  目次
  一、概论
  二、我国《民事诉讼法》中的先受理法院规则
  (一)国内平行诉讼中的先受理法院规则
  (二)国际平行诉讼中拒绝采用先受理法院规则
  (三)双边司法协助条约中的先受理法院规则
  三、《民事诉讼法》35条适用于国际平行诉讼的可行性
  (一)自由贸易时代应逐步取消涉外案件和非涉外案件的差别对待
  (二)《民事诉讼法》35条类推适用于涉外民事诉讼的方式
  四、先受理法院规则的限制和例外
  (一)先受理法院规则的缺陷
  (二)对先受理法院规则的限制
  (三)先受理法院规则的例外
  五、结论与建议
  一、概论
  平行诉讼(parallel proceedings)也称为“重复诉讼”(duplicative proceedings)或诉讼竞合(concurrent proceedings),是指相同当事人就同一争议基于相同事实以及相同目的在两个以上国家或地区的法院进行诉讼的现象。[1]在西方法学文献中,也经常使用“异地诉讼系属”(lis pendens)这一概念来表示这种现象。[2]平行诉讼可能发生于一国内部各地区法院之间,也可能发生于不同国家法院之间。前者为区际平行诉讼,如一方当事人向我国上海法院起诉,另一方当事人向北京法院起诉。后者为国际平行诉讼,如一方当事人在纽约法院起诉,另一方当事人则向我国上海法院起诉。前者由各国国内诉讼法直接加以规范,往往不会引发很大的争议。后者则涉及不同国家司法主权的冲突,往往会引发国家间的管辖权争夺,需要通过国际合作才能解决。本文主要探讨的是国际平行诉讼。
  国际平行诉讼的产生是与各国法院在国际民事案件上的平行管辖权密切相关的。根据各国实践,法院管辖权通常包括一般管辖权和特殊管辖权。一般管辖权即被告住所地法院可以行使管辖权。特别管辖权是对一般管辖权的例外和补充,是指在某些特殊类型民事案件中,被告住所地以外的其他国家的法院也可以行使管辖权。特殊管辖权可以根据各种因素来建立,比如合同签订地、合同履行地、侵权行为地等。因此,对于绝大多数国际民事纠纷案件来讲,并非只有一个国家的法院可以进行管辖。比如,甲和乙之间因为合同发生纠纷,甲和乙的住所地均在外国,但合同在我国缔结和履行。对于该合同纠纷,甲或乙可以在外国法院起诉,该外国法院可以根据“被告住所地”原则享有管辖权,但如果甲或乙向我国法院起诉,我国法院也可以根据合同缔结地或履行地在我国境内而行使管辖权。如果甲向外国法院起诉,而乙向我国法院起诉,就会产生平行诉讼或诉讼竞合问题。
  平行诉讼的产生很大程度上是当事人“挑选法院”(forum shopping)的结果。因为对于同一涉外民事纠纷,在几个国家都有管辖权的情况下,不同当事人会选择去不同国家法院提起诉讼,以便获得对自己最有利的判决结果。[3]平行诉讼也可能因某国法院的“过度管辖”(exorbitant jurisdiction)而引起。过度管辖在美国也被称为“长臂管辖”(long arm jurisdiction),即只要案件与法院地存在最低限度的联系,该法院就可行使管辖权。[4]美国各州都制定了自己的长臂管辖立法,法院在实践中也经常对其做扩张性解释,这就会与其他国家的管辖权发生重叠。
  平行诉讼通常会带来相抵触的判决,非常不利于当事人之间纠纷的解决。重复诉讼也会造成司法资源的浪费,并引发不同国家之间的管辖权竞争,影响国家间友好合作关系。因此,各国都需要通过一定方式加以避免。
  平行诉讼最初主要产生于一国内部不同地区法院之间,因此各国最开始需要解决的都是这种国内的平行诉讼问题。对此问题,各国普遍奉行的是所谓的“先受理法院规则”(first-seized court approach or first-filed rule or first-to-file rule)。该规则是指同一案件在其他地区法院已经被受理的情况下,如果当事人又到另一地区法院提起诉讼,则后受理案件的法院应当停止或中止该法院的诉讼,让先受理案件的法院优先审理。先受理法院规则起源于各国诉讼法上的一项基本原理,即诉讼系属的阻挡功能。通常,诉讼案件于起诉后即发生诉讼系属(lis pendens)。在诉讼系属期间,不允许当事人在另一法院另行起诉。因此,这一原则也被称为禁止重复起诉原则。[5]该原则与既判力原则(res judicata)和再诉禁止原则(estoppel)相结合,都是为了避免出现一事两诉。
  先受理法院规则在大陆法系国家得到普遍采用。德国《民事诉讼法》最先规定了诉讼系属原则的排他功能。[6]德国的做法影响到法国、日本、瑞士等国家。《日本民事诉讼法典》142条规定:“对于正在法院系属中的案件,当事人不得重复提起诉讼”。《法国民事诉讼法典》100条同样规定了“诉讼系属抗辩”(litispendence),即当事人不得向两个都有管辖权的法院提出两项相同的诉讼请求。如果两个以上的法院都受理的相同的诉讼请求,则第一个受理的法院有优先权(《法国民事诉讼法典

来自北大法宝

》104条)。
  先受理法院规则在大陆法系国家被类推适用于涉外民事诉讼。在德国,对于国际平行诉讼,法院如果认为外国法院对该案件所作出的判决有可能得到德国法院的承认,就会类推适用德国《民事诉讼法》261条第3款的规定,禁止或中止当事人在本国法院提起的相同诉讼,以等待外国法院的判决。这一做法被1987年《瑞士联邦国际私法》9条采纳[7]。比利时2004年《国际私法典》第14条的规定与瑞士完全相同。
  欧共体1968年的《关于民商事管辖权及判决承认与执行的布鲁塞尔公约》和取代该公约的2000年《布鲁塞尔条例》[8]也都采用了“先受理法院规则”。该《布鲁塞尔公约》第21条和《布鲁塞尔条例》第27条都规定:“相同当事人就同一标的及同一诉因向不同成员国的法院提起诉讼,则受理在后的法院在受理在先的法院确定管辖权之前,应主动中止程序。当受理在先的法院的管辖权确定时,任何其他受诉法院都应放弃管辖权,由受理在先的法院审理。”[9]随着欧盟成员国的日益扩大,《布鲁塞尔条例》规定的先受理法院规则也逐渐被所有欧盟国家(包括英国)采用。
  在美国,先受理法院规则也被经常用来解决不同联邦法院和不同州法院之间的平行诉讼问题。[10]该规则被认为最早由美国最高法院在1824年的“史密斯案”所创立。[11]在国际平行诉讼中,美国法院也曾在判例中根据礼让原则终止本法院对案件的审理而让位于先受理案件的外国法院。[12]不过,在美国,不同法院解决平行诉讼问题的方法各异,先受理法院规则只是其中的一种考虑因素,而非硬性要求。[13]
  此外,由美国法学会和国际统一私法协会联合起草的《跨国民事诉讼原则》(ALI /UNIDROIT Principles of Transnational Civil Procedure)也采纳了先受理法院规则。[14]该原则第2.6条规定:“如果争议已经首先在另一有管辖权的法院受理,后受理的法院应停止管辖或中止诉讼程序,除非该争议在先受理法院将不会被公平、有效和迅速地得到解决。”
  国际法协会在2000年发布的一项关于国际民事诉讼的管辖权原则(鲁汶/伦敦原则)中,也采纳了先受理法院规则作为解决平行诉讼的首要规则。[15]
  二、我国《民事诉讼法》中的先受理法院规则
  (一)国内平行诉讼中的先受理法院规则
  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16]31条规定:“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诉讼,原告可以选择其中一个人民法院起诉;原告向两个以上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的,由最先收到起诉状的人民法院受理。”1991年《民事诉讼法》[17]35条规定:“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诉讼,原告可以向其中一个人民法院起诉;原告向两个以上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的,由最先立案的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1992年发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18]33条进一步规定:“两个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的诉讼,先立案的人民法院不得将案件移送给另一个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在立案前发现其他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已先立案的,不得重复立案,立案后发现其他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已先立案的,裁定将案件移送给先立案的人民法院。”2008年和2012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35条均沿用了1991年的条文。由此可见,我国民事诉讼法一开始就采纳了先受理法院规则用于解决国内法院之间的管辖权竞合问题。
  (二)国际平行诉讼中拒绝采用先受理法院规则
  虽然2012年《民事诉讼法》第四编第259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进行涉外民事诉讼,适用本编规定。本编没有规定的,适用本法其他有关规定。”但是我国法院并未把《民事诉讼法》第二编中所规定的先受理法院规则适用于第四编的涉外诉讼。最高人民法院1992年发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306条中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和外国法院都有管辖权的案件,一方当事人向外国法院起诉,而另一方当事人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起诉的,人民法院可予受理。判决后,外国法院申请或者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承认和执行外国法院对本案作出的判决、裁定的,不与准许;但双方共同参加或者签订的国际条约另有规定的除外。”该意见第15条还规定:“中国公民一方居住在国外,一方居住在国内,不论哪一方向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国内一方住所地的人民法院都有权管辖。如果国外一方在居住国法院起诉,国内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受诉人民法院有权管辖。”最高人民法院2005年发布的《第二次全国涉外商事海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19]10条也规定:“我国法院和外国法院都享有管辖权的涉外商事纠纷案件,一方当事人向外国法院起诉且被受理后又就同一争议向我国法院提起诉讼,或者对方当事人就同一争议向我国法院提起诉讼的,外国法院是否已经受理案件或者作出判决,不影响我国法院行使管辖权,但是否受理,由我国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决定。外国法院判决已经被我国法院承认和执行的,人民法院不应受理。我国缔结或者参加的国际条约另有规定的,按规定办理。”
  司法实践中,我国法院也未考虑同一案件是否已在外国法院审理。在“旅美华侨张雪芬重复起诉离婚案”中,旅居美国的中国公民张雪芬,为与居住在中国上海市的中国公民贺某离婚,向中国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同时也向其居住地的美国法院起诉。最高人民法院于1985年9月18日批复指出,在张雪芬未撤回向中国法院起诉的情况下,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试行)》20条第1款的规定,中国受诉法院得依法作出裁决,不受外国法院受理同一案件和是否作出裁决的影响。[20]
  我国法院的这种做法虽然不违反国际法上的司法主权原则,但显然与国际法上的“礼让”(comity)原则不符。如果一个案件已经在国外法院被受理,而我国法院完全不顾及外国法院的管辖权而对该案重复审理,不仅会引起外国的抗议甚至报复,而且也会产生与国外法院相矛盾的判决,不利于纠纷解决,并使当事人疲于应付,浪费人力物力。如果所有国家都如此行事,国际平行诉讼问题就无从解决。随着国际民事交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家放弃了这种做法。比如,意大利《民事诉讼法典》原3条曾规定:“意大利的裁判管辖权不因同一案件或相关案件已在外国法院起诉而被排除。”但1995年意大利颁布《国际私法改革法》后,该条已被废除。意大利《国际私法改革法》第7条采用了与德国和瑞士完全相同的做法,即先受理法院规则与预期承认理论相结合。日本《民事诉讼法》231条虽然也禁止重复诉讼,但是早期的日本判例均认为该条规定只适用于国内案件,而不适用于国际平行诉讼。不过从20世纪80年代以后,日本法院在判例中也开始采用德国和瑞士的类似做法。[21]
  (三)双边司法协助条约中的先受理法院规则
  在我国与其他国家订立的数十个双边司法协助条约中,并没有直接规定如何解决彼此间的平行诉讼问题。但是,很多条约中对平行诉讼情况下判决的承认与执行问题作了规定。其中,我国与保加利亚、希腊、意大利等国的司法协助条约规定:在我国和对方缔约国之间相互申请承认和执行对方法院的裁决时,如果被请求的缔约一方的法院对于相同当事人之间就同一标的和同一事实的案件已经先于提出请求的缔约方法院受理并正在审理之中,则被请求国可以拒绝承认和执行对方的请求。[22]这实际上是间接地承认了先受理法院规则。
  当然,并非所有双边司法协助条约都接受该规则。在我国与埃及、法国、西班牙等国订立的双边司法协助条约里,都没有把被请求的缔约一方法院对于相同案件正在进行审理作为拒绝承认与执行裁决的理由。另外一些司法协助条约虽然将平行诉讼列为拒绝承认和执行对方判决的理由,但并不限制哪一法皖先受理案件。例如中国和古巴、埃及、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蒙古、波兰、罗马尼亚、俄罗斯、塔吉克斯坦、摩洛哥、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等国订立的双边司法协助条约。
  三、《民事诉讼法》第35条适用于国际平行诉讼的可行性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一)自由贸易时代应逐步取消涉外案件和非涉外案件的差别对待
  2012年8月31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决定》,对我国《民事诉讼法》[23]进行了第二次修正。此次修正对第24章的涉外民事诉讼管辖规则作出了调整。该章原有4个条文(原《民事诉讼法》第241~244条),此次修正后只保留了两个条文(新法第265~266条)。其中取消了原第242条(协议选择管辖权)和原第243条(应诉管辖权)。取消该两项条文并非废除了协议管辖权和应诉管辖权制度,而是将其分别合并人新法第34条和第127条。保留下来两条,即原第241条、现第265条(特别地域管辖)和原第244条、现第266条(专属管辖)。
  这样的思路表明:我国立法者倾向于逐步取消涉外民事诉讼管辖权制度和国内民事诉讼管辖权制度之间的区别待遇,也就是说,涉外民事诉讼管辖权应该尽量参照国内民事诉讼管辖权制度,实现真正的“国民待遇”。
  这种努力是值得肯定的。我们注意到,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和各种自由贸易区的兴起,国内纠纷和涉外纠纷的区分越来越模糊和淡化,人为地区分国际和国内案件容易造成歧视待遇。而且,“涉外性”的判断标准在实践中也很难掌握,不同国家、不同国际条约、不同类型案件都会有特殊的判断标准。人为地将案件区分为涉外案件和非涉外案件并适用不同的审判程序会造成事实上的非国民待遇,不符合当代社会追求平等权利的发展趋势。很多民事领域的国际条约尤其是海牙国际私法会议通过的条约,现在都越来越对“国际性”做淡化处理。
  当今世界上很多国家的民事诉讼法也不刻意区分涉外民事诉讼和非涉外民事诉讼。无论是《德国民事诉讼法典》还是《法国民事诉讼法典》,都没有专门的涉外民事诉讼程序规则,对于涉外民事案件的管辖权,如果没有特别法的规定,都是直接或类推适用民事诉讼法的一般地域管辖规则。[24]在美国,联邦法院审理案件,无论是国内案件还是国际案件,在管辖权问题上采用的标准都是统一的。[25]
  我国虽然在《民事诉讼法》中专设了第四编对涉外民事诉讼程序作了单独规定,但是通观该编的条款,涉外民事诉讼在程序上的特殊规定是很少的。除了国际民事司法协助方面的内容之外,二者在程序上的区别只是体现在某些事项的期间和期日方面。新《民事诉讼法》第四编第二十四章虽然保留了两个条款,但如果我们对该章这两个现存条文加以认真分析的话,我们会发现,这两个条文其实也完全可以并人第二章第二节之中,没有必要单独加以规定。
  比如,新《民事诉讼法》265条所规定的特别管辖制度,与第二章第23~32条的规定并无多大差别,完全可以合并。第265条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所规定的诉讼标的物所在地、被告可供扣押的财产所在地和被告代表机构所在地这三项管辖权依据,在第二章第二节中并不存在。这可以理解为是对我国人民法院涉外管辖权的扩张。不过对于这三项管辖权依据,国际上一直存在争议。退一步讲,即使抛开这些争议,只要通过司法解释对第二章第二节的相关条文进行扩大解释,仍然可以达到第265条所要实现的目标。
  再如,在专属管辖方面,《民事诉讼法》266条所规定的“因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履行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合同、中外合作经营企业合同、中外合作勘探开发自然资源合同发生纠纷提起的诉讼”,其实并不属于真正的涉外案件,而且也不应被归入专属管辖案件。三资企业完全是我国国内企业而非外国企业。三资企业合同纠纷与一般的国内合同纠纷并无太大独特之处。随着上海自由贸易区的设立,在企业制度上我国会越来越倾向于实现准入前国民待遇,三资企业已经没有必要再享有特殊待遇。对于涉及三资企业合同的纠纷,完全应该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678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