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比较法研究》
法国公司法中管理层对第三人的责任
【作者】 郑佳宁【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公司法【期刊年份】 2010年
【期号】 6【页码】 5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2708    
  一、管理层对第三人民事责任的性质
  《法国商法典》明文规定了管理层对第三人的民事责任。最经常被我国学者引用的条文是《法国商法典》第L225-251条有关股份有限公司的规定。{1}但应该注意的是,该法典第L223-22条有关有限责任公司的规定和第L227-8条有关简化股份公司{2}的规定都确立了管理层的独立责任。依照上述法条,管理层“向公司或第三人,对违反法律或条例规定的行为,或违反章程的行为,或在管理过程中所犯的过错,根据情况,单独或连带承担责任”。也就是说,由管理层某个成员单独或管理层某些成员之间连带地向第三人承担责任。
  法国公司法中管理层对第三人的责任是一种独立的民事责任。它与英美管理层的连带责任不同,追究的是管理层成员个人的责任,判断标准是管理层成员个人的行为是否应该承担对第三人的民事责任,公司对第三人承担责任并不能直接推导出管理层对第三人的责任{3}实践中,受害人会从公司与管理层之间选择其一进行索赔。在公司正常运营的情况下,公司是首要选择,第三人往往向公司提出赔偿之诉,因为公司通常比管理层具有更强的清偿能力。在公司向第三人承担责任后,再由公司视情况决定是否提起追偿,让管理层承担公司由此受到的部分或全部损失。{4}必须声明的是,关于管理层的独立责任是一种严格责任的观点是不正确的。法国法仍然坚持“法人人格独立”和“委托代理”的传统理论,即法人应对其代理人的代理活动负责,管理层是公司的代理人,代表公司对外进行活动,公司法人应对管理层的代理活动所造成的损害承担责任,追究管理层的个人责任只是一种例外。{5}虽然《法国商法典》明确了管理层对第三人的责任,但在司法判例中管理层的个人责任是被作为例外严格加以限定的,只有在个别情况下才能获得法院的支持。法国判例对认定管理层个人责任设置的种种障碍,增加了管理层独立责任之诉胜诉的难度,削弱了商法典的规定,减缓了管理层的压力和负担。那些认为管理层的独立责任加重了管理层责任、否认了法人人格独立性的观点,是只见法典不见判例的片面推断。
  由此可见,法国法上的管理层的独立责任的优点在于:第一,保证了法人人格独立理论的严谨性。第二种模式管理层的连带责任最大问题就是产生了理论上的矛盾。既然法人机关成员执行职务时所为的行为,就是法人的行为,那么对其后果理应由法人承担责任,为什么又要与法人机关成员共同承担连带责任呢?实际上,在执行法人职务过程中,法人与法人机关成员是置于一个民事主体之中的,对外不可能承担连带责任,只要是法人机关成员执行法人职务的行为,都应看作是法人的行为。{6}而管理层的独立责任只是一种例外,原则上仍然坚守传统理论,强调法人人格的独立性,由公司法人为管理层执行公司职务的行为对外负责,管理层在通常情况下不对第三人直接承担责任,避免了理论上的矛盾。第二,规定了管理层的责任,维护了公司的整体利益。公司的整体利益不仅包括公司、股东的利益,还包括公司债权人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利益。管理层的独立责任要求管理层在特定情况下,为自己违反法律、章程的行为及在管理中的过错,对第三人造成的损害承担个人责任。管理层是公司经营业务的执行者,是公司对外的直接行为人,理应对公司的整体利益尽到忠实义务(obligation de loyaute)和谨慎勤勉义务(obligation de prudenceet diligence)。适当要求管理层承担对第三人的责任,一方面可以有效地监督和控制管理层的行为;另一方面也可以为第三人的权益提供保障,特别是当公司处于困境、丧失清偿能力之时。{7}第三,严格限定管理层对第三人的个人责任,可以避免过分加重管理层的负担。管理层的独立责任有别于连带责任,是公司法人承担完全责任的例外,只被法国司法判例限定在很窄的适用范围内,在通常情况下管理层无须对外承担个人责任,只须向公司负责即可。这样一来,管理层可以轻装上阵,排除来自公司外界的影响,专心致力于公司的经营运作,积极热情地为公司创造财富。同时,判例把管理层的独立责任视为例外,也减少了第三人滥诉管理层的情况。因为管理层对第三人的责任是一种独立责任,第三人必须单独对管理层提起个人之诉,所以当胜诉机会较小时,第三人自然会放弃起诉管理层的念头,转而向公司请求赔偿。
  我国立法一直采取由法人承担完全责任的态度{8}。《民法通则》第43条规定,企业法人对它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而《公司法》没有确立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等直接对第三人承担的赔偿责任制度。在此背景下,引入管理层的独立责任作为对严格的法人承担完全责任的补充,可能更加适宜我国的具体情况,既完善了对第三人利益的保护,又避免了与传统理论和现有制度的冲突。
  二、管理层的内涵及外延
  在确定独立责任之前,首先要明确管理层与第三人的概念。由于特定的公司制度和法律文化,法国公司法中管理层与第三人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与我们平时所熟悉的英美法系的概念有所不同,需要综合分析和辨别。
  管理层(dirigeants)一词来源于词根diriger(领导、指挥、管理)。根据法国权威法律字典《法律词汇》的解释,管理层是指法定的或事实的能够实际确保领导某一企业的人,体现在拥有法定的责任重大的职务或拥有事实上支配的地位。{9}把管理层的概念翻译为“董事”是不正确的,因为法国公司制度十分复杂,不仅公司形式丰富,内部组织结构的设置也很灵活,在法律的强行性规范外,当事人有更多的选择和创造的空间,能够实际领导公司的人远远不只限于董事。这里有必要简略介绍一下法国三种主要公司形式:有限责任公司(SARL)、股份有限公司(SA)和简化股份公司(SAS)的法定组织结构,以便得出管理层所包含的具体对象。法国的有限责任公司不设董事会,由股东指定一个经理(gerant)或几个经理组成的经理层(gerants)来领导经营公司的运营。股份有限公司的组织机构有两种模式,即我们常说的选择式模式。传统模式为单一制,公司股东会下只设一个行政委员会(conseil d'administration ),其委员(administrateur)通常被译为“董事”、决策公司的经营管理,设行政委员会主席(president)一名。另外行政委员会还要任命一名总经理(directeur general)负责公司的日常业务。另一种模式为双层制,是向德国公司法学习的产物,股东会下设董事会(directoire)和监事会(conseil de survaillance ),由董事会成员(membres du conseil d' administration)领导公司的运营。简化股份公司是为了同时满足公司设立运作的便捷和股份融资的效率应运而生的。所以法律对其限制性规范很少,只规定公司必设决策机构为公司主席(president)一名,公司可以根据情况设立自己的管理层。
  值得注意的是,法国公司法中管理层的概念不包括监督机关。监督机关作为公司的重要机关之一,对公司的经营管理亦起着一定的影响,那么,能否要求其亦承担对第三人的责任,这个问题一直存在着争议。法国公司法将监督机关排除在管理层概念之外的理由有两个。一个原因是法国法对监督机关的松散要求。除了上文提到的股份有限公司双层制里对监事会有强制要求外,公司可以按情况自主设立监督机关,比如监察员(cen-seurs)、章程监督者(contr5leurs statutaires)、审计委员会(commissaire aux comptes)等。这些监督机关的名称、权力责任都因章程的约定有所差异,法律不宜不加区分地统一规定。另一个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法国公司法在理论上认为管理层的职责是领导(diriger)公司,而监督机关的职责在于监督控制(contr5ler)管理层对公司的领导行为。{10}监督机关享有的是监督检查权,而非直接参与公司经营决策的权力,因此不属于公司的管理层,无须向第三人承担民事责任。
  由此可见,法国公司法中须对第三人承担民事责任的管理层包括有限责任公司的经理;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行政委员会的董事和董事会的成员;简化股份公司的主席及其他设置的管理人员。
  第三人(tiers)顾名思义是指公司以外的人,其中最主要的对象是公司债权人。公司的债权人和管理层之间不应有任何的合同关系,债权人请求管理层承担责任的理论基础在于《法国民法典》第1382条至第1386条规定的侵权或准侵权关系。{11}从某种程度上讲,股东也是公司的债权人,股东与公司之间惟一的联系是一种债权债务关系,更具体说是股东对公司有一项剩余财产分配的请求债权。{12}股东能否像其他债权人一样,作为第三人就个人损失向管理层请求赔偿?法国法在这个问题上采取的态度与英美等很多国家不同,坚持债权人必须是“公司外部的债权人”(crr anciers extemes),而股东作为“公司内部的债权人”(creanciers internes)不能享有第三人的地位。事实上,股东因其股东资格享有的特殊权利和负担的特殊义务使他们远离纯粹的第三人,比如,选举权、股利分配请求权、知情权、竞业禁止义务等。{13}法人人格制度之立法技术不能掩饰股东参与公司经营运作的真相,股东不是公司外部的陌生人,而是公司的成员(membres)。{14}因此,股东不能作为公司的第三人向管理层提起个人责任之诉。股东为其直接损害针对公司管理层提起的诉讼叫做股东个人诉讼(action individuelle des associes),适用其他专门的法律制度。
  现实中还存在着一类人,他们既不是公司股东,也不是完全置身公司之外的纯粹第三人。他们积极参与公司的运作经营,为公司的繁荣作出了贡献,同时公司的兴衰成败亦与他们的个体利益息息相关。这一类人被称作利益相关的第三人(tiers interesses)或参与者(participants)。法国判例中承认的利益相关第三人主要有三种:职工(salaries)、证券持有者(obligataires)和集团内其他公司的股东(associes d'autres entites du groupe)。职工与公司之间有紧密的联系,但职工在雇佣关系中处于劣势,需要特殊的保护,法国判例支持职工像绝对的第三人一样根据各种可能性向管理层提起责任之诉。{15}证券持有者包括持有公司股票、债券的投资者,但不能把他们看作是公司的股东。他们仅仅是有利益关系的债权人,除非股东会的决议可能会直接损害他们的权利外,证券持有者的意见不会被股东会上听取。{16}证券持有者的集体代表人无法干预公司业务的经营,他们可以出席股东会,但缺乏表决的实力。{17}因此,证券持有者以第三人身份提出的管理层责任之诉将被受理,这里证券持有者被视为公司真正的债权人。至于集团内其他公司的股东,按照集团公司不透明和独立经营的原则,法国判例一般也把他们归入利益相关第三人之中,但是考虑到集团公司的特殊情况,法院通常要对关联关系进行审查。{18}
  综上所述,法国公司法对管理层和第三人概念的划分是非常细致的,特别是在监督机关在公司中的作用、股东的公司内部债权人身份、证券持有者的实际地位等问题上作了认真的研究,并用立法或判例的方式加以结论。虽然法国的公司形式和治理结构与我国差异较大,但法国公司法提及的上述问题,同样是我国未来在建立管理层对第三人责任制度时会遇到的,法国公司法的理论探讨和实践处理将对我国的立法与司法有所助益。
  三、管理层对第三人责任的具体适用
  管理层的第三人责任首先要遵守关于责任构成要件的要求,即损害、过错和因果关系。法国公司法强调,第三人的损害必须是直接的个人的损害(prejudice direct et personnel)。比如,第三人不得引用《法国商法典》第L241-3条规定,以滥用公司财物(abus de biens so-ciaux)的理由要求管理层承担第三人责任。因为根据该条规定,管理层滥用公司财物的行为直接损害的是公司的利益,第三人并没有据此受到直接的损害。{19}又如,单个债权人不能以损害债权人共同体(ensemble des creanciers)利益为由请求管理层对其个人进行赔偿{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感觉黑人都特别团结;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我国学者引用的条文多是根据Dalloz出版社出版的2000年《法国商法典》译本的第244条。其对应的就是Dal-loz2007年版《法国商法典》第L225-251条的规定。

{2}简化股份公司(societe par action simplifiee)是法国特有的一种公司形式,其在股东要求、设立条件、治理模式和融资上都有着比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更为简便灵活的模式。

{3}Cass. com.,14 janvier 1992:RJDA 1992, p. 627.

{4}马迪威:“法国最高法院顾问马迪威先生文集”,载法国最高法院网(METIVET J. - P.,Etude de M. Jean-Pi-erre Metivet. conseiller a ls Cour de cassation)。

{5}Cass. soc.,10 mai 1973:Bull. civ. V, n。299.

{6}马俊驹:《法人制度通论》,武汉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155页。

{7}玛莎:“公司管理层的民事责任”,巴黎第一大学博士论文,2005年6月15日,第134页(MESSA S. , laResponsabilite Civile des Dirigeants Sociaux, These pour le doctorat de l' Universite de Paris Ⅰ, 15 juin 2005, p.134.)。

{8}需要注意的是,我国在建立管理层对第三人法律责任制度方面也有所尝试,但是仅限于证券法的特别规定和地方性法规,没有上升到公司法的一般条款上。《证券法》第69条规定了关于证券发行信息披露的责任,这是对证券持有人的特殊保护,并不涉及其他第三人。海南省1992年《海南经济特区股份有限公司条例》第106条曾以地方性法规的形式规定了董事对第三人的民事责任,但是随着《公司法》的颁布,这一规定已经失效。

{9}高汝主编:《亨利·卡皮登协会法律辞典》,法国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308页(Association Henri Capitant,Vocabulaire Juridique, publie sous ls direction de Gerard Cornu, PUF 2005,7eme edition, p.308.)。

{10}彭福尼:《法国法》,世界之匙出版社2005年版,第80页(V. Penfonis J. -L.,Le Frarcais du Droit, janvier 2005,CLE international, p. 80.)。

{11}热比西拉:“公司管理层之民事责任”,载《法国法学百科全书》,2006年10月15日,第19页(GIBIRILA D.,Di-rigeants Sociaux-Responsabilite Civile, J. Cl. Com.,Fasc,15 Octobre 2006.)。

{12}Cass. 1re civ.,2 octobre 2002: Bull. Jolly 2002,§ 283,note LE CANNU P.

{13}勒马尼:《公司法》,蒙切莱斯颠出版社2003年版,第254页(LE CANNU P.,Droit des Societes, Montchrestien,2003,2er edition, n。254 et s.)。

{14}绍莱特:《股东的公司内部人和外部第三人性质区分》,达鲁兹出版社2004年版,第1141页(CHOLET D. , LaDistinction des Parties et des Tiers Appliquee aux Associes, DALLOZ 2004,p. 1141)。

{15}Cass. crim. , 20 mai 2003:Bull. crim. . n。101.

{16}Cass. com,9 fevrier 1999:Bull. Jolly 1999,§ 122, note DAIGRE J. - J.

{17}参见《法国商法典》第L228-55条的规定。

{18}Cass. corn.,18 mai 1999:Dr. societes 1999, com. n。127, note BONNEAU T.

{19}德克谢:“公司财产滥用时的利益相关者保护”,载《法律周(企业商业版)》1995年第1期(DEKEUXER A.,LesInterets Proteges en cas d'Abus de Biens Sociaux, Semaine Juridique Edition Entreprise et Affaires, 1995, I, p. 500.)。

{20}威达利:“公司管理层的民事责任”,载《法律(企业商业法)》2001年特刊第3期(VIDAL D.,La Responsabilite Civi-le des Dirigeants Sociaux, in Colloque Les Dirigeants Sociaux, Toulous 17 novembre 2000, JCP E 2001,suppl. n。3,14juin 2001,p. 16.)。

{21}布罗克:“公司法中刑事责任的地位”,载《刑事科学与比较刑法学》(2000年),第17页[BOULOC B.,《La Place duDroit Penal dans le Droit des Societes》,Revue de Science Criminelle et de Droit Penal Compare, 2000, p. 17.]。

{22}杨庭、威哈萨米:《能力欠缺与公司法》,法学及司法判例出版社2007年版,第731页(BOULOGNE-YANGTING C.,VIRASSAMY G.,Les Incapacites et Le Droit des Societds, L. G. D.J. 2007, p.731.)。

{23}同注7引文,第48页。

{24} Cass. corn.,22 janvier 1999:Revue Fran? ais de Comptabilite, 1999, n。223,p.62, note REIGNE P.

{25}同注11引文,第22页。

{26} Cass. corn.,18 juillet 1989:Revue des Societes 1990, p.598, note CHAPUTY。

{27}同注7引文,第71页。

{28}同注22引书,第732页。

{29}Cass. 2e civ.,23 octobre 1985:Bull. Joly 1986, § 135.

{30}Cass. com.,14 janvier 1992:RJDA 1992, p.627.

{31} 高兹安、完迪埃:《公司法》,里戴克出版社2005年版,第132页(Cozian M. et Viandier A.,Droit des societes, Litec, MmeEd.p. 132.)。

{32}Cass. com. , 4 octobre 1988:Bull. Joly 1999, n。 265.

{33} Cass. com.,22 janvier 1991:Bull. Joly 1992, n° 89; RJDA 1992, n° 152.

{34} Cass. com.,28 avril 1998:Bull. Joly 1999, n° 139.

{35}同注4引文°

{36} Cass. com.,22 janvier 1991:Bull. Joly 1992, n° 89; RJDA 1992, n° 152.

{37} Cass. corn.,20 octobre 1998:Bull. Joly 1998,n° 96.

{38}同注4引文°

{39} Cass. com.,20 mai 2003:Bull. Joly 2003,§167.

{40}Cass. com.,4 juilly 2006:BRDA 2006,n° 1.

{41}Cass. civ.,7 decembre 2005:Dr. societes 2006,comm. 54.

{42} Cass. civ,6 octobre 1998:RJDA 1998,n° 1362.

{43}戴波西、威谢尔:《公司法规汇编评论》,里戴克斯律高联讯出版社2007年版,第150-151页(DEBOISSY F. ,WICHER C.,Code des Societes et autres Groupements, Litex LexisNexis 2007,pp. 150-151.)。

{44}王保树:“股份有限公司机关构造中的董事和董事会”,载《民商法论从》(第1卷),法律出版社1994年版,第105页。

{45}参见郭丹:“从比较法的角度探讨董事对债权人的个人责任”,载《边疆经济与文化》2006年第12期,第70页。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270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