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武大国际法评论》
论欧盟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条件之新发展
【英文标题】 The New Development of the Conditions of Recognizing Foreign Adoption Judgments in EU
【作者】 刘阳
【作者单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17级国际私法博士研究生}
【中文关键词】 跨国收养;判决承认与执行;欧盟国际私法;保护性便利承认
【英文关键词】 cross-border adoption;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judgments; EU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protective and convenient recognition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4
【页码】 58
【摘要】 欧盟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条件之设定,不仅影响到外国收养判决在欧盟的效力,而且关乎被收养儿童的切身利益。欧盟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条件之新发展表现为:第一,欧盟逐步淡化间接管辖权审查,而且新设定了跨国承认国内收养判决的间接管辖权审查标准;第二,欧盟在司法实践中将人权保护作为独立的承认外国收养判决的条件。《欧洲人权公约》中的家庭生活权、非歧视权、公正审判权、财产权等都被纳入承认外国收养判决的条件。以上新发展总体上体现了“保护性便利承认”模式,我国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也有必要贯彻保护性和便利性承认相结合的理念。
【英文摘要】 The setting of conditions of recognizing foreign adoption judgments, which not only affects the effectiveness of the foreign adoption decision in the EU, but also correlates with the interests of adopted children. The new development of the conditions of recognizing foreign adoption judgments in EU has mainly reflected in the following aspects: Firstly, there is a breakthrough in jurisdictional conditions for recognizing foreign adoption judgments in EU. Jurisdiction review is gradually weak when EU recognizes general foreign adoption decisions, and cross-border recognition of domestic adoption orders jurisdiction examination standards are also laid down. Secondly, EU also has made progress in public policy conditions for recognizing foreign adoption judgments. The protection objects of EU public policy in transnational adoption are dual. Thirdly, in judicial practices, EU regards th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as an independent condition for recognition of foreign adoption decisions. The family life rights, non discrimination rights, fair trial rights and property rights in the 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 are brought into the considerations of the recognition of foreign adoption judgments. In general, the above new advancement of the conditions of recognizing foreign adoption judgments in EU reflects the protective and convenient recognition mode. It is also necessary for China to implement the notions of conservative and convenient recognition when recognizing foreign adoption judgmen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8562    
  收养制度作为一项古老的社会制度,是各国亲属制度之重要组成部分。随着社会价值观念的变革和国内可供收养的儿童数量不足,跨国收养逐渐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现象。欧盟也普遍存在着跨国收养。根据Peter Selman教授提供的2004年至2015年国际收养数据,24个收养接收国中,位列前十的国家有8个国家属于欧盟成员国。[1]而国际民事交往和人员流动的加强使得跨国收养的效力并非仅仅局限于送养国和收养国之间,此时往往需要其他国家承认跨国收养判决的效力。
  欧盟关于外国收养判决的承认,其法律渊源具有多元性:第一,欧洲理事会于1967年通过了《关于儿童收养的欧洲公约》(2008年修订),这一统一实体法公约对收养人的条件、被收养人的条件、同意权的行使、被收养儿童的国籍等问题进行了具体的规定。但该公约主要适用于欧盟内部的儿童收养,没有得到欧洲理事会全体成员国的批准和加入,而且没有规定承认外国收养判决的具体条件。[2]第二,欧盟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也受1993年《跨国收养方面保护儿童及合作公约》(以下简称1993年《海牙跨国收养公约》)的约束[3],该公约第24条规定了承认外国收养判决之公共政策条件。该公约的不足之处在于:(1)适用对象具有局限性,仅适用于产生永久性父母子女关系的收养,也没有解决涉外同性伴侣收养[4]和国内收养判决之跨国承认问题[5];(2)该公约无法自动执行,该公约的实施和执行留给各缔约国自己决定,这将导致承认与执行涉外收养条件具体适用的非一致性[6];(3)该公约未合理权衡儿童跨境风险和儿童发展风险之间的关系,采取的预防措施不足以防止欺诈收养。[7]第三,在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欧盟各成员国国内法也是基本的法律渊源。欧盟各成员国对待涉外收养的态度和要求并不一致,主要分为三类:严格限制、采用特别程序、进行灵活处理。[8]
  总之,由于欧盟并未制定统一的专门针对外国收养管辖权、法律适用和判决的承认与执行条例,以上各种不同类型的“碎片化”法律渊源分别规定了不同宽严程度的承认跨国收养判决条件,使得欧盟承认外国收养判决之传统条件具有适用对象不统一、承认条件严苛等局限性。
  一、欧盟承认外国收养判决间接管辖权的条件
  判决来源国法院必须具有适格的管辖权,这是国际社会普遍公认的承认与执行外国判决的条件。欧盟承认外国收养判决之间接管辖权条件存在新发展:一是在承认一般涉外收养判决时,逐步淡化间接管辖权审查;二是新设定了国内性质收养判决之跨国承认的间接管辖权审查标准。
  (一)淡化一般涉外收养判决间接管辖权审查
  1993年《海牙跨国收养公约》最显著特色之一,是该公约第24条未将间接管辖权作为承认外国收养判决的条件。之所以如此规定,是因为公约制定者认为管辖权问题已经内含在跨国收养的合作机制中,各国在收养过程中的合作已解决了是否对收养享有管辖权的问题,因此没有必要在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重复规定此条件。[9]
  欧盟成员国和2015年欧盟委员会《国内收养判决跨国承认条例建议案》没有延续1993年《海牙跨国收养公约》的规定,而是继续将管辖权审查作为承认外国收养判决的条件之一。之所以保留间接管辖权审查,是因为收养必定与作出收养判决的国家领土存在联系,因此承认跨国收养判决必须符合管辖的一般规则。[10]但是,欧盟成员国通过其他方式逐渐淡化了承认外国收养判决之间接管辖权要求:
  第一,通过规定灵活性的间接管辖权审查标准,淡化承认外国收养判决的间接管辖权要求。对外国法院的管辖权要求并非单一地限定于收养人的住所或者只限定于被收养儿童的住所。而且,在措辞上普遍采取“或者”这一联结词将各个间接管辖权连结因素串联起来,取代了之前常用的“以及”、“同时”等联结词。[11]
  第二,通过扩大可容许的海外收养的国家范围,以此促进承认外国收养判决间接管辖权要求的逐渐淡化。[12]
  总之,承认一般涉外收养判决时逐渐淡化间接管辖权审查,不仅减轻了执行国对外国法院管辖权的审查负担,体现了有利承认原则,而且有助于促进当事人权利的最终落实。
  (二)新设定跨国承认国内收养判决的间接管辖权审查
  2015年,报告人Tadeusz Zwiefka在其报告《就跨国收养事务给欧盟委员会的建议》(With Recommendations to the Commission on Cross Border Aspects of Adoptions)中指出,《布鲁塞尔条例Ⅱa》将外国收养判决的承认置于其调整范围之外。1993年《海牙跨国收养公约》也只涉及对涉外性质收养判决的自动承认,并未涵盖基于人员自由流动下纯粹国内性质收养判决之跨国承认这一情形。[13]而缺乏国内性质收养判决跨国承认条款将对收养家庭造成重大困难,导致法律关系的不确定并威胁儿童的家庭生活权。因此,为了保护欧盟公民的基本权利与自由并简化国内收养判决跨国承认,有必要制定《国内收养判决跨国承认条例》。[14]欧盟委员会对报告人Tadeusz Zwiefka的建议持支持态度。欧盟委员会在其解释声明中指出,关于依据国内诉讼程序作出的收养判决的跨国承认,目前并不存在有约束力的国际或欧盟法律框架。这一情形不符合欧盟日益增长的经济和社会交流,以及越来越多的家庭在欧洲间的流动,而且也将危害收养儿童法律身份的稳定状态。因此,家庭生活权和欧盟公民的自由流动,需要一个明确的法律框架来规定国内收养判决在欧洲之间的自由或互惠承认。[15]
  2015年,欧盟委员会《国内收养判决跨国承认条例建议案》第6条对外国法院作出的纯粹国内性质收养判决跨国承认的间接管辖权要求进行了规定,并提出了以下两种间接管辖权审查依据[16]:
  第一,养父母或被收养儿童的惯常居所地。此种情形主要适用于当国内收养判决是由欧盟成员国作出时,对国内收养判决跨国承认的管辖权审查,即可依据作出国内收养决定的欧盟成员国法院是否属于养父母或被收养儿童惯常居所地。之所以将养父母或者被收养儿童的惯常居所地作为间接管辖权连结点,其目的是为了保障当事人对收养判决的可预见性。[17]
  第二,养父母或被收养儿童的国籍国。此种情形主要适用于当国内收养判决是由非欧盟成员国(第三国)作出时,对国内收养决定跨国承认的管辖权审查,即可依据作出国内收养判决的法院是否属于养父母或被收养儿童的国籍国。将国籍作为跨国承认国内收养判决之管辖权审查标准,具有简便易行和较强的确定性、可预见性等优越性。但也不可忽视其带来的消极影响:首先,将国籍作为间接管辖权连结因素,可能会导致当事人刻意“制造”国籍连结点[18];其次,国籍这一间接管辖权审查标准主要体现了当事人与法院地之间的政治联系,不利于当事人获得公平正义[19];最后,在当事人存在双重国籍、多重国籍或无国籍时,将国籍作为承认外国收养判决间接管辖权标准也存在适用上的难题。
  二、欧盟承认外国收养判决的人权保护条件
  20世纪后半叶以来,随着尊重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成为国际法的一项基本原则,人权法对国际私法的理论与实践影响日益明显,国际私法与人权法、宪法等法律的交叉已成为常态。[20]关于跨国收养,学者Sara Dillon基于心理学上的理由,建议跨国收养法律制度应体现人权原则。[21]在实践中,《欧洲人权公约》中的具体人权也逐渐被作为欧盟承认外国收养判决的条件。[22]
  (一)欧盟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对家庭生活权的考量
  1.《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的适用
  起初,欧洲人权法院认为,《欧洲人权公约》并不保障收养权或者并不保障成立家庭的愿望。[23]之后,欧洲人权法院重新将收养权纳入《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的保护范围之中,认为尽管《欧洲人权公约》保障的权利不包括收养权,但养父母与领养子女之间的关系与《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保护的家庭关系具有同等性质,因此也应适用《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24]
  在2007年瓦格纳案中,该案争议的焦点在于:由于《卢森堡民法典》第367条规定,只有已婚配偶享有完全收养的权利,所以卢森堡法院拒绝承认和执行秘鲁法院作出的一项关于未婚女性的收养判决,是否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的家庭生活权规定?
  对此,欧洲人权法院认为,《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的基本目标是保护个人不受公共当局的任意干涉,而且国家对个人的家庭生活承担尊重和保障的积极义务。除非追求的法律目的是基于《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之“民主社会所必需”,才允许国家对个人的家庭生活进行干涉。“必需”,是指此种干涉是根据紧迫的社会需要,而且符合所追求的法律目标。在本案中,卢森堡法院为了适用卢森堡法律中对全面收养的限制性规定,拒绝承认秘鲁判决,使卢森堡冲突规则优先于社会现实和本案的当事人。卢森堡拒绝承认秘鲁收养判决将危害被收养儿童的利益,使得被收养孩子遭受遗弃。因此,卢森堡严格按照《卢森堡民法典》第367条的规定只允许已婚夫妇收养,不足以满足《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第2款的目的。鉴于以上考虑,欧洲人权法院认为,卢森堡拒绝承认秘鲁法院作出的收养判决违反了《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
  2.《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的适用限制
  并非所有拒绝承认外国收养的判决,都一律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之家庭生活权规定。例如,在Pini案[25]中,欧洲人权法院认为,罗马尼亚中止承认与执行意大利的收养判决并没有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因为当养父母建立家庭的合法愿望与被收养的未成年人希望留在他们所处的社会家庭环境中发生冲突时,养父母的合法愿望不能得到《欧洲人权公约》的绝对保护。本案中被收养孩子反对收养,基于孩子的利益,罗马尼亚当局没有绝对的义务违反孩子的意愿,让孩子们离开罗马尼亚。因此,罗马尼亚中止承认与执行意大利的收养判决并没有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的家庭生活权。
  此外,在2014年Chbihi案[26]中,欧洲人权法院也再次指出,如果拒绝承认收养是基于儿童的最大利益,那么此种拒绝承认并未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家庭生活权规定。
  (二)对非歧视权的考量
  欧盟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非歧视权实际上存在两种适用模式:一是非歧视权附属适用模式,即在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将非歧视权作为公共政策的重要考量因素;二是非歧视权独立适用模式,即非歧视权脱离了公共政策这一“媒介”,被独立作为外国收养判决承认与执行条件。
  1.跨国收养中非歧视权独立适用模式
  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欧洲人权公约》第14条保护的非歧视权内容具有广泛性。包括:收养人婚姻状况非歧视权[27]、收养人宗教身份非歧视权[28]、同性收养非歧视权[29]、收养人年龄非歧视权[30]、收养人国籍非歧视权[31]等。
  在瓦格纳案[32]中,欧洲人权法院指出,卢森堡拒绝执行秘鲁法院作出的收养判决,禁止未婚女性完全收养孩子,违反了《欧洲人权公约》第14条。理由如下:《欧洲人权公约》第14条的目的是,如果没有客观和合理的理由,或者不是为了追求合法目的,或者所采用的手段和旨在实现的目标之间没有合理的比例关系,那么进行区别对待构成歧视。本案的原告类似于其他申请卢森堡执行秘鲁法院判决的主体,本案的被收养孩子类似于秘鲁完全收养判决中的其他孩子。卢森堡拒绝承认秘鲁的完全收养判决,将使收养人和被收养孩子在其日常生活中遭遇诸多困难。被收养儿童由于没有获得卢森堡国籍,将不具备社会优势,不得不经常离开卢森堡,而且必须获得签证才能访问某些国家。上述因素足以断定,卢森堡采用的手段与所追求的目标之间没有合理的比例关系。
  此外,在2011年内格蓬特案[33]中,希腊拒绝承认美国作出的允许僧侣收养其侄子的完全收养判决。欧洲人权法院认为,希腊对被收养人和亲生的孩子进行了区别对待,而且没有客观和合理的理由,因此,希腊拒绝承认美国作出的允许僧侣收养其侄子的完全收养判决违反了《欧洲人权公约》第14条。
  2.跨国收养中非歧视权附属适用模式
  2015年欧盟委员会《国内收养判决之跨国承认条例建议案》序言第11条规定:在根据公共政策拒绝承认外国法院作出的国内收养判决时,尤其应考虑《欧盟基本权利宪章》第21条规定的禁止任何形式的歧视。可见,该建议案在保留公共政策传统考量因素的基础上,注重将《欧盟基本权利宪章》第21条非歧视权作为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公共政策重要考量因素。
  根据报告人Tadeusz Zwiefka对《国内收养判决跨国承认条例建议案》的说明,之所以在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将《欧盟基本权利宪章》第21条规定的非歧视权作为公共政策考量因素,是为了避免判决来源国适用不适当的法。[34]而且,由于欧盟成员国在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存在较大的分歧,对待外国收养的态度和宽严程度各不相同,因此为了减少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狭隘的国家主义观念并促进对当事人权益的保障,有必要在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将非歧视权作为公共政策考量因素。此外,将非歧视权作为承认外国收养判决公共政策考量因素,也有助于丰富欧盟国际私法公共政策中的人权保护内涵。
  总之,将《欧盟基本权利宪章》第21条的非歧视权作为承认外国收养判决公共政策考量因素,不仅对适用公共政策设置了更高的要求,而且要求法官在适用公共政策的过程中发挥自由裁量权,充分考虑拒绝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是否会导致歧视。
  3.跨国收养中非歧视权附属适用模式与独立适用模式之比较
  在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非歧视权附属适用模式和独立适用模式何者更优?
  笔者认为,非歧视权附属适用模式更具有优越性。因为在承认与执行外国判决时,普遍认为应禁止执行国法院对外国判决进行实质性审查。之所以禁止实质性审查,是因为:首先,实质性审查将使外国法院判决的价值化为乌有,实质性审查近似于在执行国法院重新提起诉讼[35];其次,对外国判决进行实质性审查将有损信任,阻碍当事人在外国判决中获得的民事权利,而且也将阻碍国际法律交往;再次,对外国判决进行实质性审查将导致矛盾判决,而且影响法律和权利的可预见性[36];最后,对外国判决进行广泛和过度的审查,也不符合判决承认与执行领域的礼让原则和尊重主权原则。虽然禁止对外国判决进行实质性审查,但是实际上都允许对外国判决是否违反公共政策进行审查。即对审查是否违反公共政策,持允许态度。而将非歧视权纳入公共政策考量因素之中的这一附属适用模式,可以巧妙地回避对外国判决进行有关人权保护实质性审查的争论。
  (三)对财产权的考量
  在2011年内格蓬特案[37]中,该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希腊拒绝承认美国收养判决,影响到被收养人继承遗产的权利,是否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一议定书》第1条?欧洲人权法院认为,希腊拒绝承认美国收养判决,导致剥夺了原告的继承人身份,这等同于妨碍了他和平拥有财产的权利,因此违反了《欧洲人权公约第一议定书》第1条。可见,欧洲人权法院将《欧洲人权公约第一议定书》第1条独立地作为承认外国收养判决的条件。
  总之,将财产性人权纳入承认外国收养判决的条件,不仅体现了欧盟在承认外国收养判决时考虑的人权保护具有广泛性,而且也预示着其他类型的人权也有可能被欧盟作为承认外国收养判决的考量因素。
  (四)对公正审判权的考量
  1.《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的适用
  (1)收养人的听审通知权
  Fretté案[38]争议的焦点在于:原告Fretté是一名同性恋者,试图收养孩子,而法国行政法院未通知原告参加听审的时间,是否侵犯其根据《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所享有的公正审判权?
  欧洲人权法院认为,武器平等原则是公正审判的要素之一,这一原则要求给每一位当事人合理展示其案件、了解和讨论并提出证据的机会。缔约国必须确保当事人能有效行使《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保障的权利。本案中,由于Fretté没有得到听审的通知未能出席听审,导致其未能了解法国政府专员的陈述,也没有机会提交答辩书以供答辩。因此,法国行政法院否定了原告的公正审判权,违反了《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
  (2)收养人的诉求回应权
  前文提到的瓦格纳案[39]存在的另一项争议是,卢森堡法院拒绝承认和执行秘鲁法院作出的一项关于未婚女性的完全收养判决时,没有对原告依据《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提出的诉求作出回应,这是否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
  欧洲人权法院认为,《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为法院设置了一项义务:即在不违背相关性的前提下,对当事人提交的相关意见和证据进行适当的审查。虽然不能要求法院在驳回当事人提出的每一项抗辩时都列举理由,但不能免除法院对当事人提出的主要抗辩理由进行适当的审查和作出回应的义务。尤其是,如果这些请求涉及《欧洲人权公约》及其议定书保障的“权利和自由”时,那么成员国法院必须以特别严格和谨慎的方式审查这些权利。本案中,卢森堡法院拒绝执行秘鲁收养判决不符合《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是当事人提出的主要抗辩理由,需要作出具体和专门的回答。而卢森堡法院并未对当事人根据《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提出的抗辩理由作出回应,因此卢森堡拒绝执行秘鲁收养判决违反了《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
  (3)要求执行国法院在合理期间作出判决的权利
  在Pini案[40]中,欧洲人权法院也对罗马尼亚中止承认与执行意大利的收养判决是否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进行了解释。欧洲人权法院认为,3年来,罗马尼亚先是暂时中止执行意大利判决,之后试图撤销意大利的收养判决,未能采取积极的措施来让执行官有效履行其职责和执行私人关系的判决。而本案的时间推移,给申请人造成了不可逆转的后果。因此,罗马尼亚中止承认与执行意大利的收养判决违反了《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
  2.公正审判权影响欧盟承认外国收养判决的评析
  从上述案例可以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856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