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科技与法律》
关于人与自然协调发展的法律思考
【英文标题】 Legal Thinking on Coordinative Development of Human and Nature
【作者】 纪荣荣【作者单位】 安徽淮南市委党校
【分类】 环境保护法【期刊年份】 1996年
【期号】 3【页码】 3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0647    
  
  早在100多年前,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就指出:“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每一次胜利,在第一步都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在第二步或第三步却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常常把第一个结果又取消了。”[1]历史的发展,已一次又一次应验了恩格斯的这一论断。今天,当我们在进行跨世纪的现代化建设时,我们无不感到选择的困惑和二难处境,既要发展,又不伤害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既满足当代人的需求,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需求的能力。这要求我们必须处理好与自然的关系,与自然协调发展。本文旨在通过回顾人与自然关系的历史演变过程,分析我们所面临的困惑和二难选择,进而提出法律在解决人与自然协调发展中所起的巨大作用。
  一、人与自然关系的历史发展
  人与自然关系发展至今可以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工业革命以前的漫长历史时期,这一阶段总的来看,是人完全被动地受制于自然,人们对周围的许多自然现象都感到深不可解,这就决定了人与自然关系的第一个阶段只能是人崇拜自然。早期的人类不仅崇拜火、崇拜地,而且还崇拜过许多自然物。人们的行动大多是一些自发的行动,对处理与自然关系问题上持盲目态度。
  第二阶段是近代工业革命以后的相当长的时期。随着近代科学的发展,人类改造自然的进程大大加快。人类改造自然所取得的节节胜利,使人类对自己的力量作出过高的估计,俨然以大自然的征服者自居。似乎人类真的是来自外部的“征服者”、“统治者”、“索取者”,完全可以不顾自然规律的要求,更不受这种规律的支配,而自然界似乎也仅仅是百依百顺的被征服者、人类作用的被动承受者,完全不会有对人类行为的反抗、报复、反作用。体现人类这种观念和态度的最典型行为,莫过于对自然资源的肆意掠夺与挥霍和对自然环境的恣意破坏,这使得过去被视为“无穷无尽”的“宝藏”,面临“枯竭”和“耗尽”的危机。与自然资源的消耗和破坏同时发生的,是人类生存环境和整个生态环境的恶化,以致使整个“地球村”的居民们都越来越明确地意识到自己所面临的“自毁家园”的危机。
  严酷的事实迫使人们不得不重新审视人类自身同自然界的相互作用,建立起新的协调关系。科学已经证明,人类绝不仅仅是自然界的对立物,而首先是作为自然界发展的产物出现的。人类本身也是一种自然物,是自然界的组成部分。它必须服从于、受制于自然界的规律,并始终依赖于自然界提供的适用环境生存和发展。因此,人类如不改变对自然的片面认识和态度,“人类困境”的严重化,就将是不可控制的。
  第三阶段是从本世纪中期以后,直到今天。面对日益严重的人与自然的矛盾,联合国于1972年6月召开了第一次人类环境会议,提出各国要正确认识与自然的关系。但由于历史发展的巨大惯性,加之广大发展中国家既面临要处理好与自然的关系,又面临要保持发展的双重压力,人与自然关系在理论上虽已澄清,但在实践中仍形成了以追求发展牺牲环境的模式。现实使人类认识到发展带来的人与自然的不协调问题,需要各国共同采取行动来解决。为此,1992年6月5日在巴西召开了联合国第二次环境会议。称为“环境与发展大会”。这次大会是联合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参加人数最多、级别最高的一次会议,有146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参加。大会通过了《里约环境与发展宣言》、《21世纪议程》等一系列重要文件,反映了各国政府关于环境与发展领域合作取得共识和最高级别的政治承诺。至此,人类选择了一条正确协调人与自然关系的发展道路,即“可持续发展”道路,这意味着既满足当代人的需求同时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需求的能力,既要达到发展经济的目的,又要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大气、淡水、海洋、土地和森林等自然资源和环境,使子孙后代能够安居乐业、永续发展。这就是说:人与自然要协调发展。
  二、中国面临的困惑和两难选择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中国面临着发展经济的艰巨任务。新中国成立后,虽然在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同时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走了许多弯路。进入工业化阶段之后,生态环境质量是加速恶化的。可以认为,中国经济的调整增长以及改革的初期成功几乎是以过渡消耗资源、严重破坏环境为其代价的,这是应予深刻反省的严重问题,
  发展与保护环境是一对矛盾,既相互促进,又相互制约。改善环境需要相当的资金投入,很多国家是在人均GNP达到几千美元之时,开始全面治理环境的,而我国目前人均却只有400美元。然而,如果不解决环境问题,环境将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严重制约因素。
  “两难”的选择就是这样摆在我们的面前:我们现在已丧失了发达国家工业化进程中拥有的资源优势和环境容量,不可能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传统的工业化老路,我们国力有限,既缺资金,又缺技术,短期内在生态保护、治理环境等方面增加投入十分困难。对于当代中国而言,面临着环境与发展的重大抉择。在认识上、在观念上我们要有一个新的思路。
  从现实看,随着历史欠帐的积重难返,我们生存与发展的压力日益沉重,处理环境问题的能力与条件低下及生态恢复与环境治理的长期性,使我们面临更加严峻的局面。从现代起,如果我们不采取果断而有效的措施,在发展战略、经济增长、消费模式、人口控制等方面进行调整和作出符合国情的选择,那么,中国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将更无法控制。任何只顾眼前和局部利益的政策和行为,都可能带来对生态环境的深刻影响,使在其它领域的改革与发展所取得的成绩变得毫无意义,并给未来造成灾难性的甚至难以挽回的后果。从某种意义上讲,今天的生态指标将预示着明天的经济趋势。
  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环境资源是一种经济资源,它意味着一种选择,即要改善环境质量,社会就必须放弃一部分发展的机会。纵观加入工业化进程的国家,都难以避免地出现生态环境破坏的时期,这是不以人的意味为转移的,但不同的发展战略所造成的生态环境破坏的幅度是不同时,这是可以人为控制的。
  新中国成立以来,基本上实行的是传统的,以高速度赶超为主要目标的发展战略,它实质上是以追求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为中心的发展战略。结果是指令性计划保证了有限资源优先发展重工业和实现高速度,却忽视了环境保护,形成了有重大污染的工业格局,粗放式经营的发展特征和自给自足的循环方式,造成了经济效益低下,资源利用率低;外延式的扩大再生产使生态环境长期处于被掠夺状态,我们不仅在掠夺过度的环境资源帐户上比前人索取得更多,消耗得更快,而且还在大量地借用和拼命地耗费我们后代所享用的自然资源和环境资本,不断扩大我们所继承的“生态赤字”。这些使我们在较低的发展水平上就遇到了相当严重的环境污染和资源破坏,过早地落入了历史上工业化的陷阱,处于经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我不休息我还能学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064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