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刑事诉讼撤销案件立法的缺陷及完善
【英文标题】 Legislative Deficiency in Case Withdrawing of Criminal Proceedings and Suggestions on the Re-amendment
【作者】 刘立霞 钱洪良【作者单位】 燕山大学
【分类】 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刑事诉讼;撤销案件;完善立法
【英文关键词】 criminal procedure;case withdrawing;legislative re—amendment
【文章编码】 1003—4781(2008)04—010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8年【期号】 4
【页码】 100
【摘要】

刑事诉讼撤销案件是侦查终结的一项重要程序,但目前与此有关的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中还存在诸多缺陷,应通过完善立法,详细规定刑事诉讼撤销案件的原因,加强对撤销案件的检察监督,赋予撤销案件当事人知情权和异议权,合理处置涉案财物,从而实现撤销案件制度的价值。

【英文摘要】

Case withdrawing of criminal proceedings makes an important procedure in case investigation.However,there are still some deficiency in the related criminal procedural law and the judicial explanation.Therefore,the study in the paper proposes that the law has to be re—amended in the following ways:(1)to specify the reasons for withdrawing;(2)to strengthen the inspection and supervision over the cases revoked;(3)to endow the parties to the cases withdrawing with the right to know and the right to dissent;(4)to properly dispose the property involved.With the amendments,the system of case withdrawing will be value—promot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4642    
  
  在我国刑事诉讼中,“撤销案件”(以下简称“撤案”),是指侦查机关在侦查过程中发现有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从而撤销已经立案侦查的案件,终结对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追究及诉讼程序的一种制度。{1}(P126)根据官方统计,在1995年和1996年,全国各级人民检察院对于依法应予立案追究而公安机关不予立案,经人民检察院建议仍不予立案,或者依法应予继续追究而公安机关却作出撤销案件的决定,经人民检察院通知纠正但拒绝接受的案件,依法直接立案侦查的,分别为540件和1250件。其中,江苏省某刑满释放人员于1992年12月至1994年4月期间,先后作案15起,打伤、烧伤18人,有关部门只给予行政处罚。检察机关发现后,直接立案侦查并提起公诉,该被告人被一审法院判处死刑。{2}(P33—34)撤销案件不仅关系到侦查权自身行使的公正性,也关涉犯罪嫌疑人及被害人的合法权益的保护。因此应从立法上对撤案制度作以探讨,以加强对侦查实践中该撤案而不撤案和不该撤案而撤案现象的监督,打击撤销案件程序中的“权钱交易”或“玩忽职守”等违法行为。
  一、撤销案件立法规定的缺陷
  刑事诉讼法中明确规定撤销案件的条款仅有三处,即第15条不追究刑事责任的六种情形,第130条“在侦查过程中,发现不应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的,应当撤销案件”,第135条“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的案件,应当作出起诉、不起诉或撤销案件的决定”。可以看出,刑事诉讼法关于撤销案件的规定相当概括,至于撤销案件应遵循的程序,相关人的权利,检察机关对此程序应如何具体监督等均未作明确规定。刑事诉讼法有关撤销案件概括性的规定,在此后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以下简称《规则》)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具体化,但撤销案件的立法规定仍有不完善之处,主要表现在:
  (一)撤销案件的原因仍较混乱
  首先,虽然刑事诉讼法第15条规定了六种撤销案件的情形,但是该条并非是仅针对撤销案件而言的,而是对在何种情形下不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的规定。其中的第4项“告诉才处理的案件”不可能有撤销案件的决定出现。因为告诉才处理的案件是针对法院的,属于自诉案件的范围,只有法院有管辖权,侦查机关根本不会将这类案件立案侦查,更不会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也谈不上作出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的决定了。这点《规定》中注意到了,而《规则》中则忽视了。
  其次,依照现有法律规定来看,现行法律只给出了侦查机关对“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案件的处理方式,而对那些“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案件该如何处置则只字未提。根据无罪推定原则,“疑罪从无”不仅反映在刑事案件的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在侦查阶段同样适用。而且,侦查阶段恰恰是“疑罪”发生最多的。由于没有法律规范的明确规定,在侦查实践中,对“疑罪”案件的处理方法极不统一。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沿用传统的“疑罪从挂”的做法,即对案件既不作有罪认定,也不作无罪认定,而是将其搁置起来;另一种做法是规避法律。侦查机关有时出于各种考虑,违心地将一些不属“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疑罪”案件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部门,由后者经退查后再按“疑罪”做出不起诉决定。实践中的这两种做法,前者严重侵犯了犯罪嫌疑人的权利,明显地与现代保障人权的潮流相逆;后者虽使侦查机关摆脱了久侦不决的困境,但却增加了后续阶段的负担,也不值得提倡。{3}(P53)
  (二)撤销案件的程序规定有失公正性
  一旦出现了撤销案件的上述原因,应当遵循怎样程序撤销案件,刑事诉讼法并未作出明确的规定,《规定》和《规则》虽分别作了不同的规定,但可以看出基本上都是由案件承办人员提交报告书或意见书,交本机关负责人批准决定。仅有这样的程序是完全不够的。
  首先,撤销案件时对犯罪嫌疑人的处理规定明显不足。《规定》在第113条和169条规定了撤销案件时,将拘留、逮捕的嫌疑人释放;《规则》也规定将“在押的”犯罪嫌疑人释放,显然两解释在撤销案件的同时,注意到了对剥夺犯罪嫌疑人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的解除,但除了拘留和逮捕外的其他强制措施并未涉及,如限制人身自由的监视居住和取保候审。那么,在撤销案件时,是否也要解除监视居住和取保候审呢?答案是肯定的。
  其次,撤销案件时对犯罪嫌疑人的财物处理规定欠周全。刑事诉讼法对此没有明确的规定。《规定》和《规则》中都规定了侦查中“嫌疑人死亡的,对冻结的存款、汇款申请法院裁定,上缴国库或返还被害人”,法院相应的程序是“应当经过阅卷审查有关证据材料后作出裁定”。这里只要是犯罪嫌疑人死亡的,其被冻结的存款、汇款除了上缴国库就是返还被害人,没有其他处理。问题是,死亡的犯罪嫌疑人一定是有罪的吗?若是无罪的,无论是“存疑的无罪”还是“确定的无罪”,其被冻结的存款、汇款仍属个人合法财产,对其的处理应当是解除冻结,归还犯罪嫌疑人的继承人。现行的立法规定,是一种有罪推定的表现,似乎一个人被刑事追诉,即是犯罪,是有罪之人,对其存款、汇款采取的措施都是犯罪的违法所得。此外,《规则》中,因其他原因撤销案件的,直接通知冻结机关上缴国库或返还被害人。显然这里没有注意到《规则》中补充的两项撤销案件的原因。即“没有犯罪事实的,或依照刑法规定不负刑事责任和不是犯罪的;虽有犯罪事实,但不是犯罪嫌疑人所为的。”这两种情况下如果无一例外的直接上缴国库或返还被害人,对犯罪嫌疑人同样是不公平的。尤其是在犯罪嫌疑人连一般的违法行为都不存在的情况下,更应将其财产返还其本人。实际上除了被冻结的存款和汇款外,其他的被采取强制性手段的犯罪嫌疑人的财物也应具体考虑,不能采取“一刀切”的做法。人丑就要多读书
  再次,忽略了保障被害人的权利。在有被害人的刑事案件中,撤销案件则意味着被害人被侵犯的权益无法通过国家追诉机关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而得到保护。在现有法律规定中,被害人可以直接向法院起诉,即所谓的“公诉转自诉”。但是法律对此类自诉案件有明确的条件限制。被害人必须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侵犯了其人身、财产权利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同时还必须证明公安机关或人民检察院不予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且不用说被害人有无证据证明前者,对于后者而言,这一证据的取得也非易事。原因在于不追究刑事责任的证据是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的书面决定,可能是“撤销案件决定书”或“不起诉决定书”,对于“不起诉决定书”法律规定是要送达被害人的,但“撤销案件决定书”无论是刑事诉讼法还是其他司法解释都没有规定要送达给被害人。若案件发生在侦查阶段,侦查机关因种种原因撤销了案件,被害人认为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应当追究刑事责任,欲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但是,如何证明侦查机关已经不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了呢?如果没有这样的证据,法院一般是不予受理的。这在司法实践中已经成为此类案件多数被害人自诉的最大障碍。笔者之一曾经有这样的经历,在与公安机关多次交涉仍无结果的情况下,无奈笔者采取了录音的手段,录下了与公安机关交涉此事的对话,以此向法院证明在公安机关此案确实已经被撤销,但其不能把撤销案件的材料给笔者的事实。法院在审查这份录音证据后方立案受理。
  最后,我国刑事诉讼法对撤销案件程序的非规范化使得撤销案件行为丧失了应有的法律控制,不仅容易导致错误的刑事追诉,侵犯犯罪嫌疑人的权利,也容易使撤销案件程序中的权力缺乏制约,造成枉法办人情案,以罚代刑等现象的出现。笔者之一的家人经营的电器商店曾遭遇这样一起刑事案件,一天傍晚,一名男青年在手机柜台前自称要看一款3000多元的摩托罗拉手机,售货员将手机交给他后,他趁售货员招呼其他顾客之机,未付款即携带手机跑出商店,后来,在过路群众的帮助下,抓住了该犯罪分子,并送往公安机关。后来,虽然手机得到了返还,但是商店作为被害人未被通知参加任何有关该案件的取证和审判活动,被害人的权益未得到充分维护。
  (三)对撤销案件的监督不力
  撤销案件是侦查机关行使侦查权的表现,任何权力的行使都应受到有效的监督,侦查权也不例外。但从我国现行法律及司法解释看,对撤销案件的监督非常不力。
  首先,公安机关的撤销案件的监督。检察机关是对公安机关侦查活动进行监督的机关,被害人对公安机关撤销案件的决定不服的也可以向检察机关申诉。但问题是,检察机关的监督手段一般仅限于提出纠正意见等方式,因此只是一种弹性监督,而不至于引起程序性后果。与法国、日本等国检察官的权能相比,我国警察机构在刑事侦查中有着“完全的独立性”。这种关系决定了检察机关很难深入侦查活动中,对其实施有效监督。因此,这种监督只是结果的监督而不是过程的监督,是一种静态监督而不是动态的监督,{4}(P10)即使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也是在公安机关要求逮捕嫌疑人的时候,而且必须是“必要”,才能参加重大案件的讨论,且仅仅是讨论而已,无法实行对侦查活动的有力监督。这是其一的问题。其二在于检察机关的监督内容。《规则》中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谢进杰.撤销案件制度研究(J).四川大学学报,2005,(2).

{2}《中国法律年鉴》(M).北京:中国法律年鉴出版社,1996.

{3}谢满根,汤威.论我国刑事诉讼撤销案件的适用范围及规制(J).韶关学院学报,2004,(7).

{4}陈兴良.从“法官之上的法官”到“法官之前的法官”——刑事法治视野中的检察权(J).中外法学,2000,(6).

{5}陈光中.刑事诉讼法实施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

{6}钱洪良.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5条规定的缺陷与完善(J).中国刑事法杂志,2004,(4).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7}徐静村.中国刑事诉讼法(第二修正案)学者拟制稿及立法理由(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

{8}杨明.刑事追诉权的限度之维——一事不再理原则在审前程序中的合理定位(J).辽宁大学学报,2007,(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464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