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金融法苑》
保险责任纠纷案评析
【作者】 张为一【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
【分类】 保险法【期刊年份】 1999年
【期号】 9(9)【总期号】 总第二十一期
【页码】 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5336    
  一、基本案情
  1995年5月21日,某省甲煤矿与乙保险公司以保险单的形式订立了财产保险合同。其主要内容包括:1.保险责任期限:自1995年5月21日中午12时起至1996年5月21日中午12时止;2.保险财产及保险金额:甲煤矿的固定资产1180万元(原合同备注:按1995年4月该矿资产负债表),保险费率为0.2%;3.该保单背面附有财产保险条款,其中没有井下财产保险应特别约定的规定。事后,汛期来到,普降暴雨,1995年7月1日,甲煤矿地下部分完全被淹没,该矿遂奋力排水并及时向保险公司报告。保险公司勘察现场后表示愿通融赔偿40万元(包括煤矿地上财产损失),但双方对保险赔偿金额意见分歧甚大。
  甲煤矿遂诉至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保险公司赔偿其水灾损失550万元。乙保险公司辩称:1.井下财产保险未经双方特别约定,故井下财产不在财产保险标的之列,且甲煤矿也未按地下财产保险收费标准交纳0.8%的保费;2.损失额550万元缺乏证据。
  二、法院裁判要旨
  经由委托省煤炭管理局鉴定,一审法院确认甲煤矿实际损失额为井下损失315万元,地上损失5.6万元。一审法院审理认为:1.井下损失是因自然灾害造成的,属于保险责任范围;2.甲煤矿与乙保险公司间的保险合同是部分有效的合同,合同中关于井上财产的保险约定合法有效,另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的《企业财产保险条款》中关于矿井内财产保险应特别约定的规定,原合同关于井下财产的保险无效;保险公司未履行告知义务,对该合同的部分无效应负主要责任。据此判决:乙保险公司赔偿甲煤矿井下财产损失315万元的60%,计189万元。
  乙保险公司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诉称:原审法院认定井下财产损失在保险责任范围之列是毫无根据的。因为1.井下财产在甲煤矿投保时既未与保险公司作特别约定,又未在投保单上载明,因此井下财产不在保险财产范围,根本谈不上合同部分有效,部分无效;2.井上财产的保险费率为0.2%,而井下财产的保险费率为0.8%,保险公司并未按0.8%的标准收费,自然不应对井下财产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二审法院认为:井下财产的保险,因保险公司业务员业务不熟而未按0.8%的费率收取保费,且未履行告知投保人应作特别约定的义务,责任在保险公司,因此不能认为保险财产范围不包括井下财产,保险公司应对井下损失负赔偿责任。甲煤矿本应向乙保险公司补交井下财产保费,鉴于甲煤矿主动表示愿将因损失而获的赔偿额的20%用于向保险公司的保费补偿,故本院予以准许。二审法院判决:乙保险公司关于保险合同不包括井下财产保险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予以驳回;甲煤矿关于井下财产保险有效的主张成立,应予以支持;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井下财产保险无效不当,应予以纠正;二审法院判决乙保险公司赔偿甲煤矿井下财产损失的80%,计251万元。
  三、评析
  本案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乙保险公司对甲煤矿井下财产损失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如果应当赔偿,又是基于何种法律依据。对此问题,一审法院与二审法院有截然不同的观点。爱法律,有未来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井下财产保险违反了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的《企业财产保险条款》中关于井下财产保险应作特别约定的要求,从而未能有效成立该合同条款,乙保险公司不必对甲煤矿承担合同上的赔偿义务,但恰恰是乙公司的疏忽才造成了合同条款无效这一后果。合同缔结阶段乙公司的行为特别是保险单的签发,使甲煤矿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合同条款的有效性,可是最终该条款的无效使甲煤矿无法得到预期的保险补偿,所以一审法院认为应由对合同无效负主要责任的乙保险公司向甲煤矿承担缔约过失责任,赔偿因该条款无效造成的损失。而二审法院则认为,井下财产虽未作特别约定但仍应在财产保险标的范围之内,乙保险公司仍应根据有效的财产保险合同向甲煤矿支付保险补偿金。上述两法院的观点分歧在于“井下财产保险是否在合同范围之内”,笔者赞同二审法院的意见。理由如下:
  (一)从缔约过程来看,井下财产应在保险标的之列
  本案中甲煤矿首先向乙保险公司递交了投保单,其中载明了投保财产名称(固定资产),投保期间,投保险别等,并附上该矿当年4月份的资产负债表,同时在投保单上加盖了公章。这在法律上已构成有效的要约。即已经明确地向乙保险公司作出了希望和对方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和基本要求。乙保险公司经审核完全接受了甲煤矿的投保,并签发了正式的保险单,投保单中的内容均包含在正式保单之中,这就在法律上构成了对要约的承诺,即保险公司完全同意了甲煤矿的投保要求。至此,双方当事人已完成了合同法通常要求的“要约—承诺”这一合同订立过程,该保险合同业已成立并对双方发生约束力。井下财产作为固定资产的一部分当然在保险标的范围之内,乙保险公司应履行自己承诺的保险赔偿义务。
  (二)乙保险公司不能以不知情为由主张免责
  乙保险公司曾提出的抗辩理由之一是,因无明确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哎哟不错哦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533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