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民事执行程序中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研究
【英文标题】 A Study on the Lawsuit of Objection to the Distribution Scheme in the Civil Execution Procedure
【作者】 王玲【作者单位】 山东理工大学法学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分配方案异议之诉;侵权诉讼;不当得利诉讼;形成之诉
【英文关键词】 the action of objection to the distribution plan; tort; unjust enrichment; right of formaion
【文章编码】 1009-8003(2019)04-0136-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4
【页码】 136
【摘要】 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性质宜采形成之诉说,其判决结果所生的形成力具有对世效力,其诉讼标的是对分配方案的异议权。为使债权人能公平受偿且契合形成之诉说的理论体系,应依按份说重新分配债权。分配方案异议之诉与债务人异议之诉的诉讼标的不同,但二者有竞合现象。出现竞合时,应该以既判力的拘束范围是否相同来作为认定的方式,不能仅仅因为争点相同,就限制债务人提起异议之诉,否则会导致对异议人权利的过度剥夺。债权人或债务人若确实因为分配方案的分配程序不当造成损害,不能因为其未提起分配方案异议及分配方案异议之诉就产生失权的效果,致其不能再对其实体上的权利进行主张。债权人或债务人依然可以提起侵权行为或不当得利的诉讼,恢复权利人实体上的真正权利。
【英文摘要】 The nature of the objection action of the distribution plan should be the right of formation, the formation force generatedby the judgment has the absolute effect, and the object of action is the objection right to the distribution plan. In order to ensurethat creditors can be compensated fairly and conform to the formed theoretical system, the creditor's rights should be redistributedaccording to the principle of proportionality. The object of action of dissenting action of distributive scheme is different from that ofdebtor's dissenting action. When concurrence occurs, whether the binding scope of res judicata is the same or not should be takenas the way of identification. It is not possible to restrict the debtor to file an action of objection just because of the same disputingpoints, otherwise it will lead to the excessive deprivation of the rights of the objector. If the creditor or debtor does cause damagedue to the improper allocation procedure of the distribution scheme, it shall not have the effect of loss of rights because it has notfiled an objection to the distribution scheme and a lawsuit against the objection to the distribution scheme. So that it can no longerclaim its substantive rights. The creditor or debtor can still bring a lawsuit of tort or unjust enrichment to restore the real rights ofthe oblige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4551    
  一、问题的提出
  分配方案异议及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皆为强制执行程序中专属分配程序所制定的救济程序。在各国执行立法与实务中,针对分配方案的异议及分配方案异议之诉提出的时期、事由、权利人等事项,均有较为明确的规定,基本没有大的分歧。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关于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性质,我国理论界与实务界迄今尚无定论,特别是对于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对世效力问题争议颇大。这种性质上的模糊界定直接造成了我国法院裁判的前后矛盾,进而导致执行法院无所适从,因此,有必要对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性质作更为精准的定位。
  此外,我国分配方案异议之诉实务中还存在两个值得深究的问题:其一,如果因为法院的分配不当造成了债权人或债务人的损害,而权利人并未在分配程序中提出救济,那么其是否可循其他救济程序保障自身的权利?其二,执行程序实施过程中,分配方案异议之诉与债务人异议之诉、侵权诉讼、不当得利返还诉讼之间如果存在竞合问题,应如何处理?笔者将针对上述疑问,在探析分配方案异议之诉性质的基础上,对其审理以及其与其它诉讼的竞合问题作进行深入的分析。
  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性质厘定
  分配方案异议之诉是指债权人或债务人对于分配方案不同意,声明异议,因他债权人或债务人有反对的陈述,致异议未终结,由声明异议人对作出反对陈述的债权人或债务人提起之诉讼。分配方案异议之诉,其诉讼标的为原告对分配方案的异议权,而该异议权的范围则包括各债权人的债权或分配金额。[1]分配异议之诉提起的原因视债务人或债权人提起而有不同:当债权人提起时,只要债权人对分配方案所载各债权人的债权、分配次序或分配金额有不同意见,均可以提起。当债务人提起时,对无执行名义的担保物权人或优先受偿权人,提起的原因与债务人提起的原因相同,但对于有执行名义的债权人提起,仅限于债权已消灭或其他原因。
  由于分配方案异议之诉是声明异议的债权人或债务人,对不同意其异议的其他债权人或债务人起诉,请求受诉法院予以判决,其诉讼性质将影响其既判力的客观范围,且受败诉判决的当事人,是否可再依实体上不当得利的法律关系提起诉讼,与诉讼的性质亦息息相关,故有讨论的必要。对于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法律性质有数说,笔者作分别阐明如下。
  1.形成之诉说。此说认为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原告乃主张分配方案上所载原告及被告的分配额与实体法规定不符,其诉讼标的为原告在分配程序上的异议权,[2]原告请求法院变更原有的分配方案,而形成对自己有利的新分配额,因异议权为形成权,故为形成之诉。在原告败诉确定时仅对于分配方案的异议权不存在,对于双方的债权并无既判力,若声明异议人受败诉的判决,仅其异议权不存在,其原有的债权并不受影响,此说为德、日[3]及我国台湾地区学者[4]的多数说。
  2.确认之诉说。此说认为分配方案异议之诉是请求法院确认其异议是否正当,即确定其应得的分配顺位或分配额。目的在于确认分配是否正确计算以及分配额度范围,确认分配方案所载的内容是否存在错误,从而使执行机关依据正确的分配标准来重新制作分配方案。有学者主张此说,其理由称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目的主要解决债权人之间对执行机构所做的分配方案记载分配额计算错误或优先受偿顺位错误所发生的争执。对分配方案声明异议的债权人或债务人主张执行机构制作的分配方案错误,但对此种声明异议作出反对的债权人或债务人确认为分配方案并无错误,在此情形下,分配方案所载的内容究竟有无错误的争执,有待法院以判决将其确认而判断哪方债权人或债务人的主张是正确的。法院判决在确认时,应同时确认有争执的计算在何种程度范围是正确或不正确的。法院所作确认的判决,无论原告胜诉抑或败诉、部分胜诉,均能因确认判决而平息双方当事人的争执。执行机构在原告胜诉时获得正确制作分配方案的标准,依据该项确认判决的标准重行制作分配方案而作出分配,原告败诉时则依原制作的分配方案作出分配。[5]然而笔者认为,不论实体法上的权利义务关系亦或诉讼法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均很难依据确认判决而达到排除强制执行的目的,既然分配方案异议之诉可以作为消极确认之诉的一种,就没有必要将其规定其一种独立的诉讼类型,这也是确认之诉说常受人批评之所在。
  3.命令诉讼说。此学说认为分配方案异议之诉虽然有诉讼法上形成之诉的性质,但法院所作出的原告胜诉的判决是命令执行机构将分配方案更正或重新制作为内容,与执行异议之诉属于单纯宣告撤销执行程序为目的不同,故分配方案异议之诉应为命令之诉。[6]
  4.救济诉讼说。此学说认为形成之诉说无法避免原告就同一原因事实另行起诉,分配方案异议之诉乃请求确认债权及变更原分配方案,具有确认之诉及形成之诉的双重功能,因此是一种特殊的救济诉讼。[7]该学说摆脱了传统诉讼标的理论的拘束,迳以当事人主张的实体上法律关系为诉讼标的,对于分配方案的异议权,为原告实体上权利所生的作用,法院认为原告实体上的权利存在,而被告的主张不成立时,才可以命令执行机构变更分配方案的判决,是救济诉讼的一种,可防止重复诉讼及裁判抵触的矛盾。以上数说各有其理论依据,其中救济诉讼说采用了日本的该理论。依该理论,当事人间前诉的诉讼标的既然已就法律关系的存否问题作出了攻击防御,而法院亦就该争议问题作出裁判,即使这种法律关系存否的判断在判决理由中写明,如容许当事人双方或后诉法院轻易推翻前诉讼重要的争点,显然违反公平原则以及诚实信用原则。争点效理论所生的拘束力,可谓为诚信原则对判决所产生的适当效果,可以防止裁判的矛盾。[8]在我国民事司法实务中,关于上述争点效的理论,虽然已经渐渐地被人民法院所采认,但我国的民事诉讼制度尚未全面采取日本的争点效理论,目前仍以形成之诉说为多数说。分配方案异议之诉胜诉确定时,应宣示变更原分配方案,或撤销原分配方案重新制作分配方案,性质上应属形成之诉。其诉讼标的为原告主张分配方案上被告的分配额以及原告的分配额与法律规定不一致,亦即对分配方案的异议权。因此,当原告受败诉判决确定时,仅对分配方案的异议权不存在,就原告与被告的债权部分并无既判力。
  形成判决在裁判的范围内使法律关系发生、变更或消灭,此项形成力,原则上因形成判决的确定而发生,会使以前未存在的法律关系发生或已存在的法律关系变更或消灭。这种效果原则上任何人皆不得否认,此即所谓形成判决的对世效,为形成判决的特质,而与给付判决及确认判决不同。[9]因此,该形成判决形成力的对世效力,才可以合理解释法院作出原告胜诉的判决并更正分配方案重新制作的结果,将对其他债权人或债务人产生既判力。另外,分配方案异议之诉并没有规定原告或被告当事人必须一同起诉或被诉才符合当事人适格,因此非固有必要共同诉讼的类型。[10]另外,在原告对多数被告起诉的情形中,如果各被告在分配方案中,受分配额计算错误或受偿顺位各有不同情形,法院作出判决时不能各别地作出相异的准驳,而需要对全部共同被告作出统一的判决。即使在多数原告对同一被告的共同诉讼,法院作出判决原告胜诉的情形中,也必须根据各原告所作出的诉讼请求数额分别作出确认判决,无法作出统一内容的判决。因此,可以说,分配方案异议之诉应属普通共同诉讼的性质,与固有必要或类似必要共同诉讼的性质不相符合。
  此外,如果各债权人不以共同诉讼的方式起诉,分别以单独的诉讼并存提起多数诉讼,若不将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性质认定为形成判决,仅在当事人间发生既判力,其他人为既判力效力所不及,将造成裁判歧异的结果,故本文认为形成之诉说较为可采。[11]而采形成之诉说的缺点在于,此说并不以执行名义所载的请求权为诉讼标的,故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败诉判决的既判力不及于该实体上的请求权,从而如果债务人在败诉后又以同一事由提起返还不当得利之诉而获胜诉判决时,将发生裁判矛盾的问题。三、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审理
  (一)诉不合法
  分配方案异议之诉中,如果当事人不具备一般诉讼要件与特别诉讼要件,属于可以补正的情形,审判长应裁定限期命令其补正。如果不能补正或逾期不作出补正的,法院应以裁定驳回原告之诉。例如:声明异议人未在分配期日起十日内,向执行机构提起分配方案异议之诉的起诉,视为撤回异议的声明。其起诉逾期即发生撤回其异议的效果,此时起诉不合法。
  (二)诉无理由
  法院审理的结果如果认定原告主张的异议事由不存在,应以其诉无理由而判决驳回原告之诉。此项判决的既判力虽然不及于判决基础的债权关系的存在、不存在或其金额多少,但该认定应有争点效的适用,将来如果就债权关系作出另行诉讼时,仍应受到争点效的拘束。[12]此外,原告已经依据同一事由就有争执的债权提起诉讼,例如:原告主张被告乙丙间的某债权关系是基于通谋虚假意思表示的假债权,已提起消极确认之诉,则无需另行起诉,如果原告仍提起分配方案异议之诉时,应认其诉欠缺权利保护必要,以判决驳回。但笔者以为法院直接以欠缺权利保护必要判决驳回的理由,并非争点效理论所致,而是来自于法律的规定,由于我国实务虽然未完全承认争点效理论,然而并非不能将其理解为立法者是某种程度上受到争点效理论的影响,以立法上的技术达到同样的效果。
  (三)诉有理由
  受诉法院审理如果认为全部有理由或部分有理由,应以判决更正分配方案中有争执的金额或分配次序。也可以命令执行机关作成新分配方案或践行一定分配程序,对于无理由部分应驳回原告其余之诉。详言之,如果债务人提起分配异议之诉,其取得胜诉判决的结果,被告债权人与债务人间的执行关系被排除,其受分配的利益被否定,该利益则由他债权人全体分享。若由债权人提起分配方案异议之诉,其取得胜诉判决结果,胜诉的债权人对于败诉被告债权人的原分配额,原告所得分配金额应如何计算,有二种不同学说:
  1.吸收说:被告不得受领的原分配额,原告在其债权额范围受分配。例如:分配方案上的债权人有甲(债权额100万元)、乙(债权额200万元),分配方案的分配额甲为50万元,乙为100万元,丙为150万元,如果甲主张乙的债权不存在提起分配方案异议之诉获全部胜诉确定,则乙原分配额100万元不得受分配,甲在债权额范围(即原债权额100万元,受分配50万元,未受分配50万元)50万元范围内受分配,换言之,判决结果依吸收说,甲将受领100万元的分配,债权全部受偿。
  2.按份说:被告不得受领的原分配额,由其余债权人按其债权额的比例,计算出原告应得分配额加上原告的原分配额作为其应受的分配额。例如上例中,其余债权人有甲、丙人依其债权比例为1:3,就乙不得受的原分配额100万元算出甲的应分配额为25万元,如果依据判决结果按份说,那么甲的分配额为75万元。
  在日本,以上两种学说中以吸收说为通说并为日本实务上所采取,[13]然而就债权人平等原则而言,应以按份说为主要观点,我国实务中大部分也采用按份说,[14]即认为声明异议的原告胜诉,异议的部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455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