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杂志》
新巴塞尔资本协议与银行资本监管的法律完善
【作者】 刘瑛【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法学院
【分类】 国际金融法
【中文关键词】 新巴塞尔资本协议 资本监管 内部控制 信息披露
【期刊年份】 2001年【期号】 5
【页码】 61
【摘要】 入世之后,中国商业银行将面临巨大挑战。我国应借鉴巴塞尔新资本协议,从立法角度完善我国商业银行内部控制制度和信息披露制度,提升资本监管水平。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9344    
  一、资本管理与新巴塞尔资本协议
  我国的商业银行改革可以说是千头万绪,其中,资本管理无疑是一个基础环节。做好资本管理,实现资本的有效配置,是保护好经营安全性,流动性和盈利性的重要途径。
  谈到资本监管,就不能不提到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该委员会1988年发布的《巴塞尔资本协议》(the Basle Capital Accord)确立了资本充足监管框架,统一了资本衡量和资本标准,对世界各国的银行立法和国际性银行的业务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它所阐发和确立的基本原则也已作为行业国际惯例得到普遍承认和遵守。2001年1月,委员会公布了新资本协议(以下简称新协议)草案,并立刻引起了全球银行界和监管部门的广泛关注和极大兴趣。我国当然也有必要充分了解新协议的基本内容。
  新协议比1988年协议的内容更全面、更复杂。这是因为新协议力求把资本充足率与银行面临的主要风险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反映银行业风险监管的最新方面,具有相当的前瞻性。它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第一,新协议提出了资本充足框架三大支柱,即最低资本要求、资本充足的监督检查和市场纪律三大支柱相辅相成,构成有机的整体。
  第二,在三大支柱的关系上,委员会强调监管当局的监督检查(第二支柱)及市场纪律(第三支柱)是最低资本要求的必要补充。
  第三,新协议对1988年资本协议修改的一项核心内容,就是在计量监管资本时,充分强调银行建立自己的内部风险评估体系。
  第四,关于最低资本要求,新协议继续使用原资本协议统一的资本定义和资本对风险加权资产的最低比率,不同的是将操作风险也纳入了计量。新协议中最确定的总资本比率的分母由三部分构成:所有风险加权资产,以及12.5倍的市场风险和操作风险的资本。
  第五,新协议提出了两种办法处理信用风险——标准法和内部评级法(Internal Ratings—Based Approach,以下简称IRB法)。其中IRB法又有“初级”和“高级”两种。标准法以1988年资本协议为基础,采用外部评级机构决定风险权重,IRB法则允许银行采用内部评级结果来确定资本要求。委员会希望,有更多银行能循序渐进地实现由标准法到初级IRB法再到高级IRB法的过渡。
  第六,对操作风险,新协议把它定义为“由不完善或失效的内部程序、人员及系统或外部条件所造成直接或间接损失的风险”。新协议设计了由简到繁三种形式和方法:基本指标法、标准法和内部计量法。在具体采用时,同样遵循循序渐进的方法,在条件达到时逐步过渡。
  第七,在新框架下,第二支柱的目的是确保各家银行具备一套建立在认真分析风险基础之上评估资本充足率的完善内部程序。尤其对采用信用风险IRB法的银行,对其最低标准和资格条件的审查,构成监管当局资本充足监督检查的有机组成部分。
  第八,市场纪律是新协议的第三支柱,主要通过强化信息披露(Information Disclosure)实现。委员会认为,市场纪律具有强化资本监管、帮助监管当局提高金融体系安全稳健的潜在作用。
  二、结合巴塞尔协议要求,完善我国商业银行资本管理法律制度
  一是明确提出了资本监管的三大支柱,指出低水平或局部地实施一个或两个支柱不足以确保充分的稳健性,要求平衡地落实三大支柱。应该说,以三大支柱为主要特点的新协议代表了资本监管的发展趋势和方法。实践证明,单靠资本充足率确实无法保证单个银行乃至整个银行体系的稳定。自从1988年资本协议问世以来,一些国家的监管部门就已在不同程度上同时使用这三种手段,强化资本监管。
  二是着力强调了银行内部控制的重要性。首先,从信用风险和操作风险管理上看,新协议鼓励银行循序渐进地实现由标准法向内部评级法的转变,而实现转变的前提就是银行完备的内控制度特别是风险管理水平提高,达到委员会确立的最低标准。其次,从监管当局资本充足监督检查和市场纪律的目的和功能来看,是凭借有效的市场披露,让市场参与者的市场评价和市场选择成为银行加强资本管理的不竭动力。
  三是资本管理范围大大延伸。继1996年1月《资本协议市场风险补充协议》将市场风险纳入资本协议规制范畴之后,新协议进一步制定了适应操作风险的最低资本要求,并提出了处理信用和操作风险的一组方法。且随着金融创新产品的不断涌现,新协议还专门讨论了对信用险组合、资产证券化的处理法。结合新协议,反观我国资本监管现状,差距依然是明显的。本文拟从法律角度对我国资本监管制度的完善作出探讨。
  (一)完善内部控制制度,实现法律框架下的行业自律。在巴塞尔《有效银行监管核心原则》(以下简称《核心原则》)中,内部控制就被纳入持续性银行监管安排。在新协议中,内部控制的重要性得到进一步提升,这一点在前面已作了分析。中国商业银行要实现稳健经营、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实行外部监管固然是重要的,但最根本的还在于银行自身的内部控制。相对于英美等发达国家,中国银行业缺乏自律传统。因此,内部控制的建设和完善应当有自己的特点。首先,内部控制应当是法律的直接要求。其次,要在短时期内真正建立起有效的内部控制,必须依靠法律手段来推进,实行立法导向战略。最后,内部控制所涉及的各项制度和措施只能是法律的具体化,且应受政府的严格监督和控制。总之,中国整个银行业的内部控制,只能是法律框架下的自律,商业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934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