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学》
论确定罪名的原则和方法
【英文标题】 On the Principles and Methods for the Determination of Crimes
【作者】 侯国云【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犯罪学【期刊年份】 1997年
【期号】 5【页码】 79
【摘要】

新刑法增加了许多新的犯罪,学者们对不少新罪都起了不同的罪名,这不但影响刑法的严肃性,也不便于司法实践中操作。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很有必要研究和统一确定罪名的原则和方法。文章认为,确定罪名应当贯彻本质、独特、周延、简练、法定、准确六大原则。关于确定罪名的方法,本文概括了九种,如手段加行为的方法、行为加对象的方法、概括犯罪性质的方法等等。此外,文章还对部分难以确定的罪名进行了研究。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58    
  
  1997年3月14日,由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新刑法)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增加了许多新的犯罪。对于这些新规定的犯罪,如何确定一个恰如其份的罪名,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从新刑法颁布后已经出版的论著看,绝大多数新罪都被学者们起了不同的罪名。比如,第165条,有的定名为“非法兼营罪”,也有人定名为“非法经营同类营业罪”,还有人定名为“国家工作人员非法图利罪”;第175条,有的定名为“转贷牟利罪”,也有人定名为“套取信贷转贷他人罪”,还有人定名为“套取金融机构贷款转贷他人非法牟利罪”;第204条,有的定名为“刑事不移交罪”,也有人定名为“徇私违法不移交司法机关罪”,还有人定名为“行政执法人员徇私枉法罪”。先不说确定的罪名是否准确,单是这种罪名不统一的现象,就严重影响了刑法的严肃性和科学性。再说,同一种犯罪,定出许多不同的罪名,其中,肯定有定得不准确的。由此可见,认真研究一下确定罪名的原则和方法,对于统一新增犯罪的罪名,对于提高罪名的准确性,以及增强刑事执法的严肃性和科学性,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确定罪名的原则
  确定罪名的原则,也就是在确定罪名时必须遵守的基本准则。不同的学者对同一种犯罪所以会定出不同的罪名,与他们遵循的原则不一致是很有关系的。所以研究和统一确定罪名的原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问题。笔者以为,确定罪名,应当遵循如下一些原则:
  (一)本质原则 这一原则要求,所起的罪名,必须能够反映出某一犯罪的本质。这里的本质,是指某种犯罪所固有的、决定该种犯罪的本质属性。当然,犯罪的本质属性,可以从侵犯的客体反映出来,也可以从犯罪的主体、主观方面和犯罪的行为、手段甚至犯罪对象上表现出来。因此,确定罪名时,不一定非从某个特定的方面反映本质不可。比如,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是从犯罪手段上反映本质的,奸淫幼女罪是从犯罪对象上反映本质的,而海盗罪又是从行为和地点的结合上反映本质的。不论从哪个方面确定罪名,只要能反映出该种犯罪的本质特征即可。若不能反映出该种犯罪的本质,就很难说是一个准确的罪名。比如,对刑法402条规定的犯罪,有的同志定名为“行政执法人员徇私枉法罪”,[1]就没有反映出该罪的本质特征。从罪状的表述上看,该罪主要是对应当移交司法机关的刑事案件不移交。因此,对本罪确定罪名,应当抓住“刑事案件”和“不移交”两个关键。上述罪名仅仅抓住了“行政执法人员”和“徇私舞弊”,却丢掉了关键的“刑事”问题,因而不能说是一个准确的罪名。依笔者之见,本条之罪应定名为“刑事不移交罪”。
  (二)独特原则 这一原则要求,每个罪名,都必须反映出该种犯罪的独特之处。抓住独特之处,就能把它与其他犯罪区别开来,也能够与非罪区别开来。这一原则与前一原则是紧密联系的,或者说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因为抓住了犯罪的独特之处,就反映了犯罪的本质特征,而反映了犯罪的本质特征,肯定也就抓住了犯罪的独特之处。比如前文提到的第402条,其独特之处是,行政执法人员对构成犯罪的刑事案件不移交可法机关,而不是对其他的民事、经济或行政案件不移交司法机关。所以,抓住了“刑事”二字,就既抓住了它的特点,也抓住了它的本质。独特原则对于区分罪与罪和罪与非罪的界限十分重要。再如第229条规定:“承担资产评估、验资、验证、会计、审计、法律服务等职责的中介组织的人员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从本条的罪状看,犯罪的具体行为是提供虚假证明文件。但决不是提供一般的虚假证明文件,而是在履行资产的评估、验资、验证、会计、审计等职责中提供虚假的证明文件,一句话,这些虚假的证明文件都是与资产相关的。提供与资产无关的虚假证明文件,不构成本条之罪。可见,与“资产”有关,是该罪名中的虚假证明文件的独特之处,也反映了该罪的本质特征。因此,把本罪定名为“资产虚假证明罪”是比较恰当的。若定名为“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2]不但不能反映出该罪的本质特征,且不容易与其他的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区别开来。
  (三)周延原则 这一原则要求,罪名中所包含的内容必须正好是犯罪中所包含的内容,既不能扩大,也不能缩小。刑事立法中,有不少条文规定的犯罪,往往包含多项内容,有的是包含多种行为,如第252条规定的侵犯公民通信自由罪有三种行为:隐匿信件、毁弃信件、非法开拆信件;有的是包含多种犯罪手段,如第382条规定的贪污罪的犯罪手段有四种:侵吞、窃取、骗取、其他手段;也有的是包含多种犯罪对象,如第116条规定的破坏交通工具罪的犯罪对象有五种: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凡是罪状中包含多项内容的犯罪,在确定罪名时,必须注意把所有的内容都包含在罪名之中。具体办法有三种:一是采用概括的方法,也就是把罪状中包含的多项内容用一个精练的词语所概括。比如,用“交通工具”概括火车、汽车、电车、船只和航空器;二是采用省略的方法,如果罪状中包含的内容过多,不能一一列举,也不便加以概括,就应采用省略的方法,比如贪污罪的手段有侵吞、窃取、骗取和其他手段,由于贪污的手段太多,既不便于在罪名中列举,也不便于在罪名中加以概括,那么干脆就不提手段,直接定名为贪污罪。不提手段,意味着不论采用什么手段,只要贪污国有财产,就构成贪污罪。这实际上仍然包含了全部手段;三是采用列举的方法。比如第122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劫持船只、汽车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该条规定的犯罪对象只有船只、汽车两种,可以直接列举,反而不可以概括,因此该条犯罪就定名为“劫持船只、汽车罪”。有的同志在确定罪名时不注意贯彻周延原则,往往丢掉了罪状中的部分内容,使得罪名的外延小于罪状的外延,那么,这样的罪名也就不准确了。比如刑法205条规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有的同志对该条犯罪定名为“虚开专用发票罪”,这是不符合周延原则的。因为该条规定的犯罪对象除了增值税专用发票外,还有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和抵扣税款的发票。后两种发票虽然可以用于骗取出13退税和抵扣税款,但他们仍属于其他发票,而不是专用发票,所以定名为“虚开专用发票罪”,在犯罪对象上就把后两种发票丢掉了。正确的方法应当是用一个精练的语词把这三种发票概括起来。不难看出,这三种发票虽然在性质上不完全相同,但它们都有一个特种用途:即可以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或抵扣税款。因此,将该条犯罪定名为“虚开特种发票罪”,是比较恰当的。
  (四)简练原则 这一原则要求,确定的罪名必须简明扼要,不能繁琐、累赘。为了贯彻这一原则,在罪名中就不能反映犯罪构成的全部要件,能省略的必须尽量省略。当然,每个罪名,具体应省略犯罪构成中的哪些内容,要根据法律的规定和该种犯罪的特点加以决定。一般来说,应当选择罪状中能够反映该种犯罪的本质特征的要件来确定罪名,而省略其他一般的要件。比如抢劫罪,在罪名中选择了行为,省略了主体、客体、罪过和手段;过失致死罪,在罪名中选择了罪过和结果,省略了主体、客体和行为。该省略的注意省略,就能在很大程度上保证罪名的简练。除了注意省略之外,还要注意概括和抽象。有些复杂的内容,应当概括为一个简略的短语,有的同志不注意这一点,确定的罪名就往往显得不够简练。比如,刑法175条规定:“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把该条规定的犯罪定名为“转贷牟利罪”,就十分简练,而且既符合周延原则,也能够反映出该罪的本质特征。但有的同志却定名为“套取金融机构贷款转贷他人非法牟利罪”,[3]这个罪名就不符合简练的原则。
  (五)法定原则 这一原则要求,罪名必须根据法律的规定来确定,也就是必须从罪状中选择罪名。前文我们在讲到本质原则时,曾经提到,罪名中所包含的犯罪本质,可以从犯罪构成的各个方面反映出来,不一定非局限于某一个方面不可。但这里必须注意,在罪名中用于反映犯罪本质的某个方面(比如行为或目的),必须是在罪状中明确规定的。如果说不必局限于犯罪构成的某个方面是正确的话,那么,必须局限于法律规定的某个方面才是更正确的。当然有时候,法律规定了多个方面,究竟应从哪个方面确定罪名,还要再进行适当的选择。前文我们在讲到简练原则时,也曾讲到必须选择能够反映犯罪本质特征的要件用于确定罪名,同时还必须要省略一些内容。为了贯彻法定原则,这里还必须强调,选择的时候,只能在法条规定的罪状中选择,不能在罪状之外去选择;省略的时候,首先必须要省去罪状中没有规定的内容。其次还要注意省去罪状中比较次要的内容。比如,刑法爬数据可耻263条规定的罪状是“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这个罪状中,强调了犯罪的手段、行为和对象,我们从罪状中选择了行为(抢劫)作罪名,省略了罪状中的手段和对象,至于罪状中没有强调的主体、罪过、客体等,就只能省略,而不能选择了。有些同志在确定罪名时,不注意贯彻法定原则,不是从法定的罪状中选择内容用于确定罪名,而是从罪状之外选择一个词语作罪名,那就无法保证准确了。例如,《刑法》第165条规定的罪状是“国有公司、企业的董事、经理利用职务便利,自己经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其所任职公司、企业同类的营业,获取非法利益,数额巨大的”,有的同志将本条之罪定名为“非法图利罪”,[4]笔者认为“非法图利”反映的是犯罪目的,而本条罪状中没有规定犯罪目的,从罪状中也根本找不到“非法图利”这个词语。虽然“获取非法利益”这句话的意思与“非法图利”有点接近,但“获取非法利益”反映的是结果,而不是目的。可见“非法图利”这个罪名不是从罪状中选择的,而是从罪状之外随便选一个词语拿来作罪名,这样就违反了法定原则。
  我们说,贯彻法定原则,只能从法定的罪状中选择词语作罪名,但决不是说只能用罪状中的原话作罪名。有些罪状中规定的内容太多,适用原话确定罪名,不符合简练原则,就需要对罪状进行高度的概括和抽象。例如,刑法191条规定的罪状是“明知是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走私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为掩饰、隐瞒其来源和性质,为其(一)提供资金帐户;(二)协助将财产转换为现金或者金融票据;(三)通过转帐或者其他结算方式协助资金转移;(四)协助将资金汇往境外;(五)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收益的性质和来源”。本条罪状中的内容实在太多了,要不进行概括、抽象,简直就无法确定罪名。于是人们把这种犯罪概括为“洗钱”两个字。“洗钱”一词虽然在罪状中找不到,但它是对罪状的高度概括,或者说是从罪状中提炼出来的。这与从罪状之外随便找一个词语作罪名的情况具有质的区别。
  (六)准确原则 这一原则要求罪名中所包含的犯罪主体、客体、罪过、行为、手段、对象等等,都必须与实际犯罪相符合。如果有哪一项不相符合,就是不准确的。比如,刑法338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向土地、水体、大气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危险废物,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条规定的罪状中,除了含有行为之外,还有“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的严重后果,说明本条之罪不是行为犯罪,而是结果犯罪。因此,在罪名中应把行为和结果都包含进来。但有的同志把本条之罪定名为“非法处置危险废物罪”[5],从这个罪名中,丝毫看不出作为构成要件的危害结果,似乎只要实施了非法排放、倾倒、处置危险废物的行为,就构成了犯罪。由于这个罪名中包含的构成要件与实际犯罪的构成要件不一致,因而必然是不准确的。
  二、确定罪名的方法
  确定罪名,通常多采用如下几种方法:
  (一)根据犯罪的行为确定罪名 这是确定罪名最常用的方法。刑法中许多犯罪的罪名都是用此种疗法确定的。根据行为确定罪名时,既可以根据法条对犯罪行为的概括性表述加以确定,也可以根据法条对犯罪行为的具体表述加以确定。但是,当具体表述过于繁琐时,则必须将具体表述概括、抽象后,再用于确定罪名。否则,将不能保证罪名的简练。比如,《刑法》第259条对犯罪行为的具体表述是“明知是现役军人的配偶而与之同居或者结婚”。如果用行为的这一具体表述确定罪名,显然不符合简练原则。但我们可以把这种犯罪行为概括为“破坏军婚”四个字,进而把该罪定名为“破坏军婚罪”,就十分地简练了。
  (二)以手段加行为的方法确定罪名 当不便采用犯罪行为确定罪名,或者用犯罪行为确定的罪名不能与其他罪或非罪相区别时,可以考虑在犯罪行为的前面加上犯罪手段来确定罪名。比如“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就是用手段加行为加客体确定的罪名。从这个罪名中一眼就可以看出,只有以暴力手段干涉婚姻自由的,才能构成犯罪。
  (三)根据犯罪目的确定罪名 如果根据犯罪目的确定罪名,更加简练,也更能反映犯罪的本质特征时,就应首先考虑用犯罪目的确定罪名。比如第175条规定:“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对于该条规定,既可以根据犯罪行为将罪名确定为“套取信贷转贷他人罪”,也可以根据犯罪目的将罪名确定为“转贷牟利罪”。显然,根据犯罪目的确定的“转贷牟利罪”更好一些,因为它既能体现该罪的本质特征,也十分简练。
  (四)根据犯罪结果确定罪名 用结果确定罪名的情况比较少见,但当用其他方法不能准确地确定罪名时,也可以考虑用犯罪的结果确定罪名。比如“伤害罪”就是根据犯罪结果确定的罪名。也许有人认为“伤害”是行为,不是结果。其实不然,根据法律的规定,若只有伤害的行为,没有伤害的结果,就不构成犯罪。由此可见,伤害罪属于结果犯。伤害罪的罪名也是根据结果确定的。
  (五)用罪过加结果确定罪名 一般情况下,在罪名中不反映罪过,比如杀人罪、抢劫罪、交通肇事罪、医疗事故罪等,均不需在罪名中反映罪过。但是,当离开罪过,确定的罪名无法与其他犯罪或者非罪相区别时,就必须用罪过确定罪名。比如过失致死罪、过失重伤罪,如果不加过失二字,就无法与故意致死(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相区别。又如,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如果不加故意二字,就无法与不构成犯罪的过失毁坏财物相区别。所以,这类犯罪的罪名,必须加上罪过。
  (六)用犯罪行为加犯罪对象的方法确定罪名 当根据犯罪行为和犯罪手段都不便确定罪名时,可以考虑用犯罪行为加犯罪对象的方法确定罪名。比如,奸淫幼女罪、破坏交通工具罪、盗伐林木罪、劫持航空器罪等等,都是用此种方法确定的罪名。
  (七)用罪过加行为加对象的方法确定罪名 在特殊情况下,用犯罪行为加犯罪对象的方法确定的罪名仍然不能与其他犯罪相区别的时候,就需要在行为加对象的基础上再加上罪过。比如,“过失破坏交通工具罪”就是这样。这里若不加上“过失”二字,就无法与故意破坏交通工具罪区别开来。
  (八)用行为加客体的方法确定罪名 比如扰乱社会秩序罪(第290条)、扰乱交通秩序罪(第291条),就是用此种方法确定的罪名。
  (九)采用概括犯罪性质的方法确定罪名 当采用以上方法都不便确定罪名,或者采用以上方法确定的罪名不够简练的时候,就应考虑采用此种方法。需要注意的是,此种方法是对犯罪性质加以高度的概括和抽象,而不是对犯罪的具体行为加以概括和抽象。比如,间谍罪、刑讯逼供罪等等,都是采用这种方法确定的罪名。
  三、对新刑法中部分疑难罪名的研究
  新刑法中共增加了180多种新的犯罪,其中有些犯罪的罪名很难确定,于是便出现了同一种犯罪罪名却五花八门的混乱现象。为了在罪名上取得统一;这里对部分比较难定的罪名作些研究,谨供司法实践中参考。
  (一)第一百六十条
  该条共有两款,但只有第一款涉及罪名问题。该款规定的罪状是“在招股说明书、认股书、公司、企业债券募集办法中隐瞒重要事实或者编造重大虚假内容,发行股票或者公司、企业债券,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本条确定罪名的难点在于选择哪个行为用在罪名上,以及如何贯彻简练原则。为了准确地确定罪名,我们需要先对罪状中的成份进行一些分析。

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第一款在罪状中规定了两种行为,一种行为是在招股说明书、认股书或者债券募集办法中隐瞒重要事实或者编造重大虚假内容;另一种行为是发行股票或者公司、企业债券。从罪状的行文上看,发行股票或者债券是正当的、合法的;制作招股说明书、认股书和债券募集办法也是合法的,之所以构成犯罪,关键是在于“隐瞒重要事实或者编造重大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5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