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国际法视阈下的北极地区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问题介评
【英文标题】 The Maritime Delimitation Issues beyond 200NM in the Arctic Region under the Perspective of International Law
【作者】 章成【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
【分类】 海洋法与空间法
【中文关键词】 北极地区;200海里外大陆架;北极国家;划界申请案;相邻划界
【英文关键词】 arctic region; continental shelf delimitation beyond 200nm; arctic states; delimitation application cases; delimitation of the adjacent part of the continental shelf
【文章编码】 1002-3933(2018)08-0064-1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8
【页码】 64
【摘要】 北极200海里以外的外大陆架划界问题对于北极问题的走向与形塑具有深远影响,从重点研究俄罗斯、挪威和丹麦的北极国家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申请案为视角切入,集中讨论国际法视阈下的北极地区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所涉及的相关法律问题。北极地区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也面临着显著的制度困境。这包括200海里外大陆架相邻部分划界在北极的适用争议,以及《公约》体系下处理北极外大陆架相邻部分划界问题的制度僵局。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国内现有北极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问题的国际法研究介评。期待能从理论层次对该问题的研究有所丰富,以助益于北极问题的解决;而在实践中,北极地区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虽然面临诸多理论质疑和实践困局,但其最终的发展进程不可阻止。因此,在面对北极地区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变局,中国宜着手早作应对准备。
【英文摘要】 The delimitation of the outer continental shelf beyond 200 nautical miles from the Arctic has far-reaching influence on the trend and shaping of the Arctic issue. This article focuses on the study of applications for delimitation of the continental shelf beyond 200 nautical miles from the Arctic states of Russia, Norway, and Denmark, focusing on the related legal issues due to the delimitation of continental shelves beyond 200 nautical miles in the Arctic under the perspective of international law. The delimitation of the continental shelf beyond 200 nautical miles outside the Arctic also faces significant institutional difficulties. This includes the controversy surrounding the delimitation of the contiguous part of the continental shelf beyond 200 nautical miles in the Arctic, as well as the institutional stalemate in dealing with the delimitation of the adjacent part of the continental shelf outside the Arctic under the Convention system. To a certain extent, this article is also a review of the international law research on the delimitation of continental shelves beyond 200 nautical miles within the Arctic. This article expects that the study of this issue will be enriched from the theoretical level to help solve the Arctic issues. In practice, though, the delimitation of the continental shelf beyond the 200 nautical miles outside the Arctic is facing many theoretical challenges and practical difficulties. The final development process cannot be stopped. Therefore, in the face of the delimitation of the continental shelf beyond 200 nautical miles in the face of the Arctic region, China should begin to make preparations as soon as possibl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7436    
  
  

北极问题是国际社会在治理新疆域延伸方面的重要争点,也是中国当代国际法理论和实践领域关注的重要问题,具有重要的理论前沿价值和实践导向。在近年来不断浮出水面的各类北极问题中,北极地区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问题已成为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法律争议问题{1}。必须承认,这一问题的牵连面最广,同时对于北极局势的整体走向也最为关键,会对北极圈外国家的权益产生极大影响,因而广受关注{2}。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76条第4-6款构成了相关国家申请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的法律基础,之后由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制订的《议事规则》和《科技准则》是其具体的执行细则。根据《公约》第76条第8款和《公约》附件二的规定,由21名海洋科学和测绘技术专家组成的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是专司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的国际性权威专业机构。从表面上看,委员会是一个咨询性的技术机构,但在当今错综复杂的国际政治环境中,其作用远非仅仅的专业技术咨询,其至少在技术、法律及政治等三个层次上发挥作用。虽然沿海国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最终是由沿海国自身来自行或协商划定,但为了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沿海国无法避开委员会,因为只有在委员会的建议下划定的界限才具有确定性和约束力{3}。

西方学界针对这一问题已进行了相对领先的前沿性研究。例如,澳大利亚学者亚历克斯·艾弗瑞克(Alex G. Oude Elferink)与多纳德·罗斯威尔(Donald Rothwell)合著的《海洋法与极地海洋划界及管辖问题》(The Law of the Sea and Polar Maritime Delimitation and Jurisdiction),就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海洋划界领域对于极地的影响方面进行了探讨{4}。此外由加拿大著名北极问题专家多纳特·法拉德(Donat Pharand)撰写的《加拿大北极水域的国际法研究》(Canada’s Arctic Waters in International Law)、《国际法上的加拿大北极管辖权》(Canada's Arctic Jurisdic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北极海域的海洋自由》(Freedom of the Seas in the Arctic Ocean)、《国际法上的历史性水域对于北极的特别参考意义》(Historic Waters in International Law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the Arctic)、《大陆架的再定义及其对北极的特别参考价值》(The Continental Shelf Redefinition,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the Arctic)、《加拿大北极群岛水域》(The Waters of the Canadian Arctic Islands)等论著对于北极地区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所涉及的诸多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对于该领域的后来者尤其是中国学者的研究工作具有很好的启发作用与参考价值。2007年8月发生的俄罗斯“北冰洋底插旗事件”进一步推动了国际学界对北极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问题的关注。以“插旗事件”为界,在此之前SCI/SSCI期刊每年收录的北极200海里外大陆架问题研究文献的数量多在三四十篇左右的水平上下浮动,在北极问题和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争端趋于激化之后,SCI/SSCI期刊每年的相关刊文量达到至少五十篇以上。从2011年开始,最近六七年间刊载于SCI/SSCI期刊的北极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主题文献数量均超过了七十篇的规模。根据Web of Science数据库的统计信息,SCI期刊中的《大陆架研究》(Continental Shelf Research)、《科学》(Science)、《极地研究》(Polar Research)、《海洋研究杂志》(Journal of Marine Research)、《北极》(Arctic)、《极地记录》(Polar Record)等,SSCI期刊中的《海洋发展与国际法》(Ocean Development and International Law)、《中国国际法论刊》(Chines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地缘政治》(Geopolitics)、《美国国际法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国际海洋与海岸法》(Int'l J. Marine & Coastal L.)等刊载有数量较多的北极200海里外大陆架问题的研究文献、或包含有较多的该类型学术信息。但国内针对该问题的研究还亟待进一步的跟进。

在实践层面,目前,针对北冰洋的主体区域,陆续已有俄罗斯、挪威和丹麦这三个北极圈内主要国家提交了4份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申请案和补正申请案。而针对北冰洋与大西洋交界的北极边缘海域,也相继有冰岛(2009年4月29日,埃吉尔海盆和西南雷恰内斯海岭)、丹麦(2012年6月14日,南格陵兰;2013年11月26日,东北格陵兰)和加拿大(2013年12月6日,北大西洋拉布拉多海域)等国提交了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申请。由此可见,北极地区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内容牵涉到各方的复杂角力,参与其中的国家基本涵盖环北极圈的所有濒海沿岸国[1],划界申请案涉及的地域范围覆盖整个北冰洋主体区域及其外围边缘海域。由于本文重点关注的对象聚焦于北冰洋主体区域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问题,这一问题对于北极国际海底区域的范围确定有着此消彼长的利害关系,因此冰岛、加拿大拉布拉多海域以及非正北方向的格陵兰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进程对于北冰洋主体区域国际海底区域的面积大小基本不产生影响。故本文将在此着重评述目前已有的北冰洋主体区域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案,并通过不同权源基础和划界情形的理论探讨和制度分析,期待在进行系统化梳理的基础上补充和完善国内该领域的研究,从而完善相应的理论分析框架。

一、俄罗斯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申请案(2001和2015)

俄罗斯在北极地区拥有得天独厚的海岸地理条件和大陆架地质构造条件。北极大陆架上的资源开发也会极大的推动俄罗斯资源经济的发展。据评估,俄罗斯北极地区天然气的储量价值可达到近90亿美元,其中约36-42亿美元的天然气由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和外资合作开采{5}。因此,俄罗斯高度重视北极大陆架资源管辖边界的拓展。2001年12月20日,俄罗斯率先向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声索范围庞大完整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申请案,涉及的大陆架海床范围总面积达158万平方公里,涵盖北冰洋中央区、巴伦支海、白令海和鄂霍次克海共四个海区。其中,北冰洋中央区和巴伦支海海区属于传统意义上的北极海域范围,面积达到120万平方公里。

在巴伦支海海域,俄罗斯提交的划界方案面积相对较小,这片海域因为已被俄罗斯和挪威两国的陆地领土紧紧环绕,因此可以主张的200海里外大陆架面积相对有限。但在北冰洋中央区,俄划界方案涉及的海域界限东西横跨达112个经度,由于俄罗斯是采用扇形线来延伸其200海里外大陆架的东西两翼,这很难不被外界视为是俄利用《公约》以及外大陆架申请制度的来“包装”其旧有的“扇形原则”主张,因而难免有“新瓶装旧酒”之嫌。俄罗斯在北极地区践行“扇形原则”的实践早在现代海洋法上的大陆架制度形成之前既已开始。所以不能不说,俄罗斯这种率先强推北极地区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并且一次性地在面积狭小的北冰洋海底区域索要大份额大陆架的狮子大开口做法,与俄罗斯的历史传统、民族性格和现实表现中的不少行为模式一脉相承,其骨子里隐隐散发着的对领土的占有欲望和扩张思维几百年来似无多大改变。但因为“扇形理论”的实质是要求取得完全的领土主权,这与国家在大陆架上仅享有主权性权利两者之间在权利来源的基础上存有本质区别。因此从俄罗斯的立场出发,也可认为是俄罗斯对其既有的历史立场有了一定程度的变向妥协。

应当说,俄罗斯在上述两大北极海区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方案多少都存在争议,但这两部分的争议内容、实质以及解决途径是完全迥异的。在巴伦支海,俄罗斯解决200海里的外大陆架划界争议仅需协调其与挪威之间的立场分歧,而不存在任何技术上的障碍。相比之下,在北冰洋中央区,俄罗斯寻求进行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的努力面临重大的技术性难题,同时还需面对其他北极国家的大量质疑。在这一海区,2001年的俄罗斯划界案有不少数据未能通过委员会的审议,这也成为该划界案未得通过的主要原因。大陆架界限委员会于2002年3月认定,2001年俄罗斯划界案所提交的数据信息资料不足,存在未尽解决的技术问题{6}。这充分显示出科考活动能力在北极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进程中的重要意义。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在北极地区进行活动并提出权益主张的现实前提,均不可脱离其自身的北极科研资质{7}。因此大幅提升对北极的科考科研投入,力争为北极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行动提供更加精确、完备的信息数据,也就成为俄罗斯在第一次划界申请案未能成功后的工作重点。2007年8月2日,俄罗斯完成了一次举世瞩目的“北冰洋底插旗行动”,时任俄联邦国家杜马副主席的奇林加罗夫亲自深潜至4000米深的北冰洋底进行了实地科考调查。这也成为引发北极周边各国进一步加大北极科考竞争和国力投入的导火线。

俄罗斯于2015年8月3日第二次向委员会提交了针对北冰洋中央区域200海里外大陆架外部界限的订正申请案。俄罗斯的这一次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方案在巴伦支海海域压缩了原先的主张范围。在这一划界案中,北冰洋中央海区的200海里外大陆架海床地质信息成为俄方提交的重点,俄罗斯在划界案中更新了其中的109个含有地理坐标及间距信息的外大陆架界限定点数据。不过,与2001年的第一次划界案相比,此次俄罗斯也并未削减在中北冰洋海区的声索诉求。截止到目前,大陆架界限委员会并未完成对2015年俄北极订正申请案的审理程序,这使得最具战略价值的中北冰洋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目前仍处于未定状态。

二、挪威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申请案(2006)

挪威于2006年11月27日向委员会提交了关于北冰洋、巴伦支海和挪威海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申请案。挪威在这三个海区的划界主张可分别对应为“西南森海盆方案”、“甜圈洞方案”和“香蕉洞方案”{8}。其中前两个海区属于北极海域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其中,涉及到北冰洋主体海区的“西南森海盆方案”划界面积最小,也不存在任何技术性和外部性争议;巴伦支海的“甜圈洞方案”也几乎没有任何技术上的问题,但在当时仍然存在与俄罗斯的划界争端;而在隶属于北大西洋的挪威海“香蕉洞方案”中,挪威的划界诉求范围最大,且受到了冰岛的挑战。

与俄罗斯未被审议通过的2001年划界案相比,2006年的挪威划界案进展相当顺利,仅仅在中途经历了非常少量的若干数据修正,最终在2009年顺利地得到了委员会的认可。这一结果使得挪威在北极获得了约23.5万平方公里的外大陆架面积,被挪媒形容为“历史性的胜利”{9}。总结挪威2006年划界案成功通过的缘由,大致有以下几点:

首先,挪威提交的三个海区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方案彼此不相连接,既有利于自身的数据搜集,也便于委员会的审查处理;其次,挪威划界案中未包含过多的争议区域,且在北极海区,更是几乎不存在与他国的划界争议;再者,挪威并不认为本国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可以延伸至北极点,这决定了挪威在2006年划界案中能够有效“节制”自己的“胃口”。挪威的上述行事方式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制于挪威的地理地质环境限制[2],同时,也与挪威所面临的内外安全环境有关。挪威自身仅仅是西北欧一发达小国,全方位的北极竞争并非挪威自身所能承载。挪威既需在对外政策上顾及与俄罗斯的关系,也不能不受到斯瓦尔巴德地区的中立化、开放性制度安排的制约,这一地区作为挪威面向北冰洋主体海区的唯一陆地领土,能够给挪威提供的朝北极核心地带推进的跳板功能也是相对有限的。

三、丹麦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申请案(2014)

丹麦于2014年12月15日向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了格陵兰以北中央海区的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申请案。在该划界案中,丹麦与俄罗斯一样采取了最大范围的声索策略。丹麦认为罗蒙诺索夫海岭是海底高地,且为格陵兰陆地领土在北冰洋水下的自然延伸。丹麦同时兼用了“爱尔兰公式”和“海德堡公式”来提交相关的定点数据信息,并在某些定点上突破了“350海里”的一般限制规定,采取了“2500米等深线+100海里”的计算方法,以求划出最大面积的200海里外大陆架范围。

丹麦的这份划界案囊括了约100万平方公里的北冰洋中央海区200海里外大陆架面积。考虑到丹麦所依托的格陵兰海岸线的长度远不如俄罗斯的西伯利亚海岸线,因此可以将丹麦的上述主张,认定为是比提交了约120万平方公里中北冰洋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诉请的俄罗斯具有更大的胃口。从目前的情况看,丹麦划界案的审议进程并不顺畅。2015年俄罗斯提交的北极中央海区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订正申请案已进入委员会的实质审议程序,但丹麦2014年提交的划界案却仍未“挂号”成功,指望获得委员会的实质审理更是遥遥无期,这或多或少也是由丹麦声索的北极核心区域份额过大所导致的。

四、北极地区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面临的制度困境

(一)200海里外大陆架相邻部分划界在北极的适用争议

可以肯定地说,《公约》规定中的所有海洋划界规则,包括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规则以及其他海洋划界规则,显然是着眼于常规的海洋划界问题,而非是各种特殊性表征非常突出的北极海域。在《公约》的文本内容中,对世界所有海洋、自然状况迥异的不同海区一律采取公式化的划界技术标准,明显是把200海里外大陆架外部界限的划定工作假定在了一种理想海洋划界前提之下,即申请外大陆架划界的国家都是位于宽大陆架上的国家。由于划设200海里外大陆架外部界限是将各国现有的200海里以内的大陆架边界朝大洋中心区域的方向推进,而可以常态化利用的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都因为大洋面积的浩瀚广阔,且位于大洋中心区域的岛屿数量稀少、陆地面积极其有限,因此周边沿海国家向大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黄德明,章成.北极海域200海里外大陆架划界与北极区域法律制度的建构[J].法学家,2013,(6):161.
  {2}刘惠荣,董跃,侯一家.保障我国北极考察及相关权益法律途径初探[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6):1-4.
  {3}孟祥春,韩成标.200海里以外大陆架法律制度与中国[J].河北法学,2012,(5):5.
  {4} See Alex G. Oude Elferink and Donald Rothwell, The Law of the Sea and Polar Maritime Delimitation and Jurisdiction, The Hague: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2001, p.1.
  {5} Yukos Universal Limited v. Russian Federation, Final Award, para.1079(iv), p.350,18 July 2014.
  {6} See Fifty Seventh Session of General Assembly, Available at http://www.un.org/ga/57/index.html.
  {7}章成,黄德明.中国北极权益的维护路径与策略选择[J].华东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6):73-84.
  {8} See Continental Shelf Submission of Norway in respect of Areas in the Arctic Ocean, the Barents Sea and the Norwegian Sea. United Nations, New York,2006. Available at http://www.un.org/Depts/los/clcs_new/submissions_files/nor06/nor_exec_sum.pdf.
  {9}章成,顾兴斌.国际法视阈下的北极海域外大陆架划界问题论析[J].国际论坛,2013,(4):45-50.
  {10}Nugzar Dundua,“Delimitation of Maritime Boundaries between Adjacent States”, Toyko: Paper Submitted for the programme of the United Nations-The Nippon Foundation,2006-2007, p.3.
  {11}章成.北极外大陆架划界进程中的大陆架界限委员会:现状检讨与完善路径[J].广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1):87-97.
  {12}Nugzar Dundua,“Delimitation of Maritime Boundaries between Adjacent States”, Toyko: Paper Submitted for the programme of the United Nations-The Nippon Foundation,2006-2007, p.5.
  {13}Nugzar Dundua,“Delimitation of Maritime Boundaries between Adjacent States”, Toyko: Paper Submitted for the programme of the United Nations-The Nippon Foundation,2006-2007, p.6.
  {14}James S. Baker and Michael Byers,“Crossed Lines: The Curious Case of the Beaufort Sea Maritime Boundary Dispute”, Ocean Development and International Law, Vol.43, Issue 1(2012), pp.70–95.
  {15}陈聪,张红生.南海主权争端的法律问题与法律准备[J].河北法学,2009,(12):60.
  {16}章成.先秦时期中国文明的特色及其与世界的文化交流[J].东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2):47.
  {17}何平.谁最先到达美洲?——新发现与新理论[J].学术研究,2004,(1):106-109.
  {18}林泰,赵学清.中日钓鱼岛领土争端的国际法阐释[J].河北法学,2010,(12):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743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