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南警察学院学报》
李征琴虐待养子案的心理分析
【英文标题】 Psychoanalysis Case of LI Zheng-qin Abused Foster Child
【作者】 常皓【作者单位】 北京师范大学
【分类】 犯罪学【中文关键词】 李征琴;虐童案;犯罪心理;反思
【英文关键词】 Li Zheng-qin; child abuse case; crime mind; reflection
【文章编码】 2095-1140(2016)02-0052-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2
【页码】 52
【摘要】

备受瞩目的南京养母虐童案随着一审的宣判而暂时告一段落。原本较为常见的母亲通过体罚方式教育孩子的问题,却因为母子之间特殊的收养关系以及孩子受罚后遍体鳞伤的照片被网友曝光,使得对教育方式的讨论升级为母亲是否触犯虐待罪这样严肃的法律问题,因此本案具有了典型性。从犯罪心理学角度分析本案不难发现,在内在心理与外界环境长期作用下,被告人李征琴逐渐形成了犯罪心理,正是在这样的心理驱动下,做出了令人发指的犯罪行为。

【英文摘要】

The first instance verdict of Nan Jing high -profile child abused case temporarily comes to an end. The discussion about the issue that Chinese mother educate their children through corporal punishment gradually evolves into the issue whether LI commits maltreatment, because of the special relationship between mother and child and the pictures that the child is covered all over with cuts and bruises exposed by net friends, so this case has special characteristic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riminal psychology, under the long-term effect of psychology and the external environment, the defendant LI gradually formed a criminal mind. It is driven in such a psychological mind that she did the heinous crim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3384    
  一、案情回顾与犯罪过程
  (一)案情回顾
  2015年一位网友的“爱心”之举,牵出了一场关于情与法的虐童案:
  ●4月2日,南京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接到辖区某学校老师反映,学生小虎(化名)身上有多处表皮伤,怀疑系遭其养母殴打所致。当天,网友“朝廷半日闲”在微博上发布小虎被打照片,引起网友大量转发。
  ●4月5日凌晨,养母李征琴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经鉴定,李征琴殴打小虎致其轻伤一级。
  ●4月12日,南京市公安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以李征琴涉嫌故意伤害罪向南京市浦口区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
  ●4月16日,南京市浦口区检察院就此案举行审查逮捕听证会。
  ●4月19日,南京市浦口区检察院依法作出了不批准逮捕李征琴的决定。
  ●7月20日,南京市浦口区检察院向浦口区法院就李征琴案提起公诉[1]。
  ●历经多次延期审查起诉期,本案于2015年9月28日上午9时30分,在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在第十二法庭公开开庭审理[2]。
  ●2015年9月30日下午2:00,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对被告人李征琴故意伤害罪一案进行当庭宣判:被告人李征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对于30日下午的宣判结果,李征琴的辩护律师表示不服,准备提起上诉[3]。
  本属于一起普通的刑事虐待幼童的伤害案件,却因为双方身份特殊,案发后种种“非常”举动,又因为网友的参与,使得这件案件备受关注,案件审理也变得棘手和困难。
  (二)犯罪过程
  根据检方指控,2013年6月,李征琴与其丈夫通过安徽省来安县民政局办理了收养小虎的手续,并将其带回南京家中抚养。2015年3月31日晚,李某认为小虎考试作弊、未完成课外阅读作业且说谎,在家中先后使用抓痒耙、跳绳对小虎进行抽打。后经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小虎的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一级的严重后果。检方称,李某作为养母,因家庭教育方式不当,使小虎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一级的严重后果,构成故意伤害罪。
  但根据被告人李征琴的供述,打孩子纯属是因为孩子经常说谎,她用体罚的方式只是想教育养子,让他改掉撒谎的坏习惯,并不是主观故意要伤害他。李征琴说:“我对那天晚上打宝宝是认可的,但并没有打得那么重,也不可能构成轻伤。宝宝到我家3年了,恶习都没有改掉,我想打他一下,改一下他的恶习,我是出于教育的目的,我心里不是想伤害人”[4]。
  到底是检方的指控符合当时的事实,还是李的辩解更符合事实呢?根据媒体对李的采访,可以大体上梳理案发的基本过程:光宗耀祖支撑着我去教室
  2015年3月31日下午,李征琴在下班途中接到养子电话,说今天语文考试得了第一名,她听了心里很开心,还想着回家后要好好奖励养子的进步。可赶到家看了试卷之后发现养子又发生了抄袭现象。按照李的说法,养子屡次抄袭不改,而且拒不认错,再加上想起他曾一学期不做英语作业还说谎的事,李征琴终于忍不住了,一气之下随手拿起竹制的痒痒挠“教训”了孩子。
  之后,孩子就打开书包准备做作业,可却从书包里拿出了跳绳。李征琴认为,养子又没有按照承诺所说,利用课间时间做作业,而是又出去玩耍了。她顿时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认为孩子长此下去会养成撒谎的习惯,于是从孩子手中夺下跳绳就往孩子身上抽了起来[5]。
  事发后的几天,李征琴一直忙于工作。她说,一方面自己工作上确实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另一方面当时心里对小虎还有气,因此一直对小虎爱理不理,没主动说过话。李本以为一次平常的体罚教育就这么过去了,孩子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没想到事情却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2015年4月4日,南京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创业新村派出所打来电话,民警让李征琴立即到派出所配合调查。李征琴真正意识到不对劲的是,民警向她出示了网上那张血淋淋的照片。李征琴告诉记者,她看到照片时,整个人就蒙了。之前虽然觉得打得狠了,但是也没意识到孩子伤得像照片上反映的这么严重。当晚,民警就当着李征琴的面宣布,因涉嫌故意伤害被刑事拘留。
  二、犯罪心理分析
  对于本案中犯罪人的心理分析,可以按照个案分析的方法,以案情回顾以及对犯罪过程的还原为基础,通过心理活动变化历程对犯罪心理的影响来深入分析李征琴犯罪心理。李征琴的心理活动变化,大体概括为三个阶段:
  (一)犯罪前,对养子既疼又严。
  根据李对记者讲述,她家人本来反对其收养养子,但是,在她一再坚持和丈夫的支持下,他们毅然决定收养了当时刚满6岁的小虎。为了培养亲情,她和丈夫约定每天必须给孩子一个拥抱。细心的她还将小虎成长历程的点点滴滴都记录下来,在采访中她还把珍藏起来的孩子刚换下来的乳牙拿给记者看。从这些细节,我们不难看出,李征琴心理上对孩子十分宠爱。
  但是,在宠爱之余,她又十分的严厉。李曾说,她给孩子制定了严格的生活、学习作息制度。为了让孩子系统学习,在李自己的电脑桌面上有不少文件夹,每学期她都为孩子建立一个文件夹,保存一学期的试卷和作业资料。
  这样既严厉又宠爱的行为表现,既反映了李征琴望子成龙的急切心理,也反映了而她收养孩子自私的一面——感觉自己和丈夫年龄大了,需要身边有一个人来照顾自己。于是,她似乎想通过对养子的万分宠爱,让他学会感恩,长大后能回报自己。但是,当这样的回报达不到自己的心理预期时,愤怒、不满便油然而生。这是李发生虐待养子行为最深层次的根源。
  (二)犯罪时,冷漠、无情
  每一位母亲因孩子顽皮等确实会或多或少出现生气,甚至失去理智的现象,但是,李征琴做为养母,把孩子打成如照片反映的那样却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这样的行为不像是在教训孩子,更像是在用虐待一个陌生人的手段实现发泄自己的情绪的目的。但李却用“确实气狠了,没控制好情绪”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来解释自己当时的行为,作为旁观者,我们无法认可这样的解释。正是这样冷漠、无情,才会导致李下手过重,造了养子身体受到伤害。
  (三)犯罪后,情绪异常不稳定,心理变化反复无常
  打孩子行为发生后,李竟然对孩子不闻不问好几天,她自己的解释是手边工作忙,又因为心里还是对小虎有怨气,看孩子一切都正常,就没搭理他。但是,这样的心理是否正常呢?自己下手的轻重难道自己真的不清楚?这样冷漠的心理,让旁观者也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但在记者采访中,李曾说,自己在看到警察给她的照片时,她内心充满了悔恨,也十分心疼。她告诉记者,被依法刑事拘留,进了看守所后,自己最强烈的感觉就是想不通,她想不通自己究竟哪里犯罪了,孩子背上的伤不应该这么严重。她说,当时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掀开孩子的外衣,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在看守所最后的日子,李征琴意识到,她虽然是为了孩子好,但是管教方式过于严厉。“应该对他更有耐性,周围环境也应该更宽松一点,李征琴称,即便在看守所待了15天、痩了15斤,也丝毫不会影响她和孩子的感情,刚从派出所出来,她就给孩子报了平安。这却真实反映了她内心还是爱孩子的,也对自己的行为感觉自责和忏悔[6]。
  然而,在庭审现场,被告人李征琴却情绪异常的激动,本来一位受到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应当在这样严肃庄重的场合表现出应有的从容。但恰恰相反,她却大闹法庭,坚称自己无罪,严重干扰了法庭正常的秩序。试问,这样的心理是在掩饰还是在辩驳呢?
  通过对李心理活动变化的大体梳理,李的犯罪心理形成确实存在一定的偶发性,毕竟在案发前,她是令人尊敬的新闻工作者(据网友曝光,李案发时任中国经济时报江苏记者站副站长,后因此案而被暂停工作),有着较高的社会地位,并没有什么犯罪前科记录。但是,李这样偶发性的犯罪心理的形成也有着必然的一面,这通过犯罪心理的形成机制可以找到答案。
  三、犯罪心理的形成机制
  通过阅读相关文献资料,其中马立骥、姚峰在其合著的《犯罪心理学:理论与实务》一书中的观点:“犯罪心理的形成机制是指犯罪心理的形成是犯罪人主体内在原因与外在因素相互作用与转化的结果,是内外因综合影响的产物。其中主体外在因素包括时空、家庭、学校和社会文化等因素;主体内在因素包括犯罪人的需要、犯罪动机、犯罪人的智力特征、气质和性格特征、情绪和意志特征等。”{1}此观点相对具有全面性,故可借此观点展开对李征琴犯罪心理形成机制的分析,通过分析李征琴犯罪心理的形成模式、形成过程方面来全面了解其犯罪心理的形成机制。
  (一)李征琴犯罪心理形成模式分析
  在实际发生的案件中,犯罪心理的形成模式往往呈现出复杂的情况。但大体上可以分为常见模式和特殊模式。其中,常见模式分为渐变型、突变型和机遇型。
  突变型犯罪模式,是指行为人事先并无劣迹和预谋,因突然发生对个人至关重要的情况和外在环境、气氛的刺激而卷入犯罪。其特点是:由产生犯罪意向到发生罪犯行为,时间短,过程迅速,带有突发性;行为人一般无预谋,并对事变的发生缺乏预见性;犯罪多与突然发生的情况有关,具有情境性;行为人不能适应情

  ······

法宝用户,请登录卡在了奇怪的地方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马立骥,姚峰.犯罪心理学:理论与实务[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43-44.

{2}罗大华.犯罪心理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99-101.

{3}栗克元,吕瑞萍.犯罪心理学(第二版)[M].郑州:郑州大学出版社,2009.148-150.

{4}梅传强.犯罪心理生成机制研究[M].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2008.42-6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338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