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海商法研究》
确权诉讼改良若干问题探析
【英文标题】 Analysis on several issues relating to improving the claim-confirming proceedings
【作者】 徐春龙刘亚洲【作者单位】 广州海事法院立案庭广州海事法院立案庭
【中文关键词】 确权诉讼;效率;公正;债权登记;管辖;调解
【英文关键词】 the claim-confirming proceedings; efficiency; fairness; registering of the creditors’rights; jurisdiction; mediation
【文章编码】 2096-028X(2018)04-0036-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4
【页码】 36
【摘要】 当下确权诉讼制度存在着效率与公正价值之争,且现有规范亦无法为与确权诉讼直接关联的配套机制提供明确技术解决方案,亟需通过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或者出台新司法解释予以解决。确权诉讼以一审终审为本质特性,其正向效率价值已被实践检验,该项制度应予保留而无需废除。未来进路在于对确权诉讼适用的案件范围及其配套的债权登记、管辖等相关技术机制予以改良,以发挥该制度的价值功能。
【英文摘要】 There is a big dispute between efficiency and fairness for the claim-confirming proceedings, and current rules can not provide clear technical solution for the supporting mechanism directly related to the claim-confirming proceedings. It is time to amend Special Maritime Procedure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r to introduce a new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to solve the problems. The claim-confirming proceedings are based on the system of whereby the first instance is final, and their positive efficiency value has been tested in practice. Therefore, the system of claim-confirming proceedings should be retained and not be abolished. The future approach is to improve the scope of the case applicable to the claim-confirming proceedings, related registering of the creditors’rights, jurisdiction and other related technical mechanism so as to achieve the value function of the syste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2984    
  确权诉讼是海事诉讼中特有的一项诉讼制度,制度设计初衷是借鉴破产还债程序,坚持效率导向,通过实行一审终审,尽快分配船舶拍卖、变卖款以及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简称基金)。该制度施行20年来,对及时有效地处理涉及船舶拍卖以及基金的案件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随着航运实务的不断发展以及司法实践中新问题的不断涌现,该制度的价值之争愈加激烈。由于该制度仅由数个条文加以规范[2],其体系性先天不足、配套运行机制不完善等问题也在实务中不断显现,有必要对该制度存废问题以及涉及未来进路的相关问题予以探讨研究。
  一、现状:效率价值面临挑战,配套技术机制不完善
  (一)效率价值存在争议
  从立法目的来看,确权诉讼旨在尽快解决与被拍卖、变卖船舶或特定海事事故的债权债务纠纷,及时清偿,使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尽快实现。对于当事人和法院来讲,可以缩短审判周期,尽早平息争端,提高审判效率,节省审判资源。{1}但一审终审隐含的效率价值具有较大争议。学界层面,很多学者认为应废除确权诉讼一审终审,实行二审终审。主要理由是:给付之诉应适用两审终审;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层出不穷,一审终审不够慎重,当事人丧失审级利益;诸多例外情形以及债权实际分配过程中的“预留份”使款项分配的效率无法实现。{2-3}司法解释层面,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相关司法解释明确了不适用确权诉讼程序审理的案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扣押与拍卖船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简称《扣押与拍卖船舶规定》)第20条、第21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相关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简称《责任限制规定》)第10条、第11条的相关规定,“当事人在债权登记前已经就有关债权提起诉讼的涉及船舶拍卖类案件”“需要判定碰撞船舶过失程度比例的案件”“债权人提起确权诉讼时,依据海商法第二百零九条的规定主张责任人无权限制赔偿责任的并以书面形式提出的案件”均不适用确权诉讼,作出的裁判、裁定可以上诉。司法实践层面,大量存在的二审终审案件以及仲裁案件,使确权诉讼的胜诉方无法快速分配船舶拍卖、变卖款及基金款项,确权诉讼的效率价值面临着理论与现实的双重考验。
  (二)技术机制陈旧,无法应对新问题
  确立确权诉讼制度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简称《海诉法》)施行于2000年7月,距今已近20年。虽然最高人民法院于2003年出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海诉法解释》)、2010年出台了《责任限制规定》、2015年出台了《扣押与拍卖船舶规定》,但前述法律和司法解释对于与确权诉讼相关联的债权登记、管辖、审理程序等仅进行了部分回应,远远无法解决目前司法实践中确权诉讼领域不断涌现的各类问题。从目前实务来看,与确权诉讼直接关联的技术性机制至少存在如下不足。
  1.债权登记程序存在模糊地带
  根据《海诉法》第111条、第112条的规定,债权人参加船舶拍卖款项以及基金分配的前提是进行债权登记。债权登记程序是分配拍卖船舶价款及基金的准备程序。从时间维度看,船舶拍卖及基金类案件大致可分为如下五个阶段:法院发布公告、债权人申请登记、法院裁定是否准许登记、提起确权诉讼、债权最终分配。而涉及拍卖船舶或海事事故的诉讼或仲裁,既可能发生在公告发布前,也可能发生在当事人申请债权登记前,还可能发生在当事人申请债权登记后至法院作出准许债权登记裁定前,亦可能发生在法院准许债权登记后至船舶实际拍卖、变卖或基金设立后。前述各阶段提起的诉讼或仲裁既有适用确权诉讼程序审理的,也有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还有涉及仲裁的。前述提起诉讼或仲裁的主体是否均需要进行债权登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对《扣押与拍卖船舶规定》第18条的解读,{4}除该条规定申请拍卖船舶的海事请求人可以不经过债权登记直接参与船舶拍卖价款的分配外,其他主体参与船舶款项分配仍需经过债权登记。而在基金案件中,并没有明确规定哪类主体可以不经债权登记程序就可参与基金分配。实务中,对于适用债权登记的主体范围等问题模糊不清。
  2.管辖规定存在冲突
  《海诉法》第19条规定:“海事请求保全执行后,有关海事纠纷未进入诉讼或者仲裁程序的,当事人就该海事请求,可以向采取海事请求保全的海事法院或者其他有管辖权的海事法院提起诉讼,但当事人之间订有诉讼管辖协议或者仲裁协议的除外。”《海诉法解释》第89条规定:“在债权登记前,债权人已向受理债权登记的海事法院以外的海事法院起诉的,受理案件的海事法院应当将案件移送至登记债权的海事法院一并审理,但案件已经进入二审的除外。”《海诉法》第116条第1款规定:“债权人提供其他海事请求证据的,应当在办理债权登记以后,在受理债权登记的海事法院提起确权诉讼。当事人之间有仲裁协议的,应当及时申请仲裁。”《责任限制规定》第4条第2款规定:“海事请求人向其他海事法院提起诉讼的,受理案件的海事法院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将案件移送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的海事法院,但当事人之间订有诉讼管辖协议的除外。”前述管辖规定相互冲突,在司法实践中较难掌握。另外,如果船舶启动拍卖、变卖程序后,船舶所有人破产申请被破产法院受理时,破产法院与海事法院的管辖问题也没有明确指引。
  3.相关程序操作缺乏指引
  根据目前司法解释的规定,除涉及船舶碰撞过失程度比例、当事人以书面形式主张责任人无权限制赔偿责任、当事人在债权登记前已提起的涉及拍卖船舶的案件不适用一审终审的确权诉讼外,其他案件均应适用确权诉讼程序。但对当事人在公告确定的债权登记期限内先提起诉讼后申请债权登记适用何种程序审理、基金设立前已经进行的诉讼在基金设立后适用何种程序审理、基金设立后协议管辖法院受理当事人之间的纠纷适用何种程序审理、当事人的债权既包括限制性债权也包括非限制性债权时如何适用审理程序等问题仍有待明确。
  4.是否适用调解操作不一
  确权诉讼本质是通过确认债权使生效的裁判文书在“小破产财产”[3]中进行分配。船舶拍卖款以及基金并不能简单理解为债务人可任意合法处分的财产,而更近似于全体债权人与债务人共有的待分配财产。此种情形下,能否准许债务人与部分债权人以签订调解协议的方式解决纠纷存在争议,司法实践中,各海事法院操作也不尽相同。
  5.债权登记费用最终负担主体规定不明
  根据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简称《交纳办法》)第39条第4项的规定,债权登记申请费1000元由申请人负担。但在司法实践中,大部分当事人在提起裁定确认债权或者确权诉讼时,均会提出由被申请人(被告)负担前述费用的诉讼请求。就涉及的基金案件而言,根据《责任限制规定》第7条的规定,除债权登记被驳回的,前述费用应由申请设立基金的人承担。但在涉及船舶拍卖类案件中则并无明确规定,导致同种情形各法院处理不同。
  二、选择:效率为先兼顾公正,改良确权诉讼程序
  《海诉法》施行近20年来,为各级海事审判部门依法审理各类海事海商纠纷提供了重要程序法依据,作为一项专门用于海事海商审理的程序法典,在该法制定之初,并无太多经验可供借鉴,必然存在考量不足、规范不到位之情形。而随着经济和社会的不断发展,航运领域产生的涉及海事诉讼程序的相关实务难题也越来越多。相对于新近社会的发展,《海诉法》出现调整不到位之情形实属客观必然,亦是法律滞后性之体现。而确权诉讼制度又是《海诉法》创设的一种新型制度,创设之初相关案件数量较少、实践经验积累亦不够丰富,故在价值选择、理论建构、技术规范制定等层面存在一些不足,亦属客观不可避免。
  作为一项审执合一的给付之诉,{5}确权制度创设以来,借鉴破产还债程序、以效率原则为指导、以一审终审为核心,经由司法解释的补充,为涉及船舶拍卖、变卖以及基金案件的审理以及款项分配提供了诉讼操作指引,作为处理船舶拍卖、变卖款项以及基金特殊程序,其特有的效率价值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
  从当下民事诉讼领域实行小额诉讼一审终审、广泛推进速裁制度可知,效率价值在当下时代具有特定的价值内涵。因此,给付之诉必须经过二审审理方可彰明法律公正以及一审终审、二审终审案件并存对于当事人利益保护不足、存在显失公正之可能,这样的观点并没有明显法理支撑。迄今为止,社会各界对于一审终审制度的公正性问题并未加以大规模的反对。因此,以二审终审制全面替代一审终审制的观点在当下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对于确权诉讼制度存在的问题仍需予以正视。因此,比较适宜的做法是通过《海诉法》修改或出台司法解释的方式对现有的确权诉讼及其关联机制进行改良。
  三、路径:完善适用范围及关联技术机制的完善
  (一)明确适用确权诉讼的案件类型
  从目前的规定看,除当事人在债权登记前已提起的涉及拍卖船舶的债权纠纷案件不适用确权诉讼程序外,涉及船舶碰撞过失程度比例判定的案件以及当事人在提起确权诉讼时以书面形式主张责任人无权限制赔偿责任的案件也应适用普通案件审理程序。从表面上看,因为船舶碰撞过失程度比例以及责任人有无权利享受责任限制是处理涉及拍卖船舶以及基金项下海事债权的基础、共性问题。但从实质上看,是因为船舶碰撞过失程度比例以及责任人能否享有责任限制对于船舶拍卖款项以及基金分配而言,不但在地位上具有前置性,在重大权利义务判断以及债权确定上亦影响巨大。当事人如果丧失审级利益保护,极有可能导致诉讼利益丧失并对司法公正提出质疑。
  因此明确适用确权诉讼的案件类型,建立一审终审为原则,二审终审为例外的确权相关诉讼审理程序,有助于实现效率为先兼顾公平,更好地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从法理上讲,出于对当事人经济成本、司法效率、资产司法分配后的流转角度的考虑,部分诉争标的金额较小、事实相对简单、权利义务相对明确的给付之诉完全可以实行一审终审,这也是中国当下推进小额诉讼一审终审等制度的逻辑起点和归宿。但是,必须考量到在案件本身具有重大疑难复杂等特性时,当事人要求更高审级的法院进行审理,既是合理需求,亦是公正保护当事人利益的客观需要。
  在与被拍卖船舶或特定海事事故相关联的诉讼案件中,仍有一些重大疑难案件并不涉及船舶碰撞过失程度比例判定和责任人能否享有责任限制。比如共同海损,破坏和污染海洋、通海可航水域环境、水域生态,海洋或者通海可航水域开发利用,海洋和通海可航水域工程建设,海难救助等案件,且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和海洋经济的发展,海事法院受理的涉及船舶和特定海事事故的新类型案件和复杂疑难案件将会更多。如果仍坚持对前述重大疑难案件实行一审终审,即使有审判监督程序的保障,但与重大利益应有完善程序保护的基本法理有悖,且在实践中也可能引起相关方面对于司法公正性的合理质疑。因此,笔者建议对于前述重大疑难案件的处理应与涉及船舶碰撞过失程度比例案件作相同处理,实行两审终审。由于涉及审级的确定化,在具体修改时,对于案件类型可根据多年来相关类型案件的审理难度(诉争金额、审理时限、是否涉及鉴定、专家证人、开庭次数等)予以具体确定。
  (二)明确债权登记的范围及处理方式
  债权登记程序与《破产法》规定的债权人向破产管理人申报债权制度一致,是分配船舶拍卖款和基金的先决和准备程序。因此,如果当事人拟准备在船舶拍卖款和基金中受偿,除《扣押与拍卖船舶规定》第18条规定的申请拍卖船舶的主体外,其他主体均需完成债权登记程序。无论是否已经提起诉讼或仲裁、无论该诉讼或仲裁发生于域内或域外、无论该诉讼或仲裁的审理程序、无论该债权是否已经到期。债权登记程序系分配财产的“必选项”和“报到凭证”,未经债权登记,丧失分配财产资格。
  鉴于拍卖船舶和受理设立基金申请公告发布后,船舶能否实际拍卖、变卖或者基金能否设立均属未知,从债权登记程序设置的目的和功能来看,如船舶未拍卖、变卖成交或基金没有实际设立,债权登记程序没有意义。如果法院未能收取船舶拍卖或变卖款项或者在基金设立前就裁定准予债权登记并要求债权人提起确权诉讼,而船舶未能拍卖、变卖成交或者基金最终未能设立,将使债权登记程序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6}因此,《扣押与拍卖船舶规定》和《责任限制规定》都规定了拍卖船舶法院以及受理基金设立法院在受理债权登记后,应先等待船舶拍卖或者变卖以及基金最终是否设立的最终结果来决定是否裁定准许债权登记或者裁定确认债权。前述等待未来事实发生之情形,应属于债权登记程序的法定中止事由,应予以明确规定。
  当事人申请债权登记后,其债权项下所涉纠纷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应裁定中止债权登记程序,并将船舶被拍卖或受理设立基金的情况告知审理前述案件的其他法院。前述案件审理过程中或相关裁判文书生效后,如拍卖船舶程序终止或基金确定无法设立,则裁定终结债权登记程序。如裁判文书生效后,船舶已拍卖、变卖成交或基金已设立的,恢复债权登记程序,依据《海诉法》第115条作出确认债权数额裁定[4]。
  当事人申请债权登记时提交的证据源于域外仲裁或域外法院审理的案件时,法院受理后,应裁定中止债权登记程序,并告知当事人需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546条的规定向拍卖船舶或设立基金的海事法院申请判决或仲裁裁决的承认。在当事人申请承认与执行后,海事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简称《民诉法》)第282条和第283条的规定予以审查处理。如确认域外裁判的效力,恢复债权登记程序,并根据《民诉法》第三编关于执行的相关规定予以审查[5]。如具备可执行性,应根据《海诉法》第115条裁定确认其债权数额;如不具备可执行性(如超过申请执行期限),则裁定驳回其确认债权的申请。当然,如船舶拍卖程序终止或基金未设立的,则中止的债权登记程序应及时恢复,并裁定终结。
  (三)合理确定管辖法院
  当事人在法定债权登记申请期间先向受理拍卖船舶以外的有管辖权(不含协议管辖)的法院提起诉讼,再向拍卖船舶法院申请债权登记的,因不存在协议管辖,为便于集中审理、统一裁判尺度、加快推进船舶款项分配,案件应予移送。对于当事人向外国法院提起的诉讼,告知当事人需撤回该诉讼。
  《扣押和拍卖船舶规定》没有规定当事人进行债权登记后,可否依据当事人之间有效的管辖协议到约定法院诉讼。笔者认为,根据《海诉法》第19条的规定并参照《责任限制规定》第4条第2款的规定,应当充分尊重当事人关于法院的协议管辖选择权。当事人在向受理船舶拍卖和基金设立的法院提起债权登记后,如当事人向受理法院披露存在协议管辖,受理法院审查认为协议管辖有效后,应告知当事人向约定管辖法院提起诉讼,同时告知相关法院船舶进入拍卖程序的事实。相关生效裁判作出后,由当事人持债权登记裁定及该裁判文书参与分配。
  当事人在提交债权登记申请前,已持有一审尚未生效裁判文书(非协议管辖法院作出)的,此时无需移送。因为待生效裁判是裁判最终生效的前置程序,且待生效裁判作出后,相当于该法院的审理程序已经实质终结(只在程序上需解决后续的送达或上诉事宜)。如果此时将案件移送受理债权登记法院,则债权登记法院需重新进行审理,无论采取何种审理程序,均构成重复审理,既浪费司法资源,又造成当事人成本的浪费。因此,《海诉法解释》第89条关于已进入二审除外的内容应修改为尚未作出裁判的,应予移送。
  在案件移送时间选择上,为保持与《扣押与拍卖船舶规定》的一致性以及避免案件移送后船舶未能拍卖、变卖成交所带来的尴尬,移送的时间节点应把握为船舶拍卖、变卖成交后。具体操作上,建议设立全国海事法院信息共享平台,以便各海事法院准确及时掌握移送时间。《海诉法解释》第89条亦应作相应修改。
  就基金类案件而言,关于基金设立后的移送问题,《责任限制规定》已经作出了规定。主要是基金设立之前相关案件是否需要移送。因为基金设立之前当事人之间的诉讼既可能发生在当事人申请债权登记前、也可能发生在当事人申请债权登记至法院作出准予债权登记裁定或确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关正义,郭凌川.海事确权诉讼的审级设置问题[J].人民司法,2005(8):88.
  {2}于耀东.海事诉讼法登记债权的确权程序中的几个问题[J].中国海商法年刊,2007,18(1):319.
  {3}李艳秋.海事纠纷之确权诉讼研究[D].重庆:西南政法大学,2015:24-26.
  {4}罗东川,王彦君,王淑梅,黄西武.《关于扣押与拍卖船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理解与适用[J].人民司法(应用),2015(7):30.
  {5}蔡琬彬.海事诉讼之确权诉讼研究[D].大连:大连海事大学,2009:6-7.
  {6}王淑梅.《关于审理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相关纠纷案件的若干规定》的理解与适用[J].人民司法(应用),2010(19):22.
  {7}许俊强.海事债权确权诉讼调解案评析[J].中国海商法年刊,2007,18(1):428-429.
  {8}天成玉米开发有限公司诉中海集装箱运输营口有限公司等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EB/OL].[2018-06-07].http://www.pkulaw.com/pfnl/a25051f3312b07f340f00b205600bac70633fc952218778abdfb.html.
  {9}梁伟等诉清远市远峰投资有限公司船舶权属纠纷案[EB/OL].[2018-06-07].http://www.pkulaw.com/pfnl/a25051f3312b07f3e1234dae7755d5225b8e8d69c0141cfabdfb.html.
  {10}中国船级社等诉广东蓝海海运有限公司船舶检验合同纠纷案[EB/OL].[2018-06-07].http://www.pkulaw.com/pfnl/a25051f3312b07f324c9d2153d5f20c2d90aa6cc56efb258bdfb.html.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298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