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海商法研究》
论港口经营人行使留置权的法律困境与出路
【英文标题】 Legal difficulties and solution concerning the port operator’s exercise of the possessory lien
【作者】 郝志鹏孙光【作者单位】 大连海事法院海事庭大连海事法院海事庭
【中文关键词】 关键词:港口经营人;留置权;《海商法》修改
【英文关键词】 port operator; possessory lien; revision of Maritime Cod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文章编码】 2096-028X(2018)04-0009-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4
【页码】 9
【摘要】 针对港口货物作业合同纠纷中港口经营人对港口货物行使留置权在理论和实践中产生的诸多争议,采取对留置权相关争议焦点及其产生原因进行归纳分析的方法,结合国内港口生产作业实践,对港口经营人行使留置权面临的法律困境进行分析。以现有的留置权法律规制为基础,同时参考2018年11月《海商法(修改征求意见稿)》中的指导意见,探讨建立和完善与港口行业特点和实务需求相符的港口经营人留置权制度。
【英文摘要】 Concerning the disputes arising from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the port operator’s exercise of lien on port goods over the contract of port goods operation, by adopting the method of induction and analysis of the controversial focus of lien and its causes, combined with the practice of domestic port production operation, the legal difficulties faced by port operators in exercising lien is analyzed. Based on the existing legal regulations of lien, and refering to the guidance in the draft for comment on the revision of Maritime Cod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November 2018,the lien system of port operators in accord with the characteristics and practical requirements of port industry is explored for perfec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2989    
  港口是中国自由贸易区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持续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保障港口经营人的可持续稳定发展,是中国深入实施“海洋强国”战略,持续推动海洋经济发展、提高海洋经济效益的必然要求。因港口经营人与其他相关各方对港口货物作业合同项下货物在港口作业流转过程中的权属情况及各方法律关系的认知与识别存在较大差异,法律纠纷日渐频发。其中,港口经营人留置权纠纷成为亟待解决的重要理论和实践问题。
  一、港口货物作业概述
  原交通部(现为交通运输部)于2000年颁布、2001年施行的《港口货物作业规则》已于2016年5月30日由交通运输部决定废止,但该规则中关于港口货物作业的内容、港口经营人和作业委托人的基本权利义务等相关规定,至今仍对港口作业实务有着重要的指导作用。该规则第3条第1项对港口货物作业合同的定义规定如下:“港口货物作业合同是指港口经营人在港口对水路运输货物进行装卸、驳运、储存、装拆集装箱等作业,作业委托人支付作业费用的合同。”从作业方式和作业目的来看,装拆集装箱作业可以归属于货物装卸的一个环节,与散货、件杂货在装卸过程中的一些特殊的作业环节如货物加固绑扎、铺舱、衬垫、隔票、特殊平舱、舱内拆包、拆加固、分票、挑票等并无种类上的显著差别,故港口货物作业的内容可以分为三大类:货物装卸、货物驳运和货物存储。
  结合上述对港口货物作业合同的定义及港口货物作业内容的界定,笔者对“港口货物”这一概念作如下尝试性定义:港口货物,是指港口经营人按照作业委托人的要求提供装卸、驳运和储存等作业服务所指向的进出港货物。
  二、港口货物作业费用纠纷现况
  根据前文所述,港口货物作业合同的履行方式为港口经营人按照合同要求为作业委托人提供港口货物的装卸、驳运和储存等服务,作业委托人按照合同要求向港口经营人支付作业费用,在这种作业模式中产生的服务费用,统称为港口费用[1]。从服务提供者的视角看,先付费后服务,对保障其利益最为有利。港口经营人在实际经营中原则上也要求作业委托人对港口费用预付或现付。但是,对于长期合作的大客户,港口经营人一般会应客户要求就港口作业事项及费用结算方式与之签订长期作业合同,给予其一定的账期(例如以一年为期,允许客户月结相关费用)。这是因为,在国际国内航运市场相对低迷、港口同质化竞争激烈、港口经营压力持续加大的情况下,港口经营人与作业委托人之间实际上形成了“买方市场”[2]。在此情况下,除了提升作业服务水平、大打港口费用价格战外,延长作业委托人尤其是长期客户、大客户的港口费用清缴账期成为港口经营人维系市场经营地位、拓展市场销售渠道的重要途径之一。长期作业合同可能出现的风险,主要是企业委托人由于经营困难或资金链断裂等原因,导致港口费用不能按时缴清甚或无法缴清,严重损害港口经营人的债权利益。在通过诉讼途径保障港口费用债权实现之前或者实现过程中,港口经营人的习惯做法是对作业委托人交付的港口货物进行留置,用以催促作业委托人尽快结清欠付港口费用,或者在确定作业委托人无力支付港口费用时以对港口货物折价变现的方式保障债权的顺利实现,港口经营人称之为行使留置权。如果作业委托人在委托港口经营人进行货物装卸、驳运、储存期间,通过单证流转的方式将港口货物进行了买卖转让,港口经营人对港口货物进行留置,就会引发作业委托人、货物受让人、港口经营人等多方港口货物相关方的一系列法律纠纷。
  三、港口经营人对港口货物行使留置权的法律困境
  (一)中国法律规范关于留置权的规定
  在中国现行民商事法律体系中,《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简称《物权法》)第十八章就留置权进行了专章规定(第230条至第240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简称《担保法》)第五章就留置权进行了专章规定(第82条至第88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简称《合同法》)分别在264条、第315条、第380条、第395条和第422条对留置权进行了规定(涉及到加工承揽合同、货物运输合同、有偿保管合同、仓储合同和行纪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简称《海商法》)分别在25条、第87条、第141条、第161条和第188条对留置权进行了规定(涉及到船舶建造或修理合同、海上货物运输合同、船舶租赁合同、海上拖船合同和海难救助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简称《民用航空法》)分别在18条、第19条、第22条对留置权进行了规定(涉及到救援服务合同和维修保管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简称《信托法》)在57条对留置权进行了规定(涉及到信托合同);此外,原中国民用航空总局《中国民用航空货物国际运输规则》及原交通部《港口货物作业规则》(已失效)、《汽车货物运输规则》(已失效)、原国内贸易部《拍卖管理办法》(1994版,已失效)也对留置权的适用情形进行了规定。
  上述法律、部门规章中(《担保法》除外[3]),《物权法》和《合同法》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一般法,是当下港口货物留置权适用的主要法律依据;《海商法》《民用航空法》和《信托法》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的特别法,尤其是与港口相关业务十分密切的《海商法》,并没有对港口货物留置权作出相关规定;部门规章中,只有《港口货物作业规则》(已失效)曾对港口货物留置权作出了专门规定。
  《港口货物作业规则》(已失效)40条规定:“应当向港口经营人支付的作业费、速遣费和港口经营人为货物垫付的必要费用没有付清,又没有提供适当担保的,港口经营人可以留置相应的运输货物,但另有约定的除外。”以该规定的措辞看,其结合了《海商法》87条[4]和《合同法》315条[5]的规定。《海商法》自1993年施行以来,其87条“承运人可以在合理的限度内留置其货物”始终争议不断,1999年施行的《合同法》就国内货物运输改变了承运人留置权的适用对象,其315条规定“承运人对相应的运输货物享有留置权”,避免了留置物所有权的争议,采取保护承运人的倾向性意见。《港口货物作业规则》(已失效)40条的规定,前半部分内容参照《海商法》87条,后半部分内容参照《合同法》315条,采用了优先保护留置权人利益的原则。该规定为港口经营人行使货物留置权提供了规章依据,在较长一段时间里确立了港口经营人特殊的法律地位。但是,2016年5月30日,交通运输部颁布《交通运输部关于废止20件交通运输规章的决定》,《港口货物作业规则》名列其中,港口经营人所谓的“特殊法律地位”不复存在。
  综上,在当下的港口货物作业实务中,港口经营人唯有通过《物权法》第十八章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徐银波.《物权法》留置权规则的解释适用与立法反思[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7,35(2):88-99.
  {2}刘保玉.留置权成立要件规定中的三个争议问题解析[J].法学,2009(5):62-66.
  {3}宗志翔.我国物权法留置权制度的变化与完善[J].江西社会科学,2009(8):188-191.
  {4}刘凯湘.比较法视角下的商事留置权制度[J].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8):1-10.
  {5}陈华彬.民法物权论[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0:508.
  {6}范健,王建文.商法总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97.
  {7}人民法院出版社法信编辑部.担保物权纠纷司法观点与办案规范[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17:123-124.
  {8}蒋新苗,朱方毅,蔡唱,等.留置权制度比较研究[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7:64-69.
  {9}高圣平.担保法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9:568.
  {10}孟强.论我国《物权法》上的商事留置权[J].政治与法律,2008(10):36-42.
  {11}熊丙万.论商事留置权[J].法学家,2011(4):89-105.
  {12}韩立新.《鹿特丹规则》对港口经营人的影响[J].中国海商法年刊,2010,21(1):35-40.
  {13}司玉琢.在中国海商法协会修改《海商法》座谈会上的书面发言[EB/OL].(2018-12-03)[2018-12-04].http://www.gzhsfy.gov.cn/web/content/89796-? lmdm =102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298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