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制与社会发展》
国际知识产权保护和我国面临的挑战
【英文标题】 The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and the Challenges China is Confronted with
【作者】 塑盛墨【作者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
【分类】 国际知识产权法
【中文关键词】 国际知识产权保护;知识产权制度;知识产权保护的源与流
【英文关键词】 the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protection institutions;the fountains and flows of th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文章编码】 1006—6128(2006)06—0003—1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6
【页码】 3
【摘要】

在全球化中知识产权保护不断强化、中央提出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大背景下,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面临着挑战和机遇。基于对世界上主要国家、地区知识产权制度与相关国际条约及其对我国的影响之考察,对各国及国际的知识产权保护中值得借鉴之处的分析,我们应当做的是:一方面利用知识产权制度业已形成的高端保护推动国民在高新技术与文化产品领域搞创造与创作这个“流”,另一方面积极促成新的知识产权制度来保护我们目前可能处优势的传统知识及生物多样化这个“源”。这样,才更有利于加快我国向“知识经济”与和谐社会发展的进程。

【英文摘要】

In the background that th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has been strengthened in the process of globalization and that the Party has called to construct the innovative state.th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in China is facing challenges as well as opportunities.Based on the review of the impacts that the relative international treaties and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institutions of the main foreign countries and regions have on China,and on the analysis on the merits of the institutions of the foreign and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which deserve to be borrowed,it can be concluded what we should do is on the one hand to stimulate the citizens to get engaged in innovation and invention with the high—leval protection that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protection institutions has provided,and on the other hand to actively procure new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protection institutions so as to protect our traditional knowledge and bio—diversity which probably posses a preponderant position at present.In this way,the process towards“knowledge economy”and harmonious society Can be helpfully quicken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730    
  一、背景
  中国知识产权的立法已经基本完备。与尚未在理论上讨论清楚、又未产生基本部门法的那些国内法领域相比,知识产权领域更先进一些。与国际上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相比,它也更先进一些。联合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历任总干事都称“中国知识产权立法是发展中国家的典范”。中国的知识产权立法在2001年底“入世”时,就已经完全达到了WTO中的TRIPS协议所要求达到的保护标准。这是毋庸置疑的,否则中国也不可能被WTO所接纳。有些立法,还不止于WTO的要求。例如2001年10月修订的《著作权法》与2006年5月颁布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已经不断与国际上发展了的数字技术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新要求同步。在司法方面,中国知识产权法庭的法官素质,高于中国法官的总体平均水平。中国法院在知识产权领域的一些判决,水平也不低于发达国家、甚至美国法院。例如,北京法院较近的2004—2005年对中国社会科学院七学者诉北京书生数字有限公司侵权一案的判决,[1]较远的1999年王蒙等六作家诉世纪互联网有限公司一案的判决,[2]都是实例。中国建立了知识产权制度后,企业自主知识产权(包括自主品牌)的拥有量和竞争力,已经超过了多数发展中国家和极少数发达国家(如澳大利亚、西班牙)的企业。这些正面的成绩,是必须首先看到的。知识产权制度激励人们搞发明、搞创作;激励企业重视、维护和不断提高企业信誉。总的讲,我国20多年的实践已表明,这是一个可取的法律制度。
  不过,对知识产权制度的利弊、对于在今天我国知识产权制度的走向应当如何选择,确实存在不同的意见。
  近年因国际上南北发展越来越失衡,国内外批判TRIPS协议的很多。例如,澳大利亚学者Drahos的著作、2002年的英国《知识产权报告》建议发展中国家把力量放在批判乃至退出WTO的TRIPS协议上;[3]在国内,许多人主张弱化我国因WTO压力而实行的“已经超高”的知识产权保护,等等。这些表面上看是顾及了中国利益。那么,我们应当做何选择呢?
  在经济全球化中,已经“人世”的中国不应也不能以“退出”的方式自我淘汰。在WTO框架内“趋利弊害”,争取WTO向更有利于我国的方向变化是我们正走的路。在这种变化发生之前,可以争取现有框架中更有利于我们的结果。例如,在近年人们经常提起的DVD涉外专利纠纷中,我们本来可以依据TRIPS协议不按照6C集团的要求支付超高额的“专利使用费”。与DVD一案相对的,是2004年中国碱性电池协会应对美国“专利权人”在美国依照337条款的诉讼一案,中国企业取得了胜利。这一胜一败很能说明问题。前者是我们的企业在知识产权战中“不战而降”的一例。后者则是我们的企业真正明白了什么是知识产权。
  中央正确地提出了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目标,而要落实它,我们就不能不重视与加强对创新者、创新企业所做出的创新成果的知识产权保护。在这方面,了解国际上的发展趋势并做出正确的选择,是非常重要的。
  二、主要国家、地区知识产权制度与相关国际条约对我国的影响
  (一)几个有代表性的国家和地区知识产权制度的状况
  1.美国
  虽然美国建国只有200多年的历史,但却是世界上最早建立知识产权法律和制度的国家之一。美国独立后即在其《宪法》中明文规定发明人、作者的创作成果应当享有知识产权,并于1790年颁布了《专利,去》和《版权法》,时间早于绝大多数其他国家。这表明,美国建国之初就把保护知识产权作为其基本国策之一。
  值得指出的是,美国在其科技和文化创新能力低于欧洲发达国家的历史阶段,曾在知识产权制度上采取明显的本国保护主义。例如,美国早期的专利制度拒绝为外国申请人提供与本国申请人同等的待遇,尤其歧视当时世界首强英国的申请人;长期拒不参加当时由欧洲国家发起制定的知识产权国际条约,例如直至1988年才参加了《保护文学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20世纪中期之后,随着美国逐渐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其国内知识产权制度也不断完善。美国一方面注重为权利人提供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例如大力促进其版权产业的形成和壮大,将能够获得专利保护的范围扩大到微生物、与计算机程序有关的商业方法等,规定大学和科研机构对利用国家投资完成的发明能够享有并自主处置专利权等等;另一方面也注重知识产权权利人利益与公众利益之间的合理平衡,美国是世界上最早建立反垄断体系并将其用于规制知识产权权利滥用行为的国家,它还通过其最高法院近10年来的一系列重要判决,制止对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作出过宽的解释,以免其他人使用先进技术有随时“触雷”的危险。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在其对外知识产权政策方面一直从维护本国利益出发,进攻性地参与和推动知识产权国际规则的制定和调整。美国在双边交往中也不断强制推行自己的“知识产权价值观”,与相关国家签珐双边协议,使对方在知识产权保护上比世界贸易组织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更严格、要求更高。例如,2005年开始的澳大利亚新一轮知识产权法修订,就是按照2005年1悦的《澳美自由贸易协议》的要求进行的。[4]此外,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就曾推动许多国家以版权法保护计算机软件,要求许多发展中国家为药品发明提供专利保护,并将这些主张体现在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中;美国频频运用其《综合贸易法》的“特别30l条款”和《关税法》的“337条款”,对其认为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国家和企业进行威胁和制裁。美国是对知识产权国际规则的形成和发展影响最大的国家。
  2.欧盟国家
  欧盟各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可以放在一起了解和把握,因为这一地区知识产权法律“一体化”的进程已经基本完成。早期的欧共体于1973年制定了《欧洲专利公约》,于1978年成立欧洲专利局,在很大程度上统一了欧共体各国专利权的授予;1991年至1996年统一了欧共体国家的大部分版权法规;1993年制定了《共同体商标条例》,后又制定了一系列的条例、指令等法律文件,进一步缩小欧盟国家在知识产权制度各个方面的差异。
  作为知识产权制度的诞生地,[5]又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群体,欧盟国家对知识产权保护十分重视,其知识产权法律和制度以及相配套法律和制度都较为完善。在知识产权保护的某些方面,欧盟的立场甚至比美国更为严格。例如,对仅有资金投入而无创造性劳动成果的数据库,欧盟自1996年起即予以知识产权保护;而美国至今未予保护。再如,欧盟将大小型卡拉OK厅使用音乐作品一律纳入版权法的规范范围;而美国在本世纪初欧盟把其告到世界贸易组织的争端解决委员会之前,一直认为小型卡拉OK厅使用音乐作品不应受版权法限制。在知识产权国际规则的形成和发展方面,欧盟国家与美国具有较多的共同利益,因而总体而言持基本一致的立场。但是,欧美之间也存在分歧。例如,美国从维持其计算机软件方面的巨大优势出发,极力主张其他国家也将与计算机程序有关的商业方法纳入可以受专利保护的范围;而欧盟则以授予专利权的方案必须具有技术属性为由予以抵制。再如,以法国为代表的欧盟国家极力主张扩大地理标志的范围,以保护其拥有的传统优势产品(如葡萄酒、奶酪、香水等);而美国、澳大利亚等在这方面处于劣势地位的移民型国家则坚决予以反对。这些分歧的产生主要并不是由于在法学理论方面的不同观点,而是出于维护各自经济利益的考虑。[6]
  3.日本
  日本于1885年制定《专利法
你怀了我的猴子
》,时间与德国大致相同,在亚洲国家中是最早的。20世纪70年代以来,日本每年受理的专利申请数量长期高居世界各国之首。
  二战之后,日本通过引进美国和欧洲的先进技术并对其进行消化和再创新,建立了世界上最好的有形产品制造体制,被称为“日本模式”。然而,20世纪90年代却被称为日本“失落的十年”。日本总结教训,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日本囿于曾经十分成功的传统工业经济发展方式,没有及时对“日本模式”进行改造,而这一期间的国际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一些国家低价生产大批量产品的能力迅速接近甚至超过日本,结果是日本传统的以高质量生产产品的经济策略已经不再有效。
  所以,日本提出了“信息创新时代,知识产权立国”的方针,于2002年制定了《知识产权战略大纲》和《知识产权基本法》,提出从创新、应用、保护以及人才等方面抢占市场竞争制高点。同年,日本内阁成立了“知识产权战略本部”,由首相任本部长,并设立了“知识产权推进事务局”,每年发布一次“知识产权推进计划”,对国家主管部门、教学科研单位,各类企业的相关任务与目标都作了规定。2005年,日本成立了“知识产权上诉法院”,统一审理知识产权民事和行政上诉案件,以简化程序,优化司法审判资源配置,从而更有效地保护知识产权。[7]这种做法在国际上已经是一个明显的发展趋向,韩国、新加坡、我国台湾地区近年来也先后采取了与日本相似的知识产权司法架构。
  日本是最早在我国设立知识产权特派员的国家,目前和美国、欧盟一样采取各种方式在知识产权领域对我国施加压力。
  4.韩国
  韩国是一个依托知识产权由贫穷落后的发展中国家迅速崛起的典型。2005年,韩国的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的申请量达到近20万件,专利权的授予量从1981年的1,808件上升到2005年的73,509件,增长了41倍。从统计图表看,韩国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申请量的增长与其人均GDP的增长几乎完全吻合。这表明,知识产权与经济实力的增长之间存在紧密关联。
  从上一世纪后期开始,韩国的产业结构不断发生变化。从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初期,韩国工业主要集中在纺织品、胶合板、鞋子等轻工业家用产品方面;从80年代初期到1996年,韩国实现了向钢铁、造船、汽车、化学等领域的拓展;从1996年到现在,韩国又在移动电话、半导体器件、存储器、液晶显示器、计算机软件等高技术领域取得长足进步;据介绍,韩国近年来在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的研究与应用方面作了巨大投入,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形成新的产业亮点。韩国十分重视学习、收集和研究中国传统知识(特别是中医药)方面的优秀成果,并将其产业化、迅速投入国际市场。值得注意的是:韩国使用中药方制成的药品,从来不标注“汉药”或“中药”,而是标注“韩药”。
  韩国像许多发达国家那样,开始制定自己的知识产权战略。它重视自己的知识产权在国外获得保护,它在发达国家申请专利的数量远远高于我国。韩国也十分注重在我国申请获得专利,从1999年起进入在我国申请专利最多的10个国家之列,到2005年已经位居第三。目前,随着我国成为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韩国企业投诉我国企业侵犯其知识产权的案件正在增加。[8]可以预计,涉外知识产权纠纷的压力不仅来自发达国家,也将会来自发展较快的发展中国家。对此,我们现在就必须开始重视。
  5.印度与大多数“英联邦”国家一样,其知识产权制度的框架基本上源于英国。在20世纪40年代独立后的很长时间里,印度对知识产权制度否定多于肯定。[9]但自从世贸组织成立,特别是在印度的涉外知识产权纠纷被诉诸世界贸易组织的“争端解决委员会”后,上述状况发生了重大变化。一方面,印度政府采取多方面措施完善其知识产权制度,遵从世界贸易组织规则,逐步减少在医药专利、作品版权方面与外国的纠纷,并不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尤其是不断完善版权立法,加强版权执法,以保障自己信息产业的发展。印度的软件产业因此从90年代中期之后得到迅速发展,其软件产品及软件服务业进入国际市场,成为印度主要外汇来源之一。另一方面,印度十分注意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同时维护其本国的利益,积极立法保护自己的遗传资源、传统知识煌民间文艺(主要是印度医药、瑜伽及印度民间文学艺术),并在国外监视侵害印度传统知识的任何活动。例如,到2005年末,印度在海外监测到:美国已批准150项与印度瑜伽功有关的专利;英国批准了至少10项与印度瑜伽功有关的商标;德国及日本也有类似情况。印度还组织了专门工作组开展对这些外国专利、商标的撤销或无效投诉,并建立起“印度传统知识图书馆”,将馆藏内容译成5种文字,与世界各国专利审批部门联网,以求外国在行政审批中驳回涉及印度传统知识的申请。同时,印度在许多国际谈判场合,积极推动制定传统知识、基因资源保护的国际规范,以最终使国际条约这一层面承认传统知识的特殊知识产权地位作为自己的目标。
  (二)相关国际条约
  1.主要的知识产权国际条约
  在1883年之前,知识产权的国际保护主要是通过双边国际条约的缔结实现的。今天,这种保护虽然主要是通过多边国际条约来实现,但双边条约并没有完全失去它的作用。自本世纪初以来,美国正通过签订一个个双边知识产权条约,进一步提高世界贸易组织规定的知识产权保护水准。
  1883年《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问世后,《保护文学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协定》等相继缔结。在一个世纪左右的时间里,世界各国主要靠这些多边国际条约来协调各国之间差距很大的知识产权制度,减少国际交往中的知识产权纠纷。
  世界贸易组织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是1994年与世界贸易组织所有其他协议一并缔结的。与过去的知识产权国际条约相比,该协议具有如下突出特点:
  第一,是第一个涵盖了绝大多数类型知识产权类型的多边条约,既包括实体性规定,也包括程序性规定。这些规定构成了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必须达到的最低标准,除了在个别问题上允许最不发达国家延缓施行之外,所有成员均不得有任何保留。这样,该协议就全方位地提高了全世界知识产权保护的水准。
  第二,是第一个对知识产权执法标准及执法程序作出规范的条约,对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民事责任、刑事责任以及保护知识产权的边境措施、临时措施等都作了明确规定。
  第三,最为重要的是,引入了世界贸易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用于解决各成员之间产生的知识产权纠纷。过去的知识产权国际条约对参加国在立法或执法上违反条约并无相应的制裁条款,《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则将违反协议规定直接与单边及多边经济制裁挂钩。《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是迄今为止对各国知识产权法律和制度影响最大的国际条约。
  2.管理知识产权的主要国际机构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是联合国所属15个专门机构之一,是主要的知识产权国际机构,负责管理20多个知识产权国际条约。另外,国际劳工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参与某些知识产权事务的管理。
  世界贸易组织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理事会”管理《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近年来在知识产权国际事务方面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3.国际知识产权法律和制度的发展动向
  近年来,知识产权国际规则的制定和发展有如下两方面的趋势。
  一方面,美、欧、日等继续大力推动各国知识产权法律和制度的进一步协调、统一,使其向发达国家的标准看齐。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于1996年缔结了两个互联网版权条约,以强化数字时代的版权保护;于2000年缔结了《专利法条约》,以统一各国授予专利权的形式和程序性条件,现在正在进行《实体专利法条约》的制定,以统一各国授予专利权的实质性条件。缔结这些条约的总体目的在于进一步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压缩《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留给各国的自由选择空间。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发达国家正在加紧推动“世界专利”的进程。直到现在,即使按照《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各国仍有独立地授予专利权的自由,即针对同样的发明,可以自行决定是否授予专利权以及授予具有何种保护范围的专利权。所谓“世界专利”,就是要改变上述现有模式,由一个国际组织或者某几个国家的专利局统一授予专利权,在世界各国均能生效,各国不再进行审批。这种“世界专利”制度显然对发展中国家不利。
  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在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上维护自身利益的呼声在不断增强,主动参与知识产权国际规则制定的意识明显提高。光宗耀祖支撑着我去教室
  在2004年举行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员国大会上,巴西和阿根廷等14个发展中国家提出了“知识产权与发展议程”的提案,指出:现行知识产权制度对保护发展中国家的利益重视不够,导致富国与穷国之间的差距不是缩小而是扩大;知识产权制度的发展不应当无视各国发展水平的不同而设立更高的保护水准,应当保障所有国家建立知识产权制度所获得的利益大于付出的代价。该提案在国际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
  《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强制性地规定各成员均必须对药品授予专利权,给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民众以能够支付得起的价格获得治疗各种流行疾病的药品带来了负面影响。在发展中国家的大力推动下,2001年在多哈召开的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通过了《关于知识产权协议与公共健康的宣言》。该宣言承认许多发展中国家所面临公共健康问题的严重性,强调需要将《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的相应修改作为国际社会解决公共健康问题举措中的一部分。依照该宣言的要求,世界贸易组织总理事会于2003年通过了落实多哈宣言的决议,并在2005年于香港召开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之前通过了对《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的相应修改方案。
  另外,发展中国家还在积极推动制定保护遗传资源、传统知识和民间文艺的国际规则,以抗衡发达国家在专利、商标、版权等知识产权方面的巨大优势,维护自己的利益。虽然是否将这种保护纳入知识产权法律与制度的框架还有争议,但应当给予保护则是相当多国家(包括一些发达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73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