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警察学院学报》
烟花爆竹安全管控对攻克城市管理顽症的启示
【英文标题】 Enlightenment of Safety Control of Fireworks and Firecrackers for Solving City Management Problems
【作者】 汤啸天【作者单位】 上海政法学院
【分类】 公安管理法
【中文关键词】 烟花爆竹安全管控;精细化管控;人性化操作
【英文关键词】 fireworks and firecrackers safety control; fine management; humanized operation
【文章编码】 1008-2433(2017)06-0107-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6
【页码】 107
【摘要】 近些年来,我国不少城市在烟花爆竹管控标准、管控力度等方面游移不定,当“此民此意”与“彼民彼意”相对立的时候,政府应该为维护人民的根本利益提取“最大公约数”。应对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条件成熟的梯度状态,只有区分不同区域,制定不同目标,采取不同管控策略,才能取得最佳效果。上海有效管控烟花爆竹的经验,为攻克城市管理的其他难题提供了思路。其中,精细化管控、全方位责任落实、人性化操作的经验,特别具有借鉴意义。
【英文摘要】 In recent years, there are various kinds of control standards on fireworks in many cities in China. When public opinion vary or even oppose, the government should safeguard the fundamental interests of the majority. With regard to fireworks and firecrackers prohibition, we should distinguish different regions, set different goals, take different control strategies in order to achieve the best results. The experience of effectively managing fireworks and firecrackers in Shanghai provides an idea for solving other problems of urban management. And the experience of detailed control, full responsibility implementation and humanized operation is of special significan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1535    
  在爆竹声中迎新年、接财神是中国人的习俗。有的人认为,如果过年连烟花爆竹也不让放,就“一点年味儿也没有了”,所以我国各大城市对燃放烟花爆竹的争论一直不断。迄今为止,我国很多城市存在随意燃放、限时限区燃放、全面禁止燃放三种不同的管理模式。2017年春节,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坚强领导下,在全市人民大力支持和积极配合下,上海取得了外环线内烟花爆竹“零燃放”,外环线外燃放量明显减少,全市没有发生烟花爆竹引发的火灾和人员伤亡事故的显著成绩。
  一、政府有责任为维护人民的根本利益提取“最大公约数”
  近些年,我国不少城市在烟花爆竹管控标准、管控力度等方面游移不定,甚至感到“禁燃说”与“民俗说”都各有各的道理。其实,如何管控烟花爆竹是一个涉及千家万户的民生话题,也是事关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民主话题。从法律角度看,自由只能是在不影响他人权益的前提下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放鞭炮是愿意放鞭炮者的自由,但爱放鞭炮者不能把自己的爱好强加给不喜欢鞭炮的人,在放鞭炮造成多种污染与安全威胁的状态下,放鞭炮者对不放鞭炮者的尊重格外重要。当我们在确认“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同时,还应当遵守“己所欲,亦勿强加于人”的原则。
  有人说过年不放烟花爆竹就没有“年味儿”了,我们可以称之为“此民此意”;有人说燃放烟花爆竹害大于利、是得不偿失的愚昧之举,我们可以称之为“彼民彼意”。当“此民此意”与“彼民彼意”相对立的时候,政府应当积极地组织“此民此意”与“彼民彼意”的交流讨论,把不同意见的争论引导到有利于维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共识上来,从不同意见的争论之中提取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最大公约数”。保护环境、保护公民的人身财产安全不受侵害,是政府的职责所在,以“放鞭炮是民俗”为由不作为就是失职。特别是,自2016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已经在三条中明确“市和区、县人民政府组织本条例的实施。市人民政府建立市烟花爆竹安全监管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综合协调烟花爆竹安全管理工作中的重大事项。区、县人民政府应当加强对本辖区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执法工作的组织领导”。在市民权利意识不断增强的今天,上海的政府职能部门应当有所作为,全力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用集中民智的政治智慧,多一点法治思维、多一点法治方法,拿出各方面都能够接受的管控方案。2016年12月28日,上海市公安局发布《关于本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的通告》,提出了“四个禁止”:一是禁止在本市外环线以内区域燃放烟花爆竹;二是禁止在外环线以外区域的八类场所[1]燃放烟花爆竹:三是重污染天气期间,本市一律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四是在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区域内,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储存、运输烟花爆竹。实践证明,“四个禁止”的确定符合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也兼顾了外环线以外的实际情况,是据情施策、宽严有度的做法。概括地说,在外环线以内采取的是“禁放”措施,在外环线以外采取的是“限放”措施,在管控尺度上体现了有区别的政策;而重污染天气一律“禁放”与“禁放”区域内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储存、运输烟花爆竹的规定,又体现了时间与空间管理上的严厉性。以上海外环线以内的客观条件为例,建筑物鳞次栉比,人流车流高度密集,烟花爆竹一旦升空就完全失控,随时可能给自己或者他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带来威胁,明令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既与法有据,也深得民心。这种当严则严、张弛有度的管控策略也凸显了精细化的管理水准,所以《关于本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的通告》发布后,全市反应平静,没有出现激烈的反对声音。
  显然,烟花爆竹是高税额商品,上海在外环线以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肯定会减少一部分税收,有些官员是“舍不得”的。所以,禁放烟花爆竹的真正阻力是在“官”而不在“民”。牢牢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就要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防止被表面繁荣的GDP牵着鼻子走。现如今,人民群众的需要呈现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特点,期盼过一个祥和安宁、无污染的春节是人之常情。政府职能部门应当用实际行动证明和显示自己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决心和意志,使发展成果惠及全体人民,让人民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目前,尽管上海烟花爆竹安全管控工作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但在制售烟花爆竹的巨大利益诱惑面前,不法商贩随时可能铤而走险,少数干部依然可能“惜税”,少数群众仍有燃放动力,防止反弹的任务依然艰巨。上海在2016~2017年间管控烟花爆竹取得的成效,只能说明以往在社会治理方面曾经有过成功的探索,未来的挑战就在面前。从某种意义上说,社会治理的经验与成果都是难以“固化”的,社会的不断发展必然要求我们认清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在发展的新形势下,与时俱进,在不断出现的新挑战中实现可持续发展。为此,一要始终坚持党的领导,保持战略定力,充分发挥“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政治优势;二要始终坚持依法从严不放松,发挥法治引领社会预期、凝聚社会共识的价值和功效;三要始终坚持善治共治理念,依靠群众、发动群众,不断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水平;四要始终坚持工匠精神,以精细管理助推社会治理效能新提升。
  二、用区别化应对禁放烟花爆竹条件梯度成熟的现实
  就一座城市是否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而言,并不是简单的行政命令问题。2017年,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控工作的实施,为市民群众欢度新春佳节营造了干净祥和的环境,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和各级领导的高度评价。就严格意义上说,2017年上海并没有作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行政命令,但因为取得了外环线内烟花爆竹“零燃放”、外环线外燃放量明显减少的成果,公众普遍认为“管控”的效果比“禁放”还要好。
  经济学中的次优理论表明,在不可改变的扭曲因素的影响下,如果有充分的信息且执行成本很小,那么将这些扭曲因素加以考虑,就会得到在扭曲约束条件下的最大值解(即次优解)。同样的道理,在城市管理中,理想化的最优选择往往不能实施,如果能够审时度势,退而求其次,选择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就是经济、高效的。次优选择的经济意义在于以有限的资源投入获得次优,但实际上仍然能够得到令人满意的结果。《2017年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控工作方案》的制定和实施,不仅取得了“以次优选择得到最佳结果”的成效,也为精细化城市管理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燃放烟花爆竹既危害人身安全,又有害公共利益和公共安全。其一,烟花爆竹对环境具有声污染、光污染、空气污染三重叠加的污染。来自环境保护部门的监测数据也表明,在烟花爆竹集中燃放的地区和时段会出现五级“重度污染”或六级“严重污染”。其二,燃放烟花爆竹常伴有火灾和人身伤害的威胁。每年春节期间,医院都会集中收治一批因燃放烟花爆竹致伤的患者。其三,燃放烟花爆竹容易引发或者直接造成火灾。据统计,春节期间的火警半数以上是因燃放烟花爆竹引起的。应当说,以上分析具有充分的理论与事实依据,也是主张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主要理由。但是,燃放烟花爆竹确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潘旭,朱竑.上海:不放烟花爆竹渐成习惯[N].新华每日电讯,2017-01-3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153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