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国家管辖豁免与人权保障的对峙
【副标题】 “德国诉意大利案”述评【作者】 程梦婧
【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分类】 国际法学
【中文关键词】 国家管辖豁免;人权保障;对峙;国际法院;判决;述评
【文章编码】 1007-788X(2013)06-0126-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6
【页码】 126
【摘要】

德国诉意大利案,是国际法院审判的涉及二战期间受害者个人赔偿的最新案例。由于该案关系到国家豁免与人权保障之间的对峙,所以国际法院所作的判决,如何对两者进行平衡,在国外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最终,国际法院以德国胜诉的判决,维持了国家豁免的优先地位。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1164    
  
  国家管辖豁免(以下简称国家豁免)是国际法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长期以来,国内外学者对此问题的研究,主要测重于从国家主权的层面上展开,但随着人权问题越来越受到重视,国家豁免与人权保障的关系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尤其是涉及与人权保障相关的诉讼时,这一关系问题就显得更为复杂。2012年,国际法院审理的《德国诉意大利(希腊参加诉讼)案》(以下简称德国诉意大利案),[1]再一次激发了国外专家对此问题的深入探讨。该案的核心问题和争议的焦点在于,当国家豁免与人权的保障、正义的实现发生冲突时,如何平衡与取舍。本文将对该案件的事实、德意两国的抗辩理由、国际法院的判决及其理由、国际法院法官对判决的各自意见和一些专家对此案判决的不同评论,进行梳理与述评,从而展现包括国际法院在内的各方对待国家豁免与人权保障发生冲突时所持的不同立场,力求有助于人们把握解决这一冲突的未来趋势。
  一、德国诉意大利案的起因
  德国诉意大利案,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有关。从1943年到战争结束期间,德国军队占领了大量意大利领土,并对领土内的民众犯下暴行,包括屠杀平民以及强制大量平民劳动。此外,德国军队还抓走大量意大利境内和欧洲其他地区的囚犯以及成千上万的意大利战俘。绝大部分囚犯(以下即为“意大利军队被囚禁者”)被剥夺了战俘的身份,并被驱逐到德国及德国所占领土进行强制劳动。二战结束后,一方面,意大利与德国签署了涉及赔偿与放弃索赔的协约,如1947年的《和平条约》(The Peace Treaty),意大利代表其国民放弃了对战争中一切损失的索赔。又如《1961年合约》(The 1961 Agreements),由两份合约组成,一则涉及贫穷、经济与财政相关问题的解决,要求由意大利政府代表意大利自然人或法人提起的针对德国二战期间行为的诉讼得到解决。二则涉及对受纳粹迫害的意大利公民的赔偿,德国约定向意大利赔偿四千万马克。另一方面,德国建立了相应的基金、制定了相应的法律以解决战后赔偿的相关事宜。然而它只对有限的几类受害者进行赔偿,并不能涵盖所有遭到纳粹迫害的受害者。例如《1953年联邦赔偿法》(The Federal Compensation Law of 1953),对索赔者的国籍、身份有非常具体严格的规定,如要求索赔者于1953年10月1日前拥有难民身份。但许多意大利受害者的索赔都失败了,因为他们无法在1953年10月1日前获得这一难民身份。意大利受害者还因不具有《赔偿法》要求的德国住所或永久居留资格,或因不在《赔偿法》定义的纳粹受害者范围内而被拒之门外。此外,大部分由拥有外国国籍的人提出的诉讼申请都被德国法院驳回了。另一个战后赔偿途径是《2000年联邦法》(2000 Federal Law)下所建立的“回忆、责任与未来基金”(Remembrance,Responsibility and Future Foundation),该基金旨在向合作组织,如日内瓦的国际移民组织提供资金,而非直接向符合赔偿要求的个人进行赔偿。该法限制了可获赔偿的群体,如具有战俘身份的受害者被排除在获赔之列,除非他们当时被拘禁在集中营。成千上万的“意大利军队被囚禁者”都提出了索赔申请,但由于德国坚称他们不能单方面将意大利被囚禁者的身份由战俘转变成民工,因此意大利被囚禁者永远也无法摆脱战俘的身份,从而被排除在该法规定的赔偿范围之外。这就使这类受害者不得不通过其他途径寻求赔偿。
  在此背景下,大量的受害者选择了向德国或其本国法院提起针对德国的诉讼,这正是德国诉意大利案的导火索。1998年9月23日,意大利的Luigi Ferrini先生向阿雷佐法院(The Court of Arezzo/ Tribunale di Arezzo)提起了针对联邦德国的诉讼。2000年11月3日,阿雷佐法院以德国作为主权国家享有管辖豁免权为由不支持Ferrini先生的诉讼请求。佛罗伦萨上诉法院(The Court of Appeal of Florence/Corte di Appel-lo di Firenze)也于2001年11月16日以同样的理由驳回了Ferrini先生的上诉。然而,2004年3月11日,意大利最高上诉法院(The Italian Court of Cassation/ Corte di Cassazione)作出判决,判定意大利的法院皆对Ferrini先生向德国索赔的诉讼请求有管辖权,因为豁免权不适用于涉及国际犯罪行为的情形。此后,案件被发回阿雷佐法院重审,阿雷佐法院认为即使法院对针对德国的案件具有管辖权,索赔请求也已失去时效。但是阿雷佐法院的判决却被佛罗伦萨上诉法院推翻,该上诉法院在2011年2月17号的审判书中判定德国应当赔偿Ferrini先生。值得注意的是,佛罗伦萨上诉法院指出:管辖豁免权并不是绝对的,在国际法范围内构成犯罪时,一国不得援引管辖豁免。Ferrini案之后,意大利法院对其他几件类似的案件都作出了相同的判决,认为意大利法院对针对德国的案件有管辖权,例如Giovanni Mantelli and Others案以及The Liberato Maietta案等。此后,又有一些类似针对德国的案件被提交到意大利法院,等待审判。
  随着上述判决的影响不断扩大,针对德国的诉讼越来越多,截止至2008年12月,大约有250人提出了针对德国的民事诉讼,在24个地区法院等待判决。德国似乎面临着无止尽的申诉以及大量的经济赔偿。{1}有鉴于此,德国于2008年12月23日向国际法院提起针对意大利的诉讼,主张意大利允许对纳粹德国在二战时期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进行民事诉讼,没有尊重德国在国际法上享有的豁免权,因此违背了其在国际法上的职责。此外,德国还要求国际法院宣判意大利支持希腊法院的判决在意大利得到执行的行为,进一步侵犯了德国的豁免权。
  二、国际法院对德国诉意大利案的审理和判决
  在该案的诉讼过程中,各方争论的具体问题有以下几个:(1)统治权行为即非商业行为(acta jure impe-rii)享有豁免是否存在例外情况。也就是说,一方面,即使是统治权行为,在法院所在国领土内造成死亡、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的另一国是否享有豁免权;另一方面即使是统治权行为,当此行为是由一国武装部队作出,该国是否能享有豁免权。(2)当一国武装部队犯下严重罪行,如犯下战争罪和反人类罪时;或当一国武装部队的行为违反国际强行法时,是否应当被剥夺豁免权。(3)当向法院提起民事赔偿诉讼成为唯一的救济途径,以此为由剥夺国家豁免权是否合理。而该案的焦点,在于意大利允许遭受纳粹德国暴行的受害者,在意大利法院进行针对德国的民事赔偿诉讼,是否侵犯了德国的豁免权。这本就是一个非常难解的问题,但由于纳粹德国在二战期间的罪行,侵犯了大量受害者的基本人权,如何在保护国家豁免权的同时保障人权,又进一步使该案变得更加复杂。因此,国际法院如何在保护国家豁免权以及保护人权、实现正义之间取舍平衡,受到各方的关注。德国与意大利就以上几个问题提出了各自的主张,而国际法院也逐一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及结论。
  其一,与许多国家一样,两国都承认统治权行为应当享有豁免权。即使德国在该案的整个诉讼过程中始终承认其在二战期间所犯罪行是违法行为,但此种违法行为仍然属于统治权行为,意大利也并未对此提出质疑,因此德国坚称其应当享有豁免权,因为统治权行为所享有的豁免是不受限制的。但意大利认为,德国不应享有豁免权,因为对统治权行为的豁免不应涵盖在法院所在国领土内造成死亡、人身伤害、财产损失的行为。意大利承认此种观点只适用于发生在意大利领土内的行为,而不适用于“意大利军队被囚禁者”被遣送到意大利境外或转移到德国或其他地区强制其劳动的情形。此外,意大利援引了《欧洲国家豁免公约》(Eu-ropean Convention on State Immunity),称其并没有指明武装部队的统治权行为可以享有豁免权。此外,不少国家也制定了与《欧洲国家豁免公约》、《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相关的立法,以解决国家豁免权问题。其中,新加坡和英国的国内立法主张国外武装部队的行为不享有豁免权,而阿根廷、澳大利亚、加拿大、以色列、日本、南非以及美国的司法实践,显示国内法院对另一国武装部队在其领土内作出的侵权行为具有管辖权。德国则针对意大利的立场和理由进行抗辩,认为上述两公约的规定都不能反映国际习惯法。同时,这两个公约都不能适用于当前的案子,因为两个公约都没有涉及武装部队行为方面的明确规定。此外,德国认为,除了意大利法院判处的案件以及希腊Distomo案的判决,主张武装部队的行为不享有豁免权之外,许多国家的法院都明确表示一国应当在涉及武装部队行为时享有豁免权。
  针对这一问题,国际法院指出,即使在它国领土内造成死亡、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的是统治权行为,也不能享有国家豁免权。但是,该案的核心,并不是要考虑国际习惯法是否规定了一般情况下的统治权行为,在造成死亡、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时是否享有豁免权,而是只限于判定,由一国武装部队作出的造成死亡、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等行为是否应当享有豁免权。首先,虽然无论是《欧洲国家豁免公约》第11条,还是《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第12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条,都指明“如民事诉讼涉及在法院所在地国领土内因人身伤害、或毁损有形财物而请求损害赔偿时,肇事国不得享有豁免”,但国际法院认为两公约对德国与意大利并无法律约束力。因为德国是《欧洲国家豁免公约》的缔约国,意大利并非其缔约国,且两国都未签署《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其次,国际法院强调,两公约都未对武装部队行为是否享有豁免权进行明确规定。因此,决定一国武装部队的行为是否享有豁免权,不应遵照此公约的规定,而应遵照国际习惯法。此外,虽然《联合国国家及其财产管辖豁免公约》并未明确规定武装部队行为的豁免权问题,但国际法委员会在其评论中指出,公约第12条不适用于涉及武装部队行为的情形。根据这一评论,国际法院认定,公约第12条不能作为剥夺一国武装部队在法院所在地国领土内造成死亡、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后被提起针对其侵权行为的赔偿诉讼时享有豁免权的依据。国际法院还列举了一系列相关的国内法院判决,以证明其结论,即武装部队的统治权行为在法院所在地国领土内造成死亡、人身伤害或财产损失,可以享有豁免权,例如德国联邦最高法院(The Federal Supreme Court)判处的Greek Citizens v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案、斯洛文尼亚宪法法院(The Constitutional Court of Slovenia)的Case No. Up-13/99案、波兰最高法院(The Supreme Court of Poland)的Natoniewski v.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案以及巴西联邦法院(The Federal Court of Brazil)的Barreto v.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案等。
  其二,当一国武装部队犯下如战争罪和反人类罪这样的严重罪行时,或当一国的行为违反国际强行法时,是否应当被剥夺豁免权,也是争论的焦点之一。意大利主张,根据此案涉及的德国罪行的特别性质,可以决定是否能够剥夺其豁免权。也就是说,意大利认为德国在二战时期的犯罪行为,严重违反了国际法原则,涉及战争罪以及反人类罪,因此德国不应享有豁免权。而这一观点的依据,在于国际法不应在一国实施严重违反武装冲突法即国际人道主义法的行为时,赋予一国豁免权或者是有限豁免权同时,意大利还提出一个重要的观点,即德国罪行的性质违反了国际强行法,因此也不应享有豁免权。因为在国际法中,强行法的规定总是高于国际法中的其他规则,所以当赋予一国豁免权的国际法不具有强行法特征时,国家豁免权的规则应当为强行法让步。
  虽然德国并未对此问题提出抗辩的观点及理由,但国际法院作出了自己的判定。国际法院确认本案中所涉及的德国纳粹时期的行为,构成了国际法上的犯罪,并严重违反了武装冲突法,但问题是这样的事实是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Application of the Federal Republic Germany: Case Concerning Jurisdictional Immunities [z]. December 2008.

{2}Dissenting Opinion of Judge Cancado Trindade[EB/CD]. http://www. icj-cij. org/docket/files/1 43/16891. pdf.

{3}[EB/CD]. http://www.biiel.org/events/view/-/id/691/.

{4}Germanyv.Italy: The Need to Deny State Immunity When Victims have no other Recourse, Amnesty International [M].Nov. 24th 2011.

{5}Widney Brown, UN Court Rulingon Nazi War Crime Victims'a Setback for Rights'[EB/CD]. http://www. amnesty. org/en/news/un—court—ruling—nazi—war- crime- victims—deplorable—2012—02—03.

{6}Christian Djeffal,Constitutional Paths not Taken: Germany v. Italy before the ICJ. [EB/CD]. http://www. verfassungs-blog. de/de/constitutional—paths—not—taken-germany—vs—italy—before—the—icj/.

{7}Ingrid Wuerth, ICJ Issues Jurisdictional Immunities Judgment [EB/CD]. http://opiniojuris. org/2012/02/07/icj—issues—jurisdictional— immunities—judgment/.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116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