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治社会》
校园欺凌的法律治理研究
【作者】 柯卫蓝韵钰
【作者单位】 广东财经大学法治与经济发展研究所{教授、硕士生导师,法学博士}奥园集团广州有限公司{律师,法律硕士}
【中文关键词】 校园欺凌;权利保障;立法;治理
【英文关键词】 Campus Bullying; Rights Protection; Legislation;Governance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3
【页码】 35
【摘要】 校园欺凌是国内外普遍存在的现象,它影响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给未成年人的生理和心理造成巨大的伤害和影响。由于我国当前并未有专门针对校园欺凌的法律,只有根据校园欺凌的相关类型而涉及的权益保护条款零散地分布于一些法律中;加之对未成年人责任年龄的限制,导致大部分校园欺凌行为得不到相应的惩处,受害者得不到应有的法律保护。本文从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角度,探讨我国校园欺凌当前立法和司法的现状,发现现实困境与问题,进而建议我国出台校园欺凌专门立法,并提出相应的法律治理对策。
【英文摘要】 Campus bullying is a common phenomenon both at home and abroad, which affects the healthy growth of minors and causes great harm and influence to the physiology and psychology of minors. There is no specific law on campus bullying in China and only the rights and interests protection clauses involved in the relevant types of campus bullying are scattered in some laws. In addition, due to the limitation of the responsible age of minors, most campus bullying behaviors can't be punished accordingly and the victims can’t get the legal protection they deserv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ombining theory with practice,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status quo of legislation and judicature of campus bullying in China, finds out the practical difficulties and problems and puts forward specific countermeasures and suggestions for the introduction of campus bullying legislation and legal governance in Chin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1329    
  
  校园欺凌是指发生在校园(包括中小学校和中等职业学校)内外,学生之间一方(个体或群体)单次或多次蓄意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另一方(个体或群体)身体伤害、财产损失或精神损害等的事件。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欺凌者有主观的恶意或攻击性;二是欺凌者与被欺凌者的力量不均衡;三是恶意行为具有重复性。由于校园欺凌行为隐蔽性强、伤害力度大,对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会造成巨大的伤害和影响。我国目前并未出台真正意义上的校园欺凌法律,国务院及教育部出台的相关文件更侧重于强调校园欺凌治理的重要性,要求学校以及各部门负责人要建立校园欺凌的相关预防和处理机制,但并未明确各部门的相关职责,这就导致校园欺凌事件依旧层出不穷,相关部门互相推诿责任,往往导致校园欺凌事件内部化处理,无法切实保障被欺凌者的合法权益,影响其身心发展。我国目前亟需相关法律预防和处理校园欺凌事件。故明确相关行政机关与学校的职责,规范校园欺凌的预防和处理机制才是解决我国校园欺凌问题的正确方式。
  一、校园欺凌的特征
  (一)团体互动性
  校园欺凌的显著特征之一便是团体互动性,其往往由一群兴趣爱好相同或性格一致的小团体组成,每个成员分工合作共同欺凌受害者。近年来媒体报道的校园欺凌案件80%以上都是团体欺凌,相比个人对个人的欺凌,团体欺凌对受害人造成的后果更为严重。校园欺凌的权威学者欧维斯认为校园欺凌是一个团体现象,学生在欺凌过程中,因所处的位置不同,其扮演的角色也不同。他将欺凌团体角色分为:欺凌行为实施者、跟随者或欺凌者的心腹、被动支持者或可能欺凌者、旁观者、可能保护者、保护者、受欺凌者。[1]
  (二)手段复杂性
  欺凌的手段复杂多样,既包括生理欺凌,也包括非生理欺凌。生理欺凌相对非生理欺凌而言更易被识别;而非生理欺凌由于造成的伤害不易被发现,也决定其更为隐蔽、难以识别。非生理欺凌包括心理欺凌、语言欺凌等。在互联网时代,还衍生出网络欺凌的形式来中伤、羞辱他人。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欺凌往往是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模式,线下采用传统的欺凌方式,然后通过网络把欺凌的过程或是被欺凌者的不雅照片传送至网络,以达到对受欺凌者二次伤害的目的。网络欺凌发展速度迅速,使传统的校园欺凌变得更加复杂和严重。[2]
  (三)危害后果大
  从校园欺凌造成的危害后果看,约有80%的受欺凌学生反映遭受欺凌后会造成其身体上伤害和意外事件发生;约有62%的受欺凌者反映欺凌事件造成巨大心理伤害,易导致其滋生自卑、抑郁、甚至恐慌的情绪,从而厌学、旷课乃至辍学;约21.93%受欺凌者表示曾因欺凌事件导致精神扭曲、人格障碍等心理问题,更有甚者产生过极端行为。[3]
  (四)空间隐蔽性
  澳大利亚反校园欺凌中心的成员里格比曾提出校园欺凌主要发生在游戏场地、走廊、教室、午饭时分的建筑物外面、往返校途中。[4]概而言之,在成年人监督越少的地方越是容易成为校园欺凌的高发场所。从近年来被报道的校园欺凌事件中可发现宿舍、厕所、操场角落都是校园欺凌频发的地点,这些地点由于空间隐蔽,围观者少,欺凌者往往会放松警惕,对被欺凌者采取更为残酷的手段,同时也使被欺凌者无法得到及时救助,造成更大的心理伤害。
  (五)长期渐进性
  校园欺凌不是突发的,其形成和发展是长期推进的,如果对校园欺凌不加以控制将会形成恶性循环的局面。爱尔兰学者沙利文在其著作中将校园欺凌分为五个阶段:[5]一是观察和等待阶段,在学年开始打算欺凌的人观察和搜索信息寻找容易被欺凌的人;二是投石问路阶段,经过第一阶段的观察和等待后就是用一种较小的方式来激活欺凌;三是较大幅度的行动开始阶段,在第二阶段确认了潜在受害者的存在后开始采取较大幅度的行动;四是欺凌行为升级阶段,欺凌者加大对被欺凌者的欺凌,甚至连其他旁观者也会加入欺凌行为中;五是欺凌最终形成阶段,被欺凌者遭受长期欺凌导致自信心下降、学业成绩下滑、逃课甚至自杀或作出反社会行为。
  二、校园欺凌法律治理的必要性
  (一)未成年人不良行为教育矫正的需要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挪威学者欧维斯研究发现,在六年级到九年级被同学认为是欺凌者的男孩子,其中大约有60%在二十四岁之前至少有过一次刑事定罪。与那些不是欺凌者的孩子相比,在实施欺凌的孩子当中,多达35%至40%的孩子在其二十四岁之前有过三次或更多的犯罪。[6]因而若不对欺凌者的行为及时矫正,则很大程度上会发展为犯罪行为。我国当前的法律规范体系强调运用感化教育来矫正未成年人的不良行为,感化教育强调通过关怀矫正不良行为;相反惩戒行为则强调对未成年人的不良行为进行否定性的处罚与制裁;但基于未成年人的身心特殊性,我们对欺凌者的行为矫正既不应单方面强调出于对未成年人保护实施感化教育,也不应一味强调通过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加大对欺凌者的惩戒力度。利用法律责任来惩戒欺凌者是对未成年人欺凌行为矫正的需要,能有效促使校园欺凌中肆无忌惮、屡教不改的未成年行为人学会用理性和社会规范来约束自己的意识和行为,降低校园欺凌事件的发生率。
  (二)未成年人利益保护的需要
  英国学者夏普对超过700名的英国学生进行调查发现,43%的被调查者在过去曾受到过欺凌,受欺凌者中有20%的人会通过逃学来避免欺凌,29%的人发现他们很难集中精力去完成学业,22%的人欺凌之后发生身体不适的状况,20%的人欺凌后无法入睡。可见欺凌往往严重影响学习、心理及生理健康。[7]然而我国当前未成人保护法律体系虽都有关于未成年人保护的规定与对未成年人不良行为的相关惩戒内容,但由于没有明确的构成要件和适用标准,导致诸多法规缺乏可操作性,无法及时保障被欺凌者的权益,加之被欺凌者往往在遭受欺凌后采取逃学、转学等策略,在当前没有明确的惩戒的方式、程序与救济措施等的情况下,学校及老师通常为了避免因把握尺度不当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更倾向于采用协商调解或批评处分的方式来处理欺凌事件。这种做法一方面使得被欺凌者权益既无法得到应有的保障,同时还使被欺凌者遭受二次伤害。另一方面由于欺凌者没有得到相应的惩戒,不良行为没有得到矫正,长此以往将导致其走上犯罪的道路。当前由于法规对欺凌者的责任追究过于宽松和惩戒措施的缺失,导致受害方的利益无法得到有效保护。因而有必要针对校园欺凌这一特殊情况出台专门的法律法规,在对欺凌者坚持教育为主理念下增加相应的惩戒措施,提高欺凌者的违法成本,唯有如此才能实现对二者保护的统一。
  (三)维护正常校园秩序的需要
  校园欺凌的一个显著特征在于其具有长期性,校园欺凌是一个动态的、恶性循环的过程,若有关主体可以及时发现和采取有效措施治理校园欺凌,则可以避免校园欺凌的进一步升级,及时保护受害者的利益,同时也及时矫正欺凌者的不良行为,避免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犯罪学上的“破窗理论”[8]主张的就是要及时惩戒以防发展为更严重的犯罪行为。因此,为了维护校园正常秩序,必须及时有效地预防和制止校园欺凌事件的发生。
  三、我国校园欺凌法律治理的现状
  (一)我国校园欺凌的立法现状
  目前我国缺乏独立的处理校园欺凌事件的法律规范。根据校园欺凌的类型,校园欺凌行为可能涉及未成年人的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和侮辱等违法行为,对应的条文散见于《刑法》《民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等法律之中,没有相应的配套措施,尚未形成统一、系统的校园欺凌立法体系。[9]
  1.刑法的规定。严重的校园欺凌行为往往也触犯了刑法,构成犯罪行为,《刑法》仅仅解决是否构成犯罪及犯罪后如何处罚的问题。依据欺凌的类型,行为方式及法律责任可以分为如下几类情形:第一,肢体欺凌,伤害行为可能构成故意伤害罪;第二,剥夺他人的行动自由,可以构成非法拘禁罪;第三,言语恐吓威胁他人,勒索他人钱财,则有可能构成敲诈勒索罪;第四,以戏弄、辱骂、威吓、贬损、取绰号、嘲笑、低毁、散播谣言、骂脏话等进行攻击,公然侮辱他人或捏造事实诽谤他人,则有可能触犯侮辱罪、诽谤罪;第五,采用性欺凌方式,则可能构成猥亵罪,甚至发生性侵害事件还可能触犯强奸罪。然而出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刑法规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只对八种犯罪行为(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需负刑事责任,这使得欺凌者利用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逃脱相应责任。
  2.民法通则的规定。校园欺凌行为若采取肢体欺凌的方式,往往损害了受害人的人身权利,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欺凌者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若是采取侮辱、诽谤、低毁等形式欺凌他人,则侵犯了受害者的人格权,应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民事赔偿等责任。由于大部分校园欺凌实施者尚未有独立的经济来源,其赔偿责任一般由其监护人承担。
  3.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该法仅是针对违法行为的处罚,解决是否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以及违反后如何处罚等问题。由于《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刑法》一样设定了对未成年人保护的条款,因而对于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不满十四周岁的不予处罚,只是责令其监护人进行严加管教。其立法原意是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却使部分未成年人的违法犯罪逃避了处罚。
  4.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规定。该法是我国首次针对未成年人保护的法律,规定了保护未成年人的工作原则及内容,为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保障。但该法欠缺承担法律责任的条款,亦没有区别于普通法的特殊规定,在未成年人的保护问题上缺乏程序性规定,实际中可操作性较差。如校园欺凌事件侵犯了该法所规定的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但该法并未规定如何采取救济措施有效地保护未成人的合法权益。据统计,自《未成年人保护法》生效23年以来,法院直接适用该法进行审理的案件数共为148件。其中适用1991年《未成年人保护法》审判的案件数为84件,适用2006年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案件数共48件,适用2012年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审判的案件数仅为16件。根据北大法宝法规数据库统计案件结果显示,若一个案件适用了一部法律的两个条款,则计算为两个案件,因此扣除重复的案件,我国法院直接适用《未成年人保护法》审理的案件数总共为87件,一年平均未到4个案件。[10]
  5.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规定。该法首次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纳人法制轨道,规定了对未成年人犯罪的预防、不良行为矫治及自我防范等内容,但自颁布以来一直受到批评其“可操作性差”。如第三章规定未成年人的不良行为,第四章规定严重不良行为的预防与矫正方法,从立法形式上看,该法对这两个概念界定均采取了列举加兜底项的方式,但两章内容均未清晰界定这两个核心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作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法律,其至少应当明晰如何干预尚不构成犯罪但具有社会危害性或者犯罪危险性行为的条款,校园欺凌行为就属于其中的一种。[11]该法还规定对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和学校相互配合,采取措施严加管教,也可以送工读学校进行矫治和接受教育,必要时亦可由政府依法收容教养。《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并没有区分清楚其与《治安管理处罚法》的关系,也没有区分清楚其与《关于办好工读学校的几点意见》等行政性规章之间的关系。同时,该法只是重申了工读学校的规定,在实践中并不能有效发挥该条款的作用,将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送往工读学校接受特殊教育。上述法律法规对校园欺凌事件治理均未涉及管理责任主体的划分、管理机构的设置和权力划分、受欺凌者合法权益的保护、校园监护责任、在校学生人身伤害案件归责原则、处理标准等问题。因此迫切需要制定一部详尽、具体、针对性强的校园欺凌专门立法来解决这些问题。
  (二)我国校园欺凌的处理方式
  依据欺凌事件的性质和严重程度,危害事实间的主体关系,通常的处理方式可分为协商调解、行政处罚、民事赔偿和刑事责任几种情况。
  1.协商调解。在校园欺凌事件中,协商处理是目前比较常见的一种处理方式。根据《学生意外伤害事故处理办法》的规定,若欺凌事件造成学生伤害事故,可以通过协商方式解决,一般在学校或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主持下进行调解,也可以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由公安机关进行调解处理。校园欺凌事件涉及打架斗殴或者损毁他人财物等行为,情节较轻的,经公安机关调解,当事人达成协议的,不予处罚。调解无效的,公安机关有权依据规定予以处罚,当事人亦享有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权利。
  2.行政处罚。《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如果涉及侵犯他人人身和财产权利,尚不构成刑事处罚且无法达成协商调解的,由公安机关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其处罚的种类包括警告、罚款、行政拘留等。但出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和刑法一样规定了责任年龄限制。该法第十二条设定了对未成年人免予处罚和减轻处罚的规定,对于校园欺凌事件的欺凌者不满十四周岁的不应予以处罚;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因而实践中校园欺凌事件的实施者即使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但往往不予处罚或免予处罚,小部分给予罚款惩戒,但也是由监护人代为缴纳。
  3.民事赔偿。校园欺凌者往往造成受害人人身和财产利益的损失,因而需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从司法实践上看,这是目前追究校园欺凌者责任的主要方式之一。如欺凌者采取肢体欺凌、言语欺凌等形式欺凌受害者,侵害了受害人的人身权利中的身体权、名誉权等权利。依据《民法通则》规定,公民“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若侵害者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由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
  4.刑事责任。刑事处罚规定了刑事责任年龄,未满十四周岁的公民不承担刑事责任,十四周岁至十六周岁的公民只对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等重罪负刑事责任。面对未成年人的犯罪事件,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刑法》要求“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由于中小学生多属于未成年人,因此在校园欺凌治理中,通过追究欺凌者的刑事责任以达到惩罚目的的手段使用相对较少。但不可否认的是,校园欺凌触及刑法的案件占了校园欺凌行为的一定比例,部分校园欺凌还是严重的犯罪行为。
  根据北京市高院发布的五年间校园暴力犯罪的审理情况表明,其审结的近200件案件中,未成年人实施校园暴力犯罪的比例超过六成,其中十四周岁以上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占到12%,十六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占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132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