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治社会》
网络游戏相关主体权利审视
【作者】 丁春燕
【作者单位】 中国传媒大学政法学院师资{博士后}武汉大学{法学博士}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哲学博士}
【中文关键词】 网络游戏;智力成果;知识产权;著作权
【英文关键词】 Online Games; Intellectual Achievements; Intellectual Property; Copyright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3
【页码】 107
【摘要】 网络社会的发展催生了网络游戏产业,而围绕着网络游戏所产生的不同主体权益的保护,引发了关于网络游戏定性之争论。客观地分析,网络游戏作为一个承载了开发设计者智力劳动成果之集合体,从不同的视角可分别对开发者、代理商、网络游戏赛事组织者、游戏玩家的权益加以分析,并依据不同的制度予以相应之保护。对于跨界性问题,可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对相关权益实施扩展性的保护。
【英文摘要】 The development of network society has spawned the industry of online games and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different subjects generated by online games has caused controversies about the qualitative nature of online games. From an objective perspective, online games can be regarded as a collection of intellectual labor achievements of development designer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the developers, agents, online game organizers and gainers from different perspectives and holds that the corresponding protection shall be given to the different subjects according to different systems. For the cross-boundary issues, the related rights and interests can be protected by laws against unfair competi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1335    
  中国互联网协会2018年7月12日在“2018中国互联网大会”闭幕论坛上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7年中国大陆互联网用户数量达到了7.72亿,网络游戏市场规模约3454.9亿元;2017年中国网络游戏细分市场中,移动游戏市场进一步上升,突破60%。[1]在网络社会[2]中,短短40年间网络游戏俨然成为广受欢迎的大众娱乐方式,形成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3]及产业链。
  网络游戏通常是复杂技术和创作的组合,需要多人参与游戏开发、发行并在运营、维护等阶段提供创造性和非创造性劳动。[4]游戏的开发包括了软件编程、图像动画设计、音效制作、故事情节设计及质检等环节。除了开发设计者的参与外,还需要代理商的介入,以负责游戏的发行、推广以及搭建服务器等工作。当游戏投入市场后,还有玩家和旁观者(Observers),甚至出现了网络游戏竟技赛事组织者[5](以下简称“赛事组织者”)。
  围绕网络游戏而产生的纠纷,例如上海耀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耀宇公司”)起诉广州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斗鱼公司”)旗下斗鱼直播平台并索赔数千万人民币的案件,引发了人们对开发者、代理商、赛事组织者、甚至玩家和旁观者等不同主体权益保护的思考。2015年10月11日中山大学法学院在广州举办了“网络游戏知识产权保护问题研讨会”。此后,2015年11月26日腾讯在北京举办了题为“互联网时代下传统游戏的保护与传承”的互动娱乐艺术高峰论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信息与传播部知识社会处项目官员Davide Storti在论坛上讲解了互联网时代下传统游戏的保护与传承。Davide表示:科技不仅改变了人类的沟通以及生活方式,还在不到40年的时间里,改变了人类彼此互动之方式,同时也开启了崭新的游戏方式。很多年来,视频游戏行业显然已经颠覆了游戏与娱乐世界。互联网革命性地改变了参与游戏的概念,使来自全球的游戏玩家可以共享游戏体验,打破时间与空间的界限。[6]游戏开发者、网站以及学界、司法审判部门乃至联合国的相关组织,对网络游戏的问题都已经表达了高度的关注。
  不同主体基于其在网络游戏产业中的角色、作用不同而享有不同的权利(益)。鉴于我国尚无针对网络游戏的专门立法,也没有直接的法律规定这些权益的保护,从网络游戏涉及主体的角度切入,寻求知识产权法律制度上的保护不失为有效之路径。
  一、网络游戏开发者的智力成果权
  (一)网络游戏的性质
  网络游戏究竟是什么,可列入哪个范畴从而受到具体法律之保护?纵观各国立法和司法实践,关于网络游戏整体性质的认定各有不同,区别主要是将网络游戏列入多媒体作品、视听作品还是计算机程序的问题。[7]以韩国、肯尼亚为代表的少数国家将其纳入视听作品保护;以中国、俄罗斯、加拿大、意大利、新加坡、阿根廷、西班牙、以色列和乌拉圭为代表的国家考虑到网络游戏的特殊性质以及其对软件的依赖度,将其作为计算机程序予以保护;以美国、德国、法国、日本、瑞典、意大利、比利时、丹麦、埃及、南非为代表的国家,基于网络游戏性质的复杂性,出于实效性、实用主义的考虑,将网络游戏区分为不同的部分(如文字、音乐作品)给予不同类型的保护等。[8]
  文化部2010年颁布的《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将网络游戏界定为“由软件程序和信息数据构成,通过互联网、移动通信网等信息网络提供的游戏产品和服务”。作为一种游戏产品和服务,网络游戏无法受到著作权法之保护。网络游戏主要包括了两个部分:可视听的元素(如图片、视频、声音等)和作为运行基础的软件程序(用于运行可视听元素并支持使用者与游戏其他元素的互动)。[9]除此之外,还承载了信息数据、文字说明、故事情节、人物形象、商标等相关的信息和智力成果。它本质上就是诸多信息与可版权性内容之集合体或混合物(amalgam) 。
  长久以来,我国将游戏作为计算机软件保护,认为游戏软件是计算机软件的一种。但网络游戏为计算机软件、视听作品和其他要素之集合,更加侧重于娱乐性,注重使用者的审美与感受,因此会融合剧本、画面、音乐等游戏性要素。[10]《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保护的客体更多是以源代码(sourcecode)为主的程序及其文档,并不适用于网络游戏这种集代码、图像、音效为一体的智力成果。
  (二)游戏规则的保护
  网络游戏作为一个复合体,既包括了程序、图像、音效、故事情节等内容,还包括了游戏规则(rules of a game)。游戏规则通常被认为属于思想、创意[11]层面的范畴而无法落入著作权保护的范围。一旦游戏被公开,无任何规范能阻止他人在此游戏之基础上根据相似之规则开发出另一款新的游戏。[12]
  在游戏产业发展的早期,著作权法之所以不保护游戏规则,是因为游戏表现形式过于简洁,借由简单的几何图形以及相应的基础功能来表现游戏玩法,例如太空大战游戏、Pong(乒乓球)游戏。[13]在无法区分游戏思想及表达之情形下,游戏规则不享有版权保护的资格,而且也无法纳入商业秘密受到保护,开发者只能诉诸于竞争法的保护。
  文化产业的生命力在于创意,如果不保护体现创意的游戏规则,则不利于游戏文化创意产业的良性发展。2012年以后,美国部分法院开始改变了对游戏规则的固有看法,给予弱的(thin)著作权保护。从Tetris诉Xio案[14](俄罗斯方块游戏)、Triple town诉Yeti town案[15](三重小镇游戏)到Bang!诉三国杀案,[16]法院尝试分离游戏规则的思想及其具体表达,认为游戏规则的表达方式有很多种,在这种表达方式之上存在更抽象的思想、创意,例如两方对战消灭另一方的理念可以用无数种方式表达。并非所有与游戏规则和功能有关的表达均不受保护,[17]例如设计游戏标签、游戏板、卡牌、事物发生顺序等。[18]原告对游戏规则的表达方式是具体且具备独创性的,被告采用了与原告游戏实质相同的独创性表达方式,即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权。
  我国法院近期也开始关注游戏规则的法律保护问题。在暴雪公司诉游易网络公司一案中,法院认为“游戏的开发和设计要满足娱乐性并获得市场竞争的优势,其实现需要极大的创造性劳动……如果将游戏规则作为抽象思想一概不予保护,将不利于激励创新、为游戏产业营造公平合理的竞争环境。”[19]部分学者进一步提出可区分不同的游戏规则,一般性、普遍性的游戏规则难以受到保护,但具体设计的游戏规则有可能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20]
  对游戏规则予以法律保护,有其必要性。即使在我国通过著作权或者计算机软件保护游戏规则显得乏力之情形下,可结合商业道德、社会准则、[21]自律公约[22]等软法因素加强自我约束,竞争法应提供兜底的保护。
  (三)网络游戏开发者的权利及其保护
  网络游戏具有独创性、新颖性、趣味性,整体而言应作为一项智力成果受到尊重和保护。“游戏作为一种特殊的智力创作成果,需要开发者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凝聚了很高的商业价值。”[23]无论是作为整体性的智力成果,还是就其中部分独立保护,均肯定了游戏开发者对其网络游戏享有权利—其中驱动程序和程序性文件信息,可作为计算机软件而受到保护;商标、厂商名称受商业标识(含商标)的法律保护;包装设计、背景画面、音乐等作品能够独立存在者,均受著作权法保护;商业秘密受竞争法保护。
  对于游戏角色及名称、故事情节则要通过竞争法来加以保护。由于游戏角色造型、名称、标识等具有特殊的商业价值,是智力劳动成果的体现,开发者对此享有合法的权利(益)。根据私权处分和意思自治原则,其权利(益)理应可通过积极方式(自己或许可他人行使)和消极方式(禁止他人非法使用)实现。近期此类著作权纠纷逐渐增多,如暴雪、网易起诉成都七游案、[24]暴雪投诉苏州蜗牛纠纷[25]等。在卓越游戏投诉昆仑万维案中,[26]法院认为游戏及其人物的名称尚未构成作品,无法获得著作权法保护。对于诸如此类在著作权法上悬而未决的问题,可援引《反不正当竞争法》,指控他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及违背了公认的商业道德,或指控他人擅自使用了知名服务特有名称等。
  二、网络游戏代理商的代理权
  网络游戏代理商主要通过代理运营游戏开发者的产品从事网络游戏的销售发行、运作等服务。游戏开发者一般通过合同一揽子独家或普通授权、许可代理商在约定期限、地区内从事上述活动,或将与网络游戏有关的权利通过知识产权许可证贸易的方式授权代理商行使。其与网络游戏开发者之间相当于委托代理或被许可人与许可人的关系。一方面,代理商凭合同或知识产权许可享有相应的权利,如网络游戏发行权,或利用游戏人物形象制作广告宣传海报;另一方面,代理商对网络游戏享有的权利基于合同而产生,不可逾越合同约定范围使用开发者享有的知识产权,也不可散播其中涉及的技术资料、商业秘密等。若违反合同约定,从事侵犯游戏开发者知识产权的活动,开发者可以代理商违反《合同法》《著作权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规定提起民事诉讼。
  三、网络游戏赛事组织者的赛事直播权
  (一)游戏赛事画面之界定
  游戏比赛画面[27]是通过游戏开发者将特定场景、音效、游戏规则、角色的事先预设,由玩家角色的确定性安排而呈现出来的综合性画面之结果。在游戏进程中,玩家相当于“表演者”,其自主选择的角色、运用的策略所呈现的画面仅是开发者设定的游戏方案之一,并且均未超出开发者预设之范围。而据此形成直播视频,更多是比赛情况的一种客观且直观的反映。判决书中“涉案赛事的比赛本身并无剧本之类的事先设计,比赛画面是由参加比赛的双方多位选手按照游戏规则、通过各自操作所形成的动态画面”[28]的表述是正确的。
  若将比赛画面认定为作品,那么会陷入何人为作者的思维困境,除游戏开发者外,参与其中的人包括玩家都有可能成为作者。[29]与其沉迷于“游戏赛事画面是否作品”之争论,还不如将时间精力放在如何处理未经许可转播的问题上。
  比赛实况的直播已不能满足观众的需求,观众期待看到更多结合主播解说、音效与动画等因素的赛事节目,网络游戏赛事直播就迎合了这种需要。若有机地整合包含游戏比赛实况与解说评论、声音等要素,进行个性化地筛选、加工和编排,例如慢镜头回放、摄像角度的移转等,从而制作为具有独创性的赛事直播节目,则该节目应属于汇编作品而受到著作权法保护。盗播他人具有独创性节目的行为,有可能构成著作权侵权行为。[30]
  (二)赛事组织者的权利边界
  自2003年11月18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133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