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欧洲国家宪法法官制度初论
【英文标题】 A General Survey of European Constitutional Judiciary
【作者】 谢进杰【作者单位】 四川大学
【分类】 外国宪法【中文关键词】 宪法法官;宪法法院;欧洲国家
【英文关键词】 judges in a constitutional court;constitutional court;European countries
【文章编码】 1008—4355(2005)06—0033—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6
【页码】 33
【摘要】

在20世纪,欧洲生成并发展出颇具特色的宪法法院制度,宪法法官作为宪法法院的决策主体承担了保障宪政生活中的合宪性这一重要使命。它们普遍建立了精英型宪法法官体系,通过任命机制控制宪法法官构成,使之具有合理性;同时,它们极力保障宪法法官的独立性,为其提供充分的权利保障及物质支持,并通过严格规范职业行为来保障宪法法官有效履行职责。

【英文摘要】

The 20th century saw the introduction and development of a unique constitutional judiciary in Europe.The judiciary,serving as the principal policymaker in constitutional courts,assumes the task of ensuring the constitutionality of political life.Elite constitutional judiciaries soon spread over nearly all countries in Europe.Rational appointment of judges to the constitutional courts guarantees the reputation of the judiciary.The president of the court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constitutional judiciary system.All the judges fulfill their functions effectively and fully enjoy their independent power and discretion,while they are subject to strict professional disciplines and provided with ample material resourc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2992    
  
  在20世纪,欧洲生成并发展了颇具特色的宪法法院制度[1],它们通过合理的选任机制建构精英型宪法法官体系并有效保障它的良好运转,宪法法官作为宪法法院的决策主体,专门处理宪法性问题和监督宪法实施,承担了保障宪政生活中的合宪性这一重大使命。很大程度上,欧洲国家宪法法院有效保障人权和宪政秩序的成功运作,与它们建立了完善的宪法法官制度息息相关。首先,宪法法官的构成状况影响甚至决定宪法法院的整体结构和运作能力,欧洲国家普遍对宪法法官的数量、资格、年龄、任期、构成、任命等问题给予了重视;其次,宪法法官的保障状况关系宪法法院能否正常、独立和有效运转,欧洲国家普遍就如何通过具体措施确保宪法法官更好地履行职责这一重要问题,从保障法官的地位、权力、利益和行为等方面予以规范和落实。鉴于此,本文拟就欧洲国家宪法法官制度作一初步分析。[2]
  一、建构精英型宪法法官体系
  从宪法法官的数量来看,欧洲国家宪法法院由6到20位之间的少量法官精英组成,如摩尔多瓦宪法法院便由6位法官构成,奥地利宪法法院则由20位法官构成。大体上,欧洲国家基本控制为9位宪法法官,如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马其顿、立陶宛等;或者保持在12位宪法法官,如保加利亚、白俄罗斯、西班牙等;或者是由15位宪法法官组成,如匈牙利、意大利等。
  从宪法法官的质量来看,欧洲国家宪法法官大都是来自各界的精英,尤其司法界和法学界精英,如法学家、法官、律师、教授、检察官、高级公务员或社会上极为优秀的人才。如克罗地亚的宪法法官就是著名的法律专家,包括普通法官、律师和法学教授;立陶宛的宪法法官是具有知名度、受过法律教育、在法律界或与其法学家资格有关的教育领域从业多年的精英。在德国、奥地利、阿尔巴尼亚、意大利、拉脱维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立陶宛、俄罗斯、斯洛伐克、摩尔多瓦、葡萄牙等国家,宪法法官几乎无一例外地受过良好的法学教育和具有出众的法律职业经历。例如,摩尔多瓦的宪法法官都受过高等法学教育、具有高级专业水平,并有至少15年的司法、法学教育或研究的经历。一定意义上,宪法法院的运作正是通过宪法法官精英的治理,尤其以法学家为首的学术型优秀人才和以法官为首的实务型高素质人才越来越多地参与宪法法院决策,并从中发挥中坚力量。
  二、通过任命机制控制宪法法官构成
  首先,严格的任命标准确保宪法法官具备良好的知识结构和整体素质。从笔者统计的情况来看,法学家、法官和律师是宪法法官的三大来源,而高等教育尤其法学教育是宪法法官的主要知识背景。同时,基于经验积累和素质培养需要一个过程的考虑,欧洲国家普遍从40岁至70岁之间具有丰富的知识、能力和经验的人才中选拔宪法法官。例如,在俄罗斯,宪法法官必须至少年满40岁,享有崇高的威望,接受过较高的法律教育,具备在法律职业岗位上至少15年的工作经历,并且在法律领域中被公认为具有较高的声誉。俄罗斯宪法法院目前的19位法官中便有12位具有博士学位,5位具有副博士学位。普京就此指出,“宪法法院法官们责任重大,不仅需要渊博的法学知识,而且需要职业的人格尊严以及舍身为国的勇气。”{1}
  欧洲国家在宪法法官的构成问题上,不但着力追求厚实的知识蕴涵,还注重维护合理的知识结构。大部分宪法法院倾向于要求法官具有法律职业资格和经验,如立陶宛、罗马尼亚、意大利、摩尔多瓦从法学教育领域选拔,匈牙利、克罗地亚、西班牙从律师队伍中选拔。在具备法律职业背景的前提下,各国对具体职业经验要求不大一样,如阿尔巴尼亚要求具备相当长时间的司法工作经历,德国和葡萄牙要求从司法机构中选任的宪法法官必须占有一定比例:葡萄牙还要求选任一定比例法学家担任宪法法官;西班牙和摩尔多瓦则分别可以从公务员和从事法学研究的人中选拔;而法国历届总统便是宪法委员会的当然成员。同时,为了保证宪法法院汇入更多的社会经验,防止过度专业化带来的弊端,法国允许不具有法律职业经历的人担任宪法法官,列支敦士登还任命了一定数量的外国法官,其中1名来自奥地利、1名来自瑞士,以此来提高宪法法官整体的法哲学水平{2}。
  其次,通过合理的任命比例均衡宪法法官所代表的力量与利益结构。1995年,欧洲理事会威尼斯委员会拟制了一份问题表,就“任命宪法法官的目的是不是为了保证在宪法法院的构成上能够使不同的政治和法律倾向都具有代表性”、“宪法法院的成员是否考虑到语言、宗教、种族或者是其他团体的因素”、“任期或者是连任制度是否旨在谋求某种代表性的平衡”等问题要求各国宪法法院结合实际做法起草有关报告,目的就是为了避免对宪法法院的构成仅仅作简单描述,重视保证宪法法院的运作具有独立性,并在宪法法院中维持各种政治和法律倾向的代表性和平衡性{3}。
  就法定的选任程序来看,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分别由联邦众议院和联邦参议院各选出半数成员,罗马尼亚宪法法院的9名法官分别由众议院、参议院和总统各任命3名,摩尔多瓦宪法法院的6名法官分别由议会、总统和最高司法会议各任命2名,这充分体现了在决定宪法法院权力与利益结构这一根本问题上的均衡原则。而且,在保加利亚,12名宪法法官中,1/3由国民议会选举产生,1/3由总统任命,1/3由最高上诉法院和最高行政法院的法官全体大会选举产生;在立陶宛,宪法法官由议会从总统提名的候选人中选择3名,从议会议长提名的候选人中选择3名,从最高法院院长提名的候选人中选择3名予以任命。这代表了欧洲国家通过选任机制均衡宪法法官构成的两种典型,立陶宛通过法官提名制度的分配运用,最终达到宪法法官的权力均衡,保加利亚则通过选举和任命两种选任方式的综合运用来达到分配利益和平衡结构的目的。
  在实际做法上,西班牙要求任命程序中各种法律职业的人都应当有代表;奥地利要求有1/4的宪法法官不是首都维也纳的常住人口;立陶宛的9名宪法法官中有1名是本国民族或种族的少数人群体的代表;德国的16名宪法法官中有5名女法官;立陶宛的9名宪法法官中有1名女法官;意大利的15名宪法法官中有1名女法官;法国宪法委员会传统上至少有1个成员是新教徒;根据向威尼斯委员会提交的有关报告,德国也一直试图在宪法法官构成上在新教徒与天主教徒之间达到一种平衡{4}。通过宪法法官任命的分配机制确保宪法法院之中能够存在来自不同方面的声音,容纳不同方面的因素,从而获取一种决策上的平衡,这是欧洲国家在规范宪法法官构成问题上的重要思路和经验。
  再次,欧洲国家通过任职年龄和任期制度规范宪法法官的构成。
  如何在宪法法官构成问题上既保持法院运转的稳定性又保证法院决策对于时代和社会的适应性,是欧洲国家普遍关注的问题,它关系到宪法法官地位的独立性、结构的稳定性和决策的有效性与连续性。一方面,宪法法官频繁更替会影响宪法法院结构的稳定性和政策的连续性,不利于造就宪法法官的职业使命感和保障宪法法院的平稳运转;另一方面,宪法法官构成过分僵化则会减损宪法法院应对时代和社会发展所需要的决策能力,不利于根据不同的历史背景、条件与事件解释和发展宪法,宪法法官任期过长容易形成固定不变的政策倾向,阻碍政治改革和社会发展。因此,它们通过规定宪法法官任职年龄和任期制度来保持宪法法院在稳定性与适应性之间的平衡。
  就任职年龄而言,许多国家规定最低年龄为40岁,如德国、斯洛伐克、俄罗斯和乌克兰等;有的尽管对最低年龄没有明确规定,但做了任职所需工作经历的年限限定,如罗马尼亚要求18年、摩尔多瓦要求至少15年,实际上也确保了宪法法官任职的合理年龄。同时,很多国家规定任职的最高年龄,如乌克兰规定为65岁,芬兰为67岁,德国为68岁,匈牙利、俄罗斯、奥地利等多数国家则规定为70岁;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意大利等国虽然未明确限定,却通过限制连任保证了宪法法官队伍的有效更新。
  就任职期限而言,尽管也有像奥地利为维护稳定性而没有限定宪法法官任期(任职至70岁时退休),摩尔多瓦则限定较短的任期(6年)来确保适应性,但总的来说,保加利亚、马其顿、意大利、立陶宛、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乌克兰等确定为9年,德国、俄罗斯、匈牙利等规定为12年,基本上都确立了十年左右的任期,这些国家,宪法法官任职时间长度较为适中,且一般不得连任,较有利于宪法法院调和稳定性与适应性之间的矛盾。例如,罗马尼亚将宪法法官任期规定为9年并不得连任,其目的就在于防止法官超龄服务。同时,诸如立陶宛、西班牙每3年更新1/3宪法法官,保加利亚每3年重新确认一次宪法法官资格,俄罗斯联邦宪法法院审判庭成员不得连续3年不作调整,以及罗马尼亚、匈牙利、南斯拉夫、斯洛文尼亚、乌克兰、马其顿、意大利等国家每3年选出一任宪法法院院长,也是此种有效尝试。
  三、宪法法院院长在宪法法官体系中占据重要位置
  几乎所有欧洲国家宪法法院都设置有院长这一职位,通常由宪法法官在自身队伍中选举产生,如保加利亚、克罗地亚、匈牙利、意大利、葡萄牙、罗马尼亚、俄罗斯、斯洛文尼亚、乌克兰等。在院长任期上,各国情况各异,如葡萄牙为2年,保加利亚、匈牙利、意大利、罗马尼亚、俄罗斯、斯洛文尼亚、西班牙为3年,克罗地亚为4年,斯洛伐克为7年,法国为9年,奥地利甚至可以任职至退休,在保加利亚、匈牙利、意大利、葡萄牙、罗马尼亚、俄罗斯、西班牙等国还可以连任。但总体上,都对宪法法院院长给予了特别的定位,并十分注重它们在引导宪法法院方面的作用。
  首先,院长担任着宪法法院首席法官的角色,对内对外代表宪法法院,这在捷克、法国、德国、匈牙利、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斯洛文尼亚、罗马尼亚、俄罗斯等国家得到体现。例如,在西班牙,宪法法院院长便是国家的第五号人物;在法国,宪法委员会主席也是国家的第五号人物。其次,院长通常要主持宪法法院的日常工作,并负责法院的行政和组织管理事务。例如,西班牙宪法法院院长应当是宪法法院第一审判庭的庭长,副院长应当是第二审判庭的庭长;法国宪法委员会在宪法委员会主席的召集下举行会议;俄罗斯、罗马尼亚和乌克兰宪法法院院长有权指导宪法法官的工作;捷克、斯洛伐克和西班牙宪法法院院长还有权对宪法法官采取纪律处分措施;奥地利、罗马尼亚和斯洛文尼亚宪法法院院长还必须向有权机构通告宪法法院法官职位空缺的情况。最后,宪法法院院长还常常充当一些重要角色,例如,在西班牙,宪法法院院长为政府委员会的会议制定日程表;在葡萄牙,宪法法院院长主持审议选举共和国总统和确保其有效性;在立陶宛,宪法法院院长在投票出现相持不下的情况时享有决定性的投票权。总体而言,院长在宪法法院有效运转方面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例如,在俄罗斯,宪法法院院长对外代表联邦宪法法院处理与国家机构和组织、社会团体的关系,经授权代表宪法法院发表声明,同时,对内指导准备宪法法院全体法官会议、召集会议和主持会议,并将应当由全体法官会议考虑的问题提交审议,还对宪法法院的职员履行一般行政管理职权,将宪法法院秘书处和其他机构领导成员的候选人名单连同职员职位的清单提交宪法法院予以批准,等等。另外,专门设置了副院长履行宪法法院院长授予和委托的职责,设置法官秘书履行宪法法院院长指示的诸多具体事宜。
  又如,在葡萄牙,院长一方面代表宪法法院处理与其他公共机构和权力当局的关系,受理对选举共和国总统被提名人的申请和撤销声明,主持最终决定共和国总统的选举大会等;另一方面主持法院会议和进行诉讼活动,召开法院临时会议,审查投票结果,组织法院文件的发放、签署法院文件以及授予有关的证明,组织申诉日程表和有关的通知以及在同一审议中作为判决所准备的其他程序,还主管法院的行政管理事务以及登记工作和有关的辅助服务,负责法院官员的宣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5}王亚琴.俄罗斯联邦宪法法院的作用(J).法律适用,2003,(7):80;79.

{2}{4}{6}{8}莫纪宏.宪法审判制度概要(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8.23;25—26;34;44.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3}欧洲理事会编.宪法法院的构成(M).威尼斯:欧洲理事会,1997.33—34.

{7}刘兆兴.德国联邦宪法法院总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58—5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299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