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科技创新与科技法制
【英文标题】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Legal System Oi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分类】 科技法学【期刊年份】 1999年
【期号】 4【页码】 4
【摘要】

科技兴国、科技富国、科技强国的关键是科技创新。创新是动力和灵魂,对一个企业是这样,一个科研单位也是这样,对一个国家更是这样。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科技事业的蓬勃发展需要加大科技体制改革力度,需要高科技产业化、市场化,需要科技法制成为科技创新的先导和保障。本期笔谈的几位作者围绕以科技创新与科技法制的关系问题为中心,就科技立法、科技法制如何促进和保障科技创新而谈,文中引用大量国外科技法制信息并提出具体而富有意义的理论建议,特别是科技创新一靠市场二靠法制、科技法制应促进和卫护科技创新、科技法制要促进企业成为科技创新的主体、科技法制要激励科技人员从事科技创新、科技创新应注意在非市场领域的全面发展等观点,值得重视,并希冀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1650    
  推科技创新入市场以法制建设作保证
  倪正茂 阮传胜
  经江泽民总书记大力倡导,我国科技事业正涌起创新热潮。为保证科技创新取得最丰硕的成果,未雨绸缪之计,首推以下两者:一为推科技创新入市场;二为以法制建设作保证。
  我国原有科技体制对科技、政治、经济和国防建设曾起过重要作用,但其缺陷也是明显的。例如在原有的计划体制下,科技机构缺乏活力和动力,不讲经济效益,不承担经济责任,躺在国家身上吃“大锅饭”,科研人员的科技创新积极性无法充分调动起来。基于此,党和政府决定对我国的科技体制进行改革,以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的需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速科学技术进步的决定》明确指出:“科技体制改革是一场解放科技生产力的广泛而深刻的革命”。
  1985年3月中共中央作出了《关于科学技术体制改革的决定》,标志着我国的科技体制改革进入全面开展阶段。1985年以来的科技体制改革是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业已取得的成绩,可以立法予以肯定,以免“回潮”。但迄今十多年来,我国的科技体制仍未真正摆脱计划体制的束缚,也未能够使市场运作成为科研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主要手段,科研成果有效利用率仅仅达到已开发总量的10%。为此,我们应加大科技体制改革的力度,进一步改革原有体制下在科技工作中单纯依靠行政手段,一切由国家统包统管的状况,使科研机构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传统科技拨款制度,改变科研机构全部由国家包下来拨给经费的做法,针对不同情况,分别实行科学基金制、研究开发合同制等,通过经济杠杆和经费的控制,增加对科研机构的压力,激发其活力,将其一步步地推向市场,以市场需要作为科研机构进行科技创新的不竭的动力源泉。现在,中央己决定将242个国家级的科技院所推向市场。这是我国科技创新的重大举措,是科技创新推向市场的重大步骤。科研机构被推向市场以后,中央和地方政府可以加强宏观调控,为科研机构和市场经济的主体———企业牵线搭桥,通过企业和科研机构的合作,使科技创新成果在市场经济发展中真正发挥“第一生产力”的伟大作用。
  1984年10月以来,我国科技法制建设在科技进步方面业已发挥巨大的积极作用。新制定的一批科技法贯彻落实了邓小平关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科学论断和战略思想,确定了科学技术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优先发展战略地位。但我国的科技法制诞生于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转轨过程中,有关科技立法仍带有计划经济的不少烙印。如科技法制的权威性不足,科技法律的系统性不够,可操作性不强,科技法律保护调整的范围较窄等等。
  市场经济是以市场作为配置社会资源的主要手段的经济形态,它所提出的一系列新的法制需求,引致许多国家调整科技法制建设的步伐。例如,美国于1980年颁行了《史蒂文森———威德勒技术创新法》;1986年对该法进行了修订,改称为《1986年美国联邦技术转让法》。该法的制订,旨在促进美国的技术创新,支持国内技术转移,加强和扩大科研界与产业界的技术交流。该法包括以下五个方面的推进技术创新的制度:一为研究开发机构制度;二为技术创新资金的来源与使用制度;三为行政授权制度;四为科技人员制度;五为科学技术奖励制度。美国1982年通过的《小企业创新发展法》,1989年通过的《国家竞争技术转让法》,1991年通过的《国防授权法》等,都对科技创新作了有力的推动。又如韩国,于1997年颁行了《科学技术创新特殊法》,旨在进一步加速科技创新的进程。再如欧盟,于1996年通过了《欧洲创新计划》,该计划具有对欧洲共同体各国的法律约束力。该计划的三个主要目标被确定为:第一,形成一个真正的创新文化;第二,创造一个有利于创新的管理法律和金融的环境;第三,促进知识生产、扩散和使用部门之间的联系。
  与这些国家比较,我国的科技立法显然滞后了10~20年。我们必须在科技法制乃至整个法制建设上有所创新,以促进和保障科技创新渐入佳境,终成伟业。在这方面,我们认为,应从以下几点着手:其一,立法方面,国家和地方立法应充分体现科技创新的要求,尽快出台有中国特色的《科技创新法》;尽快出台为科技与经济发展急需的其他法律法规,如高新技术开发区法、科技成果转化法等,同时尽快制定《科技进步法》的配套实施条例和地方性配套法规;其二,应建立健全的适合科技活动特点的司法制度,加强对具有科技专业知识的司法人员的培养,有关部门应进一步加强科技法制的宣传力度,各级人大对科技法律的执法检查也应常抓不懈。通过严格执法,可以保证科技法律有效地规范、引导科技创新,促进科技进步。此外,我们还应加强科技法学的研究,通过法制建设促进国际科技交流,加强对科技法律的宣传,等等。
  可以相信,随着我们逐步将科研机构、科研成果推向市场,以市场为导向,辅之以完善的科技法作后盾,我国科技事业定会早日实现现代化,社会主义的中国也定会更加繁荣富强。
  科技创新主角的法制推动和卫护
  *** 吴志宏
  科技创新是全民的事业,但企业应成为科技创新各路大军中的主角。科技法制建设应有利于推动企业成为科技创新的主角,并卫护这一主角在科技创新的大舞台上得到配角的有力配合,有声有色地演出威武雄壮的活剧来。
  一
  科技创新这一全民事业的各路大军,各有不同的不可或缺的作用,我国的科技创新主体包括企业、科研机构、高等院校、政府部门、中介机构、相应的金融机构等。其中,企业是科技创新的主角;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是科技创新的主要生产者和创新人才的主要培养者,是科技创新的知识源;中介机构是科技成果传播扩散的桥梁;政府通过制定法律和政策,引导和激励企业、科研机构、高等院校、中介机构等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加快科技知识生产、传播、扩散、应用直到转化为市场竞争优势和社会经济效益。
  其中,企业作为科技创新活动和产业化的主体、投入的主体,占有特殊的地位。在市场经济大发展的情况下,科技创新是现代企业的动力源泉,企业尤应成为科技创新的先锋和主角。
  从企业构成来说,各类企业对科技创新都责有攸归。而我们关注的侧重点应是国有大中型企业和民营科技企业。前者在国民经济中占主导地位,建立健全国有大中型企业的科技创新体制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重要内容,增强企业科技创新能力是其走出困境的关键措施之一。后者是我国经济体制和科技体制改革的产物,也是推动科技进步与经济发展的一支有生力量。截止1997年,全国民营科技企业总数已超过5万家,长期从业人员200余万人,其中科技人员约70万人,全年技工贸总收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因此,民营科技企业在科技创新中的主要地位是应时刻关注的。
  二
  科技法制建设推动企业成为科技创新的主角,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第一,力促科技院所、科技精英进入企业。日本设立了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创造科学技术推进制度”,其核心是流动研究体制,大力鼓动人才流动。欧盟根据《欧洲创新计划》把促进科技人员流动作为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目标。具体措施如:在研究开发项目的执行和大型设备的使用中,把人员交换记入有效成本;实施“工程博士”试验项目,在企业中设立吸引科技精英流入的诱人职衔和职位。“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国为推动科技创新,应以法律手段促进对科技院所人事制度、分配制度的改革,促进其运行机制的根本性转变;同时从土地、国有资产划拨、税收、进出口及社会保障制度等方面对向企业转制的科技院所实行过渡期扶持。应立法允许和鼓励科技人才以多种形式进入企业,如兼职、以技术等无形资产入股等;对进入企业的科技人才优先办理落户手续、优先安排科研开发基金的使用,把企业科技人才引入人才资源管理与开发规划等。要在2000年前以法律保证实现绝大多数科技院所向企业化转制,从根本上改革大部分科技力量游离于企业之外的格局,使企业真正成为创新主角。
  第二,对科技人员在企业科技创新中作有力激励。美国曾立法规定了科技创新中各级科技人员领取薪金的标准和依据;建立科技奖励制度,包括科技成果提成奖励,设立国家技术奖章。意大利宪法甚至规定在科技方面获得重大成就者可以成为终身议员。实际上,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倒是既重视对科技人员的物质奖励,又重视精神奖励的。有鉴于此,我国的立法应当建立科技人员创新和产业化的奖励和评价体系,保证创新人员获得精神及物质利益,真正发挥其创造性、积极性和主动性。如设立国家科学技术成就奖,授予在现代科技前沿领域取得高水平成果的科技人员;企业从科技成果转化收益中提取一定比例奖励研究开发人员;对职务发明与非职务发明、职务技术成果与非职务技术成果的奖励作规定等。
  第三,企业科技创新及其成果转化的优惠税负。创新是企业的生命力所在,其成果转化是生命力的体现。日本以《新技术开发事业团法》,美国以《综合贸易与竞争力法》,韩国以《工程服务促进法》大力推动企业科技创新,在很大程度上得力于对企业科技创新的优惠税制。我国也应制定各种优惠税负法律有力地推动企业的创新,如:企业创新科技产品中智力投入等无形资产计入成本及相关增值税抵扣;企业进口供研究开发用的相关技术和设备纳入国家鼓励产业项目减免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范围等。
  第四,关于民营科技企业的特殊优惠政策。韩国根据《工业技术开发促进法》给予建立科技创新研究机构的私营企业以税收与财政方面的大力支持,如扣减用于研究开发的设备的关税,对研究开发发放补助,并鼓励不能自建研究机构的企业与其他企业建立科技开发联合体。其结果是,从1989年到1995年,这样的研究机构从199个增加到2333个。法国实施了《中小企业研究合作促进计划》,规定给予财税方面的优惠。到1995年底,已批准合作项目1400多项。给中小企业或民营科技企业以大力支持,从而迅速推进科技创新与经济发展,已经成为世界各国一致公认的成功经验。1992年以来,我国民营科技企业有了很大发展,但也面临一些困难和制约因素。发展民营科技企业,要实行一些特殊优惠政策,如对具备条件的企业,可优先安排发行企业债券、股票上市;免收企业的工商、科技行政管理费;企业上缴的所得税,由各级财政按一定比例作为本地区科技发展基金,用于其贷款、担保等。
  三
  科技法制建设卫护企业成为科技创新主角,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第一,建立风险投资机制,减小风险企业的风险因素。韩国依法成立的“综合技术金融公司”(KTB)作为风险资本机构,为企业的技术创新提供全面的资金支持,它采取了入股投资、垫付、附条件贷款、技术开发贷款、租赁和代理融通的形式。其他发达国家在风险投资方面创造了许多成功经验也可供借鉴。我国应立法设立高科技成果转化风险投资基金,强化现有风险投资公司,集中资金、人才,加强管理;建立、完善风险投资支撑系统,包括咨询、财务结算、经纪人事务所等中介机构;加强监管,总结经验,不断为完善风险投资机制推出新的措施和办法。
  第二,建立企业科技创新服务体系。美国根据1980年《史蒂文森—威德勒技术创新法》建立的“联邦技术利用中心”,专事收集、传播和转让由联邦政府所拥有或首创的技术情报,主要推向企业。根据该法还建立了“产业技术中心”,向产业界尤其是中小企业提供技术和咨询服务。建立企业应用技术信息资料库,设立技术查询等信息服务制度,使企业在科技开发过程中随时掌握科技动态,避免技术开发滞后及人力、物力不必要的浪费。同时,根据企业创新面临的困难,可创建以行业为依托的联合科技中心和以地区为依托的科技创业服务中心,为企业科技创新提供服务。
  第三,在司法和执法方面对企业科技创新的卫护。要维护科技创新企业的合法权益,必须完善以专利为基础的知识产权保护立法,如知识产权维护制度、职务技术成果的管理制度、行政保护和司法保护的途径等。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同时要加大执法力度,排除倾销、地方保护主义等不正当竞争,坚决查处和制裁各种违法侵权行为,及时有效地处理知识产权侵权和纠纷案件。
  第四,制定法律减轻企业负担。我国企业负担过重是惊人的,1997年全国的企业收费至少在6000亿左右,相当于全国同期财政收入的60%,比美、德等发达国家高出40多个百分点。企业负担过重,减少了对创新的投入,削弱了企业扩大再生产的能力,是一种短视的表现。通过立法,改确需的费为税,以法律手段加大监管力度和透明度,编制收费目录和收费标准,定期向社会公布,切实减轻企业负担。
  此外,对企业科技人才的保护也是重要的。科技人才是企业创新的生力军,离开科技人员进行科技创新,一切都是空谈。制定专门的《科技人才保护法》,对科技人才的培训教育、工作条件、保健医疗、养老保险、福利等作全面规定,有效保护科技人才。
  以强有力的科技法制推动和卫护企业的科技创新,已经成了我国企业这一科技创新主角能否走出困境并由此推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一日千里地发展,取得更为宏伟成就的关键。机不可失,时不我待。我们期待科技法学界、科技法制实践部门为此作出重大的贡献!
  谱写科技法制建设新篇章大大提高科技人员积极性
  江流邓 海燕
  科技创新通常都涉及规模较大的项目,但即使是在“星球大战”那样的大项目中,最终都要分解为一个个细小的课题,落实到一个个具体的科技人员身上。所以,充分调动、大大提高科技人员的积极性,有着极为重要的、关键性的意义,而科技法制建设的重心,应在这一方面有所倾斜。
  一
  之所以必须充分调动、大大提高科技人员的积极性,主要是由科技人员在科技活动中的个体性、自主性、创造性特点决定的。英国学者查尔斯·汉普登·特纳在《国家竞争力》一书中写道:“美国社会鼓励个人‘发挥潜力,成为你自己’”。“个人主义”在美国被作为发明创造的思想根源。西方学者认为,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进一步强调了个人在知识发展中的独特作用。因此,尊重科技人员的个体性,是科技社会关系的必然要求。科技人员作为科技社会关系的主体,在科技活动中往往形成自身的科研习惯、兴趣、志向等,这正是科技人员自主性的表现。如果忽视了这一特点,完全以计划管理的方式来开展科研,其结果只能是事倍功半。此外,科技人员的工作就是不断提出新思想、新见解、新思路的过程,而非对他人劳动的机械重复。也就是说创造性是科技人员的重要存在标志。
  为充分调动科技人员的积极性、主动性与创造性,必须努力做到:
  首先,以法律保证赋予科技人员科技创造的自由权利。包括选择科技创造空间、时间、方式方法与内容的自由权利。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科技活动本身的特点要求给予科研人员跨地域、跨组织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165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