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证据属性
【作者】 彭汉文何宝新
【作者单位】 广东省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广宁县人民法院
【分类】 交通运输与邮电经济法【期刊年份】 2014年
【期号】 12【页码】 42
【摘要】 【裁判要旨】交通事故认定书是法院审理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据以查明事实和划分责任的重要依据。但是,交通事故认定书本质上是民事证据,在此证据缺失或者证明力不足甚至有瑕疵的情况下,法院仍需通过其他证据来查明案件事实和划分事故责任。
  案号 一审:(2013)肇宁法新民初字第47号 二审:(2013)肇中法民终字第149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93779    
  【案情】
  原告:梁青青。
  被告:欧国如、广东电网公司肇庆广宁供电局。
  一审法院查明,2012年11月21日17时30分许,原告梁青青下班途中,驾驶粤HVS703二轮摩托车由广宁县排沙镇往南街镇方向行驶,途径南街镇黄坪村委会金圣路段时发生交通事故,后自行驾车回家。原告回到家中后出现身体不适,于当晚被送往广宁县人民医院治疗。原告在广宁县人民医院共住院治疗40天。广宁县人民医院于2012年12月31日出具出院小结,其中出院诊断为:1.特急特重型颅脑损伤:右侧额颞顶区硬膜外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脑肿胀,脑疝形成,右颞骨骨折,头皮下血肿;2.吸入性肺炎;3.全身多处软组织挫擦伤。出院情况为:患者仍处于昏迷状,气管切开套管接人工鼻吸氧,无气促,呼吸困难,无发热、寒战,无肢体抽搐,无呕吐。出院医嘱为:继续治疗。原告因住院治疗共支出医疗费95184元。同时,经询问广宁县人民医院的脑科医生,其认为从医学的角度来讲,原告梁青青所受的颅脑损伤会存在以下情形,即伤者受到伤害时昏迷片刻后一段时间内仍表现清醒的状态,随着脑出血量的增加和脑组织肿胀坏死,逐渐形成脑疝,伤者再度陷入昏迷状态。
  事故当晚23时许,原告家属向公安部门报案,广宁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警赶赴现场进行了勘查,并于2012年12月12日出具宁公交证字[2012]第4412230200782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其中记载:“道路环境:现场位于广宁县南街镇黄坪村委会金圣路段,呈南北走向路面全宽4.0米,混合水泥道路,南往排沙镇,北往南街镇,此路段是连续转弯路段,设有连续转弯标志。调查得到的事实:1.道路西侧路面有一长2.50米的刮地痕,一端距东侧路沿2.20米,另一端距东侧路沿4.0米,西侧路边有两排线路,距离西侧路沿1.05米,其中一排为挂两线木电线杆线路,另一排为挂四线水泥电线杆线路,电线杆与道路呈平衡状态;2.四线水泥电线杆线路物业主是欧国如,于2012年11月21日18时30分许由管理员欧国健在现场驳接过,驳接方位地下遗留蓝色的电线塑料胶粒和绝缘胶布内圈;3.粤HVS703二轮摩托车至今下落不明;4.梁青青颈部有三条勒痕。凭现有的证据,我队无法查清事故发生的地点及成因。”交警部门于事故当晚和次日对勘查的现场进行了拍照,照片显示现场路边有两排电线杆,其中挂四线的水泥电线杆上最靠地面的一条电线离地面较低,其最低部分靠近路面的转弯处,现场有一处水泥电线杆附近有电线接驳痕迹。
  2013年2月21日,梁青青向广东省广宁县法院提起诉讼,请求:1.判决欧国如、广东电网公司肇庆广宁供电局连带赔偿其损失100377元(该损失暂计至2012年12月31日);2.本案诉讼费由欧国如、广东电网公司肇庆广宁供电局负担。
  庭审中,证人欧宗贤指证其于事故当天和原告梁青青同路返回南街镇,由于其驾驶车辆在原告后面,且二人相距一段距离,其未亲眼看到事故发生的经过,见到原告时,原告正扶着摩托车站在路边,有一条蓝色电线从路边电线杆上斜拉下来,横跨过路面一直延伸到原告站立的地方,原告站立的地方位于前述交警勘查的现场。同时,经询问原告方,称事故车辆粤HVS703二轮摩托车因遭盗窃,下落不明,原告方提供有报警回执一张予以证明。原告梁青青是农民,平时主要从事农业生产工作。
  2013年4月26日上午,广宁县法院召集双方当事人及相关人员到广宁县南街镇黄坪村委会金圣路段进行现场勘验。现场四线水泥电线杆上的电线已被全部拆除,被告欧国如指认电线接驳处位于距勘验现场往排沙方向约200米的地方,原告梁青青的胞兄梁烈烈、被告欧国如的胞弟欧国健、南街供电所工作人员冯某某均指认电线接驳处位于勘验现场的一根四线水泥电线杆附近,冯某某还指认交警部门所称地面刮痕也位于前述四线水泥电线杆附近。另经测量,前述四线水泥电线杆高2.15米,距离水泥路面1米。
  另查明,被告欧国如与被告广东电网公司肇庆广宁供电局存在供用电合同关系,双方于2006年11月17日签订低压用户供用电合同一份。该合同第2条约定:“供、用电双方以计量表后接户线的接点为产权分界点,接户线及用户电气设备属用电方,双方应各自负责其电气设备的运行维护,并承担由此产生的相关法律责任,确保安全用电。”事故发生后,被告广东电网公司肇庆广宁供电局以借支的方式向原告亲属支付了3万元。
  【审判】
  广东省广宁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本案事故的现场所在地及原因是否确定?原、被告各方应否承担民事责任?
  原告梁青青是在广宁县南街镇黄坪村委会金圣村路段被电线绊倒致伤的,即本案事故发生的现场和原因是可以确定的。本案虽只有一个目击证人,但证人欧宗贤的证言与交警的现场勘验及拍摄的现场照片,以及本院的现场勘验相吻合,本院对欧宗贤的证言予以采信。况且被告欧国如在庭审中对于交警现场照片有关电线接驳口的指认位置和被告欧国如雇请线路人员欧国健在本院进行现场勘验时指认的电线接驳口位置,将交警的现场照片与现场可见之参照物对比,可以与勘验现场之景象吻合,所以可以肯定事故发生当天在勘验现场确实有电线断掉过,并由欧国健重新接驳。虽被告欧国如指认了另一个接驳口所在地,但该地点无法与其在庭审中指认的现场照片及欧国健在勘验现场指认的现场相片相吻合,故被告欧国如所指认的并非事发时的现场。被告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原告在此期间发生过其他事故,而原告提供的证据能够形成较为完整的证据链,可以证明伤害事故发生的地点及原因。综上所述,本院认定原告梁青青是在广宁县南街镇黄坪村委会金圣村路段被属被告欧国如所有的电线绊倒致伤的。
  原、被告应当按照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被告欧国如作为电线的产权人,依法应当尽到完全的管理义务,对于从线杆上脱落的电线没有及时予以处理,负有疏于监督检查的过错,是造成本案事故的主要原因,对于原告梁青青的损失应当依法承担主要责任。被告广东电网公司肇庆广宁供电局虽不是电线的产权人,但作为供电企业没有落实用户的安全生产责任,特别是没有针对类似欧国如户这样供电线路较长的用户制定明确的安全巡查制度,没有督促用户做好安全用电措施,负有疏于督促检查的过错,是造成本案事故的原因之一,对于原告的损失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梁青青驾驶二轮摩托车在道路上行驶,没有注意路面情况,遇事采取措施不当,操作失误,没有及时避险,对于自身受到伤害也有过错,应当减轻对方当事人的民事责任。考虑到本案实际情况,酌定被告欧国如承担赔偿原告60%的责任,被告广东电网公司肇庆广宁供电局承担赔偿原告10%的责任,原告自行承担30%的责任。因此,原告请求两被告全部承担赔偿责任的意见,与案件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由于两被告的侵权行为没有共同意思联络,虽然造成同一损害,但能够确定责任的大小,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原告请求两被告负连带责任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欧国如认为原告的伤害与其无关不应承担责任的意见,与案件事实相悖,本院不予采纳;被告广东电网公司肇庆广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9377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