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四川警察学院学报》
第三代毒品--新精神活性物质(NPS)发展趋势评估、管制瓶颈与应对策略
【英文标题】 On the Growing Trend Assessment, Bottleneck of Regulation and Countermeasure of NPS, the Third Generation Drug
【作者】 游彦邓毅赵敏
【作者单位】 泸州市公安局纳溪区分局泸州市公安局纳溪区分局泸州市公安局纳溪区分局
【分类】 行政管理法
【中文关键词】 第三代毒品;趋势评估;管制瓶颈;应对策略
【英文关键词】 The Third Generation; Growing Trend Assessment; Bottleneck of Regulation; Countermeasure
【文章编码】 1674-5612(2017)01-0097-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1
【页码】 97
【摘要】 第三代毒品——新精神活性物质(NPS)的不断蔓延扩散,已经对社会治安和公共卫生造成不容忽视的现实危害,也使得毒品治理这一世界性难题变得更加复杂艰难,亟待正视。目前第三代毒品的趋势有以下几特点:种类繁多、变异迅猛;个性定制、产销两旺;认知度低,受众广泛;网络传播、形式隐秘;危害频现、影响恶劣。管制的瓶颈主要表现在:立法滞后,列管迟钝;打击乏力、综治滞后;宣传失准、导向偏差。应从健全立法,弥补漏洞;强化综治,形成机制;有的放矢,重点突破;加强协作,形成合力等方面进行应对。
【英文摘要】 The spreading of new psychoactive substance (NPS), the third generation drug, has done unnegligible harm to social order and public health and made drug control more complicated, which demands serious attention. The features of its growing trend includes great variety, swift and violent variation, custom made, thrive production and marketing, low cognition degree, extensive receivers, secret network communication and with frequent harms and bad influence. The bottlenecks of regulation involve lagging legislation and comprehensive treatment, inertial administration, weak strike, inaccurate publicity and deviated orientation. The following countermeasures are recommended: perfecting the legislation to patch the leak, strengthening comprehensive treatment to form mechanism, having a definite object to make major breakthrough and strengthening cooperation to make concerted effor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6703    
  目前,我国禁毒工作已成功对以往第一代毒品(植物提取类毒品)形成打压态势,也对第二代毒品(化学合成类毒品)形成有效遏制局面。但在联合国禁毒署2013年《世界毒品报告》中被定性为“新精神活性物质”(NPS)的第三代毒品对我们形成冲击。第三代毒品的变异速度比进入管制目录还快,蔓延传播极具潜力,并还出现互联网化、国际化、普众化等特点,这给新时期的禁毒工作带来新挑战与新考验。
  一、第三代毒品趋势评估
  在禁毒实务工作中,常把毒品分为三代。第一代,是以吗啡、海洛因、可卡因等植物提取而得的传统毒品;第二代,即以冰毒、摇头丸、K粉等化学合成毒品为主;第三代毒品即“新精神活性物质”(NPS)。它首次出现在书面报告是在2013年《世界毒品报告》,这份《报告》给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定义是,没有被联合国国际公约(即《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和《1971年精神药物公约》)管制,但存在滥用可能,并会对公众健康造成危害的单一物质或混合物质{1}。随后联合国禁毒署认为“新精神活性物质”将成为全球范围流行的第三代毒品。此类毒品,往往是一些人为逃避管制,修改管制毒品的化学结构得到的毒品类似物,具有与管制毒品相拟或更强的兴奋、致幻、麻醉等效果,因此被称为“实验室毒品”或“策划药”。目前第三代毒品的趋势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种类繁多、变异迅猛。
  新精神活性物质(NPS)是一个泛称,目前新精神活性物质具体包含九类物质:即合成大麻素类、卡西酮类、苯乙胺类、色胺类、氨基茚类、哌嗪类、氯胺酮类、笨环利定类、植物类及其他类。这九类物质除植物类名单增长速度缓慢外,其它八类物质不断衍生出变异品种,经了解其衍生路径主要有两种:一是延用已有的毒品化学主体结构,但对其结构进行细微修改,如2C-I-NBOME(2-甲氧苄基碘苯基乙胺)与25I-NBOME(俗称“开心纸”)是同一物质,但化学结构上却有细微不同;二是完全创造出的新结构物质,如合成大麻素类毒品,自2011年国内首次出现,截止目前已经有了第八代产品,但据禁毒信息通报显示,第九代产品已经上市供应,第十代产品处于量产阶段{2}。由此可知,新精神活性物质的自我更新速度异常迅猛,据联合国的报告显示,新精神活性物质2009年有166种,2012年上升到251种,2014年达388种,2015年陡增至602种,一年之内增长幅度达55%。
  (二)个性定制、产销两旺。
  新精神活性物质基本都起源于国外,最初是国外医药公司、化学实验室研究出来作为新药使用,后来发现该类物质滥用的弊端更大,便中止实验进程,但由于各种途径被犯罪分子仿制制造毒品,且化学分子式和制造工艺可以通过互联网、师徒传授等渠道获得{9},笔者经询问业内人士得知只要是具有大学二年级有机化学基本知识或受过初级药剂师专业培训,即可制造出新精神活性物质,近年来出现的大学师生、药剂师等知识群体制毒案例便是明例。同时由于中国庞大的化工加工产能,使中国已成为新精神活性物质的重要生产地,特别是我国长三角等特定地域的少数企业根据境外不法分子品种、数量等需求,采取订单式生产并经邮寄等渠道输出,并利用各国管制差异逃避打击,从而严重影响我国的国际形象{9}。
  (三)认知度低,受众广泛。
  笔者经过实地走访得知,对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准确认识尚在普及阶段,就连公安禁毒民警对新精神活性物质也所知甚少,一名从事禁毒工作多年的民警告诉笔者:自己在工作第一次收缴到“神仙水”、“开心纸”时完全不知何物,最后请示上级鉴定部门才得知其化学成分。同样2010年山西长治警方集中打击“长治筋”毒品时,起初也是将“筋”作为简单的咖啡因处理,经国家毒品实验室鉴定后才知道“筋”是甲卡西酮(即“浴盐”、“丧尸药”){3}。对于普遍群众更是将新精神活性物质作为新奇事物,而易染毒重点群体却认为新精神活性物质较传统毒品相比毒瘾弱、危害小,更愿意通过新精神活性物质获得所谓“合法快感”、“适度兴奋”。据《2015年中国禁毒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现有吸毒人员234.5万名,其中滥用海洛因等阿片类毒品人员98万名,占41.8%;滥用合成毒品人员134万名,占57.1%,滥用其他毒品人员2.5万名,占1.1%。这是滥用合成毒品人员自2014年首次超过传统毒品人员登记人数后的再次攀升(2014年滥用合成毒品人员占登记总人数的49.4%, 2015年上升了7.7%){4},而在禁毒实务中有个常见的换算公式,即登记人数与实际人数比例通常是1:5,故可以推算出全国滥用合成毒品的实际人员数量就在700万左右。
  (四)网络传播、形式隐秘。
  随着社会信息化程度的不断深入,QQ、微信、来往等即时通讯工具的出现,特别是即时通讯工具逐步增添的阅后即焚、敲门等保密功能,使涉毒活动更加隐蔽,目前已形成通过QQ、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确定交易信息,再用支付宝、网银、红包等付款,贩卖者对毒品采取伪装或夹带等方式,使用快递包装运送,初步形成“网络联系、银行转帐、物流销售”的贩毒模式,仅2014年在公安部开展的清理互联网涉毒专项行动中,仅7起专案就锁定涉案QQ群近百个,涉毒QQ号2000余个,先后抓获重大涉毒嫌疑人717名。同时由于新精神活性物质具有易溶、无色等物理特性,目前制贩者将它添加到许多常见物品当中,目前已出现添加到巧克力、棒棒糖、果冻、烟卷、凉茶的案例,甚至还出现类似于邮票形状的“含片”,即将毒品溶解后喷涂在厚贴纸上,吸毒者将“含片”置于舌下含服{5}。最后随着我国医疗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麻醉药品与精神药品的管制难度不断加大,特别是医药分家新政的推广及药品信息系统建设的滞后,导致麻醉药品与精神药品不断面临滥用、非法贩卖的风险。
  (五)危害频现、影响恶劣。
  随着新精神活性物质在我国不断蔓延,接触人群也逐渐显现出滥用之后的社会危害性,据《中国禁毒报》(2015年12月1日)披露:新精神活性物质会在滥用者脑中形成奇幻景象,并促使其在现实中做出极其异常的行为,甚至发生恶性伤人案件;同时其滥用行为已从普通民众蔓延至公务员甚至军队等特殊行业,可能酿成更为严重的危害后果{4}。另据国家禁毒委员会报告显示:经吸毒人员数据库与刑事案件数据库比对,2014年全国破获涉毒人员相关刑事案件14.9万起,占同期刑事案件总数的12.1%,其中因筹集毒资而引发的盗窃、抢劫、抢夺等侵财性案件7.2万起,涉毒犯罪案件4.7万起,更有杀人、绑架、强奸等严重暴力案件300余起{6},其中《法医学杂志》刊登的《吸毒后杀人并食尸至机械性窒息死亡一例》一文被媒体广泛报道,该案中一名男子吸毒后将一名女子杀死,并将其开膛破肚,啃食心脏、子宫等内脏,而后被内脏卡住喉部导致噎死。文章披露男子生前曾吸食过冰毒,但吸食冰毒却极难找到啃人食尸的案例,故文章大胆推测,男子可能同时吸食了增加肾上腺激素分泌和自发性咀嚼运动的甲卡西酮(该案中未做相应检测){7}。此外,由于新精神活性物质大多具有兴奋、致幻的作用,会使吸食者产生高度的性需求,近年来性传播疾病(含艾滋病)与新精神活性物质呈现出明显的正相关关系{8},据泸州市疾控中心的相关数据显示,近三年,性传播疾病在性工作者、同性恋者等易染毒群体中呈快速增长态势,且女性更容易感染HIV、梅毒、HSV和HBV等性传播疾病,从而给公共卫生防治体系带来巨大压力。
  二、第三代毒品管制的瓶颈
  (一)立法滞后,列管迟钝。
  目前我国惩治毒品犯罪法律体系是着眼于第一代、第二代毒品犯罪而建立的,针对第三代毒品还存在明显短板。首先是新精神活性物质的列管名单数量太少。目前《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列管办法》(2015年版)中列管116种新精神活性物质,《精神药品品种目录》(2013年版)列管13种新精神活性物质,总共列管129种新精神活性物质。但与目前存在的602种新精神活性物质相比,还有相关数量的活性物质未列管,故给犯罪分子“打擦边球”的机会,如甲卡西酮2010年被列管后,犯罪分子随即修改合成技术,转而制造替代品乙卡西酮,而乙卡西酮2015年才进入列管名单{1}。其次是列管程序复杂、标准不一。由于在讨论列管时专家组出现分歧意见导致论证环节多次反复,大大拖长了列管过程时间,虽在2015年9月出台的《非药用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列管办法》也制定出“情况紧急、不及时列管不利于遏制危害发展蔓延”的新型毒品快速临时列管机制,且还规定了正式列管9个月的时间上限,但由于《列管办法》对快速程序的规定过于模糊,操作指导性差的缺陷,防控效果仍差强人意。最后审判环节量刑标准多靠酌情。虽然目前在司法实务中有《关于审理若干新型毒品定罪量刑的指导意见》(2006年版)、《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2007年版)以及《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2014年武汉会议、2008年大连会议)等指导性文件,这些文件中对未列管的新精神活性物质的量刑通常采用“综合考虑其致瘾性、社会危害性、数量、纯度等因素依法量刑”等概括式表述,且明确规定“滥用范围和危害性相对较小的新类型、混合型毒品,一般不宜判处被告人死刑”及“行为人出于医疗目的,违反有关药品管理的国家规定,非法贩卖麻醉药品或精神药品,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等“灵活条款”,再加之《非法药物折算表》(2004年版)只含有156种药物的折算标准,但随着《列管名单》的不断扩大,使《折算表》的司法实践作用越来越局限,从而使新精神活性物质的遏制力度始终未形成高压严控态势。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2014年宁夏银川“蓝莓案”,该案警方缴获由药草、香料和其他化学物质混合制成的“合成大麻素”类新型毒品“蓝莓”400余克,经鉴定该物质药效作用与大麻相似,但毒性却高出大麻4-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卢伊,徐佳[J].凤凰周刊,2016, (2):22-30.
  {2}钱振华,乔宏伟,花镇东.气相色谱-质谱联用法同时测定8种合成大麻素[J].法医学杂志,2015, (1):1-4.
  {3}曹芳琦,李茂.4-甲基乙卡西酮的鉴定研究[J].中国司法鉴定,2015, (3):43-47.
  {4}2015中国禁毒报告[R].
  {5}杨黎华.合成毒品4-甲基甲卡西酮的危害及滥用的预防[J].云南警官学院学报,2012, (2):19-21.
  {6}2014年中国禁毒报告[R].
  {7}吴荣奇,魏明.吸毒后杀人并食尸致机械性窒息死亡1例[J].法医学杂志,2012, (6):472-473.
  {8}常颖,高利生.4-甲基甲卡西酮综述[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1, (5):121-125.
  {9}钱振华,徐鹏.新型毒品卡西酮类策划药“浴盐”[J].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13, (1):19-2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670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