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秋菊的秩序世界
【作者】 刘楠【作者单位】 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法律信息【期刊年份】 2009年
【期号】 13【页码】 5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7142    
  秩序的决定者或许是国家或社会,但对秩序的感觉,却属于这个国家或社会里的个人。
  从秋菊看到同是自己冤家和恩人的村长被警车带走时那迷惘的眼神里,人们或看到了正式制度与非正式制度的冲突,或看到了旧秩序的衰退、新秩序的阵痛,或看到了无奈和尴尬。显然,秋菊对两种制度和秩序带来的结果都是失望的,村长没有道歉,她也不希望村长被抓。那条延伸向天边的乡间小路,给了我们无穷的想象与暗示,不断激发人们去诠释秋菊“说法”的意义。是她对尊严、平等的追求?是利用现有制度资源来实现自己的利益?是某种捉摸不透的自然法?有一点可以肯定,秋菊的“说法”,显然既不属于集体所有制的习俗或民间法——上访本身就是对村里的自然秩序的反叛,也不是全民所有制的国家法——秋菊触摸到了又害怕地缩回了手。那些普遍性的规则都暂时在秋菊那里失效了。发生作用的,是秋菊个体所有制的秩序感,是她的“可以打但不能打那儿”的权衡,是仅仅属于秋菊在特定的时空和语境下的秩序世界。
  贡布里希在其名著《秩序感》中认为:秩序感既来源于心理需求,同时也是作为高级生物的人类的一种美感。秩序感首先受到社会条件的限制和决定,但亦有自身的独立性。因此一种秩序的尺度可能影响主体的判断,但不必然符合主体的秩序感。我们在说秩序世界本身是客观存在的时候,而秩序感却是主观的,是人各不同的。当我们看到百万红卫兵齐聚天安门时,排山倒海的口号让我们看到另类秩序的美感;当我们看到几千年的尊卑有别、长幼有序的男耕女织的生活场景时,我们也有一种田园牧歌式的秩序美感。但我们不能说,每个人在每个时候都有这种感觉。在美学领域,有人认为人天生就有“补白”的冲动,对已经存在的画面的不满意,表明了主观的秩序感与现实存在的距离和裂缝。在真实的秩序世界,如果个人的秩序景象与现实的秩序世界重合,对现实的秩序世界是满意的,就不会有“补白”的冲动;反之,他就会设法去改变,不管是出于自利的动机还是利他的动机。对现实秩序世界的“补白”是绵延历史长河的延续,而不是彻底颠覆,否则我们会更加焦虑和不安。不是吗?在打破旧世界、建设新世界的口号中,我们感到旧世界的顽固,感到“打破”的不可能。漂泊感常常唤起我们去讴歌旧世界中令人怀念的东西,混沌中我们对寻找新秩序迫不及待,想要一个心甘情愿归顺的家。
  寻找家园的,不仅有精英们,也有秋菊式的大众。电影有意识的时光倒错展示给我们的正是几千年波澜壮阔的寻找家园的画面。从乡野那条延伸到城镇和都市的小路,从步行、人力车、畜力车到汽车,从自然经济到现代化,从传统到“西洋镜”,秋菊恍惚在跨越着时空讨“说法”。精英的参与创造秩序也许更能借助于知识,但秋菊们“誓将去汝、适彼乐土”的智慧和勇气也同样值得尊重。也许哪一天他们会在需要和经济、文化、信息等资源的帮助下会合在一起,但秋菊向反方向走去的时候,谁能说,南辕北辙的一定是她呢?
  每个人都有属于他的秩序世界,现实的秩序世界决定着他,他也试图通过自己主观的秩序感改变着现实的秩序世界。秋菊村子里也是如此,例如村长骂他老婆“你懂个屁”,表明了他强烈的关于权力的秩序感。风雪之夜送告他的秋菊上医院是村长的关于义务的秩序感,“送她上医院与打官司是两码事”,表明他的秩序感由于体制内的教育与信息让他也在被现实世界决定着。又假如上访的是冬梅而不是秋菊,难说她不会把村长给的钱从地上拣起,难说她不会对村长被抓而拍手称快,这是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714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