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地方立法研究》
改革开放四十年地方立法
【英文标题】 A Review of the 40 Years' History of Local Legislation Since the Reform and Opening-up
【作者】 曲頔【作者单位】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
【中文关键词】 地方性法规;改革开放;立法
【英文关键词】 local regulation,reform and opening-up,legislation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99
【摘要】 改革开放四十年,地方立法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发挥了重要作用。赋予地方立法权,与改革开放相伴而生,是我国立法体制的重大发展。地方立法的发展历程可以分为起步探索、努力构建市场经济体制、协调推进各领域立法、引领和推动全面深化改革四个阶段。改革开放四十年地方立法取得了五方面的成就:开展实施性立法,保证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在本行政区域有效执行;开展创制性立法,引领当地改革和经济社会发展;开展先行先试立法,为国家立法积累经验;形成较为完备的立法工作体制机制;建立起一支立法工作队伍。地方立法围绕着“立什么、怎么立”,实现了“六个转变”,同时也积累了不少行之有效、具有重要指导意义的工作经验。
【英文摘要】 As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Socialist System of Laws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local regulation plays a key role in building socialist country ruled by law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nd modernizing the national governance system and capabilities. Endowing local people's congresses the power of legislation starts with Reform and Opening, and the local legislative bodies have increased gradually as the deepening of Reform and Opening. The legislative bodies reached 354 when the revising of the Legislative law in 2015. The development of the local legislation can be divided into 4 periods, which are the start-up, building the system of market economics, promoting legislation of all areas, and leading comprehensively deepen reform. There are 5 major results for local legislation in the 40 years of Reform and Opening. First, implementing legislations to ensure effective implementation of the constitutional law, laws and regulations. Second, developing the creative regulations to lead the reform and local development. Third, developing the pilot regulations to accumulate experience for national legislation. Fourth, forming a complete system of legislation. Fifth, having built a legislative work force. This article summarized the main characters of local legislation, which are six transforms on “what to legislate” and “how to legislate”. This article also summarizes seven pieces of basic experience of local legisl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0533    
  如果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比喻成一个金字塔,那么地方性法规则位于这个金字塔的底部,它们数量大、门类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截至2018年7月,我国现行有效地方性法规约12000件,内容涵盖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环境等各个方面。本文拟对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地方立法情况进行回顾分析,梳理赋予地方立法权的历程和地方立法的发展历程,概括介绍地方立法取得的成效和特点,总结地方立法的基本经验。
  一、赋予地方立法权的历程
  赋予地方立法权,是我国立法体制的重大发展,是加强地方政权建设的重要举措。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伟大历史进程,地方开启了以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的新征程。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和地方治理的实际需要,地方立法权限又逐步由省级下沉到设区的市一级,由省会市、经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经济特区扩大到所有设区的市。
  (一)赋予地方立法权与改革开放相伴而生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确立了中央集中行使立法权的国家立法体制。1954年《宪法》肯定了这一体制,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行使国家立法权的唯一机关,但同时也规定,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的自治机关可以依照当地民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特点,制定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实践表明,这种高度集中统一的立法体制具有局限性。1956年,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指出:“应当在巩固中央统一领导的前提下,扩大一点地方的权力,给地方更多的独立性,让地方办更多的事情。这对我们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比较有利。我们国家这样大,人口这样多,情况这样复杂,有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比只有一个积极性好得多。”“我们的宪法规定,立法权集中在中央。但是在不违背中央方针的条件下,按照情况和工作需要,地方可以搞章程、条例、办法。”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一设想在改革开放前没能付诸实施。
  地方正式享有立法权,缘于改革开放对立法工作提出的新要求。1978年12月,邓小平强调,要加强民主法制建设,首先要加强立法,对地方立法工作也做出具体指示:有的法规地方可以先试搞,然后经过总结提高,制定全国通行的法律。
  1979年7月1日,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以下简称《地方组织法》),规定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及其常委会根据本行政区域的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在和国家宪法、法律、政策、法令、政令不抵触的前提下,可以制定和颁布地方性法规,并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备案。1982年12月4日,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宪法,确认了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地方性法规的规定,还规定了自治区、自治州、自治县人大有权依照当地民族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特点,制定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这是第一次以法律形式全面赋予地方立法权。彭真同志在宪法修改草案的报告中指出,这一规定是要加强地方政权的建设,以便各地能够在中央统一领导下,因地制宜地发展本地的建设事业。
  (二)地方立法权的主体范围逐步增加
  1981年,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决议,授权广东、福建两省人大及其常委会根据有关的法律、法令、政策规定的原则,按照各该省经济特区的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制定经济特区的各项单行经济法规。
  1982年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对《地方组织法》做出修改,规定省、自治区的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和经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的人大常委会,可以拟订本市需要的地方性法规草案,提请省、自治区的人大常委会审议制定。1986年,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八次会议对《地方组织法》做出第二次修改,规定省、自治区的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和经国务院批准的较大的市的人大及其常委会在不同上位法相抵触的前提下,可以制定地方性法规,报省、自治区人大常委会批准后施行。
  1988年、1997年,全国人大先后做出关于设立海南省的决定[1]和关于批准设立重庆直辖市的决定[2],两个地方相应获得省级地方立法权。1988年、1992年、1994年和1996年,全国人大又先后四次分别授权海南省[3]、深圳市[4]、厦门市[5]、汕头市和珠海市[6]人大及其常委会根据经济特区的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制定法规,在经济特区实施。2000年,九届人大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立法法,进一步赋予经济特区所在地的市以较大的市地方立法权。至此,我国的地方立法主体增加为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49个较大的市。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十八届四中全会的重大决策部署,2015年,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修改《立法法》,赋予所有设区的市地方立法权,明确设区的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在不同上位法相抵触的前提下,可以对城乡建设与管理、环境保护、历史文化保护等方面的事项制定地方性法规,同时赋予30个自治州和广东省东莞市、中山市、三沙市以及甘肃省嘉峪关市4个不设区的地级市人大及其常委会相应的地方性法规制定权。2018年,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增加规定了设区的市的立法权,为设区的市立法工作提供了宪法依据。至此,我国地方立法主体增加到354个,包括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289个设区的市,30个自治州,4个不设区的地级市。
  二、地方立法的发展历程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地方立法的发展历程大致划分为以下四个阶段。
  (一)起步探索阶段(1980—1992年)
  从1979年8月西藏自治区人大设立常委会开始,至1980年6月,我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都设立了常委会,开创了开展地方立法工作新局面。1979年11月29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加强边境管理区安全保卫工作的通告》等三部决定、决议,这是全国首次由省级人大常委会制定的地方性法规。截至1981年6月,29个省(区、市)人大常委会均已制定了地方性法规,内容主要集中在基层人大选举实施细则、延长刑事案件办理期限等方面。黑龙江、江苏、福建、山东、广东等地则制定了关于物价管理、城市卫生管理、稳定山权林权、计划生育、处理偷渡外逃等方面的地方性法规。据统计,从1979年11月至1982年9月,报送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的地方性法规共计355件。[7]1984年10月,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以城市为重点的经济体制改革全面展开。这也为地方立法拓展了更为广阔的领域。这一时期,地方立法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国家立法的实施性法规。例如,对《土地管理法》《城市规划法》《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归侨侨眷权益保护法》等制定实施办法。二是开展创制性立法和先行先试立法。例如,在经济特区、鼓励外商投资、商品质量监督、农业技术推广、农作物种子管理、农机事故处理、中医管理、酒类管理、老年人权益保障、禁止赌博等方面开展立法。
  (二)努力构建市场经济体制阶段(1992—2002年)
  党的十四大明确了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要求抓紧制定与完善保障改革开放、加强宏观经济管理、规范微观经济行为的法律法规。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提出,要把经济立法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党的十五大报告明确提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地方立法坚决贯彻党中央的决策部署,以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为标杆,把经济立法摆在立法工作的中心位置,立法步伐明显加快。比如,1993—1999年,一些省年均立法都在20多件次,其中经济立法占很大比重,有些甚至达到50%以上。地方人大围绕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维护市场秩序、规范市场行为、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劳动者权益等方面,制定了大量法规。此外,各地还加强民主政治、城乡管理、精神文明等领域的立法。
  (三)协调推进各领域立法阶段(2003—2012年)
  党的十六大报告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了科学发展观,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和“坚持科学立法、民主立法,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法治建设总要求。这一时期,各地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在注重经济领域立法的同时,社会、文化、生态环境保护等各领域立法协调推进,立法规划计划性增强,立法工作体制机制不断完善。各地立法内容主要集中在以下五个方面:一是经济领域,制定有关电子交易、促进中小企业发展、自主创新促进、劳动力管理、劳动合同等方面的法规。二是政治领域,制定或修改有关人大代表选举履职、立法听证办法等方面的法规。三是社会领域,制定了有关工伤保险、就业援助、出租汽车管理、老年人权益保障、残疾人权益保障等方面的法规。四是文化领域,制定了有关公共文化促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全民健身等方面的法规。五是生态环境保护,制定了有关森林保护、水污染防治、噪声污染防治、节约能源等方面的法规。
  2009年,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工作部署,各地积极开展地方性法规的全面清理工作,突出解决早期制定的与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要求明显不适应,与法律、行政法规不一致,地方性法规之间不协调等问题,采取废止、修改、列入立法规划或者计划等多种方式对地方性法规进行清理,为法律体系如期形成发挥了重要作用。2010年年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如期形成。地方性法规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社会主义法治建设中发挥着实施性、补充性、探索性的重要作用,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法制保障。
  (四)引领和推动全面深化改革阶段(2013年至今)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法治是治国理政的基本方式。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做出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强调要实现立法和改革决策相衔接,做到重大改革于法有据、立法主动适应改革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进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以良法促进发展、保障善治。这一时期,地方立法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一是引领推动当地改革发展。结合自由贸易试验区、粤港澳大湾区、长江经济带、京津冀一体化等开展立法,推动党中央决策部署贯彻落实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二是生态环境保护领域。结合国家环境保护相关法律的修改,相应修改了环境保护、大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053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