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地方立法研究》
改革开放四十年经济法和经济法学的互动发展
【英文标题】 Review and Outlook of Economic Law of China since the Reform and Opening-up
【作者】 薛克鹏
【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文关键词】 改革开放;中国经济法;中国市场经济;中国经济法学;回顾和展望
【英文关键词】 the reform and opening-up, economic law of China, market economy of China, the science of economic law of China, review and prospect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41
【摘要】 改革开放四十年,经过初创、发展和完善等阶段,经济法最终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一个组成部分,我国也由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由最高立法机关公开确认经济法的国家。与此同时,中国经济法学作为社会主义法学体系的一个分支学科也随之形成。中国经济法学是我国经济、政治、社会、法律和法学等特殊环境的产物,它以市场和政府关系法治化为主线,具有明显的时代特性和民族个性。学者应当结合新时代中国的市场经济和社会现实,运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充分学习和吸收各国先进的法学理论,通过不断的理论创新,实现中国经济法学的勃兴。
【英文摘要】 In the 40 years of the reform and Opening-up, economic law of China has experienced the stages of initial creation, development and improvement, becoming an integral part of the socialist legal syste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China has therefore been the first country that the highest legislature publicly recognizes the economic law. At the same time, the science of economic law has also formed as a branch of the socialist jurisprudence, and regarded as a product in specific environments of China's economic, political, social, law, jurisprudence, etc. and following the rule of law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market and the government, thereby obviously showing contemporary features and national traits. 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China's economy and the rise of the Chinese nation, the science of economic law of China will eventually become an iconic discipline with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East and West after that of German and Japanese. Scholars ought to combine the thought on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for a New Era with the market economy and social reality of China, and fully learn and absorb the advanced legal theories of other countries to conduct continuous theoretical innovation for the sake of the prosperity of the economic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0536    
  引 言
  经济和法治是现代社会发展的两大重器,二者融合的深度和广度,既体现了一个国家的市场经济发展水平,也标志着国家治理能力是否现代化。作为经济和法治相互融合产物的经济法,是以市场经济为基础,以规制为基本方法,以维护市场经济秩序和社会公共利益为宗旨,以强制性和禁止性规范为主要内容,以市场监管和公益诉讼为实施方式,从法律上厘定市场和政府的各自疆界,实现市场和政府关系的法治化。综观当今西方世界,无论是偏好法典形式的欧陆法系,还是遵循判例的英美法系,举凡竞争有序、交易公平、分配合理、市场繁荣和经济发达的国家,无不与规范经济活动的经济法相关。
  我国虽然有悠久的文明历史,中华法系也曾经盛极一时。但是,自19世纪中叶后,由于闭关锁国及政治、法律和思想观念落后等原因,内忧外患层出不穷,经济发展迟缓,最终整个国家陷入危机。19世纪末20世纪初,当经济法在西方国家开始出现时,中国正处于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20世纪50年代,以社会主义生产资料公有制为基础的计划经济体制建立,这一时期经济法缺乏存在的土壤。改革开放尤其是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后,我国在学习和吸收发达国家立法经验的基础上,以中国问题和中国需要为导向制定了大量的经济法律法规,经济法才逐渐产生并发展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形成了包括竞争法、消费者法、自然资源法、金融法、财税法以及具体市场规制法等内容的完整体系。经济法一方面为市场主体从事生产、经营、交易、竞争和分配等市场经济活动提供了必须遵守的规则,防止其片面追求个体利益而罔顾社会公共利益;另一方面,为政府监管和调控市场提供了法律依据和制度框架,既防止其随意僭越市场而妨碍市场机制正常发挥作用,又使其正当的干预有法可依,有章可循。经济法与宪法、民商法、行政法、社会法、刑法、诉讼和非诉讼程序法共同构成一个统一整体,为我国市场经济健康发展和有序运行初步构筑起一个稳定的制度保障体系。与此同时,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法学也随之产生并发展壮大,成为法学领域中的一个重要学科。
  一、中国经济法的产生和发展过程
  (一)产生阶段
  1979年至1993年年初是中国经济法的产生阶段。这一阶段正处改革开放初期,计划经济仍占主导地位,市场的作用十分有限。为了发展经济,立法机关制定了一些吸引投资、促进经济发展和规范经济活动的法律,内容包括外商投资、市场交易、自然资源管理和环境保护等方面。
  1.外资企业法
  为了吸引和规范外商投资,1979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了《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随后连续制定了《外资企业法》(1986年4月)和《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1988年4月)。
  2.经济合同法
  为了调整市场交易关系,1981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经济合同法》,规定购销、建设工程承包、加工承揽、货物运输、供用电、仓储保管、财产租赁、借款、财产保险以及其他经济合同适用该法。
  3.国有企业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于1986年12月制定了《企业破产法(试行)》,1988年4月又制定《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规定了国有企业的设立、运行和破产。
  4.税法
  为了依法征税,全国人大常委会先后制定了《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所得税法》(1980年9月)、《个人所得税法》(1980年)9月和《税收征收管理法》(1992年9月)。
  5.自然资源法
  为保护自然资源,全国人大常委会在这一阶段先后制定了《森林法》(1984年9月)、《草原法》(1985年6月)、《渔业法》(1986年1月)、《矿产资源法》(1986年3月)、《土地管理法》(1986年6月)和《野生动物保护法》(1988年11月),初步建立起我国的自然资源保护法律体系。
  6.环境保护法
  为了保护生态环境,全国人大常委会于1984年9月制定了《水污染防治法》,1989年12月制定了第一部环境保护基本法——《环境保护法》。
  另外,这一时期,国家还制定了《药品管理法》(1984年9月)、《计量法》(1985年9月)、《邮政法》(1986年12月)、《标准化法》(1988年12月)、《铁路法》(1990年9月)和《矿山安全法》(1992年11月)等专门法律,共同构成了我国早期的经济法。
  (二)发展阶段
  1993年至2011年10月,是经济法的发展时期。1993年,我国开始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同时提出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基础,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此后,经济法以市场经济为基础进行重建。至2011年,终于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法体系。
  1.竞争法
  1993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反不正当竞争法》。这是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时期借鉴国际经验制定的一部重要法律。之后,全国人大先后制定了《拍卖法》(1996年7月)、《招标投标法》(1999年8月)。2007年8月《反垄断法》通过,标志着竞争法的形成。
  2.消费者保护法
  1993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产品质量法》,同年12月,又通过了保护消费者的基本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此后《广告法》(1994年10月)、《价格法》(1997年12月)、《农产品质量安全法》(2006年4月)和《食品安全法》(2009年2月)陆续通过。这些法律与此前的《计量法》和《标准化法》,构成了中国的消费者保护法体系。
  3.劳动法
  劳动力市场是社会主义市场体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市场经济必然导致劳资矛盾凸显,为此需要从经济和社会双重角度进行调整。全国人大常委会先后通过了《劳动法》(1994年7月)、《职业病防治法》(2001年10月)、《安全生产法》(2002年6月)、《劳动合同法》(2007年6月)和《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2007年12月),形成了劳动者保护法体系。
  4.自然资源法
  进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阶段,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土地管理法》《森林法》《矿产资源法》《草原法》和《渔业法》等法律进行了修改,此外专门制定了《水法》(2002年8月),对开发和利用水资源的行为进行规范。为了节约自然资源,加强能源立法,制定了《电力法》(1995年12月)、《节约能源法》(1997年11月)、《可再生能源法》(2005年2月)、《循环经济促进法》(2007年10月)、《清洁生产促进法》(2002年6月)等法律,以促进能源的有效利用和可再生能源开发。
  5.财政法
  进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期,全国人大常委会先后制定了《预算法》(1994年3月)、《审计法》(1994年8月)、《政府采购法》(2002年6月)、《企业所得税法》(2007年3月)、《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法》(2008年10月)和《车船税法》(2011年2月)等法律,同时授权国务院制定了增值税、营业税、城市维护建设税等行政法规。
  6.金融法
  为了对金融行业的安全运行实施监督管理和调控,这一时期先后制定了《商业银行法》(1995年9月)、《保险法》(2009年2月)、《证券法》(1998年12月)、《证券投资基金法》(2003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法》(1995年3月)、《银行业监督管理法》(2003年12月)和《反洗钱法》(2006年10月)等法律。
  此外,随着市场体系的不断建立和发展,针对特殊市场和行业问题,制定了专门的法律,包括《农业法》(1993年2月)、《城市房地产管理法》(1994年7月)、《建筑法》(1997年11月)、《对外贸易法》(1994年5月)、《公路法》(1997年7月)、《民用航空法》(1995年10月)和《会计法》(1999年10月)。
  2011年10月,中国政府以白皮书形式正式宣布,包括经济法在内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标志着经济法在中国已经建成。
  (三)完善阶段
  2011年3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宣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建成。同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白皮书,经济法正式被确立为七个部门法之一。这标志着经济法在产生近100年后,正式成长为一个真正的部门法,我国则是第一个由最高立法机构确认并系统建立了经济法的经济大国。经济法也不再是单纯的理论学说,而是活生生的法律实践。2012年党的十八大后,中国开始进入全面深化改革阶段,经济法也进入完善阶段。立法机关一方面对原有的法律进行修改,另一方面根据需要继续制定新的法律。
  1.2012年以来修改的法律
  (1)保护消费者方面,先后修改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食品安全法》《药品管理法》《广告法》和《计量法》。
  (2)金融领域,修改了《保险法》和《商业银行法》。
  (3)外商投资领域,修改了《外资企业法》《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和《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
  (4)环境保护领域,修改了《环境保护法》《清洁生产促进法》和《大气污染防治法》。
  (5)政府宏观调控方面,修改了《预算法》《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和《个人所得税法》。
  (6)相关行业规制法,先后修改了《邮政法》《电力法》《农业法》和《种子法》。
  2.2012年以来新制定的法律和行政法规
  (1)金融方面,先后制定了《证券投资基金法》《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农业保险条例》《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和《存款保险条例》。
  (2)消费者保护方面,制定了《特种设备安全法》《旅游法》和《电子商务法》。
  (3)税法方面,制定了《环境保护税法》。
  (4)其他方面,制定了《资产评估法》《电影产业促进法》《网络安全法》和《征信业管理条例》等法律和行政法规。
  二、中国经济法学的产生和发展历程
  伴随着经济立法的发展,具有中国特色的经济法学也开始产生和发展。
  20世纪70年代末,我国开始改革开放,经济成为国家的中心工作,围绕经济活动的立法也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1979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其报告中使用了经济立法一词,这标志着经济法概念的正式出现。此后,经济法不断与经济立法、经济法规等相近词语被社会各界包括学者频繁使用。20世纪80年代初,一些高等院校陆续开设经济法课程,翻译和编写经济法教材,同时中国经济法研究会成立。到20世纪90年代,经济法学成为授予法学博士、硕士学位的二级学科和专业。随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战略的实施,经济法逐渐成为一个风行实务界和法学界的概念。如今,“作为一个长期存在的用语,‘经济法’一词已经深入到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并在相当程度上自成体系”[1]。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根据立法需要,专门设立了经济法室。此后,经济法开始快速发展。在四十年的发展历史中,伴随着经济体制和法学理论的变迁,经济法学也经历了不同的阶段,出现了不同的经济法学说。
  (一)初创时期
  20世纪80年代初至1992年是中国经济法学的初创阶段。这一阶段我国处于改革开放初期,也是经济法学的初创期。当时参与研究的学者人数多,观点林立,分歧严重,特别是私法和行政法学者对经济法给予了高度关注,但多持否定态度。这与“二战”前的早期德国和日本经济法学的境遇极为相似,说明新兴部门法遭遇挑战是一个共同规律。为此,初创阶段的经济法学主要侧重于地位和基本概念之争。
  这一阶段的研究深受前苏联法学影响,形成了“综合经济法论”“经济行政法论”“学科经济法论”“纵向经济法论”和“纵横经济法论”等诸论,大致可分为否定和肯定两类。[2]虽然研究成果颇丰,但经济方面的计划体制,政治方面的权力高度集中,法学领域中的阶级斗争理论,宪法中的国家本位主义,行政法上的管理性思维,这些因素都决定了不论是“肯定论”还是“否定论”都存在着许多缺陷和不足,反映了当时中国法学特别是经济法学的幼稚性。虽然初创时期的理论已成为历史,但它们在经济法学史上仍功不可没,是经济法学进步的必要阶梯和当今经济法学的奠基石。
  (二)经济转型时期
  1993年,我国决定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同时开始全面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法律体系,经济法学也因此进入一个新阶段。这一时期,经济法学在迅速摆脱计划经济思想和前苏联法学束缚后,根据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和依法治国战略重新建立了新的理论支点,形成了“国家协调论”“需要国家干预论”“社会公共关系论”“新纵横统一论”“国家调节论”和“国家调制论”等新论。
  (1)“国家协调论”以北京大学杨紫烜教授为代表,此论认为,经济法是调整在国家协调本国经济运行过程中发生的经济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称。[3]
  (2)“需要国家干预论”以西南政法大学李昌麒教授为代表,其观点是将国家为了克服市场调节的盲目性和局限性而制定的调整需要国家干预的具有全局性和社会公共性经济关系的法律规范视为经济法。[4]
  (3)“社会公共关系论”以清华大学王保树教授为代表,认为经济法是调整以社会公共性为根本特征的经济管理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称。[5]
  (4)“新纵横统一论”的代表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刘文华和史际春教授,他们将调整经济管理关系、维护公平竞争关系、组织管理型的流转和协作关系的法律作为经济法。[6]
  (5)“国家调节论”是武汉大学漆多俊教授的观点,该论将调整在国家调节社会经济过程中发生的各种社会关系,以保障国家调节,促进经济协调、稳定和发展的法律作为经济法。[7]
  (6)“国家调制论”是北京大学张守文教授的主张。该论从两个角度认为经济法是国家调制法。一是从调整对象看,经济法是调整在现代国家进行宏观调控和市场规制的过程中发生的社会关系的法。简言之,经济法是调整调制关系的法律规范总称。二是从行为角度看,经济法则是规范经济调制行为和市场对策行为的法律规范的总称。[8]
  “新诸论”对经济法的表述虽各不相同,但共同点甚多。例如,都是从调整的社会关系角度定义;都是以国家为中心,国家构成一方主体,并以国家行为作为基本点等。它们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期经济、法律和法学基本理论在经济法学领域的反映。二十多年来,“新诸论”在经济法学中占据着主流地位,成为各个经济法学科点研究和教学的基础理论。由于市场经济体制尚未完全建立,旧体制和旧的法学理论尚有一定影响,特别是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经济法律制度极不完备,因此,“新诸论”不可能超越时代发展的局限,彻底摆脱时代的掣肘,必定不够完美和理想。但是,它们果断地与计划经济决裂,成功地将经济法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融为一体,从理论上赋予经济法新的生命力,在经济法学史可谓居功至伟,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转型期的经济法学不仅围绕着决定一个学科生存的基础理论展开了深入探究,而且针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存在的各种问题展开应用性研究。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结合、理论研究和制度建设同步是这一时期经济法学的突出特征。之所以能在不到20年的时间内建立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经济法体系,与这一时期的经济法学直接相关,是学者和立法者共同努力的结果。经济法学大量借鉴和吸收欧美国家的经济立法经验和理论,一方面帮助立法机关建立起较为完整和全面的经济法制度系统,另一方面同时也建立起数个与中国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经济法分支学科。在竞争法学、消费者法学、财税法学、金融法学和自然资源法学等分支学科的支撑下,以现代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经济法学科体系由此形成,从而为今后经济法学的发展和繁荣奠定了基础。
  (三)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确立时期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建成,标志着中国的法治化进程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经济法学也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在这一时期,经济法学将有更多的有利条件和机遇。
  首先,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市场和政府关系在理论上进一步明晰,尤其是市场和政府双重失灵及缺陷的日益显现,垄断、不正当竞争、消费者问题、劳工问题、环境危机、金融安全和分配不公等问题都使人们切身感受到经济法的不可或缺性和不可替代性,从而为经济法学的发展和繁荣提供了坚实的经济和现实基础。
  其次,由众多单行法律法规构成的经济法,彻底改变了以往经济法研究从理论到理论的境况,使经济法学作为一门应用法学建立在客观现实的法律规范之上,有了明确具体的制度依托和研究对象,同时为学科的基础理论研究提供了客观材料,为整个经济法理论更新和升级具备基本条件。
  再次,经济法的外围环境也发生了有利变化。以维护私权和个体自由为宗旨的民商法体系趋于完备和定型,行政法已彻底摆脱前苏联行政法的束缚,从管理行政法转向控权行政法。以规范行政权力为对象、以程序法为基本特征的法治行政法已经形成。而且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已走出以往单纯救济个体权利的传统,不再拒绝和反对公益诉讼,从而开启了经济法在司法环节实施的通道。经济法与相邻和相关法律的良性互动和相辅相成,将会减少不必要的学术摩擦,提升协同和合作效率,共同服务于中国的市场经济及法治建设。
  最后,中国的法学理论已开始摆脱20世纪80年代法学理论的束缚,近代和现代、英美法系和欧陆法系等不同时期、不同国度、不同历史和法律文化背景下的多元化西方法学理论已代替旧理论,成为中国法学的主要理论来源。法学理论的更新必然为经济法学包括其他应用法学提供了理论源泉,促进经济法学的整体升级。
  在科技创新推动下日益复杂的市场经济,决定了经济法学必然是一个根据经济发展需要而不断进步和创新的学科。一方面,它要从国家和市场、公益和私益、个体与整体等不同维度为既有的制度进行理论解释;另一方面,则要不断突破旧的制度和理论的羁绊,不失时机地推进制度创新和理论升级。它既要从解决经济现实与制度之间的矛盾,还要防止内部因制度变迁而产生的制度与理论之间的脱节问题。在一次次成功解决外部问题和化解内部冲突之后的经济法学将会更加成熟、更加科学!
  三、决定中国经济法未来发展的因素
  一国经济法治模式虽然和立法者的偏好存在一定关系,但归根结底是由其经济、社会、政治、法律和法学基础等多种因素所决定的。中国经济法学是在这些因素影响下形成的,未来发展同样要取决于这些因素。
  (一)经济因素
  经济是社会中最为活跃的因素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053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