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解决的最新进展及其法律评析
【作者】 李玉雪【作者单位】 重庆社会科学院
【分类】 法律信息
【中文关键词】 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解决原则;战争时期;时效;赔偿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2
【页码】 74
【摘要】

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由来已久,且付诸法律解决存在着局限性,需采取法律以外的方式加以解决,为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流失文物的原则宣言草案》为促进各国缔结文物回归协议提出了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原则,它在依据国际法关于战争时期采取公法方式解决文物回归问题的法理的基础上,提出有关国家应促使文物回归、文物回归不受时效限制以及文物不得作为战争赔偿等原则,同时取消了对遗失或损毁的文物进行赔偿的原则,它实质上是国际社会对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所引发的法律和道德原则进行深入思考而得到的成果,对于促进我国二战流失文物问题的解决具有积极的意义。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0451    
  引言:问题的提出
  与历史上的历次战争和武装冲突一样,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了大量的文物流失。虽然二战已结束60多年,但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所引发的法律和道义上的争议从来都没有间断过,而有关国家在对待这一问题上却各执一词,互不相让,使这一问题成为二战遗留下来的一个敏感而复杂的跨国性问题。
  与普通的物品不同,文物是一个国家或民族昔日传统和精神成就的产物和见证,文物的这种特殊性使国际社会认识到将流失文物送回原有国是恢复和重建一个国家民族文化遗产及其文化身份的基本手段,因此一贯主张返还流失文物。二战以后,还制定了多个有关促进文物返还的国际公约,[1]但是由于它们不具有溯及力,通常不适用于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流失文物包括二战流失文物的返还问题,[2]尽管如此,国际社会基于道义的考虑仍然主张将流失文物返还给原有国,并积极寻求法律以外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3]由于每个历史时期的文物流失的原因各有不同,因此文物返还很难形成统一的解决办法,实践中主要通过缔结双边协议、鼓励自愿送回或者捐赠、交换等方式来实现文物的回归。值得关注的是,与对待其他的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流失文物回归问题有所不同,国际社会对二战流失文物回归问题给予了特别的关注,为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02年首次提出了《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流失文物的原则宣言草案》(以下简称《原则草案》),并于2006年、2007年和2009年对其进行了修改,至此,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这一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有了最新进展。
  《原则草案》是首个以全球性视角、面向所有国家的解决有关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的总的指导方针,尽管它是不具有强制性的原则声明,从其性质来说属于“软法’,规范,[4]但它毕竟反映了国际社会对解决这一问题的深切关注和愿望,也反映了各国对解决这一问题所达成的共识,是迄今为止国际社会对促成这一问题的解决所作出的最有成效和最具建设性的努力,其意义是深远的:它不仅为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的解决提出了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原则,有利于结束有关国家在某些焦点问题上的争论不休,以促进各国缔结文物回归协议,同时它也为二战流失文物回归提供了强大的国际舆论支持,可以预见的是,它将为长期困扰各国的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的解决开辟出一条具有前景的道路。
  二战期间,我国大量文物流失至日本或其他国家,[5]至今未归,而与之相关的最为著名的文物莫过于二战期间失踪的国宝周口店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至今它的去向依旧不明,令国人扼腕。尽管二战流失文物问题在我国还没有像圆明园流失文物追索那样一度成为公共事件,[6]但它无疑是一个潜在的可能引起大众关注的问题。[7]我国政府也非常关注这一问题,并注意到了国际社会为解决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所做出的积极努力,为此对《原则草案》进行深入解读,对于我国参与相关国际规则的制定以及维护我国海外文物利益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原则草案》尽管是一个“软法”规范,但它提出的解决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的原则却是以相关法律原则为基础的,因此其内容与文物返还及其相关法律规则密切相关,诸如文物回归依据何种法理、文物回归是否受时效限制、对遗失或损毁的文物是否应进行赔偿以及文物是否可以作为战争赔偿等,对这些问题的讨论过程也就是各国在二战流失文物所涉利益上的协调、冲突与平衡过程,因此《原则草案》实质上是国际社会对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所引发的的法律和道德原则进行深入思考而得到的成果,可以说,对它的解读离不开法律视角或者说主要要依赖于法律视角。本文试图以《原则草案》为中心对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解决原则进行法律评析并探寻其对我国的意义,以有助于我国以全球性视角来看待这一历史遗留问题并寻求合适的解决途径。
  一、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解决面临困境:采取法律方式存在局限性
  二战期间文物流失不仅原因多样、流失地还通常涉及两个以上的多个国家,因此二战文物回归争端呈现出复杂的特点,它主要有三种情形:第一,占领国对被占领土上的文物进行大肆掠夺并将其运回国内,这些文物许多都还未回归。例如,在欧洲,纳粹德国对被其占领的国家的文化财产进行了疯狂的掠夺,从法国、波兰等国家没收了大量的艺术珍品并运往德国,而在亚洲的我国及其他国家,大量文物由于日本的侵略被掠走或流失。第二,战胜国从战败国收缴了大量文物并运回国内,战后各方为艺术品的回归长期争执不下。例如,德国战败后,苏联红军将德国的大约20万件珍贵艺术品和200万册古代书籍以及大量档案卷宗运往了苏联,德国坚持要求俄罗斯归还这批文化遗产,而俄罗斯则将其视为德国在二战期间对苏联造成破坏的战争赔偿而不愿将其归还;[8]又如,前苏联红军曾经将纳粹德国在欧洲各地搜集来的大量艺术珍品作为战利品运回国,而这些艺术品的真正主人及其后裔们要求俄罗斯归还艺术品的努力从未停息。[9]第三,有的国家为了使本国文物免遭战争威胁而将其存放于第三国,但战后在送回这些艺术珍品的问题上却发生了争议。例如,匈牙利曾将公元1000年时的匈牙利第一位国王的皇冠和其他加冕服饰送往美国保存{1}(P.24) 。1940年为使波兰的艺术珍品免受二战威胁而将其撤至加拿大保存,直到1961年这些珍品才被送回波兰。[10]总之,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由来已久,二战结束后虽然有的已经物归原主,但许多文物至今还没有归还,致使这一问题至今未能得到很好的解决,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通过法律方式解决这一问题存在着局限性,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只有部分文物依据条约得到了回归
  二战结束后,一些前交战国国家之间签订了一些条约来解决返还在占领期间输出的文物问题,如1947年签订的《同盟国及其参与国对意大利的和平条约》就规定意大利有义务向南斯拉夫和埃塞俄比亚返还文物,1952年签订的《解决战争和占领引起的事务的公约》就要求德国要设立一个机构来寻找、修复和归还二战期间从其被占领土搜刮的文化财产。[11]但是,由于通常只是在欧洲国家之间有此类条约的签署,且条约仅对缔约国有约束力,其适用范围非常有限,因此只有部分二战流失文物依据这些条约得到了回归。
  (二)许多文物回归争端不能付诸法律加以解决
  依据现有有关文物返还法律规范,战争时期流失文物回归争端可以采取私法解决方式或公法解决方式。
  第一,关于私法解决方式。私法解决方式是指通过私法诉讼方式要求返还流失文物,即原所有人依据文物流失地所在国的私法规范提出返还被盗或非法出口的文物的诉讼请求。但是由于国内法的私法规则通常赋予了文物占有者以善意取得和时效抗辩的权利,因此对于那些通过公开市场而获得的文物以及流失时间超过30年的文物,原所有人的返还请求通常不能得到支持。而二战流失文物大多经过买卖、赠与、交换等方式为博物馆、研究机构或个人等占有,且流失时间已过60年,大大超过了最长30年的诉讼保护期,因此通过私法诉讼方式并不能够妥善解决二战期间遗失、被盗或被没收的文物的返还问题。
  即使是从国际私法视角来分析,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付诸法律解决也存在着局限性。首先,尽管国际统一私法协会针对文物返还的私法解决方式于1995年通过了《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但是,由于公约不具有溯及力,并不适用于解决二战流失文物回归问题,而只适用于解决公约在有关国家生效以后流失的文物的回归问题。[12]其次,从公约的实体规则考察,尽管其相对于国内法的私法规则来说做出了更有利于请求者的规定,但它基本上遵循了私法的一般规则,在很大程度上吸收了国内法有关私法的法律原理,从而确立了文物返还应依据不同情况仍然适用善意取得抗辩、时效抗辩、补偿要求等一般私法规范的原则,[13]只要法律规定的任何一个抗辩或其他限制性事由的出现,文物拥有者就不具有返还文物的法律义务。
  第二,关于公法解决方式。战争时期流失文物返还可采取公法解决方式的情形主要是指国家之间通过签订在武装冲突期间保护文化财产的公约,并在敌对行动结束后返还从被占领土上输出的文化财产。由于此时文物返还关系发生在国家之间,并遵循国家之间的活动规则,因此是一种公法解决方式。1954年《武装冲突情况下保护文化财产公约》及其《第一议定书》、《第二议定书》对这种情形下的文物返还进行了规定。[14]由于它是以保护文物为宗旨,因此其内容主要是针对武装冲突时期对文物的特别保护措施,这些措施有的与文物返还无关,如不得针对文化财产及其保护设施实施军事攻击等,[15]有的却与文物返还有关,比如,有关国家应防止从被占领土输出文化财产,[16]禁止、防止及于必要时制止对文化财产任何形式的盗窃、抢劫或侵占和任何破坏行为以及不得征用文物,[17]在敌对行动终止时应返还从被占领土移出的文物,主要包括两种情形:一是为了对文物进行保护可将其移至另一国领土进行保管,但在敌对行动终止时,文物保管国应该将文物返还给文物原有国;[18]二是在敌对行动终止时,文物占有国应该向被占领国返还从被占领土输出的位于占有国的文物。[19]该公约是目前最主要的包含有关战争时期流失文物返还条款的公约,也是各国追讨战争时期流失文物的主要法律依据,但是由于该公约是在二战以后通过的且不具有溯及力,因此并不适用于解决二战流失文物的回归问题。
  (三)只有特殊情形下的文物回归争端可以纳入现有法律加以解决
  除了1954年公约及其议定书所规定的采取公法方式解决战争时期流失文物返还问题的情形以外,1970年《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也对另一种采取公法方式解决战争时期流失文物返还问题的情形进行了规定,即国家之间依据该公约对文物进出口实行管制,且当被盗和非法出口的文物进入本国时,应根据国际法或本国的法律将其予以收回并归还给出口国。[20]其中,公约在对文物出口是否“非法”的界定上规定了一种涉及战争时期流失文物的条款,即“一个国家直接或间接地由于被他国占领而被迫出口文化财产或转让其所有权应被视为非法”[21]。但是,由于公约不具有溯及力,在通常情况下并不适用于解决在二战期间流失的文物的返还问题。
  但是,笔者认为,在极特殊情形下还是可以依据1970年公约要求归还二战流失文物的。这是因为,公约是专门针对文物进出口限制并在特定情况下予以返还的情形而制定的,即只有在进出口环节上才适用该公约的有关规定。而公约将战争时期流失文物界定为“非法出口”时并没有时间上的限制,因此可以认为它包括任何战争时期流失的文物,当然也包括二战流失文物,因此,只要二战流失文物在公约生效以后的缔约国之间又处于进口或出口的情形下,还是可以依据该1970年公约提出返还请求的;反之,如果它不被再次进口或出口,就无法依据该公约提出返还。然而,文物一旦流失至国外,一般只有私人收藏的文物可能因进入拍卖市场而在国际间流转并处于进出口环节,而绝大多数文物都被占有国收藏在本国的著名博物馆中,它们是不可能拿出来进行拍卖,也不会处于再次进口或出口的环节,因此很难指望公约对于解决二战流失文物的回归有更多的作为。
  二、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解决的另一种进路:采取法律以外的方式
  尽管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流失文物包括二战流失文物回归问题付诸法律解决存在着很大的障碍,但这是由于法律的局限性造成的,并不意味着归还流失文物缺乏正当性基础,因此国际社会仍然主张将流失文物返还给原有国,且长期以来都在致力于寻求法律以外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使得这一问题的解决有了另一种进路。
  (一)一般做法
  为了促进文物的回归,作为联合国系统中惟一具有保护文化财产职责的机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做了大量有益的工作。一是舆论支持。早在1973年,联合国大会就通过了关于艺术品归还给所有权遭剥夺的被掠夺国家的决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前总干事阿马杜-马赫塔尔姆博先生在1978年也呼吁“把文化财产送回到将其从不可替代的遗产中创造出来的那些人手中”。[22]二是组织保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78年成立了一个专门机构“促使文化财产送回原有国或归还非法占有文化财产政府间委员会”(以下简称“政府间委员会”),[23]在它的协调下,实现了多例文物归还或回归的范例。[24]三是法律确认。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倡议下,通过了多个有关文物返还的国际公约,尽管其适用的空间和时间范围有限而并不适用于解决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文物的返还问题,但这些公约却为这类流失文物的返还问题寻求法律外的解决方式留下了空间,主张通过公约框架外可援用的救济措施解决这类文物的回归问题。[25]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部分流失文物返还问题通过缔结双边协议、互换、自愿送回或者捐赠等方式得到了回归。
  对于二战期间流失的文物,国际社会还有针对性地提出了促进其回归的国际倡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98年华盛顿会议通过了《关于被纳粹没收的艺术品归还原则》,2000年在维尔纽斯“关于大屠杀时期被掠夺文化财产国际论坛”上通过了《关于促进归还有争议文物的维尔纽斯宣言》,旨在为有关国家之间就归还二战流失文物达成协议提供指导性的原则。在国际社会的推动下,近二十年来,二战流失文物回归的情况日渐增多,部分文物通过以下几种途径得到了回归:第一,有些国家通过双边协议实现了文物的回归。如2001年俄罗斯和比利时就归还二战期间被纳粹窃取并被苏联军队带到莫斯科的比利时军事档案问题达成一致协议,只要比利时愿意支付保存这些档案所需的费用,俄罗斯就同意归还这些文件{2}(P.507)。第二,有些国家通过正式声明承认了返还文化财产的义务。如1991年德国发表声明,接受在敌对行为结束后必须归还文化财产这一规则,并且表示,其已归还了被发现并确认的所有文化财产{2}(P.507)。第三,有些国家通过互换的方式返还了部分文物。如2000年德国不来梅州政府与俄罗斯文化部达成了一项相互换回部分二战期间散失的艺术品的协议,据此,不来梅州将把从苏联掠夺来的著名的琥珀室中的一幅马赛克镶嵌画交还给俄罗斯,作为交换,俄罗斯也将把原藏于不来梅艺术宫内、二战时被运往苏联的101幅绘画作品归还给德国。[26]第四,有的国家在政治压力下同意归还。如加拿大在联合国、波兰和民众的压力下,归还了二战期间从波兰瓦韦尔堡运往加拿大保存的一批艺术珍宝{1}(P.24)。第五,有些国家提出愿意主动返还。如2003年俄罗斯宣布,准备将前苏联红军在二战期间作为战利品收缴的纳粹德国在欧洲各地搜集来的大量艺术珍品归还给原所有人及其后裔。只要他们在18个月内向俄罗斯政府提出关于所有权的有力证据,俄方考证无误后将归还艺术品等{3}。
  (二)最新进展
  在国际社会的努力下,送还二战流失文物的趋势是有增无减,实践中不断增多文物回归的个案也令人鼓舞。但是,由于二战文物流失是一个复杂的现象,这一特定时期的流失文物回归涉及一系列的法律焦点问题,如文物回归与时效限制、文物回归与战争赔偿以及文物回归与补偿等问题,而各国在这些问题上所持立场不一,致使二战流失文物回归问题至今未能得到很好的解决。在这一背景下,国际社会认为必要提出一个更广泛、明确和普遍承认的解决原则,促使国家之间通过规范化的方式解决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并为国家之间签订文物回归的双边或多边谈判提供便利。为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委员会”于2000年5月在巴黎召开专家会议,首次审议了解决二战流失文物争端的八项原则,这些原则最初是由时任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处国际准则组主任Lyndel V. Prott博士1995年在纽约举办的“战争的赃物—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其后果:文化财产的损失、再现和收回”研讨会上以个人名义提出来的。2002年12月“政府间委员会”在巴黎又召开了第二次专家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的除了以个人名义受邀的十名专家以外,欧洲委员会、国际档案理事会、国际博物馆理事会等以观察员的身份参加了会议,这次会议在对Prott博士在纽约研讨会最初提出的原则作了重大的调整的基础上形成了《原则草案》,其中包括序言和13条原则,[27]并于2005年的“政府间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上被原则批准,[28]之后,政府间专家会议于2006年、2007年和2009年又对草案进行了修改,修改后的《原则草案》包括序言和11条原则。它是一个不具有约束力的原则声明,对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负责执行日常工作的机构的秘书处在对《原则草案》的制定背景和宗旨所做的说明中明确指出,“它并不是要直接修订、废除或取代有关这一问题的现有国际条约,因此会员国可以在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中全部或部分地采纳这些原则,或完全不采纳”。[29]
  《原则草案》的提出表明,与对待其他的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流失文物回归问题有所不同,国际社会对二战流失文物回归问题还给予了特别的关注。对于其他的历史上遗留的流失文物的回归,国际社会目前还没有为国家之间采取法律以外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提出一个普遍接受的原则,致使这类文物的回归无具体的原则可依据,实践中主要还是通过道义上的支持来促进文物回归,而《原则草案》为国家之间采取法律以外的方式解决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提出一个更明确和普遍承认的解决原则,是迄今为止国际社会对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流失文物回归问题所做出的最具实质性和建设性的回应。
  《原则草案》作为国际社会对二战流失文物这一特定问题所持的基本态度的准则,其意义是深远的,秘书处在对其所做的评论中清楚地明确了其主旨,它“旨在为国家之间的双边或多边谈判提供一般性指导,以促进协议的达成”,它“对于二战流失文物的众多未决案件起到推动谈判和形成其他争端解决手段或庭外解决或第三方手段的作用”[30],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还指出,“从更广的政策角度考虑,这些原则在国际协商一致的基础上将有助于翻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最敏感的一个篇章,有助于医治各国人民在感情、社会以及政治方面的创伤,从而增进国际大团结”。[31]笔者认为,返还二战流失文物不仅体现了对二战负有战争责任的国家对二战的深刻反省,也体现了这些国家对过去犯下的错误行为的改正,它有利于弥合二战留下的创伤,也是各国本着相互尊重的态度建立不同文明之间对话的手段。
  三、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解决原则:法律评析及其对我国的意义
  《原则草案》在其序言中明确了其主旨,即“请有关各国在适当的情况下,根据如下原则解决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流失文物回归有关争端”[32]。尽管《原则草案》是一个“软法”文件,但它提出的解决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的原则却是以相关法律原则为基础的,其内容与文物返还及其相关法律规则密切相关,它针对现实中有关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所涉及的法律问题诸如文物回归、文物回归与时效限制、文物回归与补偿、文物回归与战争赔偿等提出了解决原则,对这些原则的讨论过程实质上是各国在二战流失文物所涉利益上的协调、冲突与平衡过程,其结果是有的原则已经达成一致,有的原则决定不再保留,有的原则仍未完全达成一致。下面就对这些原则进行法律解读并探求其对我国的意义。
  (一)已经达成一致的原则:有关国家应促使文物回归、文物回归不受时效限制
  1.有关国家应促使文物回归
  “国家应促使文物回归”是《原则草案》针对二战流失文物回归争端所持的基本立场,也是其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尽管《原则草案》讨论过程中,各国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在一些问题上互不相让,但在文物回归这一核心问题上却取得了的共识。在《原则草案》全部11条原则中,就有9条是关于敦促有关国家送还文物的,其中包括文物的范围、有关国家应采取的措施、相继流失的文物的回归以及与文物相关的文件的移交等,[33]显然《原则草案》与一般的原则声明通常过于宽泛含糊和难以操作不同,采用了比较精细的风格,这也使它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
  (1)关于文物回归的法理依据
  《原则草案》提出有关国家应促使二战流失文物回归这一原则并不是随意的,而是有法理依据的,即它是以国际法关于战争时期流失文物返还的公法解决方式的法理为基础的,这可从两个方面得以确证。
  第一,《原则草案》在阐释其主要目标的序言中提出“铭记1907年《海牙第四公约》附件(关于陆战法规和惯例的章程)中的有关规定”,[34]表明其遵循了该公约关于文物回归的基本原则,而国际法上有关国家在战后返还战争时期流失文物这项规则最早源于就1907年《海牙第四公约》附件《陆战法规和惯例的章程》有关对文化财产保护的规定,即战争时期文化财产即使是国家所有也应作为私有财产对待且不得被没收,[35]之后,禁止没收文化财产这项义务演变为战后返还文化财产的义务,该规则后来还被有关国际法如《武装冲突情况下保护文化财产公约》及其议定书所吸收。
  第二,考察《原则草案》的内容,其提出的文物回归的措施遵循的是国际法关于战争时期流失文物返还的公法解决方式的规则,它与通过私法诉讼方式解决文物回归争端的规则有很大的不同。从主体上看,公法解决方式返还行为发生在国家之间,它可能涉及责任国、存放国、所在国、接受国等多个国家,而私法诉讼方式的返还行为只发生在请求者和占有者之间;从程序上看,依据公法解决方式解决文物回归问题不以原有国提出请求为必要,即不论文物原有国是否提出正式要求,均应将文物送回,且送回文物遵循相关公法规则,秘书处也认为:“文物应该当然送回而不必诉诸诉讼途径,它还避免有关文物所在国或保管国以该文物原有国没有提出送回的要求为借口而推脱无须送回文物”,[36]而通过私法诉讼方式要求返还文物需以请求者提出请求为必要,且应遵循私法规则。
  笔者认为,依据国际法关于战争时期流失文物返还的公法解决方式的法理为基础解决二战流失文物回归问题是有其合理性的,首先,它避开了通过私法诉讼提出返还文物的请求通常因遭遇法律赋予文物占有者以善意取得和时效抗辩的权利而得不到支持的情况,正如秘书处所做的评论那样:“由此产生的送回义务就会排除国际普通私法实践和诉讼中常见的那种干扰送回的障碍”[37]。
  其次,由于返还战争时期流失文物一直被认为是一项国际习惯法规则,因此依据这一法理解决二战流失文物回归问题具有合法性基础。《国际法院规约》将国际习惯法概括为“作为通例之证明而经接受为法律者”,一般认为一项国际习惯法规则的存在需要具备国家实践和法律确信两个基本要素,它是“各国重复类似的行为而具有法律拘束力的结果”{4}(P.10)。通常国家的对内和对外行为、国家之间的条约或宣言或其他文书都构成国家实践,同时对国家实践的考量通常以“其出现的频率是否足够密集,以至能够创建一项习惯法规则”以及“相关国家的实践必须具有实质上的一致性、广泛性和代表性”{2}(P.27),且“相关实践足够密集时,法律确信就包含在这一实践当中”{2}(P.31)。依据这些标准,基于以下理由可以认为返还战争时期流失文物是一项国际习惯法规则:
  第一,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有许多国家之间返还从被占领土上移出的文物的实践。人们很早就尝试在国家之间确立在武装冲突结束时返还文化财产的原则,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根据《柏林条约》建立了混合仲裁委员会,根据《凡尔赛条约》建立了混合仲裁委员会,以清理被没收和被盗私人财产,根据这些条约的规定,德国对于战争所造成的一切损失承担全部责任{1}(P.20);二战以来直至在现代战争中,也有许多归还文物的案例,如前所述,部分二战流失文物已经被送回,海湾战争结束后,部分被扣押文化财产得到返还{2}(P.129)
  第二,这一规则被许多相关条约所吸收。由于“在确定国际习惯法的存在方面,条约也是一个相关因素,因为它们有助于阐明各国是如何看待某些国际法规则的”{2}(P.33)。而返还战争时期流失文物这一规则不仅在1907年《海牙第四公约》附件《陆战法规和惯例的章程》中有关文物保护的规定中就有所体现,还被二战以后通过的《武装冲突情况下保护文化财产公约》及其议定书[38]以及《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

  ······

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美]伦纳德D杜博夫:《艺术法概要》,周林、任允正、高宏微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

{2}[比]让-马里·亨克茨、[英]路易丝·多斯瓦尔德-贝克主编:《习惯国际人道法规则》,刘欣燕等译,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

{3}“了断半个世纪公案 俄宣布归还文物战利品”,载《北京娱乐信报》2003年2月10日。

{4}王铁崖主编:《国际法》,法律出版社1995年版。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045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