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保护作品完整权之歪曲篡改的理解与判定
【作者】 管育鹰
【作者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知识产权中心{主任}
【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保护作品完整权;歪曲篡改;精神权利;有损作者声誉
【英文关键词】 right of integrity; distortion and mutilation; moral right; prejudice author’s reputation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0
【页码】 25
【摘要】

保护作品完整权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作者精神权利的核心内容。因不同国家和地域的历史文化观念、社会经济发展状况之差异,各国在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保护方式、执法力度等具体规则方面不尽相同。与《伯尔尼公约》相比,我国《著作权法》对保护作品完整权的定义省略了“有损作者声誉”的表述,给如何判定某一行为是否构成“歪曲、篡改”带来困惑,造成了实践中裁判结果的不统一。应参照公约完善立法,在实践中借鉴英、美经验,以一般理性人的感受之客观标准来判定是否构成歪曲篡改;或者借鉴德、法经验,以专门条款限制电影作品、计算机软件等大型或功能性作品之作者对拥有合法使用权的人行使保护作品完整权,以建构诚信环境、促进相关产业的发展。

【英文摘要】

Right of integrity is the globally accepted core content of author’s moral right, yet the approaches of protecting right of integrity and the specific aspects of enforcement are not necessarily identical in various countries or regions, due to the different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conceptions, as well as the discrepancy of social and economic conditions. Comparing to the Berne Convention, Chinese Copyright Law omits the phrase of “prejudice author’s reputation” while defining the right of integrity, which brings perplex to judge what constituting “distortion and mutilation”, and the results in judicial practice present obvious inconsistence. The expression of “prejudice author’s reputation” should be introduced into Chinese Copyright Law, and an object criteria of judging “prejudice author’s reputation” from the view of a reasonable person should be adopted in judicial practice. Alternatively the experience of France and Germany could be referenced, e.g.adding a special clause in Copyright Law, limiting the right of integrity in large-scale and functional works such as film and software when the author has signed contract with the producers, in order to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related industrie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9944    
  
  

署名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是《伯尔尼公约》明确规定的两项作者的精神权利,前者指作者对作品表明身份的权利,后者指作者禁止对其作品进行任何有损其声誉的歪曲、割裂、修改或其他贬损行为的权利。[1]根据我国现行《著作权法》第10条的规定,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对照《伯尔尼公约》,我国法律上的表述省略了“有损作者声誉”之行为后果的描述和限定,这给实践中如何判定某一行为是否构成“歪曲、篡改”带来了不确定性。特别是,当著作权中的改编或其他演绎方式的经济权利已经许可或转让给他人时,作者是否可以对合法的被许可人或受让人改编或演绎创作的新作品主张侵权、以及在何种条件下可以获得保护作品完整权之精神权利救济的问题,理论和实务界存在较多争议。研究并厘清保护作品完整权中“歪曲、篡改”的判定标准,对明确各方权利义务、引导我国当下影视及相关行业的有序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一、保护作品完整权的由来与保护

(一)保护作品完整权是作者精神权利的重要内容

作者就自己创作的作品享有与其身份、人格相关的精神权利,是著作权、乃至整个知识产权法中比较特殊的内容。精神权利起源于法国,受到法国大革命中天赋人权和自然法思想的影响,作者精神权利被视为是其人格权在其所创作之作品上的延伸,因为文学艺术作品体现了其创作者的人格、审美、道德等精神层面的与人身不可分割的元素。这一理念逐渐演化形成具体的精神权利法律保护规则,并得到德国、瑞士等欧洲大陆国家的认同;尤其是作者的署名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成为各国通过立法加以明确的、专属于作者精神权利之核心内容,且经过二百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世界共识。不过,对于保护作者完整权的内涵、立法上的具体表述和法律实施中的阐释,每个国家不尽相同。

另外,我们看到,精神权利保护制度最初并非仅仅基于个人自然权利保护之考量、而是同时肩负了一定的公共文化利益保护职能;法国等是将艺术作品视为国家文化影响力象征的国家,还籍由法律上明确精神权利的永续性和不可转让性,以维护国家公共文化遗产。[2]可见,对于注重文化传承的国家和地区来说,考虑到其历史上积累的许多艺术作品实际上担当着国家文化代表的角色,设置永久性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具有格外重要的意义;只不过这种对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保护不再是私法意义上的对作者人格权利益的保护,而更多的是基于公共利益保持代表一国文化精神的经典作品之同一性和完整性的需要。对保护作品完整权作这一解读也符合一般民法原理,即一般情况下去世后三代以内的近亲属还可以主张自己因祖辈父辈名誉受损而受到精神损害,再往后的后人就很难基于先人的名誉等主张人格利益受到损害并获得救济了;当然,对于有违公共秩序和善良风俗的对逝者名誉的损害行为,尤其是代表国家形象、对国家和民族有杰出贡献的英烈等各领域名人的名誉权保护,一般通过立法加以明确,而民法的这一普适性规则同时适用于知识产权法。例如,我国2017年《民法总则》第185条规定,“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随后2018年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最高人民法院同年通过了《关于加强“红色经典”和英雄烈士合法权益司法保护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通知》,其中就重申了对红色经典著作原作者保护作品完整权的永久性保护规则。

(二)作者精神权利保护的国际协调状况

如上所述,尽管作者享有精神权利在各国得以承认,但在实践中对基于作品的作者人格权之内容和范围的认识并不完全相同。比如,持二元论的法国认为精神权利独立于财产权而永久存在,在其法律中以专章详细规定了诸多精神权利并明确这一权利的专属性、不可让渡性和永久性[3];持一元论的德国在理论上认为精神权利与经济权利是一体不可分的,在立法中关于著作权的保护期并未区分精神权利与经济权利[4]。另一方面,作为版权制度起源地的英国,虽然也是1886年《伯尔尼公约》的发起者,但向来将版权视为财产权而不承认作者的精神权利。因此,《伯尔尼公约》最初并没有涉及精神权利的条款,直到1971年的巴黎文本才通过第6条之2确立了对署名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保护。英国在1988年《英国版权、设计和专利法》(以下简称CDPA)中引入了关于精神权利保护的条款,但该法的第1条第1款仍开宗明义地指出“版权是一种财产权利”;另外,该法同时规定精神权利可以通过书面声明放弃,且即使是非正式的放弃,也适用合同法上的不可反悔原则产生效力。[5]

在欧洲之外,法国著作权法设立的精神权利保护规则也影响了承袭大陆法系传统的东亚地区。例如在日本,作者对任何违反其意愿对作品标题和内容进行变更、删除或其他修改的行为均可禁止,且这种专属于作者的精神权利即使在作者去世后仍受保护[6];我国台湾地区“著作权法”也作出了类似的规定。[7]与此同时,英国版权法传统则影响了英美法系各国(同时受法国和英国法律传统影响的加拿大稍有不同)。美国因国内的影视等行业强烈反对精神权利的保护,直到1989年才加入《伯尔尼公约》;随后于1990年通过《美国视觉艺术家权利法》(以下简称VARA)并编入《美国法典》第17编(即版权法)第106A条,该条明确排除了《美国版权法》第101条定义中的绝大多数作品[8],还规定了艺术家的精神权利虽然不可转让但可以明确表示放弃。可见,英国和美国版权法对精神权利采用的是《伯尔尼公约》的最低标准,而且美国的保护力度更低,其版权法将作者的精神权利限缩为特定种类的“视觉艺术作品”之作者的署名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并允许作者声明放弃。

总的来说,尽管对作者精神权利的保护已经成为国际著作权/版权保护制度的基本组成部分,但各国在内容、方式、执法力度等具体规则方面不尽相同,这与不同国家和地域的历史文化观念、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等因素相关。

(三)我国著作权法上的保护作品完整权

来自北大法宝

我国1990年制定《著作权法》时,在第10条中规定了著作权包括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几项人身权利。仅从立法上看,发表权与经济权利紧密相关、连保护期都相同;因此在实践中未经许可发表构成侵权很容易判定,而且大多数情况下仅以经济赔偿即可解决纠纷,未经许可发表的行为本身就足以构成侵权、不必专门证明侵权人的行为对作者的人身或精神权利造成了损害。署名权虽然是最基本的作者精神权利,其受到侵害的情形,即他人使用作品未署名或错误署名的情形却也不难判定。通常来说在发表的作品上署名的即为作者,除非有相反证明(我国《著作权法》第11条)。简言之,发表和署名是两种无须对作品本身作出改动的行为,因此作者的这两项精神权利受到损害仅需证明未经许可的侵害行为已经发生即可。不必证明作者精神受到损害的结果。

但是,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则有所不同。修改必然涉及作品标题和内容本身的改动、且这种改动违背了作者意愿造成其精神损害,而保护作品完整必然表现为禁止作品内容被歪曲改动或以割裂、贬损等方式使用。从本质上说,“修改权”实际上与“保护作品完整权”是同一权利的两个方面。[9]单就我国《著作权法》关于修改权是“修改或者授权他人修改作品的权利”之定义看,“修改权”难以与经济权利中的“改编权”区分开来;若从未经许可的修改会使作者精神权利遭受损害的可能性看,应该发生在该修改属于歪曲或篡改的情形,而这又与法律明文规定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重合。本文认为,目前立法上规定精神权利之修改权的意义有限,实践中如果修改作品给作者造成了名誉损害和精神痛苦,直接根据保护作品完整权请求和判决即可;如果修改并未造成精神上的损害,那就按未经许可修改作品侵犯了经济权利之改编权判赔即可。从大多数国家的立法看,明确规定修改权的不多,而《伯尔尼公约》也没有将修改权放到作者精神权利里。

如上所述,保护作品完整权与署名权一样,是对作者十分重要的精神权利,甚至被称为“最重要的精神权利”。[10]作品是作者人格的体现,因此任何不给作者署名或对作品的歪曲、割裂,抹杀作者对其作品的身份权、影响其作品的同一性或个性、损害其声誉的,都是对作者人格权利的侵犯。当然,基于实务操作方面的考虑,如果发表时需要作出必要改动的,一般由法律专门作出规定以豁免改动者的侵权风险,如我国《著作权法》第34条关于出版社、期刊社和报社修改作品限度的规定。

值得注意的是,与《伯尔尼公约》赋予作者禁止“对作品进行任何歪曲、割裂或有损于作者声誉的其他损害”的权利不同的是,我国《著作权法》对保护作品完整权的定义是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而并未指明“有损作者声誉”之行为后果;这样,实践中如何理解和适用“歪曲、篡改”从而判定侵权与否便缺少相对一致的认识,而司法实践中同时采用主观和客观双重标准,显然不利于裁判尺度的统一,亟需从立法上予以明确。我国学界针对保护作品完整权立法完善的建议长期以来一直存在[11],遗憾的是我国的著作权法修改进程受各种因素影响一直进展缓慢,绝大多数有争议的条文至今仍然未能修改。

二、侵害保护作品完整权判定的域外经验

从前文对著作权精神权利保护制度的简述可知,尽管各法域因历史文化和法律渊源影响对这一特殊权利的保护规则和理解不尽相同,但保护作品完整权和署名权一样,是世界各国公认和保护的作者的精神权利。不过,就署名权而言,因其并不涉及作品内容的改动或使用,在实践中的侵权判定相对简单;而就保护作品完整权而言,《伯尔尼公约》仅给出了保护的最低标准,即只有歪曲贬损等行为使作者声誉受到损害时才予以救济,这使得各国立法具有较大的灵活性,可以仅达到此标准,也可高于此标准。而且,《伯尔尼公约》关于保护作品完整权或“尊重权”的表述十分灵活,给出的示例仅为作品在被改编为戏剧或电影时为了迎合某些年长的观众而增加了色情元素、从而毁损了作者作为严肃作家的声誉的情形。[12]因此,在保护作品完整权方面,各国法院如何结合自己的历史文化传统和具体国情、全面把握社会综合背景知识和专业技能阐释和适用本国法律并作出保护作品完整权侵权与否的判定,才是整个精神权利保护议题中最复杂疑难的课题。

(一)法国、德国对作者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保护

法国、德国等强调精神权利保护的大陆法系国家,关于保护作品完整权的立法规范与其理论基础是一致的,即作者有权反对他人对自己的作品作出歪曲改动、不必证明自己的声誉或名气因此受到损害,因此在立法上没有规定歪曲改动的具体后果,也即其国内法对保护作品完整权的定义所体现的标准高于《伯尔尼公约》中的保护标准。

在精神权利保护的发源地法国,实践中有诸多案例表明,未经许可改变屏风画、删减作者精心挑选的一段介绍、毁坏作品、出版作品的缩写本、对电影进行剪辑以及给电影胶片上色等,均可能侵害保护作品完整权[13];甚至将作品用于广告也可能侵害作者精神权利,比如,未经许可将著名的法国哑剧作家和表演家Marcel Marceau创作的哑剧角色“Bip”用在一本医疗杂志上作药品广告,被认定侵害了Marceau的精神权利(保护作品完整权)和经济权利。[14]另一方面,尽管法国法院没有采“理性人”的客观标准而采取比较主观的判定标准,对美术、音乐、书籍、戏剧和电影等作品的作者都提供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保护,但并不认为精神权利是无限制的。相反,法国法院通常认为作者不得滥用权利,在判定时会考虑作者诉求的合理性。[15]比如,法国立法上虽然规定精神权利的永久性,但在维克多·雨果的后人主张被告续写《悲惨世界》侵犯保护作品完整权的案件中,法国上诉法院在2007年的判决中指出,在经济权利期满后,不应不合理地阻止对作品的续写自由,从而推翻了下级法院作出的侵害保护作品完整权的判决。[16]此外,法国立法在关于权利限制与例外的情形中明确将滑稽模仿列入,从理论上说在这种特殊情形下作者不能再随意主张保护作品完整权;关于计算机软件作者的保护作品完整权,作者仅在修改会损害其声誉的情况下才能反对。[17]

德国在立法上虽然像法国一样没有采用歪曲行为造成“有损作者声誉”的结果限定保护作品完整权,但与法国对计算机程序作者的保护作品完整权明确作出限制一样,德国在立法上专门以另一条款对电影作品相关的保护作品完整权作出了限制[18],即对电影、用于拍摄电影的作品等内容的改动,作者只有在改动属于极端歪曲篡改或有其他严重损害的情形下才能根据《德国著作权及相关权法》第14条主张保护作品完整权。[19]德国的迪茨教授曾指出这一条的立法意图是考虑创作电影通常需要大量的投资和组织工作,需对作者的精神权利加以限制,即只能禁止超过正常保护标准和极度歪曲贬损的行为。[20]在实践中,德国法院对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保护是比较谨慎的,德国法院并不认为保护作品完整权是任由作者决定的绝对权,在多数案件中法院会竭力基于案件事实平衡作者精神权利与对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只有最终权衡结果有利于作者的才能胜诉。据研究,德国法院对如何作出这种权衡总结出了“三步测试法”:(1)确保符合《德国著作权及相关权法》第14条关于歪曲或割裂作品的判定标准;(2)判定是否对作者的精神利益造成了损害;(3)在利益平衡的框架内考虑作者的精神权利是否占上风,即作者基于善意是否可以拒绝被许可使用者做出必要的改动;进而,根据《德国著作权及相关权法》第39条(2)中的“合理”“善意”原则,作者应当同意使用者出于善意的修改。[21]

从学界的解读看,欧洲大陆法系国家法院对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保护通常与被控侵权人的使用是否有合同依据紧密相关。根据禁止诋毁和反不正当竞争的侵权法理论,未经作者许可均不得对作品进行修改,除非是制作或演绎所必需的,反之若有合同约定即使销毁原作也不构成侵权。[22]巧合的是,法国和德国在司法实践中关于保护作品完整权的典型案例,很多都涉及美术作品原件的使用方式,典型的比如关于固定在冰箱、楼梯间墙壁等有形物上的美术作品被分拆销售或为符合使用者的审美对绘画加以改动而引起艺术家作者的不满、并在诉至法院后获得支持的。[23]但是,有案例表明,在与物权发生冲突时,作者的精神权利不一定占上风。该案中,德国联邦最高法院针对《德国著作权及相关权法》第14条说中保护作品完整权的适用作了澄清,即尽管销毁作品原件或其他损害在字面上属于该“亲作者”的规定所说的保护作品完整权的控制范围,但一般来说作者不能反对物权所有人销毁其作品,因为后者重新设计规划自己物业的利益更为优先。因为欧洲各国对作者权的保护规则并无统一标准,德国法院不必向欧洲法院就此询问并作出判决。[24]

(二)英国、美国对保护作品完整权的理解与保护

英美法系国家因为长期在版权制度中并不注重作者精神权利的保护,在立法上也较晚才引入《伯尔尼公约》的最低标准。其中,署名权是最基本的作者精神权利,实践中无论是采取署真名、署假名,还是不署名的方式,均不涉及作品内容、而只是作者按其意愿通过某种方式在作品上显示身份的行为,而使用作品不按作者的意愿署名或错误署名从而构成侵权并不难判定,因此英美法系国家对此项权利的保护争议不大。但是,保护作品完整权往往涉及对作品内容的改动或以不同方式使用必然带来的固有差异,如何判定某一具体行为是否属于歪曲、割裂、篡改、贬损,以及是否对作者的声誉造成了损害,从而构成对作者之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侵害,在实践中仍有一定争议。

英国在立法上明确了“有损作者声誉”的限定条件[25],法律所禁止的贬损行为,通常表现为以增加、删除、改变内容或改编作品等方式对作品进行歪曲或篡改、割裂,从而损害作者名声的行为。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增加、删除、改变内容或改编都可能构成歪曲或篡改、割裂并损害作者名声。换言之,保护作品完整权禁止的是他人以会给作者名誉带来负面影响的方式改动作品。不过,英国尽管在立法上采用了《伯尔尼公约》的规定,但如何判定某一具体行为是否给作者名誉带来负面影响是留待司法实践解决的难题,而法院的解释往往是保守的,因此有研究质疑英国在履行国际公约义务方面不足。[26]在一起关于保护作品完整权的案例中,Confetti录音公司购买了由Andrew Alcee创作的名为“Burnin”的汽车音乐片段,产品并授予华纳公司使用。华纳公司制作了包含由The Heartless Crew乐队演唱的该曲说唱版(Rap)的录音专辑,乐队在演唱中添加了各种与暴力和毒品文化相关的歌词,作者Alcee指控其保护作品完整权受到侵害。但是,如果该说唱版以正常速度播放,则该添加的歌词极难破解。即使半速播放,歌词也听不清楚是什么意思,这就难以证明歌词使原作者名声受到损害。法院指出,仅仅是扭曲、割裂行为本身并不侵害保护作品完整权,除非作者能证明其名声受到的损害。此案最薄弱的方面是没有Alcee先生名声受到损害的证据,因此没有支持作者的诉求。[27]在一起自然博物馆成为被告的案件中,漫画家Bill Tidy授权许可博物馆使用其恐龙漫画草图,但认为其作品在被博物馆复制使用时缩小了尺寸、失真变形,是一种歪曲或者对其声誉造成损害的行为,由此向法院申请即决判决。法官指出:“简单翻看一下能发现,这些画的尺寸在效果上是不如原画,有些图上的配词比在原画上更难辨识。但这远不能让我认为这一小尺寸的复制构成对原画的歪曲是毫无争议的……我个人认为,不通过质证就此获得比较优势的证据的话,没法得出这种复制对原告声誉造成损害的结论……原告没有足够的理由让我发出即决判决,事实上在任何理性人看来,原告的声誉并未因其指称的复制行为受到损害。”[28]该案中英国法官认为原告关于其名誉受到损害的主张需基于合理理由提出,对此应当采用“理性人”的客观标准;尽管对名誉贬损是作者主观感受还是根据客观事实判断时有争论,但客观标准逐渐成为英国司法实践中通常采用的标准。值得注意的是,英国版权法还包含了精神权利可放弃的规定(CDPA第87条2款)。这样,何种情形下视为作者已经通过声明或合同行为放弃了保护作品完整权,同样是实践中需要判定的难题。

美国对精神权利所持态度比英国更加保守。加入《伯尔尼公约》之前,美国法院曾认为作者依据《拉纳姆法》第43条(a)禁止假冒原产地、虚假描述和淡化的条款对未经许可的虚假署名、篡改作品之权益请求保护,但这一判决理由没有得到后来判例的支持。[29]如上文所述,美国为履行加入《伯尔尼公约》的承诺在立法(VARA)中增加对精神权利的保护时,明确排除了对多数作品的作者适用该保护,而且规定保护作品完整权仅以歪曲行为损害了作者声誉为限。美国之所以赋予视觉艺术作品作者精神权利,主要论点是吸纳法国等大陆法系国家强调的,这些艺术作品表现了作者的灵魂和个性、因此粗暴对待作品就像是虐待了作者本人。尽管美国理论界对是否应该特殊对待视觉艺术作品给其作者精神权利的保护有争议,但为了加入《伯尔尼公约》,美国选择了精神权利保护的最低标准。事实上美国即使是立法上通过了VARA,在司法实践法院并不情愿对艺术家的精神权利保护主张轻易予以支持,而是像英国一样采用客观标准狭窄地解释VARA对精神权利的保护;同时,美国的法院曾拒绝直接援引《伯尔尼公约》保护精神权利,认为加入公约本身并未创造出必须施行的联邦法。[30]当然,采用客观标准并非必然意味着作者无法获得精神权利的保护。例如,在Carter案[31]中,原告主张保护作品完整权阻止改动其被安装在商业场所走廊上的雕塑,地方法官认为“损害”通常意味着可以赔偿的损失,“名誉”通常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北大法宝;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994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