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学刊》
反恐背景下对我国警察使用武器的法律思考
【英文标题】 Legal Thinking on the Use of Weapons by Police in China in the Context of Anti-terrorism
【作者】 王振华王浩张光雨
【作者单位】 重庆警察学院警务战术系广东警官学院警务指挥战术系重庆市公安局特警总队
【分类】 公安管理法【中文关键词】 反恐背景;警察使用武器;法律规则
【英文关键词】 counter-terrorism background; police using weapons; anti-terrorism law; police right of using guns; legal thinking
【文章编码】 1009-3745(2019)05-0019-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5
【页码】 19
【摘要】

当前恐怖主义活动呈现出社会影响深远、武装程度和突发性增强等特点。相应地,与之相抗衡的反恐作战能力必须得到提升,反恐工作中警察武力应得到提升和应受到重视。我国警察使用武器的法律规定在理论上存在着一定的模糊地带,如实战中警察使用武器时暴露出来的难以操作问题,一定程度上滞后于反恐工作的现实需要。因此,在反恐背景下,修改相关警察使用武器的部分法律规定,保护警察人身安全,确立用枪原则;通过司法解释等形式,明确相关武器使用法律条款的内涵;细化民警使用武器的制度、条件和程序,在实践中建立适应反恐需求的科学管理机制和使用制度。

【英文摘要】

The current terrorist activity is characterized by a social base, an armed force and a sudden increase in activity, which, in general, requires that the counter-terrorism combat capability be promoted, with the direct question of the promotion of the force of the police in the fight against terrorism and the authority of the police to use the gun. In China, there is a certain vague zone in theory that the police use weapons, and the problem that the police use weapons in actual combat is difficult to operate, which lags behind the actual combat needs of anti-terrorism work to a certain extent. Therefore, in the context of counter-terrorism, the law of the use of weapons by the relevant police is amended to protect the personal safety of the police and to establish the principle of the use of the gun. Through the form of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the connotation of the legal provisions for the use of the relevant weapons should be clearly defined. The systems, conditions and procedures of the use of weapons by the police should be refined in order to establish a scientific management mechanism and a system of use to adapt to the demand for counter-terroris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9930    
  
  

当前恐怖主义活动呈现出社会影响面广、武装程度和突发性增强等特点,这从总体上要求与之相抗衡的反恐作战能力必须得到提升,反恐工作中警察武力对抗程度也相应提升。但目前我国警察在使用武器法律规定方面,理论上还存在着一定的模糊地带,导致民警在执法实践中不敢用枪或不善于用枪。针对目前警察使用武器存在的这些现实问题,本文对相关警察使用武器的部分法律规定等予以研究。{1}

一、反恐背景下警察配枪的必要性

(一)恐怖主义活动社会影响面广

北京“10.28”和昆明“3.01”暴恐案件是中国反恐战略的标志性节点,我国的恐怖犯罪就已不仅仅局限在边疆地区。恐怖犯罪随着大流动、大交流、大发展的社会发展格局,已从特定的边疆区域向内地扩散;由对党政机关、政府设施、军事目标、基础派出所等“硬目标”袭击,转向防范较薄弱的公共场所、无辜群众等“弱目标”袭击;从组织化、团队化向“独狼式”发展,可能在边疆或内地任何密集人群场域随时随地发生,制造社会恐慌气氛。研究表明,一旦发生暴恐袭击,70%-80%的民众会因心理创伤性应激障碍而产生强烈的精神痛苦。{2}恐怖分子所采取的爆炸、纵火、刀斧砍杀、驾车冲撞碾压等手段不仅杀伤力大、破坏力强,而且犯罪现场血腥恐怖,强烈刺激公众的感官。如果警察不使用武器及时制止,让恐怖活动继续蔓延,目前建立起来的民众对警察的信任和信心就会受到严重破坏。因此,警察巡逻、执勤执法的过程中佩带枪支能够震慑恐怖分子,从而达到预防和阻止恐怖袭击的目的。

(二)恐怖分子武装程度有所升级

纵观国内外,为了实现恐吓社会、胁迫国家的意图,恐怖分子的作案方式无所不用其极,诸如爆炸、放火、投毒、暗杀、劫机、车碾、打砸、砍杀等皆为常用方式。如2017年4月3日圣彼得堡地铁爆炸事件{3}1-2、同年4月21日法国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枪击事件、2019年发生的斯里兰卡科伦坡“4.21”连环爆炸案、国内发生的新疆巴楚“4.23”事件和昆明“3.01”恐怖袭击事件等。{4}从这些暴恐事件中可以看出恐怖分子血腥程度不断增强,恐怖袭击方式的种类增多,对社会造成的危害性也在增大。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技进步,恐怖袭击方式也再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升级。斯里兰卡科伦坡“4.21”连环爆炸案,标志着恐怖主义进入3.0阶段。面对这些新型的恐怖袭击,警察使用武器制止可以在关键时刻及时挽救国家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三)恐怖活动突发性增强

恐怖活动突发事件,普遍都是在目标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发生的。暴恐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程度和袭击方式,政府机关和无辜的民众难以预料和准确掌握,一旦发生,即刻会造成社会混乱,并给公众带来极大的心理恐慌。如北京金水桥“10.28”暴恐案件,恐怖分子驾车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就冲过安全线,引爆车辆,瞬间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灾难后果。再如昆明火车站“3.01”恐怖袭击案,事先预谋的5名暴徒持刀在云南昆明火车站广场、售票厅等处,挥舞砍刀向手无寸铁且毫无防备的民众进行砍杀,造成31人死亡,141人受伤。据新闻报道,事发当时当值的警察,面对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手里连一把像样的武器都没有,以至于不能及时制止暴恐分子的犯罪行为。{5}残酷的事实说明,警察没有武器就不能在第一时间、第一现场有效地遏制恐怖活动犯罪发生。

二、从法律角度分析当前警察武器使用问题

(一)理论上存在一定模糊地带

首先,相关法律法规的有些规定不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以下简称《反恐法》)第六十二条:人民警察、人民武装警察以及其他依法配备、携带武器的应对处置人员,对在现场持枪支、刀具等凶器或者使用其他危险方法,经警告无效的,可以使用武器;紧急情况下或者警告后可能导致更为严重后果的,可以直接使用武器。{6}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以下简称《警察法》)第九条规定的“人民警察判明有下列暴力犯罪行为的紧急情形之一,经警告无效的,可以使用武器”。此处的“判明”标准既有客观的标准,如第三项中“抢夺、抢劫枪支弹药、爆炸、剧毒等危险物品,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这时使用武器必须有前项规定的犯罪行为客观存在,而且是“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反恐法》中说的是对现场持枪支、刀具等凶器,这是一种状态。而《警察法》中的抢夺、抢劫等是一种行为,是发现对方持枪就可以使用武器,还是发现有暴力恐怖袭击行为才应该使用武器,这就是问题。对于判明是否该使用武器,每一名警察都存在着理解能力、反应时间、身体素质、体格、操作技能掌握的差异,在处置相同恐怖袭击行为时,所感受的危险强度是不同的。这就需要当事的警察根据自身的能力,结合暴力袭击的行为做出恰当判断,做出是否使用枪支的决定权。如果有上级指挥员在场,应当根据上级的指令使用武器。对于判明这个标准,应当根据现场情况与犯罪嫌疑人的暴力行为作出三个基本判断:一是现场情况是否适合使用枪支,二是暴力犯罪是否达到一定程度,三是使用枪支能否制止犯罪。{7}18-19

(二)用枪原则在实际用枪中难以把握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中第四条规定“人民警察使用武器,应当以制止违法犯罪行为,尽量减少人员伤亡、财产损失为原则”;这要求在反恐行动中警察使用武器,就算在构成合法使用武器的前提下,也要遵循“最小动用武力原则”。{8}如果警察开一枪能达到制止犯罪行为的目的,就不能开第二枪。暴恐分子处于癫狂状态,警察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很难控制住“不开第二枪”。因此,在执法实践中,暴恐分子的袭击行为能否被快速制止,取决于枪支致停作用的强弱。很多暴恐现场处置情况证明,目前警用手枪的致停作用不强,曾发生一些暴徒身中数枪,还能手持砍刀攻击民警。因此,即便是首发命中,暴恐分子并没有失去战斗能力。民警要想彻底遏制暴恐分子的砍杀行为,必须瞬间双击或多击同一个目标,才能达到致停效果。如果遵循“最小动用武力原则”,警察很难把控“以制止违法犯罪行为这个点”。在昆明火车站“3.01”暴恐案件中,连开五枪将暴徒击倒的特警在接受记者采访中坦言,在击倒暴徒后还在考虑开枪是否合法。{9}

(三)有关使用武器法律规定滞后于现实需要

长期以来,由于各方面原因,一些基层民警武器使用存在“不让用、不愿用、不敢用、不善用、不会用”等现象,这些现象的出现显然与我们的反恐工作不相符。究其原因,是法律法规严重滞后造成的,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紧迫性。警察在面临暴恐袭击时情形是非常紧急的。当事警察必须立即采取措施,使用武器制止或者击毙暴恐分子。而这个过程之前,法律规定警察在使用武器前还需要判明现场情形,履行警告程序。现场处置的紧迫性和面对的困难,使警察对恐怖案件和暴力事件有时在其表象上很难快速分清,即暴力活动和恐怖活动在第一时间内很难定性,给现场使用武器带来选择的难度。

二是致命性。“致命性”是警察武器使用的核心特点。它可以立即剥夺暴恐分子的生命,然而根据《条例》第十一条规定人民警察遇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立即停止使用武器:犯罪分子停止实施犯罪,服从人民警察命令的;犯罪分子失去继续实施犯罪能力的。而在处置暴恐袭击案件过程中,警察对一些已经发生过暴恐案件残酷现场,很难判明暴徒是否真正停止实施犯罪,服从人民警察命令。

三是不可救济性。暴恐袭击现场,情况十分危急,如果按照法律要求及时救护被武器制止的暴恐分子,就意味着失去宝贵的时间和有限的警员去制止其他的暴恐分子实施暴恐行为。在实际操作中显然与反恐工作相违背。

(四)警察在实战中不善于使用武器

面对突如其来的暴恐袭击,一些一线民警还没有准备好,对使用武器的法律法规理解得不深不透,武器使用的技战术水平偏低。如在新疆某恐怖袭击事件中恐怖分子持砍刀袭击巡逻特警,而特警拔枪射击未打响,只得四处躲避,寻找再次开枪的机会。虽然最终将恐怖分子击毙,但第一枪未打响的情况引人沉思。虽然事后表明未击发的原因是“忘记开保险”。又如莎车“7.28”暴恐案就有民警使用武器不当自伤的,深究其原因乃是民警没有养成良好的用枪习惯造成枪支走火。甚至有些现场枪支走火误伤队友,影响了整个警队战斗力。{10}“枪在手,心在抖”是一些基层民警的真实写照。引发民警“紧张”的心理肯定不止因为现场气氛,还应该有我国警察公务用枪法律体系。在我国还没有发生过恐怖袭击的地方,警察应对暴恐袭击的开枪能力令人担心。如昆明火车站“3.01”暴力恐怖案,特警五枪击倒5名持刀恐怖分子,社会以及官方的答复毫无疑问地给予了肯定。如果不开枪伤亡人数还会更多,不管是《警察法》还是《条例》都可以找到相应的法条予以认证。但是,当开枪特警接受媒体采访时,回答“我当时也不知道开枪是否正确”。这句话反映出该民警对武器使用法律认识不够透彻,警察使用武器的法律中存在的问题。从《警察法》到《条例》等法律条款都对警察使用武器都做出了“机械性”的限制,允许的开枪条件又不明确,紧急情况下很难运用法律条款快速判明能否开枪射击。如果不能快速判明是否能开枪,警察面临巨大心理压力,甚至贻误战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庞博.恐怖活动突发事件中行政紧急权的规制[D].合肥:安徽大学,2015.

{2}胡雷,黄宽.恐怖分子心理特征及其成因探析[J].学理论,2014,(10):58-59.

{3}陈文彪.地铁反恐应急处置[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7.

{4}李本先,凌云翔.全球化战略背景下中国2016-2025反恐怖战略构想[A].廉长刚.反恐理论与实务研究[C].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6:20-21.

{5}胡涛.对我国近年暴恐案件的反思[J].中国公安安全.2016, (2):136-139.请你喝茶

{6}付新河.依法使用武器的新思考—以《反恐怖主义法》实施为视角[J].铁道警察学院学报,2017, (2):93-98.

{7}李富成.警察佩戴使用枪支新规与解读[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16.

{8}周慧.我国枪支管理制度改革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2010.

{9}王长山,王研.当群众生命受到威胁——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袭击事件警察速写[EB/OL].http://news.163.com/api/14/0304/02/9MF6T33M00014JB5_all.html.

{10}王振华,黄冶,李志贤.反恐视野下民警武器使用能力训练优化思考[J].福建警察学院学报,2016, (3):36-41.

{11}陈乾.当前反恐局势下警察公务用枪法律法规制完善之探讨[J].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5, (3):46-51.

{12}陈超泽.我国警察使用武器法律制度研究[D].上海:复旦大学,2012.

{13}凤凰网.广西凤山通报警察鸣枪示警打死群众事件[EB/OL].http://news.ifeng.com/mainland/201003/0330_17_1591130.shtml2010-03-3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993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