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对非正常死亡的修饰与法律思维方式
【作者】 陈金钊【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
【分类】 刑事侦察学【期刊年份】 2010年
【期号】 7【页码】 11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9171    
  
  [编者按]近来,在看守所、拘留所等羁押场所屡屡发生如“躲猫猫死”、“鞋带自杀死”、“睡觉死”、“摔跤死”、“洗澡死”、“喝开水死”、“灭蚊中毒死”、“从床上摔下死”等被羁押人非正常死亡事件,这些荒诞、离奇的“死法”事件引起了读者的普遍关注。它已从个体性案件上升为公共事件,并对公安机关的执法公信力造成了严重损害。该现象所涉及的问题已成为当下法学界所不得不面对的实践性课题。我们认为,这些现象的发生既有人的因素,也有制度的原因。但无论有怎样具体的原因,它都显露出了当前执法监督机制和监所管理体制上存在的漏洞,而要彻底终结这一现象,果断地进行制度改革和完善才是治本之策。那么,什么样的制度改革和完善才能治本呢?我们首先希望对它从法理上进行探讨。由于本议题涉及面广,所以我们就该问题刊登了一组笔谈,拟从法理学、宪法、刑法学、诉讼法学等相关领域出发,希望能够从深层次、多角度对这一问题进行探讨。
  本来,各种各样的死亡方式在日常生活中属于正常的现象,我们在很多问题的研究上都是面对死亡来谈论生的意义。只不过像“躲猫猫”等的死法是发生在看守所、监狱等行使国家权力的场所,在经媒体曝光后,相关部门经过查证发现其中多有违法乱纪等情节,于是乎,各种表述简练、吸引眼球的形形色色的蹊跷死法,引起了网络等媒体的关注。通过媒体的进一步概括修饰,不仅牵动了检察机关的神经,而且也引起了法学家们的关注。是什么原因促使执法者如此描述这些被羁押对象的死亡方式?他们为什么要运用啼笑皆非的、令人质疑的修饰词来描述人的死亡?这些言说者在掩盖什么?而网络等媒体舆论的烘托以及进一步的修饰又表明了什么?经查网络媒体的醒目标示,人们看到在监狱、看守所等机构出现了“喝水死”、“睡觉死”、“激动死”、“洗脸死”、“噩梦死”等的修饰性概括,这表达了人们什么样的价值期待?各种各样的死法背后暴露出的是什么样的思维形式呢?这些疑问值得人们思考。目前,我们正在进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治建设,法治的启蒙教育已经使很多人不敢公开反对法治,并且法治的进步使得很多人更愿意为自己的行为套上合法性外衣,起码更愿意远离法律责任。这反映了社会的进步和法治的胜利,但对各种死亡方式的修饰又显得与法治的魅力格格不入。
  一、对非正常死亡方式的修饰暴露出对人权、法治的蔑视
  对人权法治建设来说,媒体舆论的关注是件好事情,但法律学人应该给予冷静的思考,应该揭示对死法修饰背后所显现出的思维缺陷。从表面上看,多种关于死法方式的修饰很荒唐,所以媒体抓住了它的新闻性,不断报道一些更新鲜的死亡方法。此类新闻背后所反映出来的问题是:刑讯逼供和监管不到位等所造成的人权缺位。新闻报道因为职业需要而愿意用夸张的标题来吸引更多人的关注,而法律学人一般不愿意运用修饰方式来表述问题,朴实是法学用语的特点。可是,执法部门中的违法者没有运用法律思维方式来叙述被羁押对象的死亡方式,而是采用了更富有文学色彩的夸张的修饰方式,以掩盖违法犯罪事实的“真相”。也许这些年来,我国的法学理论家拼命地从哲学的高度来否定“真相”的存在,在执法领域产生了真切的幻觉,使他们不再关注自己能够记忆起来的“真相”,而是在设法用修饰或谎言来掩盖真相。由于对各种死法掩盖修饰的稀奇和笨拙,引起了媒体人的关注,并对修饰过程作了进一步的概括与提炼,最后竟然成为了一种法律现象,需要人们去认真研究。我们看到,无论是违法者还是媒体,在对各种死法进行修饰的时候都是具有一定法律意识的,也都多少了解一些法律规定,只不过两者运用修饰所要达到的目的是不一样的。媒体要做的是用更加夸张的手法把蔑视人权的做法报道出来,以期引起更多的社会关注;而违法者要做的则是想方设法运用夸张的修饰来掩盖事实真相,达到规避法律责任的目的。但是在法治语境下,光靠修饰掩盖并不能逃脱其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
  法律思维者是有价值追求的,实现对人权的保护就是目标之一。虽然看守所、监狱等是国家的暴力机关,但对被羁押对象的人权保护,检察机关亦负有保护职责,其中,被羁押对象的非正常死亡是重要的检察范围。所以,不管被羁押对象是如何死亡的,都应该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如果被羁押对象是属于非正常死亡的,相关的责任人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此我国法律已经有了明确的规定。虽然在历史上和现在存在一些所谓人权的不良记录常常成为西方人对中国进行攻击的目标之一,但是我们的人权保护并不仅为堵住西方人的口实,而是为了真切地贯彻人权保护的原则。所以我们看到,这些年监狱的人权保护比原来好了许多,但看守所虐待嫌犯、预审过程中刑讯逼供等依然存在。对各种死法的修饰性描述主要发生在预审、看管、监管过程中,且与侵权、违法的行为方式相联。这一阶段媒体较为集中报道的各种死法,实际上是对特殊领域中人权的监督,也是媒体看到了这一领域存在的问题。媒体对此问题的关注,说明现代法治和人权观念已经被媒体所接受,他们要以自己的方式来监督执法。这是拯救人权、呼唤法治的做法。所以,我们不必要为出现大量的死法描述所困扰,而应该高调颂扬人权的精神以及相关的法律规定,真切地促进人权在这一领域的实现。
  尽管我们对西方的人权观念和制度没有照单全收,但是,我们基本上有了人权保证的一些制度。现在的问题是,有关人权的法律规定落实情况较差。中国文化缺乏认真对待规则的意识,在很多问题上更缺乏对所有人的人权的尊重。在很多人看来,监狱的犯人、看守所的嫌疑人似乎与一般的人有很多的区别。比如以人为本的理念,这里的人往往又被一些人称之为人民,被视为违法犯罪的人往往不被包括在人民的范畴之中,认为对这些人所受的“委屈”似乎不值得用法律的方式予以保护,似乎只要用某种方式掩盖一下,问题就可以躲得过去。对一些特殊领域中人权的蔑视已经达到了严重的程度。但人权的光照是普遍的,人权的基本原则是保护所有人的。其实,对人权问题的普遍忽视,包括诉讼过程中的一些环节不依法办事,已经成为中国时下人人自危的问题,担心这种“天灾”随时可能会降临到自己身上。对多数人来说,这种心理虽然不是很强烈,但却留下了一些阴影。法治的进步并没有使每一个人都获得安全感,尤其是我们看到一些官员更愿意和检察院、公安机关等搞好关系以求自保,而不是靠法律制度对自己的权利进行保障。通过强化亲密关系来保护自己依然是我们这个社会通行的自然法则,几乎很少有人会认为法治是靠得住的。当出了事以后很多人都会感觉到关系靠得住,关系可以摆平法律,修饰可以模糊法律,只要有恰当的托词。
  各种对死法修饰的背后反映的是监控权力的无力和权力行使的粗暴以及人的尊严的丧失。在这个特定的公权行使的空间中,甚至连生命都不能受到尊重,使我们无颜谈论法治。各种对死法修饰的背后,并非这些违法者不懂法律,之所以掩盖是因为他们了解一些法律规定。法律的普及以及法治意识的增强,使得一些人也开始滥用各种修饰方式来掩盖肮脏的内心和丑恶的行为,来掩饰事实,这比赤裸裸的强权暴力似乎是进了一步,但这还远远不够,因为人权的观念不是花瓶,而是法治的理念和归宿。随着人权观念的增强、法治的进步,使得公权力的掌握者都想为自己的行为套上合法性外衣,起码想要证明自己的行为不违反法律。然而,仅仅具有法律知识而没有把它与人权的保护联系起来,就会出现问题。随着人类温饱问题的解决,人的尊严以及人权意识的觉醒,已经使人们更加注意用法治手段来保障人权的实现。人们已经意识到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917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