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应用)》
论裁判责任制改革
【作者】 张志铭张元元【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分类】 侵权法【期刊年份】 2007年
【期号】 3【页码】 42
【摘要】 内容提要对法官裁判权的保障与监督是现代司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在阐释法院裁判责任制改革意义的基础上,针对法院系统的改革思路及其存在的问题,就相关理论问题展开了探讨。作者认为,进行裁判责任制改革,不仅要考虑如何追究法官不规范司法行为的责任,更要关注如何厘定裁判主体,明确裁判责任,确立合理的责任追究机制,这样才能建立合理有效的裁判责任制度,保障法官独立而公正地行使裁判权。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6579    
  裁判责任制改革的意义
  公正是法制的核心价值,通过司法实现社会公正,是现代法治的一个最基本的要求。随着我国法治事业的推进,法院审判作为司法的核心部分,其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显著提高,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获得高度重视,法官作为一个特殊的职业群体日益受到公众舆论的关注。与此同时,司法审判所存在的问题也不断暴露出来。各种腐败现象严重影响了司法审判的社会公信力,与人们对法院司法公正的期待形成强烈反差。司法审判人员违纪违法案件不断曝光,涉诉信访案件数量居高不下,审判、执行中存在的各种不规范甚至失范现象,法官职业道德和工作作风方面存在的问题,都给法院和法官的形象造成严重的不利影响,消解了司法审判的权威性。而我国法官职业群体的整体品质和职业水准同社会法治发展不相适应的状况,使得法官职业群体必然存在一个职业化改造的问题。{1}在此情况下,司法改革过程中社会对司法审判进行外部监督和制约的呼声越来越高,如人大的“个案监督”、报刊媒体的“舆论监督”等等,迫使法院系统不得不反复强调自身的内部监督制约机制以示反省,从而在各种内外部监督和法官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之间形成了某种紧张关系。从司法审判的原理上说,法官整体的职业水准越高,其自律性就越强,通过内外部机制进行监督制约的需要就越低。在当前的司法状况下,一方面我们固然要通过法官的职业化改造进程不断提高法官职业的整体品质,另一方面也需要建立完善裁判责任制度,通过规范司法行为、强化裁判责任的方式来提高审判质量,提升司法品质,因应社会法治发展的需要。
  在制度原理上,合理、有效、符合法治要求的裁判责任制度不仅是现代司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落实我国宪法审判独立要求的基本环节。在现代法治社会,司法裁判权的功能和特性要求它遵循独立行使的基本原则,但是,司法裁判权的独立行使更多的是公民获得公正司法的一项基本人权,而不是司法者自身的一项特权。审判独立并不意味着法官有权恣意妄为,而是与法官的裁判责任密切相关。裁判责任制度的目的就是防止司法裁判权的滥用而对其行使所设置的必要监督和制约。在某种意义上,现代司法制度构建的关键,恰恰在于处理好司法独立与司法责任之间的矛盾,在权与责之间求得合理的平衡。我国宪法审判独立原则的实现,同样要求通过完善的法官身份和职业保障制度以确保审判权的独立行使,同时需要建立合理有效的裁判责任制度,为法官裁判权的独立行使划定必要的范围和界限。
  从以往有关裁判责任制度建设的情况看,由于我国法院在组织构造和运作上的行政化弊端,加之法官整体的非职业化状况,使得审判实践中存在严重的裁判责任不明、裁判主体不清、裁判责任追究机制不当不力的问题。裁判责任在内容范围和具体界限上的不明确,一方面导致责任追究方面有蔓延的倾向,另一方面相对于某些不规范甚至失范的司法行为也存在疏漏不周的问题,从而使现有的裁判责任追究制度在实践中难以发挥应有的作用。在裁判组织和裁判权主体上,存在着独任法官权责不清、合议庭合而不议、审判委员会决而不审的情况。此外,由于院长、副院长、庭长、副庭长等对法官、合议庭进行行政主导的权力,使得这些法律上的非裁判主体拥有了决定案件的实际权力。{2}而在裁判责任的追究上缺少对实施追究的主体和程序的严格界定,在实践中就可能使责任追究制度蜕变为院长、庭长等驾驭和控制法官的工具,进而影响审判独立宪法原则的实现。因此,在我国司法改革和法治发展进程中,进行裁判责任制改革,厘定裁判主体,明确裁判责任,规范裁判责任追究制度,对于建立公正有效的裁判责任制度、保障裁判权的独立公正行使,具有重要意义。
  法院的改革思路及其问题
  人民法院“二五”改革纲要第26项明确提出:“建立法官依法独立判案责任制,强化合议庭和独任法官的审判职责。院长、副院长、庭长、副庭长应当参加合议庭审理案件。逐步实现合议庭、独任法官负责制。”从以上文字表述看,最高人民法院的改革思路非常清晰,即落实裁判责任,首先要厘定裁判主体,强化合议庭和独任法官的审判职责,建立法官依法独立判案责任制;其次对于院长、副院长、庭长、副庭长等非裁判主体则采取纳入的方式,即只有参加合议庭审理才能行使决定案件的权力。此外,按照第23、24项针对审判委员会制度的改革设想,最高人民法院的审判委员会设刑事专业委员会和民事行政专业委员会;高级法院、中级法院可以根据需要在审判委员会中设刑事专业委员会和民事行政专业委员会。同时要求改革审判委员会的成员结构以及审理案件的程序和方式,确保高水平的资深法官能够进入审判委员会,并要求审判委员会委员自行组成合议庭或者与其他法官组成合议庭,审理重大、疑难、复杂或者具有普遍法律适用意义的案件,以此改变审判委员会决而不审的现象,规范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案件的权力。从厘定裁判主体入手,进而建立法官、合议庭依法独立判案责任制,显示了明确的问题指向和清晰的解决问题的思路。
  法院系统关于裁判责任制度的改革,有一个目标思路逐步明晰的过程。从1990年河北省秦皇岛市法院系统率先试行错案追究制,到1995年法官法对法官权利义务的规定,再到1997年党的十五大报告提出的“推进司法改革,从制度上保证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建立冤案、错案责任追究制度”;从1998年最高法院发布《人民法院审判纪律处分办法(试行)》和《人民法院审判人员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办法(试行)》,到2003年发布《关于严格执行法官法有关惩戒制度的若干规定》,2005年发布《人民法院第二个五年改革纲要》和《法官行为规范》,再到2006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监督法,可以说一系列的法律和法律文件都在试图建立一种对裁判权的监督制约机制。在裁判责任制改革的具体思路上,我们也可以发现,法院系统对裁判责任的认识最初注重的是对案件实体对错的评价,此后逐渐转到对法官裁判行为的规范;在与裁判责任密切相关的裁判主体问题上,最高法院“一五”改革纲要对审判组织的改革重点是审判长、合议庭、独任审判员制度,“二五”改革纲要则是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案件的方式,以及院长、庭长等如何纳入裁判主体范围行使权力的问题。{3}
  然而,尽管最高法院对建立法官依法独立判案责任制的改革思路非常清晰,即厘定裁判主体、明确裁判责任,但是在实践中这一思路并没有很好地贯彻到各地法院的具体改革措施之中。在裁判主体的厘定上,由于受法院司法行政化的影响,有些地方法院在改革中对院长、庭长的职能与责任并没有清晰地厘定,对如何处理好院长、庭长与合议庭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妥善解决,在裁判责任制改革的过程中常常只是片面强调落实裁判责任而忽视对裁判组织的改造,把裁判责任制简单视为如何管理好法官的问题,从而产生一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缺乏整体思考的孤立改革措施。随着法治建设的不断深入,司法改革也成为一项越来越细致的具体操作,在改革进入“深水区”的情况下,如何在具体的制度改革上立足现实兼顾合法性与合用性,同时在理论和原理上体现合理性,这不仅需要改革者具备勇气,而且更需要改革者富有智识。{4}顺着最高法院已然明晰的改革思路,在裁判责任制改革方面,如何妥当厘定裁判主体,明确裁判责任范围,以及建立合理有效的裁判责任追究机制,需要我们做深入细致的思考。
  厘定裁判主体
  裁判责任制改革以厘定裁判主体为前提。所谓裁判主体,是指依法行使案件裁判权的裁判组织。依据我国法院组织法第十条和第十一条的规定,在我国具体行使裁判权的裁判组织是合议庭和独任庭,同时审判委员会有讨论重大或疑难案件的权力。在三大诉讼法中,对裁判组织的规定不尽相同。就独任庭而言,它只是在基层人民法院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刑事或民事案件中采用,而在行政诉讼案件中只能由合议庭审理。对于审判委员会,由于法律上缺少具体的运作规则和程序的规定,其作为裁判组织的性质在理论上存在争议。尽管如此,法律上对于裁判组织的界定还是大致清楚的。在实践中,由于受司法行政化、法官职业素质状况以及法官职业保障机制等方面不利因素的影响,由法官构成的合议庭、独任庭在裁判权的行使上受制约较多,并不像立法上规定的那样清晰。在司法大环境的压力下,由于法院内部在审判职能和行政管理职能之间没有也无法作出合理的区分,院长、庭长等法院领导需要对案件尤其是疑难和重大复杂的案件在审理质量上进行把关;由于审判委员会是以开会听案件汇报的方式决定案件,遵循的是民主集中制原则,而非现代司法所要求的透明、公开以及直接言词原则,而且审判委员会的决定合议庭必须执行,其作为裁判主体的面貌并不清晰。因此,进行裁判责任制改革,首先要做的就是厘定并规范裁判主体。只有明确了谁是裁判主体,裁判责任才不至于流于形式,不至于在实践中被分散和虚化。
  厘定裁判主体需要从法定裁判主体和非法定裁判主体两个方面入手。在法定裁判主体方面,独任庭由于只是在民事和刑事诉讼的简易程序中适用,其处理的案件并不复杂,加上独任庭由独任法官主持,责任主体较为明确。合议庭由于组成比较复杂,如何落实强化其裁判责任,关键是要针对现实中存在的合而不议的弊端,处理好合议庭成员的个人责任和集体责任的关系。由于司法审判资源的稀缺和案件数量的不断增多,在司法实践中,各地法院的改革方式并不相同,有的建立审判长负责制,有的采取承办法官负责制,有的采用主审法官负责制。笔者认为,尽管强调审判长、承办法官或主审法官等负责制在实际效果上可能有利于归责,但既然是合议庭裁判案件,在最低限度上还是应坚持合议庭对裁判结果的集体责任。如果将合议庭的集体责任过度化约为合议庭成员的责任,不仅不利于合议庭成员各自作用的发挥,而且也背离设立合议庭裁判案件制度的主旨,合议庭就成了独任庭。针对合议庭的裁判责任制改革,必须坚持合议庭集体责任的原则,使每个合议庭成员尽职尽责;甚至在此前提下还可借鉴引入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657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