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不良债权不生息
【作者】 宋勇(一审审判长、主审法官)【作者单位】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债权【期刊年份】 2011年
【期号】 4【页码】 36
【摘要】

【裁判要旨】不良债权是指债务人的资产小于负债,债权人不能收回或收回量较小的债权。借贷债权中,利息是本金的法定孳息,该孳息产生的经济学原因是债务人使用该笔资金发挥营运职能而形成了一部分利润,它是货币资金在向实体经济部门注入并回流时所带来的增值额。因此,借贷债权中的本金具有再生利润的功能。但在不良债权中,本金再生利润的功能已经丧失。因本金已经丧失再产生法定孳息权利的经济学基础,故孳息权利的法律基础因经济基础的不存在而不存在。因此,受让人受让的不良债权,其权利范围仅限于受让日之前原始债权人所享有的本息,其再主张受让日之后利息的,人民法院不应支持。

案号一审:(2008)渝一中法民初字第59号二审:(2009)渝高法民终字第182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9866    
  【案情】
  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卢伟。
  被告(二审上诉人):重庆嘉溢华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溢华公司)。
  被告:西南制药一厂(以下简称西药一厂)。
  1996年9月9日,西药一厂与中国银行重庆市分行(以下简称中行重庆分行)签订两份借款合同,主要约定,分别借款370万元和130万元,借款期限为半年,借款利率为7.65‰,借款到期如不能按期还款,则自过期之日起加收20%的罚息。同日,中行重庆分行按约定向西药一厂发放贷款500万元,贷款到期后西药一厂未按期还款。
  嘉溢华公司系国有参股企业。1997年10月20日,西药一厂与嘉溢华公司签订了债权债务转让协议书,该协议约定,嘉溢华公司以承担债权债务的方式对西药一厂实施整体兼并。同年11月20日,嘉溢华公司与中行重庆分行签订债务继承协议,该协议约定,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嘉溢华公司继承西药一厂对中行重庆分行的债务人民币贷款本金500万元。分五次还款,最后一次还款日期为2004年12月,结息日为每季度末月20日。
  2000年4月24日,中行重庆分行与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重庆办事处(以下简称东方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该协议约定,根据国务院和人民银行、财政部有关文件精神,中行重庆分行将借款人嘉溢华公司截止2000年3月31日的贷款债权本金人民币500万元,利息10.831524万元转让给东方公司。同年5月11日,东方公司向嘉溢华公司发出债权确认通知书载明,合同金额500万元,催收利息10.831524万元。2000年6月15日嘉溢华公司加盖公章予以确认。
  2001年8月2日和8日,东方公司以西药一厂、嘉溢华公司为被告向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归还受让的债权130万元和370万元。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受理后,中止了诉讼。
  2006年11月22日,东方公司与彩奥有限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该协议约定,东方公司将对嘉溢华公司享有的500万元的债权,转让给彩奥有限公司。2007年2月12日,彩奥有限公司在《重庆日报》上刊登了催收公告,对该债权进行了催收。同年8月16日,彩奥有限公司与卢伟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对嘉溢华公司享有的本案债权转让给了卢伟,且将其转让事宜通过邮件通知了嘉溢华公司。2007年10月9日东方公司向法院申请撤回起诉。重庆市沙坪坝区人民法院以(2001)沙民初字第2329号、第2330号民事裁定准予东方公司撤回起诉。

爱法律,有未来


  2008年2月8日,卢伟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两被告立即偿还500万元及利息624.24万元(利息从1996年9月9日起暂算至起诉之日,利随本清)。
  【审判】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截止2000年3月31日,本案的原始债权人中行重庆分行于2000年4月24日将本案债权作为不良资产剥离、转让给东方公司时,账面债权金额为本金500万元,利息10.831524万元,受让日为2000年4月24日。对此金额,嘉溢华公司在债权确认通知书加盖公章予以了确认。本案债权系根据国务院和人民银行、财政部有关文件精神,实施的金融不良资产剥离所产生的不良债权,系政策性不良债权。国有金融不良债权与普通债权不同,除原国有贷款银行、国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外,国有金融不良债权对国有企业债务人的计息权应当受到必要限制。理由是,第一,国有金融不良债权本意是指不能收回或收回量很小的可以全部或按比例核销的债权,再对该债权无条件计息对债权人已无实际意义。如对其无条件继续计息所产生的权利对债权人仍能实现,则该债权就不是不良债权,而是普通的逾期贷款,不应将其作为不良资产予以剥离。第二,国有金融不良资产的剥离政策本意是为整合国有资产,平衡相关利益,再对金融不良债权无条件继续计息与该政策的本意不符。第三,我国的金融不良债权多数是因为历史原因形成的,具有金额大,时间长,债务人多为全民所有制或集体所有制的困难企业,如对其无条件继续计息,将增大国有企业债务人高额偿付风险,不利于国有企业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第四,西药一厂原系国有企业,嘉溢华公司承继了西药一厂的债务后,西药一厂作为国有企业债务人所享有的抗辩权,嘉溢华公司依合同法第八十五条关于“债务人转移义务的,新债务人可以主张原债务人对债权人的抗辩”的规定也应享有。中行重庆分行在转让本案债权时,仅将本金人民币500万元,利息10.831524万元转让给东方公司,并未将原借款合同的所有权利均转让给东方公司,故在其后的转让中,所转让的权利范围均不得大于此权利。第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9条规定,受让人向国有企业债务人主张不良债权受让日之后发生的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此纪要的受让人特指非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法人、自然人。基于此,卢伟主张本案债权在东方公司的受让日之后继续计息,本院不予支持。故本案债权金额仅为本金500万元,利息10.831524万元,共计本息510.831524万元。据此,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七十九条、第八十条、第八十五条、第九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四十条之规定,判决:一、限被告嘉溢华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给付原告卢伟人民币本金500万元,利息10.831524万元,共计本息510.831524万元。二、驳回原告卢伟的其它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卢伟服判未上诉,嘉溢华公司不服,提起上诉。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一、利息的本质属性
  审理中,本案审判人员讨论最多的是不良债权孳息产生的法理基础。要回答这一问题,应首先讨论利息的本质。法学家认为,利息是本金的法定孳息,本金是利息的原物。这种观点的法理基础是原物和孳息的物权理论。经济学家则认为,利息是资金所有者借出资金而取得的报酬,它来自生产者使用该笔资金发挥营运职能而形成的利润的一部分,是货币资金在向实体经济部门注入并回流时所带来的增值额。这种观点的理论基础是资本理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观点也认为,利息实质是利润的一部分,是剩余价值的转化形式。货币本身并不能创造货币,不会自行增值,只有当职能资本家用货币购买到生产资料和劳动力,才能在生产过程中通过雇佣工人的劳动,创造出剩余价值。
  资本理论告诉我们,利息其实是利润的一部分。利润是商品生产的增值额。经营亏损,没有增值额,无利润可言。因此,法官在审理利息权利时,如果债务人提出了因受让人受让的是不良债权而不应计息的抗辩时,法官就不得不考虑利息产生的经济学基础,此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986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