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论心证的合理性及其保障
【英文标题】 The Rationality of the Discretion of the Evidence through Inner Conviction and Its Guarantee
【作者】 李玉萍【作者单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系
【分类】 法律经济学【中文关键词】 认证;内心确信;排除合理怀疑
【英文关键词】 the judgement of evidence;discretion of evidence through inner conviction;beyond reasonable doubts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2)01—0053—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2年【期号】 1
【页码】 53
【摘要】 证据裁判主义作为一种认定案件事实的方法,是人类在诉讼中追求真理时的一种虽非尽善尽美但却符合理性的选择。相对于人类诉讼史上的其他认证方式而言,依法官的心证来评判证据和认定案件事实虽然存在着内在的缺陷,但又是最理想的一种认证方式。因此,承认法官的心证只是承认了一个事实,同时也承认了法官的心证只有在一系列配套机制的保障下,才能实现其合理性和科学性。
【英文摘要】 The principle that all decisions must be made in according to evidence is a method to judge the fact of a case.For all its imperfection,and compard with other methods in the history of the proceedings,it is a rational and ideal choice.Hence,admitting the,free evaluation of evidence by the judge means admitting such a fact and that only by the guarantee of a Series of systems,can the rationality of the principle be realiz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812    
  证据裁判主义要求认定事实应凭证据,在现代刑事诉讼中,法官在运用证据认定案件事实中的作用超过了历史上的任何时期。为保证认证的科学性和诉讼的公正性,现代诉讼证明中的一个极为重要的课题就是要探索出一种能保障法官正确地评判证据和认定案件事实的有效机制。本文拟主要探讨在国外已实践良久并运作良好的法官的心证制度,然后对我国现阶段的认证方式作简单剖析。
  一、心证的合理性
  (一)心证的涵义。心证本身是一个具有多种涵义的概念。从观念形态上讲,心证表现为一种主义,一种学说,它是一种关于判断证据标准的主义或学说;这种学说反映在立法上就成为一种制度,即心证是关于证据判断标准的制度;从司法的角度来看,心证又是一种判断证据的行为,它属于一种理性思维的过程。因此,要完整、准确地理解心证的涵义,除了应从观念意义及制度层面上把握外,还应特别注意从动态行为的角度来考察心证的形成。
  从行为学意义上看,心证是指法官通过对证据的审查形成的确定信念{1}。根据国外的理论和立法,这一概念具有两层含义:首先是法官依理性[1]对证据进行自由判断。在证据制度上,根据法官在运用证据时是否受严格限制,可将证明分为严格的证明和自由的证明。法定证据制度属严格的证明,而心证则属自由的证明但不是唯一的一种自由证明,如中国传统的证据制度也属于自由的证明{2}。心证和其他自由证明间的区别在于:前者强调法官凭理性发现和认定事实,并有一套有效的保障机制,而后者并不强调和保障这点;其次是证据须使法官产生确定信念,从而认定案情。据此,在控辩主义制度下,法官依证据对案件事实只能做出“事实得到证明”和“没有得到证明”的判断,而不存在“真相不明”这种判断。当法官认为“真相不明”时,则推定为控方举证不力,事实“没有得到证明”。按“无罪推定”原则,应宣告被告人无罪。因此,“无罪推定”原则只有在心证标准的配合下,才能展示出其完整的品格。
  (二)心证原则的确立及发展。心证原则是资产阶级革命家针对封建的法定证据制度而提出的。根据法定证据制度,证据效力由法律预先规定,法官在运用证据时没有裁量权。这种制度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防止法官的司法专横和擅断,但是,由于它严重违背了认识规律和诉讼机理,因而缺乏效益和公正。资产阶级革命时期,崇尚自由权力和个人认识能力的人道主义者和理性主义者对包括法定证据制度在内的封建纠问式诉讼制度发起了猛烈的攻击。资产阶级革命胜利后,1791年法国宪法会议发布训令,正式宣布法官把自己的内心确信(心证)作为判决的唯一依据。1808年《法国刑事诉讼法典》对自由心证做了正式规定:对证据的取舍及其证明力的大小,均由法官和陪审团凭良心和理性进行自由判断,形成内心确信,且法律不要求法官说明心证的理由。继法国之后,自由心证原则为大陆法系国家纷纷确立。
  虽然自由心证制度对于摧毁法定证据制度具有革命性和巨大的历史进步意义。但是,由于自由心证的本来含义是法官无需说明心证的理由(即秘密心证),这种完全依靠法官自由判断的作法引起了很多批评。因此,二战以后,各国对原来的自由心证(也称传统自由心证)做了必要的限制,如法国法律有两项规定:一是法官必须对其决定做出解释;二是法官形成心证所依靠的证据必须是依法取得的,而且不侵犯辩方的权利。此外,各国也更加注重完善保障法官合理心证的机制,从而赋予了心证新的含义(也称现代自由心证)。由此,心证制度经历了传统自由心证和现代自由心证两个时期。相对于传统自由心证,现代的心证制度更强调的是心证的科学性和合理性,而不是仅强调心证的自由。
  同大陆法系国家相比较,英美法系国家在诉讼史上没有经历法定证据阶段,因而没有也不必要专门提出心证概念。但是心证原则所具有的合理内核在英美法系国家也都得到了体现。如在运用证据方面,英美法系国家因采陪审团制度,由陪审团对证据的证明力进行自由判断,为防止陪审团的误断和偏见,法律对证据的可采性做了严格限定,把违法及可能误导陪审团的证据材料排除在法庭外;关于证明标准,据台湾学者李学灯考证,英美法系的心证原则“在英国法上可以追溯至18世纪初期,开始要求如果对被告定罪量刑,须有明白的根据,以后曾用各种不同的术语用来表示信念的程度,最后仍用疑字做标准,即所谓‘合理怀疑’,亦即须信其有罪至无合理之怀疑。到了19世纪初期,流行一种典型的说法,就是由于‘良知’的确信,足以排除一切合理怀疑。”{3}由此可见,英美法系国家也认可并实践着心证原则。
  (三)心证原则的合理性。如前所述,心证原则已被两大法系国家所确认,并已融入到各国的审判实践中。在这一部分里笔者将着重从行为学的角度来探讨心证原则所具有的合理性,具体分析如下:
  其一,从主体的角度来看,心证原则体现了对人性的尊重,其表现有二:其一是对公民的权利和法官的权力的尊重。现代法制国家强调司法独立和法官的独立,要求由法官和陪审员(团)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来自外界的干扰,也就要求由法官和陪审员(团)独立对案件事实进行裁判;其二是对公民的理性和法官的理性的信赖{4},尊重公民和法官本着理性所做出的判断。近现代的理性主义思想认为:人类的理性和智慧蕴含着无限的创造力,司法者作为普通人所具有的理性和智慧足以承担得起根据证据认定事实的任务。此外,人类具有共同认识能力的思想也是心证原则得以确立的重要理论支柱之一。并且这一思想也被用来作为陪审制成立的理论基础之一。黑格尔认为:对事实的认定就其本身来说,完全是一个一般的认识问题,这是每一个受过普通教育的人都能做的事{5}。因而,人们认为,让证据自由地作用于法官和陪审团成员的理性是取得正确判断、发现案件事实的最佳途径。较之法定证据制度从法律上对证据证明力做出明确规定的做法,更有利于发现实体真实。
  其二,从行为的哲学基础来看,心证原则以行为主体对事实的认定为一思维过程为前提,立足于认识的相对性来确定诉讼的证明标准。心证形成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法官审查判断证据和认定案件事实的思维过程。在这一过程中,由于受以下主客观因素的影响,使得法官的心证仅具有相对确定性:首先,证据材料相对于案件事实的不完整性和不确定性特点使得证据材料在重构案件事实方面存在着难以克服的弱点。同时,“由于取得证据的方法有显著不同和区别,证据只能产生程度不同的盖然性,而不会有哲学上的绝对真理的意义”{6};其次,受诉讼时效的限制并且“由于人之认识能力有限,任何人对于事实之存在殊难得到绝对确定之认识。”{7}因此,无论是大陆法系的“内心确信”还是英美法系的“排除合理怀疑”都从总体上否认认识的绝对确定性。关于证明标准,用美国哲学家普特南的理论来说,就是要达到“合理的可接受性”,它既不是要求百分之百的客观真实,也不是不可知论和主观唯心论,而是符合一定社会条件中人们的认识水平、道德观念所能达到的程度[2]。所以,心证标准实际上是人们在现代刑事诉讼中追求真理时的一种利弊权衡后的合理选择,因而是符合认识规律和诉讼机理的选择。
  其三,实践表明,由于诉讼模式和文化背景等因素的不同,不同法系、同一法系不同国家甚至同一国家在不同时期,不同的裁判者对同一事实可能会做出不同的判断。由此反映出的心证结果不确定性的特点,也从实证的角度反映出人们对心证的认同,即允许裁判者享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并尊重裁判者的裁判结果。因为人们虽然可以在程序问题上大做文章,以求裁判结果的公正,但以社会性为本质属性的人不可能生活在真空状态里,一定的文化因素、政策因素以及一定时期的社会主流意识都会或多或少地对司法者认定事实的活动产生影响,并且这种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是允许甚至是必要的,因为法官的判决结果应该能够为社会上的大多数人所接受,反映社会的主流思想,从而实现诉讼这种社会冲突解决方式所具有的维护社会良性发展的功能。因此,即使法律条文是固定的,司法者仍然可以在裁量范围内行使裁量权,这样既能维护法的稳定性,也能有效地处理各种社会纠纷。由此可见,心证原则在发挥法的社会调节功能方面所起的作用也是其他证据制度所不能比拟的。
  二、合理心证的保障机制
  心证原则所具有的合理性并不能保障实践中裁判者的心证一定是合理的。因为该原则是以人的理性为基础的,但是理性并不是人类行为时的唯一决定因素,人的社会性决定了人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其所在环境的影响。为避免人类由于自私的天性而可能导致的枉法裁判,以及由于一系列可能的因素的影响而使法官形成误断,在诉讼中形成一套保障合理心证的有效机制就显得尤为重要。
  (一)制度保障。相对于法官的认证活动本身而言,为了使司法者对证据的判断能够符合理性标准,对司法者自身的制度保障就成为合理心证的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徐静村.刑事诉讼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144。
{2}(美)乔纳森·R科恩.证明的自由(J).何家弘译.外国法译丛,1997,(3):I.
{3}樊崇义.客观真实管见(J).中国法学,2000,(1)。
{4}(日)田口守一.日本刑事诉讼法(M).刘迪,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222。
{5}吕世伦.黑格尔法律思想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89.101。
{6}陈朴生.刑事证据法学(M).581。
{7}诉讼法(M).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译.知识出版社,1982.208。
{8}樊崇义.刑事诉讼法学研究综述与评价(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1.180.
{9}锁正杰.刑事审判中证据采纳的两个模式(A).樊崇义.刑事诉讼法专论(C).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1998.43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81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