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外法学》
关于青少年犯罪问题
【作者】 (美)巴巴拉·博兰(刘慈忠译)【分类】 犯罪学
【期刊年份】 1981年【期号】 6
【页码】 2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4849    
  年龄和犯罪
  兰德公司的琼·彼得瑞西利娅和她的同事曾对五十名惯犯的犯罪生涯进行了详尽的研究。他们的研究工作发现,在这些积习成性的罪犯中最活跃的犯罪时期,大致在十六岁到二十二岁之间。然而,最重的惩罚却在相当晚一些的年岁才来临。明确地说,他们所研究过的罪犯(所有的人都因持枪抢劫正在加利弗尼亚州一个监狱中服第二次被监禁的刑期)在十六岁到二十二岁间的“自由”时间里,每年犯下的重罪有十八至四十次之间(包括出售麻醉药品)。介于二十二岁到三十二岁的人,他们在“自由”时间里每年的平均犯罪率下降到大约为八次。相反地,这些罪犯被关进监狱的时间总量却从十六岁至二十二岁之间的30%,增加到二十二岁至三十二岁之间的80%。监禁时间增加的最大原因,是在于罪犯年纪变大时,才被逮捕然后被宣判有罪的。
  詹姆斯·柯林斯在费域被逮捕罪犯的大量实例中所收集的资料得出的结论,是与兰德公司极其相似的。柯林斯调查了这些罪犯的犯罪历史,罪行的记录,他们至少都有五次与警察打过交道,罪行记录说明,犯有严重罪行的人只有18%,但是他们却犯下了52%的罪行。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的犯罪历史,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最低十年),但犯有严重侵犯人身和财产罪行的犯罪率却在十六岁达到高峰。可是,刑事司法制度将他们逮捕、判罪和惩罚的最大可能性却发生罪犯二十岁出头的时期。年轻人随着年令的增长而呈现的犯罪率下降是实际工作者长期以来所承认的,而且是学者们都试图阐明且已被事实证实了的。一个未曾系统地进行调查的问题是:为什么在罪犯年轻而犯罪处于顶峰时法定的制裁显得如此宽大,而当罪犯年纪稍大其行为已开始转好时却更严厉。要想了解这是怎样发生的,首先要了解处理青少年和年轻成年人罪犯的法院制度是如何组织的。
  两套制度是如何工作的
  青少年犯罪由青少年法庭管辖。青少年法庭在本世纪初开始建立时,并没有把它看作(也没有意图使之如此)是证实犯罪和确定惩罚的正式法院,而是把它看作是一种特殊类型的社会服务机构,其动机是行善并以帮助孩子们为其目的的,其中包括大量未犯罪的孩子。因此,法院的诉讼程序曾有意规定为非对抗性质的、法庭的专门用语有意规定为非刑法性质的、而法庭的权力则有意规定得非常广泛。
  青少年法庭和影响着很多案件的结果刑事法院制度之间的根本不同之处是决定在何种案件中应提起诉讼的方法。当一名成年人被捕时,警察将其带到检察官处,检查官审查围绕着这一逮捕的各种事实以确定是否有法律证据说明这一检举是正当的,假若是正当的,则应提出控告。而当一名青少年被捕时,则不是被带到检察官处,甚至不是被带到一名律师那里去,而是由一名经常是直接为青少年法庭工作的监督缓刑犯的官员看管。在决定一个案件应如何处理时,监督缓刑犯的官员象检察官一样要考虑特定案件的各种事实,但是监督缓刑犯的官员也有权酌量孩子的社会和家庭背景。在研究了法律的和社会的因素之后,他可以决定否决或“排解”这一控告或者提出一项起诉;青少年法庭等于检察机构。在青少年法庭中决定排解而不是起诉的案件并不意味着没有足够支持这一检举的事实,它可能意味着,在特殊情况上某种非正式的帮助,诸如由一个社会机构的律师或指派人员,或者根本不干预被认为是一种更为适宜的处置方法。
  担负社会使命的监督缓刑犯官员与担负法律职责的检察官不同,他在青少年法庭中履行极其重要的甄别职能。这件事情是具有相当重大意义的。检察官是根据一整套事先规定好的法律规则来执行法律的律师。而监督缓刑犯的官员则是其首要任务为帮助处于麻烦中之人们的社会工作人员。他们更关心分析和处理人的情况而倾向于不着重评定有罪和判罪的法律技术细节。当询问到他们的工作时,监督缓刑的官员可能要坚持说,对有关个别的青少年的裁决不能按一套规定好的规则来进行。按监督缓刑犯的人员的说法,正确的处理方法需要凭直观或“感觉”。
  由于青少年法庭的这种组织结构,大量案件在检验接纳过程中了结了,并且很少发现案件的处理方法与罪行严重性之间有何种关系,就不足为奇了。一份全国性接纳裁定研究报告发现,大约有同样比率的(约为2/3)涉及侵犯财产的侵犯罪、轻罪和重罪或是被否决了或是在接纳时予以排解了。侵犯人身的凶恶罪倒是很少被排解,但是依然只有50%的案件归结为正式的起诉。另外一个纽约市的新近的研究材料报告说,凶恶罪的排解率(54%)仅仅略微低于侵犯财产罪的比率。
  甚至即使决定提起起诉,也未必意味着将予以正式的制裁,在很多具有这种管辖权的法院里,一位法官,不管案件的事实如何,在司法审讯时,可以裁定该案件应予以“排解”。即使在那些由审讯而作出“判决”的案件里,最通常的处置方式都是缓期处刑以观后效或暂时释放待将来予以监禁。一个电子录象研究所在纽约市周围三个县,对青少年凶恶犯罪的研究材料表明,青少年罪犯实际上很少被关进青少年管教机关。被法院判决的青少年凶恶犯,不到9%最后被关进一所青少年管教机关。这个9%的数日,只相当于因抢劫、强奸、放火、杀人等凶恶犯罪而被捕的青少年的2%。
  升级到成年法院
  在将近十八岁时,当刑事罪犯从青少年司法制度升级至成年人司法制度时,人们可以发现在刑事犯罪行为的严重性与惩处的严厉性之间有较大的一致性。成年人法院制度大体上就是这样工作的。但是,罪犯很可能会发现,起初,象在青少年法院一样,他们因犯下严重罪行被逮捕时并没有发现什么变化。虽然证人和提供证据问题是重要因素,但它只能作为一部分理由。对刑事法院的工作产生重要影响的是被告的前科刑事犯罪记录。被告的前科犯罪记录曾被发现是增加定罪率的重要因素,虽然没有确切地表明一项前科犯罪记录是如何使用于检察官的裁决之中。此外,许多研究科刑资料发现,被告的前科刑事犯罪记录是预示他的判刑严厉程度之最重要的因素之一。这就是说,前科刑事犯罪历史的存在,是法院考虑从重处罚的一个重要因素,问题是,为什么法院只考虑一个罪犯的刑事犯罪记录的成年时期那一部分记录?由于不管在理论上或实践中青少年法院和成年人法院都是分离的,所以没有正式的途径可以追踪罪犯的整个犯罪历史。对青少年犯罪记录的保守机密的性质,是从青少年法院制度的一项中心信条推论出来的:由于青少年尚未成年,所以他们的犯法行为不应被认为是刑事犯罪。有人认为,将青少年犯罪记录保守秘密是减少青少年犯罪之付作用的一种途径。由于这样做的结果,当一名罪犯到十八岁(或者达到不论何种成年人身分的年令)时,成年人刑事法院系统认为他是一名首次犯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4849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