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学习与研究》
《西藏的地位》与民族自决
【副标题】 斥范普拉赫对西藏地位前景的分析【作者】 程晓霞
【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分类】 地方自治法
【期刊年份】 1992年【期号】 4
【页码】 4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1272    
  一、错误的角度
  范普拉赫[1]在其著作中以大量篇幅分析了西藏的历史后,认为:1912年前的西藏受中国的保护,中国对西藏只享有宗主权;1912年以后西藏是事实上的独立国家;1951年中国军队以“武力侵占”了西藏;西藏的现状是处于被占领中;“西藏问题”是国际问题,从国际法角度分析西藏的前景应适用民族自决原则,在可供选择的自决方式中,最佳选择是西藏从中国分离出去,成为独立的国家。
  《西藏的地位》一书是以歪曲篡改西藏的历史为出发点的。我们知道,在近代民族和国家的形成过程中,藏族就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西藏地区就是中国疆域的一部分。现在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民族自治区。若有什么“西藏问题”就是1959年叛逃出境的达赖集团回归祖国的问题,中国中央政府对之有明确的政策。
  从国际法角度分析“西藏的地位”应是:从历史上说,帝国主义殖民势力策划西藏“独立”,失败了的1914年西姆拉会议和西姆拉条约就是他们的历史罪证。从现实说,国际反华势力唆使和资助达赖集团背叛祖国和中华民族,威胁着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干涉了中国的内政。范氏公然声称要改变西藏的地位就要改变中国的国家结构。当然,范氏的主张不等于他的国家的政策,但他在制造舆论,要把对“西藏问题”的分析引向一个错误的国际法角度,似乎与国际法相悖的不是范氏理论,而是中国西藏的现实。
  二、国际法中的民族自决原则
  范氏从错误的国际法角度分析西藏地位得出的一个重要结论是,应在西藏实行民族自决。
  “民族自决”作为一项国际法原则,是在1970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国际法原则宣言中明确提出的。联合国宪章在宗旨中写了自决原则,宪章第1条2款指出“发展国际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并采取其他适当办法,以增强普遍和平”。宪章宗旨不是法律规则,而宪章对托管制度的规定,也说明宪章没有把民族自决作为一项法律原则。
  在1970年国际法原则宣言前关于民族自决问题的一个重要文件,是1960年的《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而民族自决成为一项国际法原则,就是以60年代殖民地独立运动的高潮,特别是非洲的民族独立为背景的。这个背景决定了国际法的民族自决原则的含义。
  在资产阶级革命时,启蒙思想家曾提出过民族自决,北美独立宣言包含有人民和民族自决的思想。但是到资本实行殖民扩张时,就不再提起民族自决。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美国总统威尔逊也主张过民族自决,那是美国这个后进的帝国主义要与老帝国主义争夺殖民地或势力范围。可以说西方的统治者及其思想家们,从来没有认真地对待过民族自决。值得注意的是,近些年来民族自决和人权一起成了一些西方国家和人士特别关切的东西,只是他们赋予了“民族自决”与他们的目的相一致的含义。范氏的著作就是明显的例证。
  国际法上明确提出民族自决的文件除上述两项宣言外,还有两个人权公约[2]的第1条。在这些文件中,只有1970年国际法原则宣言用了“民族自决”,1960年宣言和人权公约都用的是“人民自决”,而1970年宣言没有界定“民族”的含义。所以国际法学者认为民族自决的含义及其与国际法其他原则的关系,是尚待明确的问题[3]。
  从1960年《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和此后联合国在这方面的实践看,所谓“自决”是指殖民地和附属国的独立权。1960年宣言明确规定:“必须制止对附属国人民的一切武装行动和镇压措施”,“在托管领地和非自治领地及还没有取得独立的一切其他领地内”,立即采取步骤使他们享有完全的独立和自由。1962年联合国大会第1803号关于自然资源永久主权的决议,宣布“各国人民及民族行使其对自然财富与资源的永久主权”是自决权。两项人权公约的第1条对自决权的含义作了综合表述。
  “(一)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他们凭这种权利自由决定他们的政治,并自由谋求他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
  (二)所有人民得为他们自己的目的自由处置他们的天然财富和资源,而不损害基于互利原则的国际经济合作和国际法而产生的任何义务。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剥夺一个人民自己的生存手段。
  (三)本公约的缔约各国,包括那些负责管理非自治领土和托管领土的国家,应在符合联合国宪章规定的条件下,促进自决权的实现,并尊重这种权利。”
  从联合国的实践看,在1960年宣言后,联合国大会于1961年设立了“关于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宣言的执行情况特别委员会”。1962年依之解决荷兰和印度尼西亚关于西伊里安的归属问题,此后相继解决了40余块领土的独立或归属问题,如纳米比亚和津巴布韦。联合国大会和特别委员会曾多次列出和修改附属领土、托管地和非自治领土的名单,其中从来没有西藏。1972年在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席位以后,删去了原名单中的香港和澳门及附属地区,因为这是中国的领土,是由中国收回并恢复行使主权的问题。
  显然,上述文件和联合国实践,“自决”是针对殖民地和附属国的独立和非自治领土的归属而言的。那么,对于早已存在的民族集团国家或在殖民地独立完成以后,“民族自决”的含义是什么?或者说作为国际法一般原则的“民族自决”的含义是什么?
  1970年国际法原则宣言是将“民族自决”与“民族平等”并提的,指出民族自决是“各民族有权自由决定其政治地位,不受外界之干涉,并追求其经济、社会及文化之发展”,而他国有义务遵照联合国宪章的规定尊重此种权利,“每一国均不得采取目的在局部或全部破坏另一国国内统一及领土完整之任何行动。”民族自决原则与平等权及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原则是一致的,相辅相成的。所以,国际法学界普遍认为:“对于一个已经作为国家而建立起来的民族集团来说,民族自决权多半是和国家主权相重复的。”[4]国际法是调整国家之间关系的,是以国家主权平等为基础的法律。国际法上的“民族自决”或“人民自决”讲的是一国之民族或人民与他国民族或人民之间的关系,决不是指一个多民族国家中各民族之间的关系。若不区分国家民族之间的关系和一国之国内的民族关系,那么,世界上决非只有中国是多民族的国家,有些国家居民的民族之多远远超过中国。也决非只有中国出了个达赖集团,许多国家也存在境内民族问题。若依范氏所述将一国之民族问题混同于国际关系中的国家民族问题,那将不是适用国际法的民族自决原则,而是对国际法本身的违背和歪曲。
  三、列宁主义与民族自决——布尔什维克的民族纲领
  为了论证应对西藏适用国际法中的民族自决原则,并将民族自决仅仅归结为经公民投票实行分离,范氏援引了列宁对社会主义民族问题的论述,以图达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效果。
  民族问题在列宁的著作中占了相当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127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