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域外著作权权能设置及对我国的立法启示
【英文标题】 Power Setting for Extraterritorial Copyright and Enlightenment from the Legislation
【作者】 尹西明【作者单位】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中心
【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著作权;权能设置;收回权;作者身份权;他项权
【英文关键词】 Copyright; power setting;right of re-entry; author identity right; works encumbrance
【文章编码】 2095-3275(2013)06-0118-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6
【页码】 118
【摘要】

著作权权能设置是著作权立法的核心内容。虽然各国所设置的著作权权能所含的人身利益和财产利益不完全相同,逻辑结构也存在差异,但随着知识产权全球化进程的发展,各国著作权立法不同的理论基础对著作权权能设置的影响逐渐弱化,著作权国际公约对各国著作权权能设置的制约力度加大,各国著作权权能设置已呈扩张态势。我国在修改《著作权法》时,应当借鉴域外立法经验,增设著作收回权的权能、启用作者身份权的立法名称、规范著作他项权的立法表述。

【英文摘要】

Copyright power setting is the core content of Copyright legislation. There are differences for personal interest,property interest which are included in the Copyright power,and the logical structure among different countries. However, it is weakening gradually for the influence on Copyright power setting which is from different theoretical foundalions of Copyright legislation,along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intellectual globalization. The constraint from international Copyright treaty to Copyright power setting which has been expanding in various countries has been intensified. In China, we should draw lessons from the experience of extraterritorial legislation when amending Copyright Law,such as, additionally setting the right of re-entry,start using legislation des- ignation of author identity right and specifying the legislation presentation of works encumbran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1426    
  
  2012年7月,我国启动了《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工作。与前两次修改启动修改工作的动因不同{1},这次启动是为了适应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的现实需要而作出的主动、全面的调整。基于著作权权能设置不仅会涉及著作权人的利益状态,而且也会涉及社会公众的利益状态,故它是各国著作权立法的核心内容之一。我国这次对《著作权法》修改时,也拟对著作权的权能设置进行较大的调整。虽然我国学者对西方自由主义法治理念提出了批判,并强调应“以社会主义法治理念为基础构建中国特色法治话语体系”[1],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对域外立法的了解和借鉴。事实上,在知识经济发展的今天,知识产权的趋同性已在许多国家的立法中有所体现。因此,了解域外著作权权能设置的立法现状,分析域外著作权权能设置的异同,仍然是我们汲取先进立法理念并合理调整著作权权能设置的重要路径。
  一、域外著作权权能设置的立法现状
  理论界对著作权法律制度的时代界分,一般以古代、近代和现代三个阶段为截面。古代虽然存在着某种“文学产权”的思想[2],甚至也有一些与作品相关的规定[3],但并未形成著作权法律制度。至18世纪初,英国制定了《为鼓励知识创作而授予作者及购买者就其已印刷成册的图书在一定时期之权利法》(即《安娜妃法令》)。自此之后,著作权法律制度才开始了近代意义上的构建,并逐步形成了包括作品、作者、权利、传播、限制与保护等要素在内的著作权法律体系。20世纪以来,随着作品商品化观念的进一步确立和强化,各国立法者更加注重对作者权利的赋予及保护。著作权权能的扩张已成为现代著作权法律制度的一个显著标志。根据一些主要国家的立法,现代著作权权能设置的基本概况如下表{2}:
  表1 著作人身权

┌──┬──────┬─────────┬──┬──────┬──────────┐
│序号│权能名称  │设置国家     │序号│权能名称  │设置国家      │
├──┼──────┼─────────┼──┼──────┼──────────┤
│1  │作者身份权 │德、英、法、意、俄│5  │收回权   │俄、德、意、日、法 │
├──┼──────┼─────────┼──┼──────┼──────────┤
│2  │署名权   │俄、日、美    │6  │发表权   │德、日、俄、意   │
├──┼──────┼─────────┼──┼──────┼──────────┤
│3  │禁止冒名权 │英、澳、新西兰  │7  │接触权   │德国        │
├──┼──────┼─────────┼──┼──────┼──────────┤
│4  │保护作品完整│英、德、意、美、俄│  │      │          │
│  │权     │、日、      │  │      │          │
└──┴──────┴─────────┴──┴──────┴──────────┘

  表2 著作财产权

┌──┬────────┬────────┬──┬────────┬────────┐
│序号│权能名称    │设置国家    │序号│权能名称    │设置国家    │
├──┼────────┼────────┼──┼────────┼────────┤
│1  │复制权     │日、英、美、德、│20 │表演权     │澳、德     │
│  │        │法、意、俄、澳 │  │        │        │
├──┼────────┼────────┼──┼────────┼────────┤
│2  │发行权     │英、美、意、俄、│21 │公演权     │英、美、意、俄 │
│  │        │德       │  │        │        │
├──┼────────┼────────┼──┼────────┼────────┤
│3  │颁布权     │日       │22 │朗诵权     │意、德     │
├──┼────────┼────────┼──┼────────┼────────┤
│4  │传播权     │德、法、意、俄 │23 │上演和演奏权  │日、法     │
├──┼────────┼────────┼──┼────────┼────────┤
│5  │广播权     │日、英、德、澳 │24 │戏剧表演权   │法       │
├──┼────────┼────────┼──┼────────┼────────┤
│6  │无线电播放权  │俄       │25 │上映权     │日       │
├──┼────────┼────────┼──┼────────┼────────┤
│7  │有线播放权   │日、澳     │26 │放映权     │英、德、法   │
├──┼────────┼────────┼──┼────────┼────────┤
│8  │向卫星发射作品权│法       │27 │追续权     │德、法、意   │
├──┼────────┼────────┼──┼────────┼────────┤
│9  │通过电台发射再现│德       │28 │展览权     │日、美、德、法 │
│  │的权利     │        │  │        │        │
├──┼────────┼────────┼──┼────────┼────────┤
│11 │通过音响或图载体│德       │29 │借贷权     │日       │
│  │再现的权利   │        │  │        │        │
├──┼────────┼────────┼──┼────────┼────────┤
│12 │无线电广播权  │德       │30 │出租权     │德、美     │
├──┼────────┼────────┼──┼────────┼────────┤
│13 │将其收入电缆节目│英       │31 │出借权     │德、美     │
│  │服务权     │        │  │        │        │
├──┼────────┼────────┼──┼────────┼────────┤
│14 │出版权     │澳、英     │32 │参与实施本人设计│俄       │
│  │        │        │  │的图纸权    │        │
├──┼────────┼────────┼──┼────────┼────────┤
│15 │演绎权     │美、意     │33 │口述权     │日       │
├──┼────────┼────────┼──┼────────┼────────┤
│16 │翻译权     │日、意、俄、澳 │34 │进口权     │俄       │
├──┼────────┼────────┼──┼────────┼────────┤
│17 │改编权     │日、英、德、俄 │35 │许可权     │日、英、美、德、│
│  │        │        │  │        │法、意、俄、澳 │
├──┼────────┼────────┼──┼────────┼────────┤
│18 │改作权     │意       │36 │转让权     │日、英、美、德、│
│  │        │        │  │        │法、意、俄、澳 │
├──┼────────┼────────┼──┼────────┼────────┤
│19 │公共传播权   │德       │37 │获得报酬权   │日、英、美、德、│
│  │        │        │  │        │法、意、俄、澳 │
└──┴────────┴────────┴──┴────────┴────────┘

  以上所列,共涉及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俄罗斯、澳大利亚、日本八个国家。这些国家分别属于欧洲、美洲、大洋洲、亚洲,各国的国情及历史、文化背景并不相同,所属法系也有差异。但这些国家的著作权立法,基本上反映了当代著作权权能设置的状况,因而可以作为我们对域外著作权权能设置进行评析的制度对象。
  二、域外著作权权能设置的立法差异
  (一)各国著作权权能所含的作品人身利益不完全相同
  从作品人身利益看,一是著作人身权在不同时期的内容不同,例如在美国著作权法中,《1990年视觉艺术家权利法》颁布前,只对作者的作品完整利益给予了立法保护,对于其他作品人身利益,则没有进行著作权法的规制{3}。二是各国著作权法中对作品人身利益的保护也不尽相同。德国将对作品的接触利益上升为著作权权能,并在其著作权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如果为制作复制物或者改编著作,并且不损害占有人的合法利益[4],著作权人可向占有著作原件或复制物的占有人要求他接触该原件或复制物。”{4}而其他大多数国家并未将对作品的接触规定为著作权权能。在德、意、法、日、俄等国的著作权法中,作者享有基于正当理由、有条件地收回已公开发表作品的利益,而美、英、日等国对此作品利益则不予保护。三是即使作品利益相同,各国在启用著作权权能名称方面也存在着差异。例如,关于作品完成的利益状态,德、法、意等国将其规定为作者身份权,日、美等国称为署名权,澳大利亚则从反面将其指称为禁止冒名权,俄罗斯则同时规定有作者身份权和署名权,英国也同时规定有作者身份权和禁止冒名权。
  (二)各国著作权权能所含的作品财产利益不完全相同
  从作品经济利益看,除复制利益、转让利益、许可利益、获得报酬利益等是大多数国家立法关注的重点外,其他作品经济利益是否受立法保护,则呈现出较大的差异:一是德国、美国法中规定有出借、出租的作品利益,日本法中有借贷的作品利益,但在其他大多数国家的立法中,则没有对上述作品利益给予著作权法的确认。二是对于同一作品利益,各国立法保护的侧重点也不完全相同。例如澳大利亚著作权法规定有作品的表演利益,而法国法中则只规定了戏剧表演利益。三是俄罗斯法中只保护作品的无线电播放利益,而日本、澳大利亚则只保护有线播放利益。四是不同国家立法中虽然使用着相同的权能称谓,但其权能中的作品利益有可能不同,例如,在英、德两国法中,都规定有改编权,但英国著作权法中的改编并不包括对艺术作品的改编,而德国法中的改编则包括对艺术作品的改编[5]。五是在一些国家的立法中,不同称谓中所含的作品经济利益可能是相同的,例如日本、英国法中的“改编”与意大利法中的“改作”,实际上都是指对作品进行改编的利益状态。据此可见,究竟将哪些作品经济利益包含在各国著作权权能之中,各国立法者的认识及立法实践并不完全一致。好饿但是不想动
  (三)各国著作权权能设置逻辑结构存在差异
  从立法的历史进程看,各国著作权权能设置的逻辑结构,并不完全是一个立法技术安排问题,它同时也受制于各国著作权法立法的理论基础。最为明显的立法事例是,英美法系国家是以经济价值观为其著作权制度立法的哲学基础[6],所以这些国家著作权法“强调由作品而产生的版权,强调对于作品的商业性利用”[7]。在这些国家的立法中,最初只规定了作品的各项财产权,而没有对作品人身利益给予著作权法的保护[8]。而大陆法系国家则是以人格价值观为其著作权制度立法的哲学基础[9],这些国家“立法的重心置于作者个人精神利益保护上,强调对作者个人权利的保护,不仅保护其财产权利,更应保护其人身权利”[10]。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著作权法理论基础都会对著作权权能设置的逻辑结构产生影响。在大陆法系国家著作权立法中,存在着以法国为代表的“著作权二元说”理论和以德国为代表的“著作权一元说”理论。“二元说”理论认为,著作权是由相互独立的著作人身权与著作财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顾培东.当代中国法治话语体系的构建[J].法学研究,2012,(3).

[2]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版权基本知识[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84.2.

[3]阿部浩二.各国著作权法的异同及其原因[J].法学译丛,1992,(1).

[4]胡开忠.知识产权法比较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4.94-96.

[5]郑成思.知识产权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338-339.

[6]吴汉东等.知识产权基本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人n大学出版社,2005.240.

[7]李明德,许超.著作权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16.

[8]胡开忠.知识产权法比较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4.83.

[9]吴汉东等.知识产权基本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240.

[10]胡开忠.知识产权法比较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4.85.

[11]吴汉东等.西方诸国著作权制度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105.

[12][德]M.雷炳德.著作权法[M].张恩民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213.

[13]吴汉东等.知识产权基本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239.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14]吴汉东等.知识产权基本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240.

[15]国家版权局.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的简要说明[EB/OL].http://www.ncac.gov.cn/cms/cms/ upload/info/201203/740608/133325053296183838.doc,2012-7-23.

[16]郑成思.版权法[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0.153.

[17]唐广良.试论版权法中的“精神权利”[J].版权参考资料,1990,(6).

[18]国家版权局.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的简要说明[EB/OL].http://www.ncac.gov.cn/cms/cms/ upload/info/201203/740608/133325053296183838. doc,2012-7-23.

[19]雍琦.逻辑[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62.

[20]金眉等.著作权法原理[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142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