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制与社会发展》
价值体系中的堕胎规制
【副标题】 生命权与自我决定权、国家利益的宪法考量
【英文标题】 On the Abortion Regulation in the Values System
【英文副标题】 A Balance between Right to Life and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State Interest in the Constitution
【作者】 王贵松【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
【分类】 法理学
【中文关键词】 堕胎;生命权;自我决定权;国家利益;国家保护义务
【英文关键词】 abortion;right to life;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state interest;the protective duty of the country
【文章编码】 1006—6128(2007)01—0142—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7年【期号】 1
【页码】 142
【摘要】

堕胎的规制模式大致可分为国家放任模式、国家许可模式和有限制的国家放任模式。这些模式的背后都有着自身的一些独特考量,模式的选取与其社会传统、对胎儿是否为人、宪法权利是否具有积极性、国家是否负有某种保护义务等诸多因素的认知密切相关。目前我国基本上是放任孕妇堕胎。然而,宪法却要求国家履行其对生命的保护义务。鉴于法律应该在社会现实和价值诉求之间寻求合理的互动和对话,我国应该在保护胎儿的生命、孕妇的自我决定权以及国家利益之间进行更为适当的权衡,对我国所施行的堕胎规制模式做出适当的调整。

【英文摘要】

There are three kinds of regulating abortion modes:freedom,licence and limited freedom.Each mode is chosen closely related with its social tradition,whether embryo is a human being,whether constitutional rights have the character of positivity and whether the country has protective duty.At present,China belongs to the freedom mode but our Constitution requires the state should protect life.Considering laws should bridge between Social fact and value,we should keep a due balance among embryo’S life,female’S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and state interest,and adjust our present regulation mod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764    
  一、引言:何以规制堕胎
  看着“无痛人流”、“180秒梦幻人流”的滚动广告,看着堕胎数字在百万之多居高不下,不知道列位作何感想?真的是如女权主义所宣称的那样,“我的肚子我作主”吗?胎儿的生命真的就不值得保护呢?孕妇要堕胎,国家在这当中到底要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要不要进行规制、又如何规制呢?无论生物学、伦理学、神学、政治学等其他学科会作何回答,笔者以为法学界应重视这一问题,因为它关系到几种重要的价值,关系到个人生命与自由的抉择,关系到国家的保守中立与积极介入的权衡。
  现代各国基于自己的信条、哲学、经历和体验,基本上都对堕胎实施规制,直至入罪。这里所说的“规制”包含着两层涵义:控制和规范,其内涵大致相当于调整,它是将限制和保护融为一体的调整。各国对于堕胎的规制,除了宗教上、传统上的原因之外,大致还是出于下列三种权益的考量。1.胎儿的生命。限制堕胎,很大程度上就是要保护胎儿的生命。2.孕妇的健康。胎儿与孕妇骨肉相连,堕胎对孕妇的生理和心理都可能会造成极大的伤害,尤其在科技尚不发达之际更是如此。3.国家的利益。允许堕胎,控制人口的数量,或者提升人的生活质量,保护自己的国民免受他人的侵害,都可被国家视为自己的一项重要职能和利益。
  二、规制堕胎的模式
  如何规制堕胎,各国有着不同的做法,大致可分为以下三类模式。
  (一)国家放任模式
  国家放任模式是以尊重孕妇的自我决定权为中心的,国家承认孕妇的自我决定权而不予干涉,只是在极其例外的情况下(如堕胎将危及孕妇的生命)国家方可介入其中。介入的目的在于保护某种重要的法益。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1973年1月22日作出的Roe.v.Wade案判决就属于这一类型。在该判决中,布莱克蒙大法官代表法院发表意见,德克萨斯州的法律无视怀孕阶段和其他有关权益,把除了拯救母亲生命以外的一切堕胎手术统统归为刑事犯罪,这类堕胎法律违反了宪法修正案14条正当法律程序条款的要求。隐私权是受到宪法保护的,隐私权足以包括堕胎决定在内。当然隐私权也不是绝对的,它要受到一定的限制。州政府可正当地宣称其在保护健康、维持医学标准和保护潜在的生命中享有重要的利益。为了在妇女隐私权和州政府所代表的国家利益之间进行协调,需要将妊娠期分为三个阶段:(1)在妊娠的头三个月,堕胎危险性小于正常分娩,政府没必要为保护孕妇健康而限制堕胎,孕妇与医生磋商之后,可自行决定是否堕胎,不受法令限制;(2)在妊娠的头三个月之后,胎儿胎动之前,堕胎危险性增加,政府可为孕妇健康着想而限制堕胎,但是,限制手段只能以保护孕妇健康为必要;(3)在胎儿具有存活性之后,政府可为了保护潜在的生命或者孕妇健康而采取包括禁止堕胎在内的措施来规制堕胎,除非堕胎是为了挽救孕妇生命。[1]这样,在隐私权的保护下,孕妇堕胎的自我决定权得到肯定,堕胎决定可自由地作出,国家如果对此不享有迫切的利益即不得干预。
  (二)国家许可模式
  国家许可模式是以保护胎儿生命和人性尊严为中心的,国家承认胎儿的生命是一个独立的、受到宪法保护的法益,而否定孕妇的自我决定权,孕妇只有在得到国家许可时才可实施堕胎。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在1975年2月25日作出的第一次堕胎判决就属于这一模式。德国自1851年即开始用法律(刑法)来规制堕胎,而且一直较为严格地执行限制甚至禁止堕胎的政策。然而,在1970年代,地下堕胎却盛行起来。1974年联邦德国国会为回应社会现实通过了刑法的修正案,规定在怀孕之后的12周之内进行堕胎,免除其刑罚。193名国会议员以及五个邦政府就此提起宪法诉讼。联邦宪法法院指出,基本法第2条第2款中保护每个人的生命权,“每个人”意味着每个活着的人,换言之,每个具有生命的个人,因此,每个人还包括尚未出世的人。胎儿在母体内成长的过程很难准确地作出判断,因而胎儿的宪法保护应包括整个怀孕过程。由于堕胎意味着胚胎生命的摧毁,因而同时保障胚胎生命和怀孕妇女的堕胎自由,乃是无法调和的。以基本法第1条第1款为指导,国家必须优先对胚胎的生命进行保护。原则上,这种优先保护持续于怀孕的整个期间,且不得在任何阶段受到质疑。对生命的保护是人格形成的不可或缺的根据,禁止任意处理形成中生命的意义在于通过宪法有效地维护人格的价值。当正在形成中的人格概念的存在与否成为争议的焦点时,女性的自我决定权应让位于新生的生命权价值。堕胎改革法未表达出对堕胎的反对意见,忽视了保护生命之宪法命令的规范内涵,它所规定的咨询程序也不能阻止堕胎,还允许提供咨询者与实施堕胎手术者为同一个人,因而该法是违反基本法保护生命权和人性尊严规定的。{1}(P336—346)这一判决最终的根据就在于:立足于宪法规定人性尊严对人的生命的“国家保护义务”。此后,国会根据宪法法院指出的模式重新制定条文,对堕胎进行严格限制,只有在危及孕妇生命、胎儿畸形等情形下方可允许堕胎,否则将施以刑罚。[2]
  (三)有限制的国家放任模式
  有限制的国家放任模式是在孕妇的自我决定权和胎儿生命之间进行权衡的结果,但该模式仍然偏重于尊重孕妇的自我决定权,只是较国家放任模式更加重视国家对某些重要法益的保护义务的履行。
  美国罗伊判决作出之后,在美国立即引起轩然大波。支持堕胎者欢欣鼓舞,反对堕胎者大肆鞭挞,甚至政府向法院提出请求将其彻底推翻。但该判决仍一直得到维持。1992年6月29日作出的Planned Parenthood of Southeastern Pennsylvania v.Casey案判决再次维护了罗伊判决,但是又对其作出了部分修正。联邦最高法院解释了对堕胎的自由选择为什么是基本权利,这种权利受宪法修正案14条的保护,由此极大地强化了罗伊判决。法院明确定义了所谓州在堕胎中的利益:问题的关键是妇女具有最终决定的权利,而不是在与他人相隔离的情况下作出决定的权利,由此,州有权制定法律对妇女的这种具有深远而持久意义的决定过程提供合理的指导纲要。即使在妊娠的早期,州也可制定规则以鼓励妇女了解那些非常有分量的哲学和社会的观点,这些观点可能导致妇女偏向于妊娠的继续。这就废除了罗伊判决的三阶段标准。同时,法院也采纳了一个新的标准,即“不适当负担”。该标准认为,如果州有关堕胎的法律规定具有下述目的或效果:它给妇女在寻求堕掉尚未胎动的胎儿之路上设置了“实质性的障碍”,那么就给选择堕胎的妇女造成“不适当的负担”,该法律就违反宪法。[3]如此,孕妇的自我决定权仍然得到肯定,但国家可施以一定的规制。法院认为,要求医生给孕妇一定的意见,要求在等待24小时之后方可堕胎,都不构成不适当的负担,符合宪法的规定。[4]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在1992年8月4日作出的第二次堕胎判决大致也属于这一模式。两德统一之后,由于东德实行“有求必应”式的堕胎政策,与西德的政策有霄壤之别,有关堕胎规制的问题再次成为国会立法的焦点之一。国会通过了《怀孕与家庭援助法》,给予孕妇自由决定堕胎的权利。刑法也随之修订,规定在怀孕的12周之内,孕妇提出请求,医生同意堕胎,在咨询程序之后三天施行堕胎,则堕胎无罪。巴伐利亚邦以及249名基督教民主党议员(全部来自西德)旋即提起违宪审查请求。在长达163页的判决书中,联邦宪法法院维持了第一次堕胎判决的核心内容,并重点对国家保护胎儿的义务做了明确说明。判决认为,尚未诞生的生命是人的生命,其生命是人性尊严存在的基础,应受到国家的保护。宪法不仅支持邦政府为了未出世的生命的利益而直接介入,也要求邦政府保护未出世的生命受到来自他人的非法干涉。国家需要为未出世的生命提供保护,这种保护至少要符合法律秩序的最低要求。国家在怀孕的所有阶段均应将堕胎宣布为非法。妇女的宪法权利还不足以让她主张用堕胎的方式来杀死未出世的小孩。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消灭孕妇所有的法律权利。当立法者规定了合宪的非刑法措施来保护未出世的生命时,只要法律秩序明确表明堕胎原则上是禁止的,妇女在一定情况下也不必因其非法堕胎而受到惩罚。换言之,虽然立法宣布堕胎为非法,但是堕胎的妇女不一定因此而受到惩罚。妇女必须要在经过旨在劝阻堕胎的咨询程序之后经过三天的等待期方可堕胎。{1}(P349—355)这样,孕妇的自我决定权就得到了一定的肯定。根据1994年生效的基本法第3条第3款的后段,任何人皆不得因其障碍而受到歧视,再也不允许基于胚胎病理(早期是基于优生学)特别原因堕胎,而这在第二次堕胎判决中仍受到许可。仅仅是因为胎儿预期有障碍的可能,便准许其在简单条件下进行堕胎,将抵触前引条文的客观法内涵。
  三、选择规制堕胎模式的考量因素
  各种堕胎的规制模式都有其内在的逻辑支撑。那么,这些规制模式到底都考量了哪些因素呢?
  (一)是否要限制堕胎的考量因素
  在各种堕胎规制模式中,因医学上的、伦理上的、甚至优生学上的堕胎一般都是允许的。故而,这些因素不在下文讨论之列。
  1.胎儿是人吗
  胎儿是人吗?这是十分严肃而且关键的问题,也是上述美、德堕胎判决中着重论证的一个问题。生物学、神学、伦理学、人类学、社会学等学科可能会基于各自的信条教义而作出不同的回答。宪法是以其中的某一信条为依归,还是要有自身的回答呢?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认为,要解释德国基本法第2条第2款,人们必须从其文字开始:“人人享有生命权……”。生物学和心理学研究表明,生命开始于受孕后第14天,之后就是一个发展的连续的过程,没有明显的分界,也不允许给生命发展的各个阶段作出精确的划分。因而,我们就不允许将基本法第2条第2款的保护仅仅限于出世之后“完整”的人或者能够独立存活的胎儿。基本法第2条第2款中的“人人”是指“每一个活着的人”,换言之,就是每一个拥有生命的人。因此,“人人”也包括尚未出世的人。{1}(P337—338)支持这一观点的学者为此进一步论证。“若完全无视人性尊严的思想,仅仅将人格概念作为经验科学的、外在的智能作用来理解,则不仅仅是胚胎、胎儿,而且新生儿和重度精神病者、白痴等都不具有人性,不要说中止妊娠,就是杀婴在道德上也是允许的。” {2}(P104—105)生殖行为是形成新人类生命的自然基础。所有将生命起点往后延至胚胎营巢时、脑神经开始发育时、胎儿脱离子宫的存活能力,或是迟自诞生的一刻等等,这种种对人的定义观点不管是出于质或时间的观点,都在定义上否定了生命权及尊严保障的可能。胚胎的人性尊严基础在于,胚胎有发展人类脑神经及自我意识的能力。
  然而,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结论却与此恰恰相反。胎儿是否为美国宪法修正案14条中的“人”(person)?美国宪法自身未给出界定。第14条修正案第1款中有三处提及“人”。第一处在界定“公民”中说“出生在美国或者归化到美国的人”。这一个词在正当程序条款和平等保护条款中都出现了。在宪法其他条文中也有运用。但是,几乎所有的情形中,这一个词仅仅用于出生之后,而没有用于出生之前。19世纪风行的合法堕胎远较今日自由(第14条修正案于1868年生效——引者注),这也可说服我们,“人”不包括尚未出世的人。生命到底始于何时,社会各界人士都无法达成共识,法院也不必解决这一难题。[5]美国学者德沃金对此进一步说明认为,“按照哲学家和神学家的顺理成章的思维,胚胎与成年人一样是人,抑或说胚胎从一受孕起就赋有灵魂;但从对宪法的最佳解释看,宪法却未赋予胚胎与他人同样的权利。”“否定胚胎是宪法意义上的人这一原则比肯定这一原则更符合我们法律的其他部分,同时也更符合我们对如何或应该怎样决定其他相关事宜的观念。”{3}(P62,P65)胎儿是人吗?对于这一问题不同的回答,导致的保护程度和方式也是有重要差别的。若胎儿是人,则其就享有宪法上的所有权利,就需要得到与其他人一样的保护。若胎儿不是宪法上的人,则妇女可随意处置胎儿。宪法上回答的不同,实际上也是源于各自文化背景和法律秩序的差别。
  2.绝对命令、自由主义与功利主义的考量
  国家放任模式强调妇女的自我决定权和生育自主权,可随意堕胎;国家许可模式强调胎儿的人性尊严和生命权,一般禁止堕胎;有限制的国家放任模式在胎儿的利益和妇女的生育自主权、自我决定权之间进行利益衡量,走随意堕胎和禁止堕胎之外的第三条道路。实际上前两种模式所使用的方法是一样的,就是给某一权利赋予绝对的权重,一般无以挑战,只是被赋予绝对权重的对象不同而已。第三种模式虽然表面上还有某种绝对的价值,但实质上是将两种权利都视为相对较为重要而在其间作功利主义的权衡。
  德国,尤其是原来的西德,深受康德哲学的影响。第一次和第二次堕胎判决都体现了康德的哲学思想,即强调人的尊严和价值,只是第二次堕胎判决在现实面前有所退缩。康德认为,“超越于一切价值之上,没有等价物可代替,才是尊严。”“只有道德以及与道德相适应的人性,才是具有尊严的东西。”康德的绝对命令指出:“不论是谁在任何时候都不应把自己和他人仅仅当作工具,而应该永远看作自身是目的。”{4}(P55,P53)以这一思想为奠基的德国基本法就不允许在人的生命和尊严上有任何的妥协和权衡,而只有明确地加以保护。
  德国基本法第1条明确规定,人性尊严不可侵犯。第102条又规定,“死刑应予废止”。人性尊严及其存在基础——生命是至上的,永远都是目的,而不能仅仅视为一种手段。由此,孕妇堕胎即是杀害这一潜在的生命,即是对绝对价值的侵犯,因而是不允许的,必须被禁止或至少要被宣布为违法。孕妇所谓的自我决定权、人格发展权是不能与这一绝对价值相权衡的。美国罗伊判决体现的是另外一种绝对的价值,即自由主义。近代立宪主义的基本精神就是要保障人的自由和权利,在无害于他人的情况下国家不得随意干涉,公民享有一种不受国家干涉的权利。正如密尔所言,“对于文明群体中的任一成员,所以能够施用一种权力以反其意志而不失为正当,唯一的目的只是要防止对他人的危害”。{5}(PI0)对自由的限制仅仅在于侵害了他人的自由或者妨碍了公共利益。如此的自由主义浸透在美国的宪政体制之中。自由被视为一种绝对的价值,个人是自治的主体。人们就其生活最为内在的、私人性的选择,以及与个人尊严和自治密切相关的选择是美国宪法14条修正案所要保护的中心内容。[6]由于胎儿并不是宪法上的人,也就不存在对其进行特别的保护,故而孕妇的自由应该得到尊重。在罗伊判决中,在怀孕的前六个月内,根本不允许在胎儿的生命与妇女的隐私权之间进行权衡,因为女性的自我决定权是决定性的。
  然而,这种视某一价值为至上原则的做法却存在着诸多的问题。在现实中,强调道德上的绝对命令,堕胎也依然如故;强调自由主义,潜在的生命、孕妇的健康就经常地处于危险之中。国家的立法、司法规制必须要照顾到现实的需要,必须要在法律与现实之间进行对话,寻求合理的解决策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凯茜案中指出,罗伊判决所确立的三阶段的划分标准是一个僵硬的建构,这种僵硬的框架是不必要的,它误解了孕妇利益的性质,在实践中也贬低了州政府在保护潜在生命中的利益。只有在州政府的规制给孕妇作出堕胎决定的能力造成不适当的负担时,州的权力才进入正当程序条款所保障的自由的核心。[7]由此,就需要在孕妇的自我决定权与潜在的生命等国家利益之间进行功利主义的权衡,就走入了有限制的国家放任模式之中,只是其植根于自由主义之中而多偏向于孕妇的自主。与此类似,德国第二次堕胎判决在重申胎儿生命应得到尊重之后,又着重谈及孕妇的自由发展自己的人格、自由决定的权利并没有因胎儿这一尚未出世的生命而泯灭。在经过咨询程序和三天的等待期之后,孕妇仍然可以实施堕胎。只要孕妇认为选择堕胎符合自己的利益,实施堕胎是可以不受惩罚的。只是在这种功利主义的权衡之中,国家并未完全退出,仍然要履行自己保护生命和健康的义务。这是由于其有着深厚的道德背景,这种有限制的国家放任模式尽管在表面上宣示着“堕胎是非法的”。
  (二)国家是否负有保护义务的考量因素
  限制与保护是堕胎规制中的一体两面。下面这两点主要涉及堕胎的另一个侧面,即国家是否对潜在的生命、孕妇的健康等重要法益负有保护义务。
  1.宪法权利的属性与功能
  宪法权利是否具有积极性,是否具有客观法的功能,这是能否导出国家保护义务的一个关键问题。宪法权利的消极性与积极性是一对范畴,在美国,主流观点认为宪法权利仅仅具有消极性,也就是说,宪法聊五分钱的天吗权利仅仅意味着个体不受国家不正当的干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经常拒绝将宪法权利解释出积极性来。在1989年的一个案件中,联邦最高法院明确指出:“在正当程序条款的语言之中,没有一点要求州政府保护其公民的生命、自由和财产免受私人主体的侵犯。该条款是用来表示对政府权力的一种限制,而不是提供某种低水平安全的保证。它禁止州政府自身未经‘正当法律程序’而剥夺私人盼生命、自由和财产,但并不能将其语言自身正当地拓展到给州政府施加一个积极性的义务——要求州政府去保证这些利益不受其他方式的侵害。历史也不支持这种对宪法文本的扩张性理解。”[8]至于堕胎案中的隐私权(包含着孕妇的自我决定权),那也是一种消极的权利,是一个生小孩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Donald P.Kommers.The Constitutional Jurisprudence of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M).London:Duke University Press,1997.

{2}(日)三岛淑臣等.人间の尊严と现代法理谕(M).东京:成文堂,2000.

{3}(美)德沃金.自由的法:对美国宪法的道德解读(M).刘丽君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

{4}(德)康德.道德形而上学原理(M).苗力田译.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5.

{5}(英)约翰·密尔.论自由(M).程崇华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59.

{6} Peter E.Quint.Free Speech and Private Law in German Constitutional Theory(J).Maryland Law Review,1989,(48).

{7}ulrich Karpen.The Constitution of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C).Baden—Baden:Nomos Verlagsgesellschaft,1988.

{8}Sabine Michalowski and Lorna Woods.German Constitutional Law:The Protection of Civil Liberties(M).Aldershot and Brookfield:Ashgate Publishing Company and Dartmouth Publishing Company,1999.

{9}(英)哈耶克.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M).邓正来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3.

{10} Gerald L.Neuman.Casey in the Mirror:Abortion,Abuse and the Right to Protec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Germany(J).American Journal of Comparative Law,1995,(43).

{11}(日)小林直树.法の人间学的考察(M).东京:岩波书店,200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76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