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论纯粹经济上损失的规范模式
【副标题】 我国侵权行为法对纯粹经济上损失的规范样式【英文标题】 Mode of Rules for Pure Economic Loss
【作者】 朱广新【作者单位】 中国法学杂志社
【分类】 侵权法【中文关键词】 纯粹经济上损失;规范模式;侵权行为法
【英文关键词】 pure economic loss;mode of rules;law of tort
【文章编码】 1003—4781(2006)05—0111—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5
【页码】 111
【摘要】

对社会财富的等级观念使纯粹经济上损失被独立为一个问题,但具有独特规范价值的纯粹经济上损失应当限于直接引致的纯粹经济上损失。对纯粹经济上损失的保护,牵涉到侵权法与合同法的规范机能,尤其受制于特定的侵权行为规范模式。借鉴两大法系的经验,我国民法对纯粹经济上损失的保护,应采取严格限制的立法与司法策略。

【英文摘要】

Pure economic loss is regarded as a independent issue due to the idea of classes in social welfare,however,only the pure economic loss resulted by direct reasons has unique regulative values. To protect such loss,the law of tort,law of contract should be considered,and subjects to the mode of rules in specific act in tort. Based on the experience of the two main legal families,China should adopt the strategy of strictly legislative and judicial mod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1268    
  我国侵权行为法对纯粹经济上损失的保护应采取怎样的规范样式?学界对此尚未展开深入讨论,本文旨在通过分析,比较法国、德国、英国及美国法关于纯粹经济上损失的保护方式,为我国民法典的制定提供一些参考意见。
  一、纯粹经济上损失缘何独立为一个问题
  纯粹经济上损失(pure economic loss)[1],也时常被称为纯粹金钱上损失,是英美法系与德国法系之债法上相当重要的一个法律概念。在英文法律文献中,纯粹经济上损失并不限于“pure economic loss”这种概念形式,除此之外,一些学者也习惯使用“damage to economic interests”、“pecuniary loss”等术语来表达纯粹经济上损失。用语的多样与英美法不刻意强调法律概念的传统相一致,万万不可将此作为证明纯粹经济上损失问题在英美法上并不重要的证据。德语将纯粹经济上损失表称为“reiner Verm?genssch?den”;在法国法系中,我们可能也会看到以“préjudice économique pur”或其它用语表达的纯粹经济上损失概念,但纯粹经济上损失在法语国家其实并未被独立为一个重要的法律问题。
  纯粹经济上损失之保护在英美法与德国法上之所以会成为一个独立的法律问题,主要原因为:不像法国法,在英美法系与德国法系中,现代侵权行为法的基础仍然展现了中世纪的将有形财产(physical property)视为财富的形而上学观点;{1}(P11)法国民法典有意摈弃了被1789年革命所推翻的旧传统,不管它们是如何获得的,所有的债权或权利均被给予同等的对待。但是,英国与德国法却从未与对财富的封建认识相决裂。这种认识,如转换成现代术语,就是纯粹经济利益被视为一种从属于物权利益(real property)或其它的财产权或准财产权利益(other propriety or quasi—propriety interests)的利益。以德国法为例,德国宪法认为人格利益(如生命、身体、健康、自由以及尊严)具有至高无上的价值,财产权次之(德国基本法第14条在文义上仅仅涵盖所有权,但德国宪法法院与学者们将它解释为包括所有的财产权以及市民的经济福利[2]),在这些法益阶梯的最底层是经济福利上的利益,对它们的侵犯造成纯粹经济上损失。简言之,在法益价值序列中,纯粹经济上(金钱上)利益是一种次于人身或物(所有权或他物权的客体)的利益。
  除了关于财富的观念在起作用之外,纯粹经济上损失的保护之所以受到特别关注,还在于如下两个原由:第一,纯粹经济上损失在范围上具有不确定性,如美国著名法官卡多佐所言:“对不确定的人,于不确定期间,而负不确定数额的责任。”第二,纯粹经济上损失涉及侵权行为法与合同法的规范机能。因此,如何处理纯粹经济上损失因各国法律而不同。{2}(P126)由此可知,纯粹经济上损失是一个具有强烈法域色彩的法概念,对此展开比较研究,很有意义。我国民法在精神气质、结构体系及概念类别上均具有强烈的德国法系特征,但时至今日纯粹经济上损失问题在我国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二、具有独特规范价值的纯粹经济上损失
  纯经济上利益在法益阶梯上的地位,直接决定了人们对它的理解方式。根据对各国法的查明,否定式界定是理解纯粹经济上损失这个概念的最常见方式。有学者通过分析、比较对纯粹经济上损失的认识后,总结到:“纯粹经济上损失是被害人所直接遭受的经济上的不利益或金钱上的损失,它并非是因被害人的人身或有形财产遭受损害而间接引起的,或者说,它并非是被害人所享有的人身权或物权遭到侵犯而间接引起的。”{3}(P547)该界定应该说既清晰又准确。从外延上看,纯粹经济上损失通常有两种表现形式:第一,直接引致的纯粹经济上损失(directly caused pure economic harm),如,因突然中断缔约或合同被宣告无效所引起的缔约上损失,第三人的故意引诱债务人不履行合同给债权人造成的损失等;第二,相因而生的纯粹经济上损失(consequential pure economic harm),这是一种伴随人身权或财产权的受损所产生,这种损失在因果序列上呈现为不同的样态,人身伤害是此种损失的典型案件,因治疗所花费的费用、因误工而减少的收入以及护理费、交通费损失等,无一不构成纯粹经济上损失。后一种经济上损失是否应视为一类纯粹的经济上损失,学者间对之存在较大争议;就其纯粹度而言,毫无疑义,它非常不同于前一种直接引致的纯粹经济上损失。
  相因而生的经济上损失因通常是人身或财产遭受侵害后的伴生物,对人身或财产损失有明显的依附性,各国侵权法对它的保护一般均以列举方式加以明确规定。如《德国民法》第845条的规定和我国《民法通则》第119条的规定。因此,从规范模式的讨论价值上看,作为一个独立法律问题的纯粹经济上损失应当限制为直接引致的纯粹经济上损失。
  直接引致的纯粹经济上损失通常与合同的订立与履行紧密相连,由违约行为造成的损失是一种典型的纯粹经济上损失,这种损失因属合同法的主要规范对象,无单独讨论之必要。在英美法系与德国法系上被作为一个独立法律问题讨论的纯粹经济上损失一般被排除在合同法之外,它或与合同的订立相关,或按传统的私法观念既不可纳入侵权法又不好按合同法加以处理。以德国法思维分析,纯粹经济上损失大致可划分为两个类别:一是在合同磋商过程中发生的纯粹经济上损失;二是属于侵害经济利益之结果、可被纳入侵权法之范围的纯粹经济上损失。
  现代民法秉承古罗马法的做法,对私法法益的保护采取违约与侵权的二元化规范机制,法律实务上,只要当事人以人身或财产受损为由向法院提出了诉讼请求,法官在决定是否立案时,首先要判别当事人的诉讼理由是否能够在违约与侵权的二元化规范机制内找到法律依据;因此,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的规范范围决定了民法的保护界限。纯粹经济上损失之所以被独立为一个重要问题,很大程度上在于其归属的不确定性,因此,纯粹经济上损失的保护其实牵涉到对民法保护机制的整体性思考。
  三、纯粹经济上损失的保护模式
  对纯粹经济上损失的认识差异,形成了各国对纯粹经济上损失的不同规范立场。以下仅就大陆法系的法国与德国、英美法系的英国与美国展开比较分析。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一)大陆法的保护模式
  在法国与德国法上,纯粹经济上损失的保护方式很大程度决定于该国侵权法的结构体系。法国民法典对侵权行为在规范模式上采取的是概括规定的立法技术。根据其第1382条与第1383条的规定,任何行为致他人受损害时,因自己的过错而致行为发生之人对该他人负赔偿责任(此规范对象主要是故意的过错,faute intentionnelle);任何人不仅对其行为所致的损害,而且对其过失或懈怠所致的损害,负赔偿的责任(此规范对象主要是非故意的过错,faute non intentionnel)。{4}(P135~136)依据上述规定,法官在认定当事人是否承担侵权责任时,只须考虑三个要素:过错、因果关系与损害。过错与损害由此成为法国侵权行为法的核心概念。法国民法典未对过错作出明确规定,过错因而激发了学者们的各种意见,并由此积累了丰富的研究素材。但无论人们对过错之理解存在怎样的分歧,大家几乎一致承认,“所谓过错实际上就是对法定规则或惯例规则(règle coutumière)所规定义务的违反。”至于被违反的义务之渊源,法官及学者间并没有统一的意见。有学者认为,作为过错渊源的民事义务主要是法定规则与习惯所确定的规则,而其他人则主张,此种民事义务来自于法律、惯例与道德。{4}(P150)由此推知,法国学者对过错之理解倾向于采取一种客观的判断标准,即理性人的判断标准:在特定案件中,本会做或不会那样做?
  损害是法国侵权行为法上的另一个重要概念,经由此概念可以发现法国侵权行为法保护的法益范围。在法国,侵权行为法所保护的财产范围极其广泛,它可包括一个人所有的全部财产,“不限于权利,纯粹经济上损失亦包括在内”。{2}(P52)法国民法典没有使用纯粹经济上损失这个概念,法国学者对该概念也极为陌生,这种状况并不是说,对纯粹经济上损失的保护在法国未得到充分重视,因为在于,法国民法典至今仍然拥有世界上最开放、最自由的侵权责任制度。以过错(fault,第1382条1383条)与危险(risk,第1384条、第1385条与第1386条)原则为基础的个人责任制度可由法院精巧地加以运用。任何损害,无论是有形的、无形的还是纯金钱上的,根据该法均可以要求损害赔偿;侵权责任制度关注的重点是致损事件(fait dommageable),而不是原告所享有的特定权利的性质和范围。换言之,任何人均享有法定的损害赔偿权利,只要损害是由他人的过错造成的,或由对危险物的保护中存在的过错造成的。{1}(P16)
  法国民法典关于侵权责任的上述规定,在19世纪末期曾一度为德国民法所青睐,但时隔不久,这种参考法国立法例规定凡故意或过失不法侵害他人者皆负损害赔偿责任的想法就遭到很多德国民法学者的批判。德国民法典的一些起草者认为,将应当由立法解决的问题交给法院来解决,既不符合民法典草案的本意,而且从德国人民对法官的职能之一般观点来看也是不能接受的,因此,法国法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5}(P21)由此,德国民法典的起草者在关于侵权责任的规定上采取了一种折衷主义的立场,即折衷于个别列举方式与一般概括原则之间,由此创设了三个基本侵权类型:“对权利的侵犯”(Rechtsverletzung民法典第823条之Ⅰ:“因故意或过失不法侵害他人生命、身体、健康、自由、所有权或者其它权利者,对他人因此而产生的损害负赔偿义务。”)、“违反保护性规定”(Schutzgesetzverlezung,民法典第823条之Ⅱ:“违反以保护他人为目的的法律者,负相同的义务。如果根据法律的内容并无过失也可能违反此种法律的,仅在有过失的情况下,始负赔偿义务。”)与“违反善良风俗”(Sittenverstoss,民法典第826条:“以违反善良风俗的方式故意对他人施加损害的人,对他人负有损害赔偿义务。”)。如此之下,德国民法典就将侵权行为法上的各种诉因类型化、格式化了。
  另须指出的是,德国民法关于侵权行为的三个类型实际上“建立了一个规则序列”。第823条之Ⅰ是最基本规范,如果案件达不到它所要求的构成要件,可对该案件的事实适用第823条之Ⅱ的规定与第826条的规定,或其它的特别规定。按照立法者当初的预想,逻辑谨严的规则体系是限制司法专断的有效工具,立法者没有理由将应由法律作出明确规定的问题遗留给法官去解决。立法者对法律的这种信仰无论如何应该得到尊敬,但是,他们以立法控制司法的自信以及看似逻辑谨严实则凝滞僵化的立法技术却遭到了社会发展变化的无情嘲讽。法律一旦制定即被人们对法律的尊崇所固化,而法律旨在规范的现实世界却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它变动不居、日新月异,并不断滋生出新的社会问题。法律体系与社会现实因而构成两个相互独立的世界,它们从来没有完全吻合过,摩擦随时会产生、隔膜也势所难免。对德国民法典规定的侵权行为规则,人们“很快就发现包含于民法典第823条之Ⅰ的理论如果还要存在下去的话,就需要作出一些修正。立法者的第一个错误是遗漏了对个人的荣誉、名誉和隐私的保护;第二个错误是没有给司法部门在纯粹经济损失领域作出独立判决划定范围。……”{5}(P23)总之,“一百年来德国不法行为法在理论构造及解释上历经重大演变,其最具突破性的是将德国民法第八二三条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 See edited by Efstathios K. Banakas,Civil Liability for Pure Economic Loss,Kluwer Law International,1996,p. 11.

{2}王泽鉴.侵权行为法(1) (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

{3}李昊.论纯粹经济上损失(A).梁慧星.民商法论丛(第二十八卷) (C).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

{4}张民安.现代法国侵权责任制度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

{5}〔德〕克雷斯蒂安—冯—巴尔.欧洲比较侵权行为法(上卷) (M).张新宝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6}《法国民法典》(M).李浩培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

{7} See David Howarth,Economic Loss in England: the Search for Coherence,Civil Liability for Pure Economic Loss,edited by Efstathios K. Banakas,Kluwer Law International,1996,p. 27.装完逼就跑

{8} See Gary T. Schwartz,The Economic Loss Doctrine in American Tort Law: Assessing the Recent Experiance,Civil Liability for Pure Economic Loss,edited by Efstathios K. Banakas,Kluwer Law International,1996,pp.105~106.

{9}邱琦.过失不当陈述之研究(D).台湾大学法律学研究所,1992.

{10}梁慧星.对宪法修正案的若干私法解读(J).当代法学,2004,(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126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