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际法学论丛》
反卫星武器的法律问题
【作者】 凌岩【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
【分类】 海洋法与空间法【期刊年份】 2009年
【期号】 1(第6卷)【页码】 30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3105    
  前言
  2007年1月11日,中国在西昌发射中心附近发射了一颗陆基导弹,将1999年发射上天位于地球上方800公里高度的一颗报废的气象卫星风云一号击碎,引起世界舆论的关注。尽管中国政府其后声明:中方反对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的原则立场没有任何变化。这次试验不针对任何国家,也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1]但是这一举动证明了中国已具有击毁地球上方800公里以内现有的数百个外空物体的能力。
  2008年2月20日,美国用MS-3导弹击毁了一颗美国的193号侦察卫星。据称,美国这颗卫星于2006年12月发射进入地球低轨道,但很快与地面控制站失去联系。由于担心卫星的燃料尚未用尽,如果进入大气层,可能会造成污染,影响在降落地点附近居民的呼吸系统,甚至可能造成致命危险。因此布什总统命令从太平洋的军舰上发射动能杀伤飞行器打击该卫星,使燃料在进入大气层前泻出。[2]但是清华大学军控问题专家李彬对此冠冕堂皇的理由却不以为然,他说,“如果卫星被打下来,那么有毒燃料将仍在那里。所以污染还是存在”。“美国摧毁卫星将是一种有效防止其技术流入他人手中的措施”。[3]墨尔本大学的学者则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政府找了个借口来进行反卫星武器试验,因为燃料箱在进入大气层后不会留存,即使进入大气层未烧毁,燃料也会蒸发。[4]
  本文拟讨论这两起事件所引起的外空武器化问题及其解决的办法。
  一、有关反卫星武器法律规定
  (一)反卫星武器是否外空武器
  中国和美国从地面、水面发射导弹击毁在外空的卫星都没有明说是在试验反卫星武器,但是没有人怀疑它们是在试验反卫星武器。反卫星武器有多种,它们可以是陆基的,也可以是空基或天基的,它们可以使用常规武器也可以使用激光武器或核武器来摧毁靶子卫星。地基武器是否属于空外武器?按照一些专家为外空武器所下的定义:“一切以外空(包括月球及其他天体)为基地,打击、破坏外空、大气层、陆地、海洋中的目标或损害其正常功能的任何装置、设置与设施,以及一切以陆地、海洋或大气层为基地,打击、破坏外空物体、损害其正常功能或改变其运行轨道的任何装置与设置。”[5]这些打击外空物体的武器均应属于外空武器的范畴。但是如果按照中国和俄罗斯代表团联合向裁军谈判会议提交的关于“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草案”中“在外空的武器”的定义:“位于外空、基于任何物理原理,经专门制造或改造,用来消灭、损害或干扰在外空、地球上或大气层物体的正常功能,以及用来消灭人口和对人类至关重要的生物圈组成部分或对其造成损害的任何装置。”[6]那么非天基反卫星武器就不属于外空武器的范畴。这个定义会使天基的反卫星武器与其他种类的反卫星武器分开而适用不同的法律制度。笔者认为,所有用来打击或摧毁在外空的空间物体的武器都应属于反卫星武器,都应包括在外空武器的范畴内,以便适用同一的法律制度。
  (二)现行国际法关于反卫星武器的规定
  目前可适用于反卫星武器的国际条约有:
  1. 1963年《禁止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武器试验条约》简称《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是第一个禁止在外空进行核武器试验的条约,它只禁止用核武器攻击卫星的试验,不禁止在外空试验其他种类的武器,因此无论从地面或空间试验非核的反卫星武器都不受该条约的规制。
  2. 1967年《外空条约》第4条第1款规定:“各缔约国保证:不在绕地球轨道放置任何携带核武器或其他大规模毁灭性的武器的物体,不在天体装置这种武器,也不以任何其他方式在外层空间部署此种武器。”这条规定只禁止在外空和天体放置和部署核武器和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但不限制或禁止在外空放置和部署其他武器。反卫星武器,即使是天基的,只要不是核的和生化武器,不能归类于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因此不受该条款的限制。一些学者指出,在该款规定所禁止的活动前面没有使用“诸如”一类的词,因此所禁止的行为不是列举,而是穷尽的规定。[7]由此而知,该款不禁止在外空部署及使用常规武器,不禁止使用核能源的武器,也不禁止粒子束和激光武器。
  外空条约之所以这样规定是因为在《外空条约》签订时,苏美正处于冷战中,它们是唯一的外空活动国家。当时洲际导弹刚被部署,人们都害怕核武器也会很快部署到外空,于是苏美同意,即使在外空发展核武器是可行的,发展这种武器对任何一方都不利,还会有害于和平利用外空,因此应在外空禁止这样的武器。此外,由于受科学技术发展状况的限制,当时人们只能预见在外空部署核武器的危险性,其他的外空武器还只是一种科学幻想,没有引起注意。[8]
  《外空条约》第4条第2款规定,各缔约国只能将月球和其他天体用作和平目的,禁止在天体上建立军事基地、军事设施和工事、试验任何类型的武器和进行军事演习。这个条款禁止在月球上试验的武器包括反卫星武器。该条款的缺陷是,它只禁止了在月球及其他天体上试验任何种类的武器,却未禁止在月球及其他天体之间的外层空间,如飞往和环绕月球或其他天体的轨道等处开展上述活动。《月球协定》第3条第4款虽然对此有作了一些补充性的规定:“缔约各国不得在环绕月球的轨道上或飞向或飞绕月球的轨道上,放置载有核武器或任何其他种类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物体”,但由于大多数空间活动国家不是该协定的缔约国,那些规定仍然于事无补。
  3. 1972年苏美曾缔结的《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和1979年《美苏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也都能限制一些外空武器的试验、发展和使用,例如《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第5条第1款规定:“每一方承允不发展、试验或部署以海洋、大气层、宇宙空间或陆基可移动式的反弹道导弹系统或组成部分。”美国击毁193号侦察卫星的MS-3导弹既是一种海基反卫星武器,它也是一种反弹道导弹武器,正如Marko Beijac指出的:美国的这个试验是个双重试验:反卫星武器试验和MS -3战略导弹拦截能力以及弹道导弹系统跟踪和监督靶子卫星的能力试验。[9]这种武器的试验是在《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禁止之列的。但是由于美国于2002年退出了该条约,给俄美试验这种截击卫星武器松了绑。同样《美苏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于1985年终止,也不能再对限制反卫星武器起任何作用。
  综上所述,现行有关外空的国际条约都不禁止试验反卫星武器。一般认为,法律不禁止的就允许做。因而用导弹击毁在外空的自家卫星用于试验反卫星武器并不违法。爱法律,有未来
  二、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
  (一)反卫星武器试验加速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
  事物都有其两面性。现行空间法没有规定禁止试验非核的或大规模毁灭性的反卫星武器可以用来为试验这种武器作不违法辩护。但是从另一方面审视,也可以看出现行空间法对反卫星武器没有规定是法律上的一个漏洞。允许发展反卫星武器和其他外空武器会令每个国家都感到岌岌可危,生怕受到别的国家先发制人的攻击,它促使各国争先恐后地发展和部署强大有效的反卫星武器,结果导致外空的进一步武器化和军备竞赛。联大关于防止军备竞赛的决议一再强调:“适用于外层空间的法律制度本身不能也不会自动保证防止外层空间的军备竞赛。”[10]
  回顾历史,试验和发展反卫星武器几乎与空间活动同时开展起来。1957年苏联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后,美国在1959年就进行了第一次从B-47飞机上发射反卫星导弹的试验,1963年至1975年,美国又进行了一系列的反卫星武器试验。[11]苏联在1968年至1985年期间也成功地进行了各种拦截卫星的武器试验。[12]苏美的反卫星武器试验引起全世界对外空军备竞赛的担忧。自1981年以来,联大几乎每年都通过决议,要求各国不从事与外空和平使用不符的行为,且要求裁军谈判会议谈判缔结多边条约支持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自1995年以来,这些决议几乎都是一致通过的,除了美国和以色列等几个少数国家一直投弃权票。这表明国际社会广泛希望禁止发展这些外空武器。
  现在世界各国的国家安全、全球通讯、外空商业化产业、国际航行和互联网等经济发展都离不开外空。美国的经济发展和军事活动对卫星的依赖更甚。在1992年波斯湾战争中,美国仅以148名士兵死亡的代价就摧毁了世界上规模第四大的伊拉克军队就是很好的证明。[13]反卫星武器直接威胁着卫星的存在以及每个国家的安全和经济发展,而现今试验各种反卫星武器,研制第三代更高级的激光武器、红外高级化学激光武器以及高能微波武器等新闻不绝于耳。美国空间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指出,现在已有11种反卫星的攻击,包括陆基攻击或破坏,动能杀伤,核反卫星武器,粒子束和电子攻击等。[14]
  维护国家利益和卫星安全的目的必然会驱使各国想尽办法来对付反卫星武器。例如美国空军计划在2010年前发展针对反卫星武器的系统,使五角大楼能够在从地球发射直接上升的反卫星武器打到轨道上的目标之前拦截它。[15]然而据说这是一种高难度科技。反卫星武器的目标是到达外空而不落到地面,所以现有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对反卫星武器不起作用。另外把卫星造得更坚固,使它不会被导弹摧毁;或使卫星能快速移动,躲避攻击;或想办法使前来进攻的导弹改变方向,不能击中目标等办法都不太有效可行,一是需要更多的燃料使卫星移动,二是如果在反卫星武器上配备了先进的跟踪系统,它就可以灵活地改变方向和路程去接近目标卫星。[16]因此,发展反卫星武器的结果必然是国家在反卫星武器上都倾注了大量资金,但最终还是无法保证自己的卫星不被攻击。
  更重要的是,每个国家都觉得需要超过潜在的对手而争相发展有效的反卫星武器,这样就会发生一轮接一轮的军备竞赛。而且可怕的是不能完全避免反卫星武器系统不出错误。冷战时期,苏美都曾发生错误核攻击预警警报。试想一旦发生误伤一国的卫星,例如流星击中一国的卫星,该国的反卫星武器系统有可能自动进行报复性反击,把周围无辜国家的卫星都击毁。[17]
  (二)美国的空间政策为外空武器化和军备竞赛推波助澜
  美国一直把捍卫它的卫星与国家利益联系在一起。早在2000年1月美国一个评估国家安全的委员会就在其报告中称,“美国应保证其总统可以选择在空间部署武器”。[18]2006年布什的国家新空间政策出笼,毫不掩饰地宣布美国的空间活动原则之一是:“空间系统有权在空间通过和运行而不受干扰”,“对美国空间系统的有意干扰就是对其权利的侵犯”。美国的空间目标是“实现美国在空间及通过空间的无障碍运行能力,保卫美国的利益。”[19]美国人甚至利用《联合国宪章》关于自卫是各国的自然权利的规定,主张不仅可以用自卫保卫国家的人民,而且可以用自卫保卫国家的财产。对美国空间财产的威胁可以使美国把空间武器化合法化。[20]
  美国的新空间政策意味着,美国保留发展攻击性和防御性反卫星能力,以及强势的导弹防御。美国防务情报中心主任特雷莎·希钦斯承认,虽然新政策没有直白地说明美国要部署太空武器,但所含各条信息都表明已经打开了通向太空军事化的那道门。[21]美国进而提出必须建立三个能力以控制外空的理论:1.空间知情能力:即在地面和空间使用感应器和望远镜使战斗员知道敌人的空间财产在哪里和在做什么。2.外空防御能力:在受到敌人攻击前、中和后保护、保留、恢复和重建空间相关的能力。它包括使卫星更坚固以防激光的攻击,发动空袭以对付敌人对卫星导航系统进行干扰的设施和快速发射卫星置换被摧毁的卫星。3.太空进攻能力:不准敌人通过任何方式使用外空财产,包括使用干扰或致盲技术摧毁敌人的卫星。[22]
  美国的空间新政策引起很多国家的不安,纷纷猜测美国执意强调在太空的安全和行动自由是在为太空军事化作铺垫。俄国过去就一直担心外空武器对它的预警和空间侦察系统的攻击会对它的安全产生直接威胁。因此,力图保护其空间体系,包括地面站。采取包括优先将空间装备能力更新换代和将俄国的核导弹预警系统升级的空间政策。[23]美国新空间政策一宣布,俄罗斯就率先表明其反对立场,俄罗斯空间署署长表示俄罗斯不会忽视外空武器化的危险趋势,将对本国太空发展计划进行修正,提高卫星体系稳定性和强化其性能,并开展相关科技研究,以回应美国在太空军事化方面的一切举措。[24]美国宣布击毁193号卫星的计划后,俄国家杜马国防委员会第一副主席伊戈尔·巴里诺夫评论说,“如果作出此决定的出发点是展示实力,那么这将导致新一轮军备竞赛。”[25]
  中国2007年的反卫星能力测试也可视为对美国空间政策的反应。美国媒体推测,或许美国几近取得对反卫星武器的全面控制使中国感到不安。中国要向美国传达一个信息:美国在行使太空权利时,不能将中国和其他国家排除在外,他们对太空有同样的浓厚兴趣,也会行使他们在太空应享有的权利。[26]
  除了中、俄外,其他国家也做出了反应,例如印度空军总司令沙希·蒂亚吉于2007年1月28日说,印度将建立太空司令部,以开发外空,保护印度免遭来自外空的袭击。[27]澳大利亚国防部长于2007年命令国防部研究为澳大利亚海军装备MS-3拦截导弹作为东北亚地区的弹道导弹防御。美国击落卫星后,澳大利亚宣布它支持弹道导弹防御和希望加强澳大利亚的参与。[28]
  综上所述,国际法和空间法上的漏洞以及美国单边空间政策正在引发反卫星武器和其他空间武器的竞相研制。不可否认,如果一国有权试验反卫星武器和外空武器的话,其他国家也有权这样做,那么外空就会变成外空武器的试验场。用科技的方法抵御反卫星武器不但不能起到防止外空武器化的作用,反而适得其反,会导致进一步的外空军备竞赛,不是解决问题的可行办法。如果等到反卫星武器和外空武器都试验成功之日,再采取措施防止外空的武器化和军备竞赛就为时过晚!因此,现在不应以法律未规定禁止试验外空武器和反卫星武器为试验这些武器辩护,更重要的是如何改变这种无法规制外空武器和反卫星武器的研制,以有效防止和控制外空的武器化和军备竞赛。
  三、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努力
  (一)联合国大会和裁军谈判会议的审议
  在国际上,任何一国都不会愿意单方面限制发展外空武器和反卫星武器,防止外空武器化必须通过国际的合作才能实现。联合国在这方面作出了很大努力。1981年联大第一次通过了防止外层空间军备竞赛的决议,联合国会员国“意识到需要防止外层空间的军备竞赛,特别要防止卫星系统及其对和平与安全引起的不稳定局势所造成的威胁”。从1981年至1984年联大相继请裁军谈判委员会从1982年起,审议如何就防止外层空间军备竞赛的有效可核查协定进行谈判的问题。[29]请裁军谈判会议作为优先事项,审议防止外层空间军备竞赛的一切方面的问题。[30]请裁军谈判会议于1985年设立一个特设委员会,以便就缔结关于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一切方面的协定进行谈判。[31]自1982年以来,联大几乎每年都通过决议,呼吁各国不从事与外空和平使用不符的行为和努力防止外层空间军备竞赛。近年来这些决议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的支持。例如,2004年支持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国家在联大又一次通过了决议,178个国家投票赞成,只有美国、以色列、海地和帕劳弃权。[32]2006年12月,联大通过关于外空活动透明度和建立信任的措施的决议时,只有美国一家反对。[33]
  这些决议虽然没有拘束

  ······

法宝用户,请登录爱法律,有未来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310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