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际法学论丛》
中东欧转型中的移民问题
【副标题】 以波兰为例【作者】 陈志强
【作者单位】 上海商学院法政学院【分类】 国际私法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1(第6卷)
【页码】 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3091    
  
  “二战结束以来,经济全球化的飞速发展已使国际移民成为国际社会转型和发展的重要力量和因素之一。”[1]移民问题是处在转型时期的中东欧国家(CEE)普遍面临的社会问题,也是同社会政治稳定紧密相关的问题,因为“人口迁移是社会变迁的直观体现,它对不同地区经济、政治、文化的‘塑造’作用十分显著”。[2]中东欧的移民独特性在于,其移民数量占世界上所有发展中国家对外移民数量的1/3,其中俄罗斯是世界上第三大移民输入国。2004年5月1日匈牙利、捷克、波兰、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五个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正式加入欧盟,2007年1月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入盟,欧盟由此扩大为27国。但欧盟的扩大并没有给中东欧地区带来立竿见影的利益,该地区反而因为移民潮的出现而增加了更多的困扰。如何通过追踪该地区移民潮的态势及其对当事国产生的联动后果,来寻找移民与地缘政治的内在关系,总结该地区各国在移民问题上的经验和教训,进而找到移民对该地区经济、社会和政治施力的途径和效果,可以为促进本地区平稳转型,制定切实可行的双边乃至多边一致的移民政策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由于中东欧国家众多,国情各异,因而通过选取典型的分析样本,能比较容易找到移民与地缘政治互动的内在规律,从而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中东欧地区,波兰移民人数最多,最靠近欧盟,其经济在十几年的转型过程中表现出色,到1995年,波兰已经成为第一个国内生产总值(GNP)超过转轨前水平的转型国家。到2004年,波兰的人均GDP已经从20世纪90年代的1547美元增加到6334美元,国民生产总值(GDP)年均增幅6%,而同期捷克、匈牙利等国GDP增速仅达到3%~4%。更值得一提的是,波兰不仅在东欧国家中扮演领头羊角色,而且其GDP增幅超过欧盟国家增幅的两倍。但转型是必然要付出代价的,波兰也不例外。波兰因移民外迁过多,造成人才短缺,同时又由于大批俄罗斯人和中亚国家移民的涌人,使该国面临严重的国家认同和有效融合问题,文化的多样性和移民素质的参差不齐,加上语言障碍,使波兰过早遭遇本属于西欧的移民治理困境。如今波兰国债偏高,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0%,失业率位居东欧国家之首,达18%,上述因素使这个刚走出转型阴影的国家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因此,以波兰为例分析中东欧移民问题对东欧转型的影响很具有典型性。
  一、第一次转型
  中东欧第一次转型始于1989年。1989年作为一个重大的政治转折点,见证了中东欧经济政治体制的变迁。边界控制放松了,对于自由流动的限制打破了。“随着转型的开始,中东欧移民的类型和机制也发生了改变”。[3]
  (一)中东欧转型的三大背景
  一是全球化的加速。全球化削弱了国家在内政外交上的绝对权力,国家职能因外部因素的冲击而不断弱化,新出现的问题往往具有跨国性和复杂性而难以单凭一国自身加以解决。20世纪90年代前,移民问题并不构成大问题,因为当时由于国家控制力强大和边界的不开放,移民主要在国内进行,方式比较单一,数量也有限。当改革和开放成为世界各国共识,国际劳务合作和贸易合作力度加大放宽的时代到来后,国与国之间经济和制度的巨大反差刺激了人员由不发达地区向发达地区的流动,由此衍生出种种跨越国界的问题,诸如非法劳工、偷渡和国际犯罪、移民身份确定、移民人籍、移民福利和移民人权问题以及移民的社会认同等问题。这些问题因其跨国性只有通过跨国合作,统一政策口径才能有效解决,而这些国家往往只照顾各自的利益而不愿意在移民问题上做出过多的让步,导致问题陷入僵局,从而使矛盾越积越多,国与国之间也积怨日深,造成问题的复杂化。
  二是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的余震。苏东剧变的突发性震动,使得中东欧地区无论在制度上还是民众心理上都措手不及,传统执政党要么改弦易辙,要么被取缔,国家陷入到空前的“无政府状态”,内乱和地区战争的出现以及国家治理的真空都为政治难民、经济移民、战争难民和非法移民大开绿灯,移民于是逐渐成为欧盟的第一支柱和迫不得已的事情。苏联解体前后,东欧成为全球范围内人口外迁规模最大的地区,同时净移民率[4]居高不下,作为东欧国家多种社会矛盾积累与集中的产物,移民对东欧中亚国家的社会和政治转型产生不可忽视的作用。哪个地区成为人口迁移的热点地区,就意味着哪个地区容易成为混乱的源地。中亚地区本来人口就少,加上自然条件较差,使得本国主体民族人数逐渐减少,而在移民迁人地区,外来移民带来的多元文化影响了移民接收国主体民族与其他民族的比例,民族矛盾呈加剧趋势。
  三是欧盟东扩步伐加快。欧盟的扩大已经加深了对于来自苏联加盟共和国等国移民的担忧。在苏东剧变16年之后,当苏联集团中的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等七个国家(现在人们把这些国家称为苏联集团[Soviet Block])在2004年加入欧盟后,再次开始引起媒体的关注。这些国家“与西方隔绝了半个世纪,经历了‘共产主义’的统治、铁幕和被强制拉入苏联阵营从而形成了‘苏联模式的体制’,它对东欧的经济、社会结构带来很大影响。这些国家近年来的经济恶化为大规模潜在移民创造了条件”。[5]1989年苏联解体和1991年东欧剧变,促进了移民向西欧的移动。而在此前,移民则是罕见的,因为“冷战”和“铁幕”减少了难民和移民的数量。那时的移民往往与所移入国家的政治事件有密切关系。
  (二)波兰第一次转型中的移民效应
  直到2004年5月加入欧盟,从而改变了波兰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就已经开始的移民进程。一个多世纪以来,波兰一直是中东欧地区最大的人口输出国之一,为西欧和北美供应了大量劳动力。波兰的地理和政治位置必然使之成为东西方必争之地,无论是从历史和文化角度还是从经济和社会角度看都是如此。
  目前,波兰可能正经历从中东欧国家的一个主要作为移民输出国向净移民国和移民中转国的转变。
  1.移民的历史背景
  从1945年到1989年苏东剧变,波兰的移民政策和苏联阵营其他国家一样,采取了孤立主义原则。由于采取严格的护照签证政策,波兰公民要想离开波兰十分困难。在这种环境下,波兰这个本来在20世纪50、 60年代完全可以成为西欧劳动力招聘的最佳选择国家,却没有和周边发达国家签订任何劳务协议。当这个国家颁发临时离境许可的时候,总是设定一个国外停留期限。那些本想在别国寻找改善生活机会的人们,去发现他们一旦离开将无法返回,因而总是左右为难。
  在这个时期,波兰几乎成了种族单一的同质性国家,政府主要做的是两件事:一是改善遭到苏联遣送回国的波兰公民的居住条件;二是努力消除政府的敌意和临时因素。敌意因素是指共产党政权仇视任何有德裔血统的人。
  2.第一次转型中的波兰移民
  苏联的垮台不仅改变了波兰的政治和经济结构,而且改变了该国民族的构成,其动因主要是波兰移民流出大量增加,从而影响了波兰经济发展的活力。同时大批来自苏联东欧和中亚地区的移民进入波兰,使波兰原有体制和刚刚诞生的新体制在多元文化的冲击下显得更加脆弱无力。
  自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越来越多的波兰人选择离开波兰。1989年,26000人选择永久离开波兰,只有2200人计划重返波兰。1991年,外迁移民的数字降到了21000人,但进人波兰的人数只有5000人。2000年,离开波兰的人数达到最高值269000人,同时迁人移民的数字也呈上升趋势,在2003年达到了7000人。(见表一)
  表一:波兰迁入和迁出移民表(1945-2003)(‰)
  

┌──┬────┬────┬───┬──┬────┬────┬───┐
  │年份│外迁移民│移人移民│净移民│年份│外迁移民│移人移民│净移民│
  ├──┼────┼────┼───┼──┼────┼────┼───┤
  │1945│1506.0 │2283.0 │777.0 │1975│9.6   │1.8   │-7.8 │
  ├──┼────┼────┼───┼──┼────┼────┼───┤
  │1946│1836.0 │1181.0 │-655.0│1976│26.7  │1.8   │-24.9 │
  ├──┼────┼────┼───┼──┼────┼────┼───┤
  │1947│542.7  │228.7  │-314.0│1977│28.9  │1.6   │-27.3 │
  ├──┼────┼────┼───┼──┼────┼────┼───┤
  │1948│42.7  │62.9  │20.2 │1978│29.5  │1.5   │-28.0 │
  ├──┼────┼────┼───┼──┼────┼────┼───┤
  │1949│61.4  │19. 1  │-42.3 │1979│34.2  │1.7   │-32.5 │
  ├──┼────┼────┼───┼──┼────┼────┼───┤
  │1950│60.9  │8. 1  │-52.8 │1980│22.7  │1.5   │-21.2 │
  ├──┼────┼────┼───┼──┼────┼────┼───┤
  │1951│7.8   │3.4   │-4.4 │1981│23. 8  │1.4   │-22.4 │
  ├──┼────┼────┼───┼──┼────┼────┼───┤
  │1952│1.6   │3.7   │2.1  │1982│32. 1  │0.9   │-31.2 │
  ├──┼────┼────┼───┼──┼────┼────┼───┤
  │1953│2.8   │2.0   │-0.8 │1983│26.2  │1.2   │-25.0 │
  ├──┼────┼────┼───┼──┼────┼────┼───┤
  │1954│3.8   │2.8   │-1.0 │1984│17.4  │1.6   │-15.8 │
  ├──┼────┼────┼───┼──┼────┼────┼───┤
  │1955│1.9   │4.7   │2.8  │1985│20.5  │1.6   │-18.9 │
  ├──┼────┼────┼───┼──┼────┼────┼───┤
  │1956│21.8  │27.6  │5. 8 │1986│29.0  │1.9   │-27.1 │
  ├──┼────┼────┼───┼──┼────┼────┼───┤
  │1957│133.4  │91.8  │-41.6 │1987│36.4  │1.8   │-34.6 │
  ├──┼────┼────┼───┼──┼────┼────┼───┤
  │1958│139.3  │92.8  │-46.5 │1988│36.3  │2. 1  │-34.2 │
  ├──┼────┼────┼───┼──┼────┼────┼───┤
  │1959│37.0  │43.2  │6.2  │1989│26.6  │2.2   │-24.4 │
  └──┴────┴────┴───┴──┴────┴────┴───┘

  

┌──┬────┬────┬────┬──┬────┬────┬────┐
  │年份│外迁移民│移人移民│净移民 │年份│外迁移民│移人移民│净移民 │
  ├──┼────┼────┼────┼──┼────┼────┼────┤
  │1960│28.0  │5.7   │-22.3  │1990│18.4  │2.6   │-15.8  │
  ├──┼────┼────┼────┼──┼────┼────┼────┤
  │1961│26.5  │3.6   │-22.9  │1991│21.0  │5.0   │-16.0  │
  ├──┼────┼────┼────┼──┼────┼────┼────┤
  │1962│20.2  │3.3   │-16.9  │1992│18. 1  │6.5   │-11.6  │
  ├──┼────┼────┼────┼──┼────┼────┼────┤
  │1963│20.0  │2.5   │-17.5  │1993│21.3  │5.9   │-15.4  │
  ├──┼────┼────┼────┼──┼────┼────┼────┤
  │1964│24.2  │2.3   │-21.9  │1994│25.9  │6.9   │-19.0  │
  ├──┼────┼────┼────┼──┼────┼────┼────┤
  │1965│28.6  │2.2   │-26.4  │1995│26.3  │8. 1  │-18.2  │
  ├──┼────┼────┼────┼──┼────┼────┼────┤
  │1966│28.8  │2.2   │-26.6  │1996│21.3  │8.2   │-13. 1 │
  ├──┼────┼────┼────┼──┼────┼────┼────┤
  │1967│19.9  │2. 1  │-17.8  │1997│20.2  │8.4   │-11. 8 │
  ├──┼────┼────┼────┼──┼────┼────┼────┤
  │1968│19.4  │2.2   │-17.2  │1998│22.2  │8.9   │-13.3  │
  ├──┼────┼────┼────┼──┼────┼────┼────┤
  │1969│22. 1  │2.0   │-20. 1 │1999│21.5  │7.5   │-14.0  │
  ├──┼────┼────┼────┼──┼────┼────┼────┤
  │1970│14. 1  │1.9   │-12.2  │2000│26.9  │7.3   │-19.6  │
  ├──┼────┼────┼────┼──┼────┼────┼────┤
  │1971│30.2  │1.7   │-28.5  │2001│23.3  │6.6   │-16.7  │
  ├──┼────┼────┼────┼──┼────┼────┼────┤
  │1972│19. 1  │1.8   │-17.3  │2002│24.5  │6.6   │-17.9  │
  ├──┼────┼────┼────┼──┼────┼────┼────┤
  │1973│13.0  │1.4   │-11.6  │2003│20.8  │7.0   │-13. 8 │
  ├──┼────┼────┼────┼──┼────┼────┼────┤
  │1974│11. 8  │1.4   │-10.4  │  │    │    │    │
  └──┴────┴────┴────┴──┴────┴────┴────┘

  *入境移民和外迁移民包括那些已经公开表示在异国永久定居的人。
  Source: Central Statistical Office(Central Population Register-PESEL).
  由上表可知,大约有600万人在二战后离开波兰。德国是波兰移民的第一目的地,因为任何能证明祖先是德国血统的证据都可以成为在德国定居的理由。但是德国对德裔回归移民(Aussiedler)[6]的政策从1991年开始变得严格了。移民另一个比较远的目的地是美国,只要他们能证明自己受到共产主义的迫害,就能轻易得到避难身份。
  3.波兰政府移民政策的调整
  (1)入盟前的波兰移民政策调整。苏东剧变后,波兰政府意识到在移民方面缺乏法律基础和政策引导,政府也没有钱资助那些有志于研究移民(包括避难者)及其相关领域的人。1989年,波兰经历了和中东欧其他国家如捷克、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等国类似的移民新趋势:
  来自苏联地区的大规模短期内部移民、向东西欧前进的劳动移民、来自东欧其他国家进入波兰的永久移民;中国、越南和亚美尼亚裔移民社区的形成;大批避难者的涌入;居住在国外的波兰公民的归国。同时指出了移民所带来的各种公共安全隐患并希望政府做出适当反应,这些意见在波兰政界广泛流传,给波兰政治家一个非常明晰的信息:法制是大势所趋。到那时,波兰处理移民事件的唯一的法律是1963年制定的外国人法。该法是在几乎没有外国人进入波兰的背景下完成的,明确了迁入波兰、国内移民和迁出波兰的条件。
  在波兰批准了联合国1951年制定的难民条约和1967年制定的草案后,1991年,波兰修改了1963年的外国人法,并建立了一套难民身份准予制度。那时,波兰只给予了来自于希腊和智利反对共产主义制度的避难者避难身份。尽管1992年波兰新的外国人法生效,但却花费了五年的时间更新部分内容。1997年的外国人法同意了人员自由流动,并把焦点集中在移民进入、停留和在波兰中转的条件。
  外国人法通过界定安全第三国和安全来源国的概念,对避难体系做了大量改动。按照这个规定,一个来自安全国或取道安全国进入波兰的人将不再给予难民身份。然而,这个条款因政府无法界定哪些国家为安全国而没有生效。
  (2)作为人盟候选国期间的波兰移民政策调整
  在等待入盟期间,波兰的绝大部分政策都是对进出波兰的移民类型变化的反应。2004年5月之前,波兰所做的是如何使其法律与欧盟的法律接轨。实际上,加入欧盟有助于波兰制定政策并使政府的注意力集中到最迫切的移民问题,即签证政策和边界保护上面,由于波兰成为了欧盟的成员国之一,将使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在波兰定居。和其他新入盟国一样,波兰的移民政策是以欧盟在该领域有限的立法为依据的。这些与移民相关的条款成为整个欧盟法律的“acquis[7]它规定了所有成员国的在移民问题上的职责。
  值得一提的是,移民政策是建立在以下文件基础上的:一个是谈判地位文件,该文件勾勒了波兰对欧盟法律主体和申根协定的反应;另一个是申根协定行动计划,该计划最终使波兰加入了自由通行区。这两个文件都反映出波兰与欧盟的现有协议所引起的一系列有关移民的法律和制度上的变化。
  尽管1997年波兰外国人法案通过时已经显示出与欧盟标准的一致性,但这只是加入欧盟的第一步,在随后的2001年4月,波兰议会通过外国人法修正案的条款,进一步扫清入盟的障碍。这次修正最大的变化包括了建立“外国人和遣送办公室”(The Office of Re-patriation and Foreigners),从此,波兰有了独立的专门处理移民事务的政府机构。2001年1月,作为波兰裔和波兰族重新安置方案的“波兰遣送法案”生效,该法案将苏联中亚地区的居民包括在内,为在“共产主义”时期遭到流放、驱逐和其他种族原因的迫害而无法在波兰定居的人重新得到安置提供了便利。遣送法案也明确了获得波兰国籍和得到重新安置的帮助办法,它适用于那些仍与波兰保持着文化联系,至少有父母、祖父母一方或曾祖父母双方的波兰裔人。
  但是,完成波兰对申根协定的义务比较困难,这意味着对来自其东部邻国乌克兰、白俄罗斯和俄罗斯的国民实行签证制度,而这种签证要求可能弱化跨界贸易,导致面向苏联地区的出口市场萎缩,使波兰从事外贸活动的大批人员的收入减少,因为居住在波兰东部边界的群众几乎都依靠外贸服务维持生计,因此,波兰迟迟不肯行动,直到2003年10月才施行签证制度。果不其然,执行不到半年,跨界经济活动就减少了约30%,多亏波兰驻乌克兰、白俄罗斯和俄罗斯领事馆人员的努力,才使签证数量有所增加,到2004年11月,有69%的签证申请得到批准(共计2413份,其中有1052份是亚美尼亚人,1001份是越南人)。到2005年3月,来自这三国的来客数量恢复到了签证前的水平,只有1%的签证未获批准。
  2003年,波兰还执行了两部法律,外国人保护法和2003年外国人法,进一步对2001年的法律修正案进行优化。外国人保护法把经济移民和政治避难者区分开,包括给予外国人以不同的身份类型:难民身份、政治避难身份、临时保护身份和宽容身份,宽容身份主要指避难申请被拒绝但又不能遣送回国的车臣人。
  2003年,波兰外国人法标志着波兰第一次对非法移民[8]制定了规范和整治。据波兰遣送和外国人办公室估计,2003年在波兰有30000越南非法移民,还有无法证明身份的约45000-50000人,但这次整顿归于失败,主要是非法移民往往活动隐秘,官方无法掌握非法移民的确切数字,而且有关措施也无法施及非法移民的主体。
  到目前为止,移民问题在波兰的社会和经济政策中还没有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因为减少失业是目前政府的主要关注点,同时,外国人在波兰的存在是一个相对新出现的社会现象,政府和社会对移民的认识还要有一个过程。波兰目前围绕现有政策出现的争论主要集中在避难和遣送等问题上,主要有以下几点:
  国家利益保护—保护边界、社会和过偶家免受移民的负面影响;
  人权保护—难民和外国人在波兰的居留合法化问题;
  难民保护—根据日内瓦难民条约和纽约协议并由波兰批准。[9]
  提高波兰管理移民的能力主要依靠建立长期的移民计划和管理机制才能奏效。波兰人口老龄化和移民流出高于移民流人的趋势,这对波兰体制的顺利转型是一大危险。
  过去几年,波兰颁发了更多的临时许可,2003年给28767人颁发了临时许可,而获得永久许可的只有1805人,但共同点是,临时和永久许可主要把发给了苏联地区民众,乌克兰收到8456份申请,其次是白俄罗斯(2507人)和俄联邦(2801人)。1990年以来,来自于欧洲、亚洲和非洲不同国家的避难申请呈稳步上升趋势,从1998年的3400人上升到了2003年的6900人。在2002和2003年,绝大多数申请来自于俄国战乱地区车臣。(见表二)
  表二:向波兰递交避难申请数统计表(1998-2003)
  

┌─────┬──┬──┬────┬──┬──┬──┐
  │年份   │1998│1999│2000  │2001│2002│2003│
  ├─────┼──┼──┼────┼──┼──┼──┤
  │合计   │3423│3061│4662  │4528│5169│6909│
  ├─────┼──┼──┼────┼──┼──┼──┤
  │阿富汗  │335 │577 │301   │416 │598 │251 │
  ├─────┼──┼──┼────┼──┼──┼──┤
  │阿尔及利亚│21 │19 │15   │8  │3  │13 │
  ├─────┼──┼──┼────┼──┼──┼──┤
  │亚美尼亚 │1007│888 │844   │638 │224 │104 │
  ├─────┼──┼──┼────┼──┼──┼──┤
  │阿塞拜疆 │16 │47 │147   │70 │14 │5  │
  ├─────┼──┼──┼────┼──┼──┼──┤
  │孟加拉  │136 │33 │13   │12 │  │4  │
  ├─────┼──┼──┼────┼──┼──┼──┤
  │白俄罗斯 │23 │51 │63   │76 │68 │58 │
  ├─────┼──┼──┼────┼──┼──┼──┤
  │保加利亚 │34 │185 │340   │178 │36 │15 │
  ├─────┼──┼──┼────┼──┼──┼──┤
  │喀麦隆  │11 │7  │3    │2  │2  │1  │
  ├─────┼──┼──┼────┼──┼──┼──┤
  │中国   │1  │4  │26   │28 │35 │15 │
  └─────┴──┴──┴────┴──┴──┴──┘

  

┌──────┬──┬──┬───┬──┬──┬──┐
  │年份    │1998│1999│2000 │2001│2002│2003│
  ├──────┼──┼──┼───┼──┼──┼──┤
  │埃塞俄比亚 │6  │8  │4   │2  │3  │2  │
  ├──────┼──┼──┼───┼──┼──┼──┤
  │格鲁吉亚  │20 │39 │78  │92 │39 │30 │
  ├──────┼──┼──┼───┼──┼──┼──┤
  │印度    │94 │25 │13  │43 │200 │236 │
  ├──────┼──┼──┼───┼──┼──┼──┤
  │伊朗    │6  │2  │1   │3  │13 │9  │
  ├──────┼──┼──┼───┼──┼──┼──┤
  │伊拉克   │130 │47 │30  │109 │137 │75 │
  ├──────┼──┼──┼───┼──┼──┼──┤
  │哈萨克斯坦 │9  │10 │30  │16 │8  │6  │
  ├──────┼──┼──┼───┼──┼──┼──┤
  │利比里亚  │2  │3  │1   │  │3  │3  │
  ├──────┼──┼──┼───┼──┼──┼──┤
  │立陶宛   │  │68 │7   │6  │4  │1  │
  ├──────┼──┼──┼───┼──┼──┼──┤
  │摩尔多瓦  │4  │18 │9   │272 │169 │21 │
  ├──────┼──┼──┼───┼──┼──┼──┤
  │蒙古    │12 │163 │188  │240 │156 │27 │
  ├──────┼──┼──┼───┼──┼──┼──┤
  │尼日利亚  │25 │7  │9   │26 │7  │15 │
  ├──────┼──┼──┼───┼──┼──┼──┤
  │巴基斯坦  │181 │54 │30  │31 │55 │150 │
  ├──────┼──┼──┼───┼──┼──┼──┤
  │罗马尼亚  │12 │214 │907  │266 │44 │10 │
  ├──────┼──┼──┼───┼──┼──┼──┤
  │俄罗斯   │52 │125 │1182 │1501│3054│5567│
  ├──────┼──┼──┼───┼──┼──┼──┤
  │塞拉利昂  │9  │3  │1   │4  │5  │  │
  ├──────┼──┼──┼───┼──┼──┼──┤
  │索马里   │49 │9  │8   │6  │3  │22 │
  ├──────┼──┼──┼───┼──┼──┼──┤
  │斯里兰卡  │641 │93 │44  │24 │36 │32 │
  ├──────┼──┼──┼───┼──┼──┼──┤
  │苏丹    │9  │6  │6   │11 │4  │1  │
  ├──────┼──┼──┼───┼──┼──┼──┤
  │叙利亚   │7  │16 │7   │10 │1  │4  │
  ├──────┼──┼──┼───┼──┼──┼──┤
  │土耳其   │19 │19 │9   │9  │6  │22 │
  ├──────┼──┼──┼───┼──┼──┼──┤
  │乌克兰   │29 │29 │70  │145 │103 │85 │
  ├──────┼──┼──┼───┼──┼──┼──┤
  │乌兹别克斯坦│6  │5  │12  │7  │8  │7  │
  ├──────┼──┼──┼───┼──┼──┼──┤
  │越南    │10 │26 │161  │197 │48 │25 │
  ├──────┼──┼──┼───┼──┼──┼──┤
  │南斯拉夫  │423 │144 │10  │6  │  │1  │
  ├──────┼──┼──┼───┼──┼──┼──┤
  │无国籍   │22 │26 │19  │11 │10 │12 │
  ├──────┼──┼──┼───┼──┼──┼──┤
  │其他情况  │84 │117 │93  │74 │83 │80 │
  └──────┴──┴──┴───┴──┴──┴──┘

  Source: Office for Repatriation and Aliens.
  二、第二次转型
  从2004年5月1日起,波兰等10国正式成为欧盟成员国,从而也开启了波兰等东欧国家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发展进程,新入盟国不仅在内政外交上向欧盟靠拢,并从中得到大量实惠,而且自身还要进行相应的政治、经济和社会体制转型,以应对全球化、欧盟和美国对东欧的双重压力,我们把这次新的制度调整称为“第二次转型”。
  由于第二次转型有了第一次转型的经验和基础铺垫,第二次转型比较平稳但也蕴含着更大的隐忧。从这次转型的特点看,表现为以下几点: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1.政局动荡,但经济照样增长。政局不稳是不少东欧国家的“症状”,但其对经济的影响并不是很大,这恐怕也算是“东欧特色”了。以波兰为例,自1989-2006年,波兰先后有12任总理组阁,每任总理的平均任期不足一年半。由于政府更迭频繁,再加上政客出尔反尔,民意测验失灵,波兰民众自己也笑称就连算命先生也无法预知波兰政坛变化。但伴随着一次次政府危机,波兰经济增长却连续几年都超过5%,是什么原因使波兰摇而不坠呢?主要原因在于波兰在转型中实现了政经分离,相互间的影响不大,政治危机并没有影响波兰的资本市场,伴随着不稳定政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3091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