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昆明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人身自由权归入侵权责任法保护的法理依据
【英文标题】 The Legal Principle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 to Personal Liberty in Tort Law
【作者】 周雅婷【作者单位】 昆明医科大学法学系
【中文关键词】 人身自由权;基本权利;一般人格权;具体人格权;行为自由
【英文关键词】 right to personal liberty; fundamental rights; general personal right; specific rights of personality; behavioral freedom
【文章编码】 1671-1254(2018)05-0008-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5
【页码】 8
【摘要】 《民法总则》第109条将人身自由与人格尊严纳入,创设了一般人格权,是宪法具体化民事权利的体现,但是这里的人身自由是一般人格权的价值内涵,不能成为“人身自由权”这一具体人格权的请求权基础。因此,人身自由权仍有必要纳入侵权责任法进行保护,并应对其保护范围作限缩解释,只包含行为自由,不应包含精神自由。在认定人身自由权受侵害时,美国侵权法上错误关押(False Imprisonment)侵权类型及案例具有借鉴意义,其构成要件除一般侵权行为构成要件之外还应注意空间范围、过失侵权、被害人认知等要素,法律后果上须注意衡量间接损失、纯粹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赔偿。
【英文摘要】 Article 109 of the General Principles of Civil Law brings personal liberty and human dignity into account and creates the general personality right, which is the embodiment of the specific civil rights of the Constitution, but the personal liberty here is the value connotation of the general personality right. It cannot be the basis of the right to claim the right to personal liberty. 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 to protect the right of personal liberty in the tort law, and the scope of protection should be limited and interpreted to include only the freedom of conduct, not the spiritual freedom. In determining the infringement of the right to personal liberty, we can learn from False Imprisonment in the Tort Law of the United States for infringement types and cases, in which, on top of the general elements of the tort, the space scope, negligent tort, victims’ cognition and other elements should also be included. What’s more, in legal consequences, we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the indirect loss, pure economic loss and mental damage compens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2953    
  
  

一、问题的提出

“人身自由”是一项古老权利,是基本人权原则的重要内容,是法学理论中讨论颇多的具有重要地位的概念,更是国际公约、各国宪法或根本法中宣示和保障的基本权利[1]。当自然人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时,势必影响其正常生活,甚至给其精神带来极大压力,妨碍其人格的自由发展。我国《宪法》37条规定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本条规定在公民的基本权利与义务一章,可见,在我国“人身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基本权利具有母权利的功能,这就对其他部门法提出了保障“人身自由”的要求。例如,《刑法》中设有非法拘禁罪和绑架罪,《国家赔偿法》规定了行政机关对违法拘留和非法拘禁等非法限制和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行为应承担赔偿责任。侵权责任法当然不例外。然而,现行《侵权责任法》二条第二款并未将“人身自由权”明确列举。作为基本权利的“人身自由权”如何进入侵权责任法的保护成为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而要让“人身自由权”为侵权责任法所保护,在于明确侵权责任法保护“人身自由权”的法律依据,“人身自由权”在民法上的法律性质,侵害“人身自由权”的构成要件及侵害“人身自由权”的法律后果。

二、侵权责任法保护人身自由权的法律依据及其法律性质

(一)民法保护“人身自由权”的法律依据

民法通则》在第五章“民事权利”的第四节中规定了“人身权”。人身权通说为人格权与身份权的总称,其中列举了生命健康权、姓名权、名称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婚姻自主权,并未规定“人身自由权”。《侵权责任法》2条采取“概括+列举”的方式,第1款明确其保护范围为“民事权益”,第2款明确了民事权益的内涵,列举了一些具体的民事权益,也未明确列举“人身自由权”。学界通说认为人格权分为“一般人格权”和“特殊人格权(或具体人格权)”,并试图对“一般人格权”的内涵予以阐释。早年就有学者认为“一般人格权”包含人格独立、人格自由、人格平等、人格尊严四项内容{1}。司法实践中,也早有使用“一般人格权”和“具体人格权”概念。

我国民事法律中最早出现“人身自由权”表述的是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精神损害赔偿解释》)。其第1条第1款规定,自然人因某些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其中,第四项列举了“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该项司法解释明确规定了“人身自由权”,但究竟是一般人格权还是具体人格权,存在争议。有学者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实际上是通过该项司法解释将《宪法》37、38条的规定解释为有关人身自由权和人格尊严权的规定,即通过司法解释确认了一般人格权{2}。也有学者认为,本条规定的“人身自由权”仅指行为自由,是一项具体人格权{3}。但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人身自由权是一项民法上受保护的法益。既然司法解释予以明认,那么,现行侵权责任法更应肯定。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0月1日正式实施的《民法总则》109条规定:“自然人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条文主旨明定“本条是关于自然人一般人格权”的规定。本条文置于民事权利之首,具有重要意义,吸收了学界对于一般人格权内涵及功能的研究成果,同时将宪法中的“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具体化为民事权利,具有重要的宪法实施价值{4}。但是,注意到《民法总则》110条,仍然列举了数个具体人格权,未见“人身自由权”。因此,有学者对一般人格权与一般行为自由作了区分,认为二者在保护范围、保护程度及功能上存在不同,认为一般行为自由保护的是人的所有行为,保护做或者不做行为的自由决定,保护人的外在发展的自由,而一般人格权是保护人的内在发展。《民法总则》109条的真正意义是“凸显了人格和自由对于人的内外全面发展的作用,而非用人格尊严(一般人格权)去统摄人身自由(一般行为自由)”{5}。

本文认为,不能将《民法总则》109条之“人身自由”等同于“人身自由权”,109条的“人身自由”实为一般人格权中“人格自由”价值的我国法表达,沿用了宪法的表述,乃民事权利甚至民法之基石,若等同于具体的人身自由权,有贬损该法条功能之虞[2]。若将二者等同,一方面使得宪法中“人身自由”失去了一般人格权的价值内涵和统摄意义;另一方面,也使得具体的人身自由权(或者说一般行为自由)的内涵过于泛化,失去了其适用于具体案例的请求权基础功能。因此,即便是《民法总则》实施之后,“人身自由权”这样一项古老的权利仍然只能通过类推适用的方法将其解释为“等权利”的一种,等同于人身权益的一种进行保护。

(二)侵权责任法保护的“人身自由权”的法律性质

从上述分析可知,《民法总则》109条中的“人身自由”尽管具有重大意义,但仍然无法成为保护具体“人身自由权”的请求权基础。因此,具体“人身自由权”仍然需要归入侵权责任法进行保护。需要明确的是,侵权责任法保护的“人身自由权”是一项具体人格权,而非《民法总则》109条中的“人身自由”。实际上,《精神损害赔偿解释》第1条第1款中将“人格尊严权”及“人身自由权”与其他具体人格权并列列举为一系列人格权利。依文义解释,也应解释为具体人格权。《侵权责任法》颁布以前,司法实践处理具体人身自由权受侵害多援引该司法解释。比如,在“秦智亮诉穆素英等侵犯人身自由权案”中[3],法院援引该条款进行判决,认为穆素英等将秦智亮“强制关入精神病医院长达41天”系侵犯秦某的“人身自由权”,这显然认为司法解释所涉“人身自由权”是一项具体人格权。因此,作为侵权责任法保护的“人身自由权”一定是一项具体人格权,与作为一般人格权价值理念之“人格自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三、侵害人身自由权的构成要件

(一)必须符合一般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

侵权责任法上保护人身自由权,首先必须符合一般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在我国理论界和实务界对于一般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究竟包括哪些,存在不同的看法,主要分歧在于是否要区分过错和违法性。因此,有学者采“四要件说”,即损害、因果关系、违法性与过错;有学者采“三要件说”,即损害、因果关系与过错{6}206。无论采三要件还是四要件,构成侵害人身自由权,第一层次须有加害行为、人身自由权受损害、因果关系,第二层次须没有违法阻却事由,第三层次须行为人有过错。

(二)侵害人身自由权认定时须注意的问题

1.行为人过失实施是否构成侵权。在美国侵权法上,错误关押(False Imprisonment)属于故意侵权类型之一,与人身自由权侵害类似,具有比较法上参考价值。美国法上构成错误关押须有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以及可转换的故意(transferred intent),过失不得构成{7}。其中,“可转换的故意”是指行为人就某一侵权行为类型所具备的主观归责要件,可被转换为构成另一种侵权行为类型所须具备的主观归责要件;又行为人就某特定被害人构成侵权行为的主观归责要件时,亦可被转换为行为人对另一被害人构成侵权行为时所须具备的主观归责要件{8}。“可转换的故意”得适用于五大故意侵权类型,目的在于对故意侵权者的非难以及对被害人的保护。例如,某甲欲绑架乙女,结果误将与乙女身型颇似的乙女之妹绑架,亦构成对乙女之妹人身自由权的侵害。“可转换的故意”在不同对象的相同法益之间转换,尚无争议。但在不同侵权类型以及不同法益间的转换并非当然,须就个案进行法益衡量。因此,在美国法上,若超市员工以为商场已无人而关闭,致商场厕所内某人被困,不构成错误关押。如若执意诉讼,则构成美国侵权法上的另一种侵权——过失侵权,需衡量有无注意义务的存在及注意义务的违反,以及损害结果的存在。

我国《侵权责任法》6条第1款谓“过错”含故意和过失,故意当然构成对人身自由权的侵害,至于过失是否构成,因我国侵权法并未特别区分故意侵权和过失侵权,且对人身自由权的保护应以权利为中心进行全面保护,故过失侵权应包含在内。因此,前述超市员工的行为,若违反了合理注意义务,也应构成对人身自由权的侵害。

问题的关键在于“过失”的判断。侵权法上关于过失的判断经历从“主观说”到“客观说”的发展。“主观说”认为这里过失的判断与刑法上过失的判断基本一致,核心在于判断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是否具有可预见性。“客观说”认为过失的判断应采基于社会生活共同需要而提出的客观标准,即“合理人”(reasonable man)或“善良管理人”标准。通常认为我国法上采“客观过失说”{6}275。但是,“客观说”让人倍感难受的地方在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姚辉.论一般人格权[J].法学家,1995(5):8-16.
  {2}王利明.人格权法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172.
  {3}宋春雨.齐玉苓案宪法适用的法理思考[N].人民法院报,2001-08-13(B01).
  {4}中国审判理论研究会民商事专业委员会.《民法总则》条文理解与司法适用[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7:194.
  {5}王锴.论宪法上的一般人格权及其对民法的影响[J].中国法学,2017(3):102-121.
  {6}程啸.侵权责任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5.
  {7} MARSHALL S SHAPO. Principles of Tort Law(Third Edition)[M]. Minnesota: West Group Publishing, 2003:48-49.
  {8}王泽鉴.英美法导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162.
  {9} WEX S MALON, WILLIAM L PROSSER. Handbook of The Law of Torts(4th ed)[M]. Minnesota: West Publishing Company, 1971:150-151.
  {10}冉克平.论人格权法中的人身自由权[J].法学,2012(3):70-79.
  {11}卡尔·拉伦茨.法学方法论[M].陈爱娥,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5:216-219.
  {12}卡尔·恩吉施.法律思维导论[M].郑永流,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98.
  {13}王泽鉴.法律思维[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151-155.
  {14}王泽鉴.人格权法[M].台北:三民书局,2012.
  {15} MARKESINIS B S, DEAKIN S F. Tort Law(4 ed.)[M].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99:49.
  {16}孙森焱.民法债编总论(上)[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224.
  {17}王泽鉴.侵权责任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
  {18}史尚宽.债法总论[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277.
  {19}梅仲协.民法要义[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185.
  {20}王泽鉴.损害赔偿[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7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295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