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北大国际法与比较法评论》
关于WTO规则发展模式的几点思考
【副标题】 从TRIPS公共健康谈判说起
【英文标题】 On the Modalities of the Development of WTO Rules
【英文副标题】 From the Experience of Negotiations on “TRIPS and Public Health”
【作者】 赵宏【作者单位】 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
【分类】 国际条约与国际组织【中文关键词】 WTO规则;发展;模式;公共健康谈判
【英文关键词】 WTO Rules;Development;Formulation;Negotiation on TRIPS and Public Health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5(第3卷第2辑)
【总期号】 总第5期【页码】 73
【摘要】 WTO是以规则为基础的机构,规则的制定与发展历来备受瞩目,本文探讨了规则发展的实体与程序的双重困境,并结合多哈“TRIPS与公共健康”宣言所确定的谈判授权,分析了WTO规则发展可能采用的几种模式,并对各种模式适用的法律条件、相关案例及其效力进行了比较研究,笔者认为WTO规则发展的实体困境主要在于WTO成员的利益冲突;而对于规则发展程序困境的主要原因则在于WTO“协商一致”的决策机制,该机制既体现了WTO决策机制的民主性也反映了其效率缺失的缺点。改革是发展的必由之路,由于多种原因改革非短期能够实现,适应并利用该机制是我们面临的任务。
【英文摘要】 WTO is a rule based multilateral trading agency, therefore the 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its rules are always highly attractive to all. This article intends to discuss the impasses of the development of WTO rules in both substantive and procedural perspectives, with analysis on the possible formalities that might be taken in the development of WTO rules and on the legal conditions, relevant cases and effectiveness for each of them, combined with the practical background in light of the negotiations under the Doha Ministerial Declaration on TRIPS and Public Health. In the view of the author, the conflicts caused by different interests among WTO members constitute the major difficulties for the formations and development of substantive rules while the consensus based decision making process represents the short comings of WTO due to its lacking of efficiency, though on the other hand it represents the democratic trait of WTO. Reform is the only way out but will be extremely difficult and will not be realistic within a short ter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4539    
  一、规则发展的双重困境
  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以下称WTO)建立了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规则是该体制的基石;然而乌拉圭回合谈判达成的一揽子协议是妥协的产物,其所确立的多边贸易规则并非尽善尽美,因此,多边贸易体系需要不断修改、补充和完善,以满足日益快速发展的世界经济贸易发展的需要。同时,多边贸易体制内部存在错综复杂的利益及其千变万化的组合,在种种利益交织作用下,多边贸易规则事实上正在经历着艰难而缓慢的发展和演变。其发展之所以缓慢且艰难是由于:一、在W TO规则正在要谈判的几个主要领域,如农产品、非农产品市场准入、服务贸易、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新加坡议题、发展议题等方面,各方利益纵横交错,互不相让,难以形成一致;二、WTO的主要决策方式是协商一致,尽管也有协商不一致可以进行投票的规定,{1}但事实上,无论是WTO的前身《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eneral Agreement on Trade and Tariff,下称GATT)还是WTO自身,几乎都没有进行过投票,协商一致迄今仍为实践中主导WTO的决策方式。而在具有实质经济贸易利益的议题上,要获得148个成员{2}的协商一致,困难是可想而知的。如果我们把第一个困难称为实体规则演变和发展的困难,则WTO规则发展的第二个困难就体现在程序规则或决策规则方面。因此,WTO规则的发展面临实体规则和程序规则的双重困境。本文仅着重分析第二个问题,即程序规则发展的困境。在给定的WTO现有规则框架下,分析和研究多边贸易规则发展的可能模式以及各种模式的程序限制,充分认识和把握WTO规则发展的可能路径及其适用条件乃至局限性,对于探讨何为发展多边贸易规则的有效程序、改革和完善现有以WTO规则为代表的多边贸易体制,推动和加快多边贸易谈判进程将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二、规则发展的一线生机
  WTO是一个谈判的机构,谈判是WTO发展规则的主要途径,因此,规则的制定与修改必然依托于贸易谈判。W TO建立以前,其前身临时适用的GATT曾先后发动了八轮多边贸易谈判,形成了集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和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三类实体规则和争端解决、贸易政策审议两类程序性规则为一身的庞大的多边规则体系。WTO吸收了上述八轮贸易谈判的成果,并以此为基础,试图通过新一轮贸易谈判继续发展和制定新的规则。但这种努力在1999年于西雅图召开的部长级会议上受挫,旨在制定新规则的新一轮贸易谈判未能如愿启动。2001年11月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召开的部长级会议走出了西雅图阴影,发表了多哈《部长宣言》,制定了“多哈发展议程”(DohaDevelopment Agenda,简称DDA),为启动新的多边贸易谈判勾画了蓝图。“多哈发展议程”是正在进行的新一轮谈判的授权来源,这意味着随着多哈议程的推进,WTO规则的修改和制定很可能会成为现实。{3}
  所谓新规则的制定是指在现有WTO规则之外另起炉灶制定了新的内容。{4}从多哈发展议程授权的各谈判事项来看,能够够得上新制定的内容很少。{5}多哈会议达成的《TRIPS协议与公共健康宣言》{6}是少数可能导致新规则制定的谈判授权之一。而大量的谈判议题都与乌拉圭回合所确立的现有WTO规则的改革相关,这必然使谈判的重点落在对既有规则的修改。为此,短期内WTO不大可能发起新的超出乌拉圭回合文本涵盖内容的新的谈判,规则修改而不是制定新规则将成为发展WTO规则的主要途径。
  按照对多哈发展回合寄予厚望的人们的普遍预期,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Trade Related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下称TRIPS)理事会按照多哈《TRIPS协议与公共健康宣言》第六段授权进行的谈判,有可能导致W TO建立以来对既有规则进行的较重大的实质性修改。第六段要求TRIPS理事会应当在2002年底前为没有或缺乏药品生产能力的国家所面临的实施药品强制许可的困难找到快速和便捷的解决途径。TRIPS理事会在寻找解决出路过程中,对于解决问题的法律途径各成员方曾提出了几种主要观点,一是对TRIPS协议第31条(f)款的修改;二是对TRIPS协议第31条(f)款的豁免;三是对TRIPS协议第31条(f)款的暂停诉诸争端解决;四是对TRIPS协议第30条的权威性解释;五是对TRIPS协议第31条(f)款进行权威解释。
  上述建议提出了TRIPS协议修改的几种途径,其更大的意义在于为发展和改变其他的WTO既有规则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模式,即:1.规则的豁免;2.规则的修改;3.规则的解释;4.对规则暂停诉诸争端解决。
  三、规则发展模式的相关程序和先例
  GATT/ WTO对规则豁免、修改、解释和停止诉诸争端解决四种模式的运作程序均有较详尽的规定,在不同模式下,GATT/WTO历史上还发生了若干先例,有的还形成了判例。
  (一)规则的豁免
  遵守规则是每一个WTO成员无可争议的义务。规则的豁免是指在一定条件下、经过特定程序免除WTO成员履行某项规则义务的情形。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授权一项豁免也是对WTO规则的改变或发展。
  1. GATT时期规则的豁免程序及其实施
  GATT 1947第25条第5款规定,GATT缔约方全体经三分之二多数票批准,可以对GATT未作规定的特殊情况,豁免GATT对一缔约方规定的义务。{7}
  到1995年1月1日W TO正式取代GATT时,GATT缔约方全体依据第25条第5款共作出了115个原始豁免。{8}从50多年的实施情况看,第25条豁免的运用范围是比较广泛的,共涉及66个国家{9}在各个不同领域义务的豁免情况。
  历史上只有两次豁免申请没有获得缔约方批准,而两次都是针对GATT第一条最惠国待遇义务而请求的豁免。第一次是1969年欧洲经济共同体请求免除履行最惠国待遇的义务,以便可以对原产于以色列和西班牙的部分水果降低关税;第二次拒绝给予豁免是针对1970年希腊对前苏联在配额内生产的某些产品给予优惠关税而申请免除最惠国待遇的义务的情形。{10}
  但从GATT第25条的豁免的实施情况看,豁免的法律效果往往是不确定的。
  首先,豁免不等于可以免除受制于争端解决条款的义务,有些豁免本身就含有可以诉诸争端解决条款的内容,有的直接指向第23条,有的没有明确指向第23条,有的包含可以诉诸磋商或由缔约方仲裁的规定。{11}也就是说,在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豁免不等于成员方不可以提交争端解决机制。{12}
  其次,成员依据豁免采取的行动虽不意味着不符合WTO的规定,但也并不意味着绝对符合GATT规则的要求。专家小组对德国基于加入总协定前的立法采取的进口限制措施的裁定显示了这种模棱两可。{13}可见,虽然某项义务得到了豁免,但其实施的法律后果却不确定。
  2. GATT 1994第3条(a)的豁免
  GATT 1994第3条(a)是GATT1994自身赋予成员国的一项特殊的专门针对内水运输的有关措施的豁免。即成员方依据1947年前颁布的立法而采取的禁止在其内水(包括专属经济区水域)的各点之间为用于商业目的而使用、销售或租赁外国建造或外国改造的船舶的措施,可以继续适用,豁免其在GATT 1994第二部分项下的义务,但应在WTO生效后5年(2000年)起开始审议此项豁免。自GATT临时适用以来,美国已享受了50多年这一项豁免待遇。目前WTO货物贸易理事会正在对美国在GATT 1994第3条(a)项下的豁免进行审议。{14}
  3.根据《马拉喀什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1994第9条的豁免
  WTO成立以来,大量的规则豁免是依据《马拉喀什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下称《马拉喀什协定》)第9条第3、4、5款进行的。其中最主要的是第3、4款。第5款仅说明诸边协议的豁免应适用各诸边协议的规定。到2002年12月,WTO已经做出了190多个豁免决定,主要是关于成员方享受优惠税率的问题。
  (1)第9条适用的前提
  豁免是在特殊的情况下(in 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15}经特殊程序后,允许对规则(义务)的暂时背离,因此是一种临时措施,而非一种制度上的安排。
  (2)适用的程序
  ①对于《马拉喀什协定》自身规则的豁免,需经成员方协商一致后提交部长级会议审议。部长级会议应确定90天的期限来审议该豁免请求,如在此期限内无法协商一致,则任何豁免的决定应由成员的四分之三多数表决决定。{16}
  对于成员承担的受过渡期或分阶段执行期限约束的任何义务,如提出豁免请求的成员在有关期限结束时未履行该义务,则关于此类义务豁免的决定只能经协商一致作出。{17}
  ②对于《马拉喀什协定》附件1A、1B、1C所列多边货易贸易协定及其附件规则的豁免,则应首先向规则所涉及的理事会(如货物贸易理事会、服务贸易理事会或TRIPS理事会)提出,经有关理事会在不超过90天内对申请豁免的请求予以审议,并在期限结束之时,由该理事会将有关审议结果向部长理事会提交一份报告。{18}
  (3)适用的条件
  部长级会议在作出豁免的决定时应陈述:
  ①证明该豁免决定合理的特殊情况;
  ②适用于豁免实施的各种条件和条款;
  ③豁免终止的日期。
  (4)对豁免的审议
  ①审议的时限
  对于任何期限超过一年的豁免,应在给予豁免后不迟于一年的时间内,由部长级会议对豁免进行审议;并在此后每年审议一次,直至豁免终止。
  ②审议的内容
  审议时,部长级会议应审查:
  a)证明豁免合理的特殊情况是否仍然存在;
  b)豁免所附的条件和条款是否得到满足。
  ③审议的结果
  根据年度审议情况,部长级会议将对豁免作出延长、修改或终止该项豁免的决定。{19}
  由此可见,规则的豁免是在一种特殊情况下、适用条件和程序十分严格的临时措施。作为规则发展的手段,可以考虑,但并非长久之计。
  (二)对规则的解释
  所谓规则的解释,是对规则的含义加以进一步的阐释,是对规则的发展,因此也可以看作是对规则的一种修改。《马拉喀什协定》第9条第2款为WTO规则的解释提供了法律依据。它阐明了如下几点:
  1.谁有权作出解释
  它授予部长级会议和总理事会享有对《马拉喀什协定》和三个多边贸易协定{20}进行解释的专有权。
  2.做出解释的决策要求
  本条规定通过解释的决定应由成员的四分之三多数表决票作出。
  3.某些解释的有关程序要求
  对附件1中的三个多边贸易协定的解释,部长级会议应根据监督该协议实施的各有关理事会的建议行使其权利。
  4.解释条款与修改条款的关系
  本款所赋予的“解释”不应以影响或损害第十条所规定的“修改”程序的方式运用,即“解释”应遵从于(subject to)“修改”。因此,虽然不一定由此直接引申出“解释”的效力低于“修改”,但至少可以推论出,当两者在运作过程中发生冲突时,“解释”内容的效力应从属于“修改”内容之效力。
  (三)规则的修改
  与题目中广义的“修改”不同,此处的“修改”所指为直接修改,即直接对规则所做出的修订。依据WTO协议规定,对规则的修改主要体现在对多边贸易协定(附件1)的修改、对争端解决机制和贸易政策审议机制的修改、对诸边协定(附件4)的修改三个方面。
  1.对多边贸易协定(附件1)的修改
  (1)规则修改的提出
  WTO的任何成员方和主管附件1所列协议的三个多边贸易协定理事会均有权提出修正《马拉喀什协定》和《马拉喀什协定》附件1所列多边贸易协定有关条款的提案。提案应当向部长级会议提出。{21}
  (2)规则修改的决策程序
  部长级会议有权对修改提案作出是否同意修改的决定并提交成员方接受其决定。
  ①作出决定的期限
  部长级会议应在提案正式提交后的90天内作出决定,除非部长级会议决定一个更长的期限。
  ②决定的方式
  部长级会议应通过协商一致的方式作出有关修正的决议并提交各成员方接受;但如在确定的期限内无法协商达成一致,则部长级会议应以三分之二的多数表决票决定是否将拟议的修正提交成员方接受。
  ③对修改规则的接受程序
  1)需经全体成员方接受方可生效的修正
  凡涉及各协议的国民待遇条款、最惠国待遇条款以及《马拉喀什协定》的决策程序(包括豁免和解释程序)和修改程序条款的修改均需经全体成员方接受方可生效,即GATT 1994第1条、第2条;GATS第2条第1款;《TRIPS协议》第4条,《马拉喀什协定》第9条。{22}
  2)对于其他规则修改的接受
  根据对《马拉喀什协定》、GATT 1994所属协议和TRIPS协议(即附件1A和1C)的修改是否具有改变成员方权利义务的性质,接受的程序有所不同。
  A.如有关修改具有改变成员权利义务的性质,则经成员三分之二多数接受后,修改对接受的成员生效,此后,对接受修正的每一成员自其接受时生效。{23}
  这里的一个关键问题是,没有接受修订的成员方的地位如何?《马拉喀什协定》第10条第3款规定,部长级会议的四分之三多数有权决定,在部长级会议对每种情况指定的期限内未接受修正的任何成员有权退出WTO,或经部长级会议同意,仍为WTO成员。言外之意,部长级会议有权决定不接受修正的成员方退出WTO,或者导致不接受修正的成员方自动退出WTO。因此,对规则修改是否接受的后果可能是十分严峻的。
  B.如有关修改不具有改变成员权利义务的性质,则经三分之二多数接受后,应对所有成员生效。{24}
  C.对特殊条款修改的接受。
  a.对于TRIPS协议第71条第2款修改的接受
  TRIPS协议第71条第2款所说的修正,仅指为适应在其他多边贸易协定中获得和实施的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提高,TRIPS协议所应进行的相应的调整,因此经TRIPS理事会协商一致后,提交部长级会议通过即可,无须成员方进一步的接受程序。{25}
  b.对于GATS修改的接受
  i)对于修改的接受与生效
  除GATS第2条第1款外,{26}GATS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第三部分和相应附件的修改,经成员的三分之二多数接受后,应对接受成员生效;并在此后,对接受修正的每一个其他成员自其接受之日起生效。对GATS第四部分、第五部分和第六部分及相应附件的修正,经成员三分之二多数接受后,应对所有成员生效。{27}
  ii)不接受的可能后果
  对于不接受修订的成员,部长级会议的四分之三多数有权决定,在部长级会议对每种情况指定的期限内未接受修正的任何成员有权退出WTO,或经部长级会议同意,仍为WTO成员。{28}其不接受修改的后果与对具有改变权利义务性质的《马拉喀什协定》、GATT 1994协议和TRIPS协议条款的修改的不接受具有类似结果。
  3)贸易协定列入诸边协定的修正
  如果某一贸易协定参加方成员请求将该协定列入诸边协定(附件4),则各成员方经协商一致,部长级会议可以将该贸易协定列入诸边协定。{29}
  这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参见《马拉喀什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第9条第1款。
{2}截至2004年10月13日,WTO的成员总数为148个。
{3}2003年9月14日至17日在墨西哥坎昆召开的WTO第五次部长级会议再次以成员未达成一致成果而告终,多哈新议程的谈判受挫。与乌拉圭回合的8年谈判历程相比,有人认为刚刚启动并仅经历两年多谈判的多哈议程(区别于过去被称为“回合”(round)的各次谈判,多哈谈判被称为“多哈发展议程”,而不是“多哈回合”)才刚刚起步。经过近一年的努力,WTO成员终于在2004年7月30日达成了新的启动多哈谈判的一揽子安排,称“7月一揽子安排”(July Package)。
{4}笔者认为,自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WTO)建立以来,除目前正在进行、尚未取得预期成果的多哈议程外,以新规则制定为目的的谈判活动十分有限,且成果很少。《基础电信协议》(1997年4月15日通过,1998年2月15日生效)、《信息技术协议》(1996年12月13日通过,1997年4月1日生效)、《金融服务协议》(1998年2月17日通过,1999年3月1日生效)是WTO规则制定的少数成果之体现。因此,在一定意义上,WTO规则的发展主要体现在WTO争端解决机制的专家小组和上诉机构以及相关的仲裁庭就有关成员的贸易争端所作出的裁决之中,判例成为WTO规则发展和演进的重要组成部分。
{5}除新加坡议题等少数题目外,几乎都可以为WTO现有领域所涵盖,而2003年9月召开坎昆会议后,各方对新加坡议题中除“贸易便利化”一项内容上表示可以继续谈判外,对其他内容,如“贸易与投资、贸易与环境、政府采购透明度”等,大多数成员,特别是发展中成员均表示不愿进行新的谈判。
{6}《TRIPS协议与公共健康宣言》是2001年11月14日在多哈召开的第四次部长级会上通过的多哈宣言中的一个独立的宣言,它独立于多哈《部长宣言》。
{7}GATT 1947第25条第5款还规定,缔约方全体可以对需要以不同于三分之二多数票的投票方式进行表决的其他特殊情况的类型进行规定;还可就实施豁免的必要标准进行规定。
{8}根据这些原始豁免作出的豁免的修正或延长未计算在内。IP/C/W/387,第1页,24 October, 2002, Note by the Secretariat, Council for TRIPS, WTO。
{9}Guide to GATT Law and Practice, Analytical Index,Vol 1,WTO, 1995,pp. 892-907.
{10}参见《GATT的法律和实践指南》(GATT分析索引), WTO, 1995年,第887页。
{11}参见《GATT的法律和实践指南》(GATT分析索引), WTO, 1995年,第887页。
{12}在1990年欧共体诉美国食糖及含糖产品进口限制案中,专家小组裁定,既然第11条和第25条均为总协定的一部分,因此美国采取的与第25条授权的豁免相一致的数量措施不能被认定为构成符合GATT第23条(a)款的违反义务之诉,但同时也裁定,由于事实上美国的限制食糖进口措施违反了第11条普遍数量限制的义务,因此,并不排除欧共体有依照GATT第23条(b)款进行非违法之诉起诉的权利,但欧共体须证明基于这些限制措施,其遭受了利益的减损或丧失。见L/6631, adopted on 7 November, 1990,37S/228。
{13}L/6631, adopted on 7 November 1990, 37S/260-261.
{14}具体可参见WT/GC/W/228, 397。
{15}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9条第3款。
{16}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9条第3款(a)。
{17}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9条第3款(a)附注4。
{18}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9条第3款(b)。
{19}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9条第4款。
{20}这里的多边贸易协定用的是复数(Multilateral Trade Agreements),应当指《马拉喀什协定》附件1的三个多边贸易协定,即《货物贸易多边协定》、《服务贸易总协定》和《TRIPS协议》。
{21}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10条第1款。
{22}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9条。
{23}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10条第3款。
{24}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10条第4款。
{25}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10条第6款。
{26}该条款为《服务贸易总协定》的最惠国待遇条款。
{27}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10条第5款。《服务贸易总协定》第一、二、三部分的内容分别是范围和定义、一般义务和纪律、具体承诺,第四、五、六部分的内容分别是逐步自由化、机构条款和最后条款。由此可见,在《服务贸易协议》项下,程序性内容可经修订对所有成员生效,而实体权利义务内容则应经各成员的同意方对其生效。
{28}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10条第5款。
{29}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10条第9款。
{30}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10条第8款。
{31}同上。
{32}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10条第8款。
{33}参见《马拉喀什协定》第10条第9款。
{34} 事实上,在现有WTO规则中也有关于对有关条款不与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的规定,如TRIPS协定第6条规定,“就本协定项下的争端解决而言,在遵守第3条和第4条的前提下,本协定的任何规定不得用于处理知识产权的权利用尽问题。”这意味着,尽管TRIPS协议第64条规定的TRIPS协议的有关条款可以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但在不违反国民待遇和最惠国待遇的情况下,“权利用尽”问题是不可以WTO诉诸争端解决的。处理权利用尽问题应以各国国内法为依据。因此,不诉诸争端解决不仅是规则修改可考虑的方式,也可以作为在制定新规则过程中考虑的一种方式。
{35}自WTO协定生效之日起5年内,GATT1994第23条第1款(b)项和(c)项不得适用于本协定项下的争端解决。
{36}见多哈部长级会议通过的《对于与实施有关的问题与关注的决定》, (Decision on Implementation-Related Issues and Concerns)WT/MIN(01)/17。目前,对非违约之诉不诉诸争端解决机制的决定是否应当延长仍然是TRIPS理事会正在讨论的议题,但除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均认为对TRIPS协议非违约之诉的暂停争端解决的决定应当延长。
{37}“免于GATT1994第23条第1款(b)项意义上的、根据另一成员在GATT1994第2条下产生的关税减让利益的非违反性丧失或减损所采取的行动。”
{38}参见WTO文件S/L/19。
{39}参见WTO文件S/GBT/4第7段。
{40}《公共健康宣言》首先在第1段承认了“影响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的,尤其是由于艾滋病、肺结核、疟疾登记并引起的公共健康问题的严重性”,认为TRIPS协议不应当妨碍各成员采取保护公共健康的措施。在第6段,《公共健康宣言》指出,“我们认识到,其医药产业没有或缺乏药品生产能力的WTO成员在利用TRIPS协议强制许可规定是会面临困难”,并指示“TRIPS理事会寻找对此问题的快捷的解决方案,并在2002年年底前向总理事会报告”。
{41}在探寻解决问题的方案过程中,除寻找适当的法律途径外,各方争议的焦点问题还有:1)方案涵盖的疾病和药品范围;2)方案涉及的进口受益国、出口受益国的资格;3)防止贸易转移的措施(保障措施)。
{42}TRIPS协议第30条规定:“各成员可以对专利的专有权规定有限的例外,只要此类例外不会对专利的正常利用发生无理抵触,也不会无理损害专利所有权人的合法权益,同时考虑第三方的合法权益。”
{43} TRIPS协议第31(f)规定:“任何此种适用的授权应主要为供应授权此种适用的成员国的国内市场。”
{44}发展中国家提出对第30条规定的专利例外进行权威解释而不是对其进行修改,事实上已经是选择了一种比较容易通过谈判达成一致的一种方案,并非最高方案。因为,尽管其程序较容易获得通过,但在效力上属次佳方案。
{45}即对第31条f款的修改作为长期方案,修改前采取豁免第31条f款义务的做法作为临时措施。
{46}2002年12月30日前,公共健康谈判未能取得各方一致接受的成果,成为多哈议程中第一个没有如期完成谈判任务的议题,但并非最后一个,随后在2003年到期的多哈各项谈判议题均未能如期完成谈判任务。
{47}参见WT/L/540。
{48}参见WT/GC/M/82。
{49}在8月30日总理事会主席声明中为12月16日以TRIPS理事会主席名义提交的公共健康解决方案附加的条件有:1.实体性条件(1)强调了12月16日案文建立的机制应当依诚信原则用于保护公共健康,而不应被用作追求工业或商业政策的手段。(2)为防止贸易转移,产品的特别标识、标记和包装、色彩要求不仅应适用于配方药品,且应适用于活性成分以及使用这种活性成分的制成品。鼓励各大制药公司已采取的防止贸易转移的“最佳行为”,并以附件形式宣传其做法。
{50}目前关于公共健康谈判的成果依然是,在满足疾病、药品、进口国、出口国、贸易转移等条件的情况下,可以对TRIPS协议第31条f款的义务进行豁免,在为完成对有关规则的修改前,豁免将成为临时适用的法律途径。据最新消息,世贸组织成员已原则同意将此项修改的谈判截止期再推迟9个月至2005年3月底。但能否如期完成修改,取决于各方的真诚意愿和能否达成妥协。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453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