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
作茧自缚
【作者】 彭伦【作者单位】 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法院【期刊年份】 1991年
【期号】 12【页码】 33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3752    
  1991年3月27日,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滕伟等7名被告人犯盗窃、抢劫、包庇、徇私舞弊、伪证罪案件。消息传出,震动古城徐州。人们急切想知道原徐州市郊区政府办公室主任滕道华是如何把犯罪的儿子“解救”出来,又是如何把两名警官、一名检察官和两名医生拖上这庄严的法庭的。
  敢和法律较量的人
  滕道华,已过知天命之年,人显得格外精明。由于善于钻营,他从一个中学教师坐上了郊区政府办公室主任的宝座。可别小看办公室主任,除了参与全区的政务活动,整个机关干部的吃喝拉撒睡全由他一人负责。他不但手中有钱,而且有权,每天找他办事的人络绎不绝,也算得上一个呼风唤雨的实权人物。
  滕伟,滕道华的长子,20岁,由于学习不佳,高考落第。滕道华略施小技,让他到彭城大学土建系当上了代培生。可滕伟不争气,入学不到一年就开始盗窃。仅1988年9月间就破门入室,盗窃11起,价值4000多元。同年9月29日,他又一次窜到中国矿业大学宿舍楼行窃时,被女主人发现,滕伟随手从沙发上拿起一把20公分长的水果刀,逼退女主人,乘机向楼下逃去,但终被闻讯赶来的群众擒获。
  自从儿子出事以后,滕道华就四处找人活动。仗着自己手中有钱、有物又有权,他要尽最大的努力与法律较量一番。
  被私欲牵着鼻子走的警官
  无巧不成书。这一天,滕道华刚刚踏进办公室,就接到公安局老熟人的电话:“滕伟的案子已转来了,我们准备直接报检察院批捕。”
  滕道华知道电话里不好说,赶忙说:“你快到我这里来一趟。”
  不一会儿,滕道华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位身穿警服的公安人员急匆匆地走进来。
  来人叫李启军,郊区公安分局预审股的民警。李启军住得离单位很远,每天上下班在路上就要花一两个小时,为了能就近搞到房子,他早就想接近滕道华。
  1988年的春天,滕道华因盖房子与弟弟滕道光发生纠纷。滕伟和他的弟弟用砖头、铁锨将滕道光左肩胛骨打断裂,头部缝合40多针,住院治疗一个多月,花了上千元。可是在李启军的“调解”下,滕伟不但没有受到法律制裁,而且一分钱医疗费也没有赔偿。
  通过办理这件案件,李启军与滕道华的关系亲密起来,经常一起吃喝。至于李启军的房子,滕道华虽然没有明说,但李启军心中有数,为此,李启军对滕道华穷追不舍。这次滕伟被捕之后,李启军从市局二科将滕伟的案卷拿来,心想这又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便立即给滕道华打电话。
  李启军深知这样做的后果,但为了自己的私欲又不能不巴结滕道华。当滕道华等他拿办法时,他故意放慢速度,字斟句酌地说:
  “如果滕伟有精神病,鉴定后可以不负刑事责任。”
  心有灵犀一点通。滕道华赶忙说:“滕伟从小就有羊痫风,能不能做鉴定?”
  “如果有羊痫风,家长要先提出要求,公安局与精神病院联系就可以做。另外,如果鉴定需要有精神病史,你上一辈人有没有得过精神病的?如果有,还得写个证明。”李启军一连用了几个“如果”,滕道华一连回答几个“有,有,有”。
  不久,案件到了郊区检察院。李启军赶忙告诉滕道华:“承办人是刑检科的陈玉龙。”
  滕道华与陈玉龙虽然都在区级机关工作,但不认识。他从自己切身的经验中体会到:“世上无路钱为径,人海无缘酒作舟。”只要有了这两样东西,就没有打不通的关节,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被酒肉俘虏的检察官
  1988年11月4日,滕道华决定在全市最好的南郊宾馆请客。
  李启军跑到检察院,先把陈玉龙喊出来,说:“滕主任今晚请你去坐坐。”
  陈玉龙问:“有事吗?”
  李启军说:“为他儿子滕伟的事。”
  陈玉龙惊讶地说:“案子刚到我的手,我还没来得及看,去了以后不好说。”
  李启军赶忙说:“咱们都是熟人,能办就办,不能办就算。”
  陈玉龙心里在翻腾着:政府办公室主任请我,是看得起我,说不定今后还有用得着人家的时候。于是他答应按时赴宴。
  接着,李启军又去请刑检科科长许锡环:“今晚滕主任请你坐坐。”许问:“什么事?”李启军说:“没有什么事,就是坐坐玩玩。”
  宴会开始了,随着一道道美味佳肴,滕道华表现得异常活跃。当大家喝得满面通红的时候,滕道华看看火候已到,给李启军递了一个眼色。李启军立即端起酒杯,说:“滕主任把你们请来想说说他孩子滕伟的事。”他停了停接着又说:“滕伟从小有羊痫风,他外婆有精神病史,看能不能给他做个精神病鉴定。”
  许锡环虽然喝得晕晕乎乎,但他知道如此鉴定将带来的法律后果。他拐了个弯子说:“做鉴定要检察长决定。如果要鉴定肯定会提出车子和鉴定费问题。”
  李启军说:“车子、经费由滕主任解决。”
  滕道华连忙说:“这全包在我身上。”
  陈玉龙接着说:“做鉴定没大问题。”
  李启军高兴地说:“滕主任的事,请大家多帮忙。”
  宴会过后,滕道华心中美滋滋的,因为在和法律的较量中,他迈出了希望的第一步。在和执法人员接触中,他感到酒肉、人情和金钱的力量。不久,他从下属工厂“集资”3600元,办了3个液化气供应本,分别送给李启军、陈玉龙、许锡环。陈玉龙感激不尽,为了表示对滕主任的感谢,他甚至偷偷将案卷中两份能证明滕伟没有精神病的材料也抽了出来。
  贪图小利的看守民警
  外面的关节打通了,还需要关在审查站的儿子配合。滕道华通过老熟人介绍带上礼品找到审查站的民警李宪民。开始,李宪民还说客气话,到后来,送来的礼品照收不误。滕道华见时机成熟,就讲明来意。俗话说,“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短”,李宪民按照腾道华的旨意,多次告诉滕伟说:“你父亲叫你装精神病,说胡话。”
  从此,滕伟在审查站真的“疯”了。当陈玉龙等人去提审时,滕伟蓬头垢面,涕泗横流,胡言乱语,又哭又闹,无法审讯下去。
  白衣天使的悲哀
  1988年11月19日,郊区检察院作出对滕伟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的决定。当天,陈玉龙就将消息告诉了滕道华,滕道华喜出望外。
  事前,滕道华已叫妻子到娘家写来已死多年的岳父岳母有精神病史的虚假证明,又到几个医院写来滕伟从小看过羊痫风病的病历,现在只要精神病医院出一份滕伟有精神病的鉴定,父子就可以团聚了。于是,他立即把市立医院医生孙伟找来。
  自从滕伟出事后,孙伟为滕道华从好几个医院写了好几份假病历。当滕道华再次请他帮帮忙时,孙伟立即去找同科医生孔祥镇。
  孔祥镇带孙伟找到市精神病防治院的老同学、精神病司法技术鉴定组的成员赵长银。孔祥镇对赵长银说:“俺科孙伟亲戚的小孩偷人家东西,事情不大,请你给出一个精神病证明。”
  赵长银笑着说:“这不象你们医院,医生签字就可以证明病情。我们这里做鉴定要经过鉴定小组集体研究,大家签字才有效。”
  孙伟碰了个软钉子,回来告诉滕道华。滕道华想了想,还是老办法:请!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3752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