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请求权抑或侵权责任:知识产权法中“停止侵害”性质探析
【作者】 杨涛【作者单位】 华中师范大学法学院
【分类】 知识产权法
【中文关键词】 知识产权;停止侵害;请求权;民事责任;性质
【英文关键词】 intellectual property; permanent injunction; anspruch; civil liability; nature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4
【页码】 95
【摘要】 停止侵害的性质疑题,学术界存在“请求权说”、“侵权责任说”、“折衷说”之争,其中观点各有优劣,需要反思检讨、区别对待。无论是理论上的知识产权停止侵害请求权,抑或是立法中的知识产权侵权责任承担方式,二者并非完全对立之关系,前者蕴含的理论研究意义,后者承载的制度运用价值,均可统一于法律体系框架之内,共同构筑停止侵害救济方法的制度基础。
【英文摘要】 On the question of permanent injunction’s nature, in academia, there exist disputes of “anspruch”,“the tort liability”and“the compromise”,in which ideas, have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need to be reflected on the review and treated differently. Whether it is theoretically“anspruch”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Claims, or it is the System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infringement liability in the legislation, they are not entirely antagonistic relationship, the former contains the theoretical significance, the latter carrying value of System use, both of them can unified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the legal System and construct the basis of infringement remedies institu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3267    
  一、引言
  停止侵害,是民法(物权法)与知识产权法的通用侵权救济方式之一,二者存在移植与继受、模仿与比拟的因袭关系和互动状态。知识产权法中的停止侵害救济方式具有民法上的一般理论特征,但同时,亦具有独立个性的制度品格和理论蕴含。知识产权法理论对停止侵害的性质认识主要存在三种观点:一是绝对权请求权说。[1]这一观点实质上契合传统经典理论,知识产权作为绝对权和支配权,具有积极权能,亦有禁止或排除他人使用的消极权能,而停止侵害正系其消极权能——知识产权请求权的重要内容之一。二是民事责任说或侵权责任说。[2]主张通过规定侵权责任而不是请求权来保护。停止侵害的民事责任形式已经被我国《民法通则》、《物权法》、《侵权责任法》等立法所确认,也得到我国知识产权法律规范和司法实践的共同认可。该观点认为,从权利实现的法律后果或效果来看,权利方主张相对方承担某种民事责任与请求权行使的法律效果并无二致,均视为救济性权利,系“原权—救济权”的逻辑目标。故此,我国《民法通则》所确立的统一侵权责任完全可以胜任私权救济之作用,而无需请求权的介入。三是折衷说。[3]持此说的观点赞同侵权责任与请求权竞合的模式:一方面承认请求权的保护模式,另一方面将停止侵害视作民事侵权责任的方式之一。
  请求权与侵权责任性质之争在知识产权法领域不可避免,伴随知识产权请求权理论的兴起,这一趋势愈演愈烈,矛盾与冲突引发理论与立法争议。事实上,我国知识产权法理论与实践对停止侵害的民事责任形式给予了认可,但又认为停止侵害是知识产权请求权的目的和最终实现。知识产权法体系下,停止侵害的性质亟待正本清源。停止侵害是侵权责任的方式,抑或绝对请求权的范畴,理论、立法与司法均没有给出明确答复,对二者孰是孰非的判断也绝非易事。针对这一问题的研究,既要结合绝对权保护——特别是物权保护中的停止侵害性质进行对比,更要注重知识产权本体论及其侵权救济的特殊性,以形成清晰完整的理论基础和实践观念。
  二、“停止侵害”的请求权理论
  (一)请求权理论
  民事权利体系中,请求权(anspruch)是近代私法的核心要素,也是实现民事权利效果、保障权利救济运行的基本规范。民事权利之行使,目的是权利人为利益的实现与获取,乃权利运行的正常轨迹,其积极的权能发挥效用,配置优良生活资源,维持社会生活秩序。然而,绝对权的行使受到阻碍时,“赋予权利人可以对抗所有他人的一定法益。”[4]籍助其权能介入,增强权利的可实现性,在诸如物权、知识产权等民事权利前冠之以“请求权”,赋予权利人要求特定人为一定行为或不为一定行为的法律之力,学理上称之为物权请求权,与人格权请求权、知识产权请求权等一概称为绝对权请求权。我国《物权法》在第三章“物权的保护”中规定了完备的物权的保护方法——“物权请求权”制度,即第34条至第37条依次规定了物权受到侵害之后,物权人享有的相应的“请求权”救济方式和权利。作为绝对权的防卫性权利,倘若权利受到侵害,不论行为人过失如何,不论行为性质如何,权利人当然享有并能自如行使这些绝对权请求权。权利性质上,知识产权被法律赋予民事权利的地位,基于民事权利的“排他性”、直接支配性和保护之绝对性,与物权、人格权等权利一样,同属绝对权的范畴,任何民事主体都负有不得侵犯的法律义务。否则,权利人可以采取类似“物权请求权”制度,发挥其维护权利状态或消除侵权危险之作用。[5]
  (二)基本认知
  相较民法而言,知识产权法领域的请求权理论研究相对匮乏和薄弱。在知识产权的权利救济体系下,停止侵害毫无疑问属于绝对权请求权,不宜作为侵权责任乃至民事责任的方式。[6]停止侵害是基于民事权利的排他性而出现的,类似于德国法中的“妨害除去请求权”,“所以停止侵害请求权首先是作为物上请求权的权能而被认识。”[7]参照和借鉴物权请求权之理论,知识产权请求权理论登上历史舞台,其效力之一便是停止侵害请求权。鉴于知识产权的特殊性,知识产权请求权的内容只有停止侵害请求权。[8]其内涵大致可概括为:若知识产权正遭受侵害或有侵害之虞情形下,权利人为保障权利的圆满状态,享有请求特定人作为或不作为的权利。“停止侵害请求权”观点的认知内容主要表现为:
  1.理论基点
  在大陆法系,一般认为,知识产权与物权、人格权一样是作为绝对权和支配权而进行规范的。[9]基于归纳和演绎的方法,物权是支配权,产生物权请求权;同理,知识产权亦是支配权,无疑会产生类似于物上请求权的停止侵害请求权。物权请求权是权利排他性、绝对性的当然效力。知识产权与物权在其权利的请求权和救济方面存在相似的特征,在知识产权法对请求权未作出规定的情况下,物权请求权可以准用于侵害知识产权的场合。[10]在学术建构和法律规范两大层面上,知识产权的侵权救济和保护可以采用类似物权请求权的制度,这种制度属于请求停止侵害的物权之诉。[11]
  2.司法观念
  对于“知识产权请求权”的认识,中国司法实践日渐理性、深入。伴随着近些年来知识产权理论探讨的深入和司法审判实践的发展,基于请求权基础在解决民事侵权纠纷的重要功能[12],法学界和知识产权界逐渐认识到我国民事立法和知识产权立法在知识产权保护上存在的问题。故而,司法裁判者极力主张以“知识产权请求权”——知识产权权利人享有不可剥夺的民事救济权利的方式来保护知识产权,以化解民事责任模式所带来的弊端和缺陷。[13]知识产权法中,停止侵害请求权的确立,将与侵权损害赔偿等债权请求权形成相辅相成之势,共同使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合法权益能够得到进一步的系统化和完整性保护。
  3.现实需要
  财产权体系下,知识产权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权利内容,伴随知识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近现代以来,无形财产权逐渐取代有体财产权,在财产权体系中占据着更为重要的位置,成为新时代的财富实现形式和权利形态。知识产权制度的勃兴有目共睹,随之而来的大量侵权现象层出不穷,且日益猖獗。进一步加大打击侵权力度,制止侵权发生,成为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议题和核心思想。停止侵害救济方式的普遍适用,成为知识产权请求权得以确立的现实环境和实践基础。作为其中的重要一环,停止侵害请求权极大地“完善了对知识产品进行保护的权利链条的设置,与知识产权共同形成了权利人对知识产品进行专有控制的制度形态。”[14]有学者继而呼吁,对于这样一种请求权,知识产权部门法应独立地将其内涵、类别、行使方式和运行规则纳入制度化和规范化的进程。[15]
  三、“停止侵害”的责任规范体系
  (一)民事立法
  我国现行民事立法中,《民法通则》没有以绝对权请求权建构私权保护模式,而是以民事责任形式明确了物权、知识产权等绝对权受到侵害时产生的停止侵害、损害赔偿等民事责任。我国《民法通则》106条第2款、第3款规定,侵权行为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第117条至第134条规定了侵害财产权、知识产权等民事权利情形下产生的民事责任,从而保障了民事主体享有完整的民事权利。我国《侵权责任法》沿用《民法通则》的范式,作为“概括条款”的《侵权责任法》2条用列举式及概括式并举的模式囊括了民法上的财产权益,突出了“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的地位。而又在第15条的侵权责任承担方式中列举了停止侵害等八种侵权责任承担方式。我国物权法在以传统的物权请求权作为物权保护方法的同时,并没有绝对否定物权保护中适用民事责任的情形,[16]可见,民事责任的地位仍然得到物权法的肯定。
  (二)知识产权立法
  知识产权法律制度虽然具有自己独特的理论内涵和体系架构,但是在内部的权利建构与保护模式中仍然未脱传统私法的窠臼,很大程度上移植并借鉴了相应的民事法律制度,遵循民事法律规则的一般规律和普适价值。作为重要的权利救济方法,“停止侵害”适用规则问题并未在民事法律体系中给予明确说明。我国专利法和商标法多有“责令立即停止侵权行为”之语,但其仅属于行政性法律行为,与“停止侵害”民事责任承担方式属于两种不同性质的制度。[17]我国《著作权法》47、48条对何种侵权行为承担“停止侵害”的民事责任作出了规定,并在相关知识产权司法解释中得到进一步的重申和说明。[18]我国《集成电路布图设计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326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