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评论》
论俄罗斯生态法的概念
【英文标题】 On the Concepts of Russian Ecological Law
【作者】 王树义【作者单位】 武汉大学
【分类】 自然资源法【中文关键词】 俄罗斯 生态法 概念
【期刊年份】 2001年【期号】 3
【页码】 103
【摘要】 生态法的概念是前苏联在20世纪70年代末提出来的。30年来,这一概念在前苏联、现今的俄罗斯联邦和其他的独联体国家以及东欧国家得到了广泛的使用。它不论作为一个部门法的名称,还是一个法律学科部门的名称或是一门法学课程的名称,都全面取代了环境法、环境保护法、自然保护法、自然环境保护法等名词。它已经成了俄罗斯联邦法律科学领域里的一个专有名词或专门术语。不过,关于这一概念,从其出现至今,一直存在着争论。本文采用对具有代表性的不同观点进行介评的方法,对俄罗斯生态法的概念作了初步探讨。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4014    
  法学的发展,总是伴随着术语的形成和讨论。找到一个可以用最佳方式表述法学范畴和现象之实质的合适用词,往往是十分困难的。因而,对法学术语的研究永远都是必须的。[1]
  一、历史的回顾
  “生态法”一词是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来在前苏联和俄罗斯联邦法学界广泛使用的一个词汇。它大量地出现在各种有关生态法学研究的文献或教科书中。人们用它作为环境法这一法律部门、法律学科部门和教学课程的名称。无论作为一个法的部门的名称,还是作为一个法律学科部门的名称或是一门法学课程的名称,生态法一词在俄罗斯联邦都得到了广泛的使用。它已经成为俄罗斯联邦法律科学领域里的一个专有名词或专门用语,全面取代了环境法、环境保护法、自然保护法、自然环境保护法等名词。受俄罗斯联邦的影响,独联体[2]的其他一些国家,如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以及东欧的一些国家,如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波兰等也大量地使用这一用语。在这些国家的有关研究文献和教科书中,“生态法”也已经成了一个约定俗成的专门术语。
  然而,在70年代中期以前,“生态法”一词无论是对于苏联及其各加盟共和国来说,还是对于东欧的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十分陌生的。那时,苏联及其各加盟共和国以及东欧的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在生态法领域里曾广泛使用的一个专有名词是“自然保护法”,而非“生态法”。“自然保护法”与现今使用的“生态法”一词一样,既表示为一个法律部门,又表示为一个法律学科部门,还表示为一门法学课程。就连这些国家所颁布的关于环境保护的基本法律,也统一称作“自然保护法”,例如《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自然保护法》、《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自然保护法》、《保加利亚社会主义共和国自然保护法》、《捷克斯洛伐克社会主义共和国自然保护法》、《南斯拉夫塞尔维亚社会主义共和国自然保护法》等。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972年。
  1972年以后,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变化的主要原因是斯德哥尔摩“人类环境会议”的召开和《联合国人类环境宣言》(以下简称《宣言》)的发表。《宣言》首次提出了“环境保护”的概念,并且这一概念很快被许多国家所接受和采用。随之,由于“环境保护”概念的广泛被采用,“环境法”和“环境保护法”的概念也随即产生。许多国家开始用“环境法”和“环境保护法”这个名称来指称“生态法”这一法律部门。这种情况自然对苏联和其他东欧国家也产生了影响。为了便于环境保护领域里的国际合作与交流,苏联和其他东欧国家自1972年以后开始放弃其长期统一使用的习惯性专门用语——“自然保护法”,转而使用“自然环境保护法”或“环境保护法”等概念。它们所颁布的自然环境保护方面的基本法律也不再称作“自然保护法”,而是称作“环境保护法”或“自然环境保护法”,例如《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环境保护法》(1973,6,20)、《匈牙利社会主义共和国人类环境保护法》(1976.4.1)、《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自然环境保护法》(1991.6.25)、《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自然环境保护法》(1991.12.19)、《白俄罗斯共和国环境保护法》(1992.11.26)等。
  总之,自1972年以后,在前苏联和现今的独联体国家以及东欧的大部分国家,“自然保护法”这一传统用语,无论作为一部具体法律的名称,还是作为一个法的部门的名称,或是一个法律学科部门的名称和一门法学课程的名称,它都被新的专门用语——“环境保护法”和“自然环境保护法”所取代。
  尽管如此,前苏联法学界认为,不论是“自然保护法”,还是“环境保护法”,或是“自然环境保护法”,如果仅仅只是把它们作为一部法律的名称,具体地说是作为环境保护方面的基本法律的名称,应当说都是可行的。因为,这些名词本身并不具有实质意义上的区别。其中,“环境保护法”和“自然环境保护法”基本上是同义的,都是指调整在保护环境、合理利用和保护自然资源方面所产生的社会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和。而“自然保护法”,根据前苏联生态法学界早期对其所下的定义,也是一种广泛意义上的自然保护法。它既包括了自然资源的利用和保护方面的法律规范,又包括了环境保护和污染防治方面的法律规范。因此,从这一点上来看,将上述三者作为环境保护基本法律的名称,都是比较明确的,是无可厚非的。然而,用“自然保护法”或“环境保护法”,或“自然环境保护法”作为调整在环境保护、污染防治、自然资源的利用和保护方面所产生的社会关系的这样一个法律部门的名称和相应的法律学科部门的名称以及法学课程的名称,则显然是不合适的。因为,这几个名称都不能准确地揭示这个法律部门和这个法律学科部门以及法学课程所包含的全部内容。学者们认为,自然环境保护法(暂且用这一名称)这一法律部门的最终任务,是要通过调整人与人之间在自然环境保护、自然资源的利用和保护方面所产生的社会关系,从而达到调整人与自然相互关系之目的,使人与自然相和谐,社会与自然界相协调,社会的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良好质量的状态相协调。从这个角度来说,自然环境保护法这个法律部门和法律学科部门所包含的内容是非常丰富的,是前述几个名称所包容或体现不了的。因而,必须为这一法律部门和法律学科部门以及法学课程寻找一个新的、更加准确的专门术语,以科学地揭示它所包含的全部内容。鉴于此,前苏联法学界,尤其是生态法学界,从70年代初起就开始着手为这一法律部门、法律学科部门和法学课程寻找新的专门术语。在寻找的过程中,学者们先后提出了“环境法”、“自然环境保护法”、“自然资源法”[3]“自然资源和自然保护法”、“自然保护和自然资源的合理利用法”和“自然的法律保护”[4]等概念,但均未在前苏联和俄罗斯联邦法学界,尤其是生态法学界引起普遍的共鸣。人们在继续寻找。
  二、现代生态学的发展与生态法概念的提出
  “生态法”这一术语在苏联法律科学领域中的出现,与现代生态学的发展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
  “生态学”一词源于希腊语“ecology”。该词由“eco”和“Logos”两词构成。“eco”原意为房子、房屋、家(指住所),通常用来表示住所或栖息地。而“Logos”意为科学或学问,一般用来表示关于什么的学问。[5]“生态学”一词从字面上表示出来的最初的和最基本的涵义是指“研究生物栖息环境的科学”。[6]
  “生态学”作为自然科学的一个学科和一门科学的专用名词,是由德国著名的自然科学家埃·海克尔(Haeckel)[7]于1866年在其《普通形态学》一书的序言中首次使用,并使其后来逐步发展成为一门独立学科的。[8]海克尔首次给生态学定义是在1869年。他的定义所包括的内容十分广泛。他认为,生态学就是“研究有机体与其周围的环境———非生物环境和生物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的科学”。其中,非生物环境是指水、光、温度、营养物等理化因素,而生物环境则是指同种和异种的其他机体。海克尔的这一定义,在学者们中间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反对该定义的人认为,生态学的内容如果真像海克尔所说的如此广泛,那么,这个世界上不属于生态学的学问就不多了。这显然是不能令人信服的。他们主张,应当对生态学另下一个更为明确的定义。此后,一些著名的生态学家,如ELton(英国,1927年)、Kalukapob(苏联,1945)、Andrewartha(澳大利亚,1954年)、Odum(美国,1956年)和马世骏(中国)等,都曾试图给生态学下一个最为恰当的定义。然而,不管人们试图对生态学如何更为准确地进行定义,但在生态学的研究对象问题上,学者们却始终都没有离开生物与环境和生物与生物之间的相互关系和相互作用这一范畴。因此,在本世纪60年代以前,生态学作为“研究生物与环境、生物与生物之间相互关系的一门生物学基础分支学科”,还仅仅只是在生物学专家们的狭小圈子里为少数人所知。那时,生态学的分支学科也不多,主要是动物生态学和植物生态学。其中,动物生态学以“动物种群生态学”为主流,植物生态学以“植物群落生态学”为主流,而“生态系统”并不是生彼德罗夫认为:“自然的法律保护,是一种用法律固定下来的,旨在保护、恢复、改善人们生活和发展物质生产所必需的、良好的自然条件的国家措施体系。”参见苏联科学院国家与法研究所编:《苏联和大不列颠环境法》,俄文版,莫斯科,1988年版,第3页。态学研究的主流。
  60年代以后,随着全球性环境污染和生态危机的日趋严重,人口、环境、资源等问题成了威胁人类生存和持续发展的重大问题。人类面临一场严重的挑战。在这一巨大的历史背景之下,“生态系统”的问题很快引起了生态学家们的特别注意。生态学的研究中心由此也开始转向生态系统。对生态系统的研究一跃而成为生态学研究的主流。与此同时,生态学开始受到了其他学科的密切关注。
  70年代初,随着斯德哥尔摩《人类环境会议》的召开,应用生态学应运而生。其方向之多,涉及领域之广,使之迅速成为学者们的研究热点。人们不仅将生态学与其他自然科学学科相结合进行综合研究,而且还将生态学与某些社会科学学科结合进行交叉研究,从而形成了许多新的交叉学科,如数学生态学、化学生态学、物理生态学、地理生态学、生理生态学、进化生态学、行为生态学、经济生态学、社会生态学、人类生态学、全球生态学[9]等等。至此,生态学已不再只是生物学家们的专门术语和研究领域。它已被引入到众多的领域进行交叉研究。同时它也被赋予了更多的社会意义,被带入了人类的社会实践活动,成为了一个世人皆知的名词。在这种背景下,大量与生态有关的新的专门词组或术语不断涌现,如生态危机、生态问题、生态发展、生态政策、生态标准、生态优先、生态安全、生态要求、生态鉴定等等。应用生态学的产生,不仅大大拓宽了生态学所涉及的领域,更重要的是,它使生态学摆脱了生物学基础分支学科的狭小领域,实实在在地发展成了研究“社会与其周围的自然环境相互作用的科学”。[10]
  正是在现代生态学蓬勃发展的情况下,“生态学”这一名词引起了正在为自然环境保护法这一法律部门和法律学科部门及法学课程寻找新的名称的苏联生态法学家们的注意。他们也试图从生态学和法学相结合研究的角度,给自然环境保护法这一法律部门确定一个新的部门法名称和学科部门名称。
  1972年,苏联科学院国家与法研究所的研究室主任、法学博士奥·斯·科尔巴索夫教授在苏联最高法院全体会议“关于法院适用自然保护法的实践”研讨会上,首次提出了“生态违法”的概念,以期引起最高法院的法官们对生态与法的关系问题的探讨。然而,遗憾的是,奥·斯·科尔巴索夫提出的“生态违法”的概念,并未在法官们中间引起热烈的反映,人们还没有意识到生态与法的关系。4年以后,即1976年,奥·斯·科尔巴索夫在其著作《生态学:政策与法》一书中直接提出了“生态法”的概念,[11]明确主张用“生态法”一词作为自然环境保护法这一法律部门和法律学科部门以及法学课程的新名称。他指出,生态学是研究社会与自然相互关系和相互作用的科学。自然环境保护法是调整人们在保护环境、利用和保护自然资源活动方面所产生的社会关系的法律部门。前者的研究对象是人、人类社会与周围自然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和相互关系,后者的调整对象是人类与自然界相互作用领域所产生的人与人之间结成的社会关系,并且,后者的保护对象又是自然环境所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显然,它们二者之间具有某种联系。因此,用“生态法”一词作为自然环境保护这个法律部门的名称和这个法律学科部全球生态学目前已受到广泛的重视。门及法学课程的名称,较之“自然保护法”或“自然环境保护法”等名称更为贴切和恰当一些。
  首先,它言简意赅,意思明确,使人从名称上即可明白该法律部门所要调整的社会关系的范围;其次,它能更加准确地说明该法律部门及该法律学科部门和法学课程的内容;其三,“生态”一词在现代社会已广为人知,且生态问题已经成为世人关注之热点。在这种背景之下,用“生态法”一词作为自然环境保护法这个法律部门的名称和法律学科部门及法学课程的名称,更容易被人们所理解和接受。
  奥·斯·科尔巴索夫指出,“生态法”概念的提出,客观上是与现代生态学的发展,特别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401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