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海商法研究》
论实际所有人对挂靠船舶提出执行异议的认定
【副标题】 兼评船舶所有权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的范围[1]
【英文标题】 Ascertainment of execution disagreements made against the ship affiliated by real ship owner
【英文副标题】 also on the application scope of the rule that unregistered ownershipof the ship can not act against a bona fide third party
【作者】 王玉飞罗春林晓彬
【作者单位】 广州海事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广州海事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四级高级法官}广州海事法院执行局{法官助理}
【分类】 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船舶所有权;登记对抗主义;挂靠;执行异议
【英文关键词】 ship ownership;registry antagonism;affiliation;execution disagreements
【文章编码】 2096-028X(2019)02-0098-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2
【页码】 98
【摘要】 在涉船舶执行案件中,实际所有人就挂靠船舶提出执行异议,是否一概成立并阻却执行,在司法实践中存在较大的争议。分析《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24条的立法旨趣、船舶挂靠关系的实际运行和法律评价、登记对抗主义的逻辑构造,以及船舶挂靠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24条立法目的悖离,结合国家政策对挂靠行为的价值判断,得出实际所有人的船舶所有权不能当然地对抗一般债权人的结论,对该疑难法律问题的解决提供不同的思路和视角。
【英文摘要】 In dealing with implementation cases wherein ships would be executed,it is a difficult question whether all execution disagreements held by real ship owners should be confirmed and excluded from execution. Through analyzing the legislation purpose of Article 24 of Real Right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the practical operation and legal comment of ship affiliation,the logical structure of registry antagonism,the deviation of ship affiliation from the legislation purpose of Article 24,and the value judgment by public policy,it is concluded that not all ownership of real ship owners can defeat general creditors’righ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0918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简称《物权法》)24条[2]确立了特殊动产物权变动采取登记对抗主义的立法模式。对该条所称的第三人的范围,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司法实务界,主流意见均认为系指诉争动产的物上请求权人,或与该动产存在物权系争关系的人,而非一般债权人。然而,笔者在办理实际所有人对一般债权人申请执行挂靠船舶提出的执行异议审查案件时发现,实际所有人针对挂靠船舶的执行异议,是否一概成立并阻却执行,不无疑问,深感该问题有进一步探讨的空间和价值。
  一、与船舶挂靠经营相关的执行异议之诉
  在海事法院受理的执行案件中,作为一般债权人的申请执行人提供了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之船舶的财产线索,海事法院核实后,通过扣押船舶控制财产,并指定被执行人在一定期限内履行生效裁判文书,逾期不履行,通过司法拍卖船舶来实现申请执行人的合法债权。在此执行过程中,往往出现案外人,以其为船舶的实际所有人为由,向海事法院提出书面执行异议,海事法院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27条的规定,自收到案外人书面异议申请之日起十五天内进行审查,如果认为该异议的理由成立,则裁定中止对船舶的执行;认为案外人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执行异议。如果案外人对海事法院作出的执行异议裁定不服,还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作出裁定的海事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此类执行异议之诉案件中,由船舶挂靠经营中的实际所有人提起诉讼的情况较为常见。
  船舶挂靠经营的模式下,船舶的实际所有人为个体,少数情况属于企业法人,登记所有权人则为被挂靠企业,并且通常由实际所有人管理经营[3]。从法律关系主体上来看,挂靠船舶一般登记在作为被执行人的被挂靠企业名下,被挂靠企业是登记所有人,案外人是将自有船舶挂靠船公司经营的实际所有人,申请执行人是船公司的一般债权人。实际所有人对船舶的所有权与申请执行人对被挂靠企业的一般债权孰优孰劣?目前法学理论界主流观点认为,船舶所有权未经登记不得对抗的善意第三人,并非当事人以外的所有第三人,而仅是与船舶有系争关系的善意第三人。{1}一般债权人,对该特定动产不产生支配关系,不处于与所有者支配着争执物的关系上。{2}247海事审判实践的主流观点亦认为,《物权法》2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简称《海商法》)9条等法律规定中的“第三人”系指不知道也不应当知道物权发生了变动的物权关系相对人[4]。挂靠船舶登记所有的一般债权人,不属于《物权法》24条规定的“善意第三人”,一般债权人的债权请求权在涉船舶执行案件中,不能对抗挂靠船舶实际所有人所主张的船舶所有权。{3}126有鉴于此,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针对该问题作出(2013)执他字第14号批复,如果有证据证明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的船舶系基于船舶实际所有人与被执行人的挂靠经营关系,实际所有人与船舶登记所有人即被执行人不一致的,不宜对该船舶采取强制执行措施。该批复似乎为如何解决该类执行异议之诉纠纷表明了态度,但由于在这个问题上缺乏充分说理和深入论证,来自审判实践的质疑并未停止,例如,船舶所有人进行虚假登记所形成的船舶实际所有权不得对抗第三人,包括船舶登记所有人的一般债权人。{4}95特别是近年来,众多个体运输船舶的实际船东,通过将船舶所有权登记在具有营运资质的被挂靠企业名下经营的方式,从事水路运输,甚至以企业名义抵押船舶套取银行贷款,冲击航运市场的安全秩序、金融秩序,低迷的航运市场与活跃的民间借贷交织在一起,再加上人数众多的自然人集资建造和经营船舶引发的群体性诉讼,法律关系与纠纷呈现出复杂性与多样性。如何认定责任承担,如何认定物之所属?实际所有人针对挂靠船舶的执行异议,是否一概成立并不宜继续采取执行措施?确有进一步探讨的空间和价值。
  二、船舶挂靠经营的现状与法律评价
  船舶作为特殊动产和生产工具,具有较高的市场价值,而且通过一定的经营管理,可以创造更多的价值。但是,由于船舶经营市场准入标准较高、专业技术要求较高,作为个体运输经营户的船舶所有人往往无法亲自经营船舶,而采取了租船、委托管理、挂靠经营等方式实现船舶的运营和巨大的市场价值。
  船舶挂靠经营,指低资质或无资质的主体借用拥有国家交通主管部门许可资质的企业的名义经营沿海内河水路货物或旅客运输的行为。挂靠者往往向被挂靠者支付一定的费用(实践中通常称为挂靠费、管理费),被挂靠者允许挂靠者以自身名义从事揽货、运输、办理运输保险等经营活动。船舶挂靠经营,一般以挂靠合同的形式明确挂靠方与被挂靠方各自的权利、义务、责任和风险。
  在运输实践中,船舶挂靠在形式上大致分为经营资质挂靠和安全管理挂靠。{5}经营资质挂靠,指个体运输经营户与拥有船舶运输经营资质的运输企业签订协议,由这些企业以自己的名义向交通主管部门申请注册登记并领取船舶营运证,向保险公司购买保险。虽然这些运输企业被登记为船舶所有人或船舶经营人,但除了申请注册登记、购买保险、领取船舶营运证、办理船舶年检、组织挂靠者进行培训之外,实际上并不开展任何经营活动,不雇佣船员,不支付工资,也与挂靠方约定不负担船舶经营过程中产生的任何风险,仅收取一定挂靠费用作为对价。安全管理挂靠是由于船舶安全营运和防止污染管理规则要求营运船舶必须由建立并运行安全管理体系的公司来管理,个体运输经营户与一些符合要求的船舶管理公司签订委托管理协议,由船舶管理公司负责对被管理船舶安全管理、防污管理等方面的检查和落实安全责任。
  船舶挂靠经营在表现形态上主要有两大类,第一类是共有型挂靠,即个体运输经营户与被挂靠企业在船舶所有权证书上均被记载为共有人,并明确共有的份额,同时登记被挂靠企业为船舶经营人,双方订立挂靠协议,明确船舶所有权全部为个体运输经营户享有,船舶的日常经营和责任承担概由个体运输经营户负责,如果被挂靠企业因船舶运营承担民事和行政责任,有权向个体运输经营户追偿。第二类是非共有型挂靠,即在船舶所有权证书上仅记载被挂靠企业为船舶所有人,同时登记被挂靠企业为船舶经营人,个体运输经营户在船舶登记证书上不出名,双方订立挂靠协议,明确船舶所有权实际为个体运输经营户享有,船舶的日常经营和责任承担概由个体运输经营户负责,也明确被挂靠企业的追偿权。
  目前主流意见认为,船舶挂靠协议并不违反国家和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司法实践中则按照有效合同处理。有的观点还认为,在国家对水上运输行业采取较高准入门槛的情况下,挂靠经营行为对促进运输业的繁荣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在航运实践中,由于被挂靠者为了多收挂靠费、管理费,往往允许多家个体运输经营户将船舶挂靠在其名下,出现其实际对挂靠船舶无力、无法监督管理,或者监督管理流于形式的现状,引发大量的纠纷。
  为了规范航运市场,减少船舶挂靠经营带来的风险,原交通部下发了《国内船舶运输经营资质管理规定》,要求经营船舶运输应取得企业法人资格。2001年,原交通部颁发的《关于整顿和规范个体运输船舶经营管理的通知》(简称《整顿通知》)对船舶挂靠经营的方式持否定态度,认为挂靠经营方式导致了法律责任不清,造成市场不公平竞争的不利后果,要求个体运输船舶经营户通过采取组建符合经营资质的船舶运输企业等五种方式实现企业化经营。《整顿通知》对个体经营运输船舶进行整顿,取缔挂靠经营,实行委托经营,指引个体运输船舶经营户采取企业化经营管理的方式。但由于个体经营运输船舶的利益驱动,内河船舶的挂靠行为依然存在,作为船舶实际所有人的个体经营者采取变更登记船舶经营单位为船舶所有人或共有人的方法继续进行挂靠经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国内水路货物运输纠纷案件法律问题的指导意见》指出挂靠经营方式导致挂靠船舶的所有权登记形同虚设,船舶管理混乱,被挂靠企业对挂靠船舶疏于安全管理,严重冲击了航运市场的安全秩序,导致大量国内水路货物运输纠纷的产生。
  在涉船舶挂靠的海事纠纷审理过程中,挂靠者与被挂靠者往往根据其在诉讼中的角色待价而沽,被挂靠企业被拖欠挂靠费,往往提起船舶管理合同之诉,请求挂靠者支付管理费。特别是如果发生了保险事故,要求保险公司支付保险费的时候,被挂靠企业往往主张其是被保险人,对被保险船舶具有保险利益。但如果涉及到船舶经营过程中生产的船舶劳务合同纠纷、船舶碰撞纠纷、海上人身损害责任纠纷,把被挂靠企业列为被告的时候,被挂靠企业往往抗辩其不经营船舶,挂靠协议约定被挂靠船舶经营过程中产生的民事与行政责任概不负责、于己无关。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意见,在审理涉挂靠船舶合同纠纷过程中,人民法院坚持合同相对性原则,结合合同履行过程中船章的使用情况、挂靠者对被挂靠者的披露情况,审查交易相对人对合同当事人的识别是否准确,从而认定挂靠经营中的合同当事人。挂靠船舶因侵权行为造成他人财产、人身损害,考虑到被挂靠者已经收取了管理费,但实际上未履行管理义务、安全注意义务,其对损害的发生在主观上具有共同的过错,挂靠者和被挂靠者应当被判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船舶登记对抗主义立法目的
  船舶登记对抗力,实质是船舶物权公示的效力。物权公示是指物权享有及变动的可取信于社会公众的外部表现形式,按照物权公示原则的要求,物权的存在与变动都应当具有法定的公示形式,物权存在的公示为物权的静态公示,物权变动的公示为物权的动态公示{6}。物权公示使得观念的、抽象的物权关系得以物质化、有形化,可为他人所感知,以此维系物权静态安全和交易安全。对抗力是物权公示的基础性效力,指物权若进行了公示,则可对抗第三人,若未进行公示,则对第三人不生对抗效力。公示对抗力对物权人和第三人提供了机会均等的保护,物权人或第三人能否受保护取决于物权是否公示的事实,物权如果进行了公示,则推定第三人知悉物权的存在,第三人不能以任何方式妨碍物权人行使权利;物权如果没有公示,则对第三人而言,该物权视为不存在,即便第三人的行为妨害了物权,物权人也不能据以抗辩。{2}232
  《物权法》在物权公示上采取了多元混合模式,即区分不同情况分别采取相应的物权公示模式。对于房屋、土地等不动产物权的取得与变动,立法采取登记生效主义,有登记才有物权与物权变动,无登记则无物权与物权变动。对于船舶等特殊动产物权的取得与变动,立法采取了登记对抗主义的模式。
  《物权法》24条规定:“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海商法》9条规定:“船舶所有权的取得、转让和消灭,应当向船舶登记机关登记;未经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以上法律规定的含义,对船舶物权来说,至少包括以下几层意思:一是船舶物权的取得、变更、消灭,自物权发生的法律事实成就或当事人之间订立的物权变动合同生效时即发生法律效力,不以登记和交付作为物权取得和变动的生效要件。二是船舶物权的取得和变动,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当且仅当该第三人主张物权变动效力不存在时才发生是否对抗的判断。三是船舶物权的取得和变更,已经登记的,可以对抗任何第三人。所以,船舶物权取得与变动登记对抗主义,与不动产登记生效主义,在公信力上有非常大的区别,后者是建立在登记的实质性审查基础上,没有登记就没有物权,赋予登记以完全的、彻底的公信力,法律推定登记人为真正的权利人,在登记权利人和实际权利人发生争议时,以登记为准。船舶物权登记对抗主义,则并非只有登记才有生效的物权,而是既存在有公示有效力的物权,也存在未公示也有效力的物权。例如,船舶抵押贷款,如果抵押权人与抵押人未到海事部门进行抵押登记,那么船舶抵押权仅在抵押权人与抵押人之间产生效力,也就是说,虽然未登记,但该船舶抵押权是存在的,只是就抵押船舶的受偿,对其他海事债权人并不产生优先受偿顺序的效力。同时,因登记并非进行实质性审查,对登记的信赖,应是一种具有对抗力、证明力的信赖。船舶物权登记对抗主义一个不容回避的核心问题是未经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的范围。即第三人提出对船舶的权利主张时,哪些第三人可以对抗,哪些第三人不得对抗?从目前的理论和司法实践层面上看,对这个问题主要持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是广义第三人说,即将第三人定义为船舶物权变动当事人之外的任何人。2001年《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司玉琢.海商法专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69.
{2}孙鹏.物权公示论—以物权变动为中心[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
{3}胡方.挂靠船舶执行问题评析[M]//刘贵祥.涉外商事海事审判指导(总第33辑).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17.
{4}吴勇奇.船舶所有人进行虚假登记不产生对抗第三人的效力—论物权法司法解释(一)第6条对船舶的限制适用[J].人民司法(应用),2018(1).
{5}谢桦,张可心,黄思奇,罗素梅.关于船舶挂靠法律问题的调研报告[J].人民司法(应用),2009(23):58.
{6}李开国,张玉敏.中国民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325.
{7}刘本荣.我国船舶物权登记对抗主义的实际运行与匡正[M]//刘年夫.中国海事审判年刊(2008—2009).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292.
{8}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1册)[M].修订版.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228-229.
{9}朱程斌,曹文兵.公司减资未通知债权人的股东责任[J].人民司法(案例),2018(26):51.
{10}张新宝.侵权责任编起草的主要问题探讨[J].中国法律评论,2019(1):136.
{11}李云,王云.民事诉讼调解过程中的反悔权探讨[J].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8(6):73.
{12}程生祥,辜恩臻,吴贵宁.船舶登记权属与实际控制分离下的法律问题分析[M]//刘年夫.中国海事审判年刊(2010).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10:57.
{13}胡方.挂靠船舶涉执行时的实践操作[J].人民司法(案例),2017(29):10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091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