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HIV+吸毒者的困境与出路
【副标题】 基于T市7个吸贩毒盗窃团伙的调查【作者】 刘晓梅
【作者单位】 天津社会科学院【分类】 犯罪学
【中文关键词】 吸毒;艾滋病;盗窃犯罪【文章编码】 1006-1509-(2010) 05-024-07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0年
【期号】 5【页码】 24
【摘要】

通过对2008年1月—2010年3月T市公安机关破获的四川省凉山州彝族吸贩毒盗窃团伙中的53名男性HIV+吸毒者为研究对象,采用深入访谈、观察法和文献研究等质性研究方法对团伙成员的犯罪原因进行了实证分析,提出了加强对HIV+吸毒者管控工作改善其社会处境的对策建议。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6544    
  一、研究背景和研究目的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分子流行病学研究结果显示,中国艾滋病源自1989年云南省某州发现的由146人组成的吸毒人群。到2006年,这个州的艾滋病感染者约2万,达到总人口的近2%。据估算,至2009年年底,我国存活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约74万{1}。调查表明,吸毒的人通过共用注射器,使病毒在吸毒人群当中传播;吸毒者的性滥行为明显高于不吸毒的正常人,性行为也是艾滋病传播的主要途径之一。男性吸毒者嫖娼,会将艾滋病传染给卖淫妇女;女性吸毒者卖淫,会将艾滋病传染给嫖客;嫖客感染以后,有可能将艾滋病传染给其妻子,如其妻正值生育期,就很可能会将艾滋病传染下一代。由此导致艾滋病毒向整个社会蔓延。
  笔者在对T市进行毒情调研中发现,由原籍地为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以下简称“大凉山”)的犯罪嫌疑人为主体组成的吸贩毒团伙实施入室盗窃犯罪已成为T市社会治安的突出问题,对该市缉毒工作构成新的威胁。团伙头目从原籍地购买纯度较高的海洛因,用毒品控制团伙成员实施入室盗窃犯罪活动。团伙成员以赃物换取毒品海洛因进行吸食。由于团伙内吸毒人员采用静脉注射的方式吸食毒品,且共用注射器,导致多人交叉感染艾滋病病毒。本文以近年来T市公安机关破获的吸贩毒、盗窃团伙中HIV+吸毒者为研究对象,在犯罪社会学视角下分析其犯罪原因,提出加强对HIV+吸毒者管控工作的对策建议。
  二、研究对象
  本研究的研究对象同质性较高。2008年以来,T市刑侦、禁毒部门相继破获500余起爬阳台入室盗窃案件,抓获的121名犯罪嫌疑人,涉及7个吸贩毒、盗窃团伙。经HIV初筛检查和尿检,其中有53名男性为HIV+吸毒者。目前,53名HIV+吸毒者被收押在T市Q劳教所艾滋病感染者大队。本研究对象的主要特征:
  (一)户籍地为“大凉山”
  “大凉山”是我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深受毒品危害,是著名的“毒品重灾区”。截至2008年8月底,“大凉山”累计发现HIV感染者9861例,其中,发病413例,死亡306例,因艾滋病死亡78例{2}。“大凉山”HIV/AIDS人数占四川省发现HIV/AIDS总数的50%以上,列四川省第1位。由于区位特点和普遍贫困,凉山成为金三角毒品经云南贩运至四川的重要通道。据“大凉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历年报告显示,艾滋病感染者的传播途径均以注射吸毒为主。  
  (二)以青年男性为主体(参见表1)
  表1: T市四川彝族盗窃犯罪团伙中HIV+吸毒者的年龄分布

┌────┬────────┐
  │年龄段 │HIV+吸毒者人数 │
  ├────┼────────┤
  │18岁以下│6        │
  ├────┼────────┤
  │19-25岁 │17       │
  ├────┼────────┤
  │26-30岁 │20       │
  ├────┼────────┤
  │31岁以上│10       │
  └────┴────────┘

  (三)文化程度很低,绝大多数为文盲和小学肄业
  2010年2月,T市公安某分局刑侦支队破获的四川彝族吸贩毒团伙入室盗窃系列案件中,25人团伙中有11人是HIV+感染者,9人的文化程度是文盲,2人的文化程度是小学。
  (四)全部为彝族人
  53名男性HIV+吸毒者研究对象均为彝族人。80%以上来自大凉山腹地的国家级贫困县昭觉县和美姑县。凉山地区彝族种植鸦片曾在20世纪40年代前后达到高潮。解放前昭觉县、美姑县的鸦片种植面积曾占全县耕地面积40%到50%左右。有学者指出,目前毒品泛滥的地区大都是建国前就毒品盛行的地区,这里的许多毒品犯罪分子的家庭都有毒品犯罪的历史,许多人认为种植、贩卖毒品是上辈传下来维持生计的本领而非犯罪,如果有人因毒品犯罪而被捕判刑,许多人不理解或表示同情。{3}
  (五)90%因静脉注射毒品感染艾滋病
  根据国内外大量流行病学调查,吸毒者在初始吸毒时一般以烫吸方式为主,但绝大多数吸毒者或早或迟会发展成为注射方式吸毒。2010年3月,T市公安某分局刑侦支队破获的四川彝族吸贩毒团伙入室盗窃系列案件中,抓获犯罪嫌疑人26名,其中20名吸食海洛因成瘾严重,12名为HIV+感染者,90%因与他人共用注射器静脉注射毒品感染艾滋病。笔者重点调查了研究对象因注射吸毒感染艾滋病的有关情况:
  1.注射吸毒的原因,主要是朋友的劝说、注射用量少而且省钱、方便、注射的感觉好而且见效快,因此当毒品来源紧张或吸毒者没有足够的钱的时候就从口吸转为注射吸毒。
  “我一年多改为打针,因为口吸花的钱多,而打针用钱较少,而且打针后快上头,既方便又快捷,可随便找一个地方打针”。(QBHB)
  2.聚众吸毒及其原因。绝大多数(76%)的研究对象喜欢聚众吸毒。
  “一般3-5人,有一次在一个房里30多人一起打针,我都感到害怕。”(EQWQ)
  “和朋友一起打针,气氛好、吸完后可以相互交谈。”(EQWQ)
好饿但是不想动

  如果吸毒过量,可以有朋友照应。”(AEGJ)
  “有时手上的钱不够买一份毒品的,就和别人共同凑钱买(一份),然后一起分毒品,一起打针”(AMQZ)
  3.回抽血的情况。接近一半的人注射吸毒时回抽血2-3次,原因不尽相同。
  “用针打到血管里,打完后用针抽回血,反复抽几次,感觉享受一些,上头快一些。”(AEGJ)
  “针头还有毒品,不浪费。学人家的,如不回抽血,人家当你是傻瓜”。(EQWQ)
  4.共用针具的情况。绝大多数研究对象知道共用针具会传染艾滋病及肝炎等,但仍有47人共用过针具。其共用针具的原因包括,毒瘾发作时没有新注射器;买注射器困难;两人关系好,认为对方没有病;不知道共用针具的危害;时间来不及等。
  “大家一起吸毒时,如果我去买针,买回来怕被人吃完。”(QRTR)
  “曾经有一两次用过人家的注射器,但我看他比较健康又是好朋友才一起。”(TKBM)
  “瘾起的时候,管不了那么多,但不知道有什么危害”。(WIND)
  三、研究方法  本研究选择质性研究的方法来收集资料和分析资料。其原因在于:第一,关于HIV+吸毒者的研究在中国还处于起步尝试阶段。研究者想要探索一项少有人知的敏感且涉及深度情绪的主题,往往选择质性研究方法{4}。一方面,社会大众对于Hw+吸毒者不大了解,且有恐惧和排斥的社会心理;另一方面,在HIV十吸毒者的生活世界里,他们不愿触及“艾滋”、“吸毒”等字眼和话题。笔者通过长期深入T市Q劳教所艾滋病感染者大队与53名 HIV+吸毒者建立了研究信任关系。作为研究者,相对研究对象而言,我们是“知识陌生人”。我们对于研究对象的“惯习”和“生活场域”不熟悉。在整个研究过程中,笔者作为一名研究人员,对研究对象深具同情心和同理心,将HIV+吸毒者的生活经历视为一个重要的知识来源。当研究对象对笔者的专业人员身份认同后,并能够克服心理上的不安和恐惧感,笔者就能够比较顺利地通过访谈方式与之交流比较隐私的话题。第二,质性研究强调在自然情境下收集资料。我们在调研中观察到HIV+吸毒者的行为和心理表现,加之深度访谈获取一手研究资料,比问卷调查更能深入细致地了解研究对象。第三,本研究采用质性研究的方法,目的是从研究对象的立场出发,通过访谈法和观察法收集研究资料,再由资料出发,归纳、解释研究对象,以研究对象的语言诠释研究对象的世界。与定量研究相比,质性研究能够有效避免学术上的偏见和刻板印象。在调研中,我们作为研究者并非处于权威主导的地位(由研究者决定研究框架,推演假设,界定概念,设计问卷);被研究者并非处于一个被动的、被询问的地位(只能按照研究者设定的框架、所界定的概念和以研究者的话语来表达其经历)。通过HIV+吸毒者的自我报告,我们对其生活状况有比较充分的了解,并从不同的理论视角出发对其违法犯罪原因进行诠释,进而提出加强对其管控工作的对策建议。
  本研究主要采用以下几种方法来收集资料:
  1.访谈法。通过与研究对象的语言沟通,我们不仅收集研究对象的客观情况,如家庭情况、教育情况、文化水平、年龄情况、职业经历、生活交往、人际关系等,而且还了解到研究对象的主观认识,如对艾滋病及其防治工作的看法和态度等。对53名HIV+吸毒者的访谈形式是半结构式的,问题的设定是开放式的。在访谈过程中,我们会因不同的访谈对象而随时调整访谈内容,或补充或删减。个案访谈的时间一般控制在1-3个小时不等,所有这些访谈都得到他们的同意进行了录音和记录,事后根据录音进行了整理。本研究访谈资料的使用均征求了研究对象的同意并仅用于学术研究。
  2.文献研究法。文献研究是我们开展实证调查工作的基础和前导,通过查阅相关文献资料,我们了解到与本调研课题有关的社会歧视和排斥理论、社会资本理论等相关理论,以及中国艾滋病防治和禁毒工作的政策法律和T市有关艾滋病的政策法规,其他学者关于艾滋病患者和吸毒问题的已有研究成果。
  3,观察法。笔者曾深入研究对象的原籍地“大凉山”和在T市的聚居地(地处城乡结合部的X和Y社区),深入了解其生活场域的经济水平、社区环境等方面情况。笔者还通过观察研究对象在接受访谈中的语气、神态、肢体语言等,获取丰富的感性资料。
  四、研究所涉及的有关理论
  本课题的研究对象—HIV+吸毒者不仅是艾滋病患者和吸毒成瘾者,而且也是违法犯罪人。本研究涉及的主要犯罪社会学理论:社会歧视和排斥理论、社会资本理论等。
  (一)社会歧视和排斥理论
  戈夫曼(Goffman)最早将“污名与歧视”引入学术研究领域{5}。根据他所提出的“污名化”(stigmatization)理论,由于HIV+吸毒者所拥有的“受损的身份”( spoiled identity ),在社会其他人眼中逐渐丧失其社会信誉和社会价值,并因此遭受到排斥性社会回应—社会排斥和社会歧视。
  法国学者Ren Lenio最早明确提出社会排斥这一概念。他在1974年指出:“受排斥者”构成了法国人口的十分之一。“这些人(受排斥者)包括神和身体残疾者、自杀者、老年患者、受虐儿童、药物滥用者、越轨者、单亲父母、多问题家庭、边缘人、反社会的人和社会不适应者。{6}” HIV+吸毒者作为社会弱势群体,他们缺乏机会参与一些社会普遍认同的社会活动,因受到主流社会的排挤被边缘化或隔离,日益成为孤独、无援的群体。他们不仅承受巨大的生活压力,更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他们往往都有一种失去地位和尊严的感觉,因为遭受主流群体的排斥或者是自身的自卑感而封闭自我。而从心理学上来讲,人人都有融入群体,与人沟通的需要,如果被集体排斥,就会感到深深的焦虑和不安。融入社会的需要和现实的封闭状态造成了他们的紧张焦虑,这种压力如果超过了一定限度,极有可能会对社会造成不利的影响。
  (二)社会资本理论
  在社会学研究中,关于“社会资本”的研究主要沿袭了“社会结构和个人行动”的研究视角。从早期布迪厄(Bourdieu, 1980)和科尔曼(Coleman, 1988)的论述中,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场域”、“惯习”、“社会关系”、“网络””等概念对社会资本理论的影响。
  布迪厄认为,社会并不是一个浑然一体的世界,而是由一系列彼此交织而又相对自主的“场域”构成的。每个场域都规定了各自特有的价值观,拥有各自特有的调控原则。在具体场域中,位于特定社会关系网络中的行动者,受一定的“游戏规则”(如“社会制约条件”“社会规范结构”等)的制约及其自身特定“惯习”的影响,以“象征性实践”活动不断建构着社会结构。这一行动过程一方面创造和建构着自身的“惯习”,同时改变着各类“资本”的分布结构和游戏的内在规则。本课题的大多数研究对象在“大凉山”因吸毒惯习而感染艾滋病,遭遇其他家支成员和同族人的社会歧视和排斥,基于亲缘和地缘关系形成的原有社会资本缺失,一部分人远走他乡(来到T市),基于亲缘和地缘关系创建新的社会资本—加入彝族同乡吸贩毒盗窃团伙。
  科尔曼结合经济学中的理性行为理论提出“社会资本”理论{7}。他认为,社会关系的存在是行动者为了实现各自利益,相互进行各种交换,甚至单方转让对资源的控制的结果。权威关系、信任关系,以及基于权力和利益分配所建立的社会关系,这些社会关系不仅是社会结构的组成部分,而且是一种个人资源。T市HIV+吸贩毒盗窃团伙内部分工明确。每个团伙有1-2名头目,负责从“大凉山”购进纯度较高的海洛因并销赃,并用毒品控制团伙成员实施盗窃犯罪活动。其他的团伙成员按照头目的吩咐,白天踩点夜间作案,作案后将赃物交给头目,才能换取海洛因吸食。在T市加入彝族同乡吸贩毒盗窃团伙,使HIV+吸毒者找到集体归属感,获得了谋生手段,并能够从吸毒中享受特别的快感。
  五、研究过程和研究结果
  在课题研究中,笔者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完成转录资料的工作,且不断地核对录音和阅读转录的资料,并根据主题归类资料,具体的分析步骤是:(1)将访谈资料转化为文字。我们不仅在访谈过程中做一些必需的简单记录,每次访谈后,也都做了扩展笔记,作为录音的补充。访谈资料的整理始终忠于原始的访谈内容,如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郑灵巧.去年月均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4000名[EB/OL]健康报网2010-02-23.http://www.agri.gov.cn/ztzi/hsd/dtyw/zgdt/t20100223_1434459.htm.

{2}马金瑜.一位彝族毕摩眼中的艾滋噩梦[N].南方都市报,2009-12-02.

{3}赵秉志,于志刚、毒品犯罪[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3.44-45.

{4}李晓凤,余双好.质性研究方法[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6.100.

{5} Goffman,Erving 1963, Stigma:Notes on the Management of the Spoiled Identity. Englewood Cliffs,NJ.: Prentice-Hall.

{6}工业重建与社会排斥概念的形成[EB/OL].http://www.china-labour.org.hk.

{7} Coleman, J. S. (1988b). Social capital in the creation of human capital. Supplement to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94,95-120.

{8}冯敏,伍精忠.凉山彝族传统家支功能的现代调适[J].民族学研究,1997, (12).

{9}王雁飞.社会支持与身心健康关系研究综述[J]心理科学,2004, (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654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