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版权》
大数据时代著作权授权机制的不足与完善
【作者】 王淑君【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著作权法【中文关键词】 大数据时代;先授权后使用;多元化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1
【页码】 37
【摘要】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对作品创作、传播及利用方式都产生了深刻影响。作品创作者由精英化向大众化方向纵深发展,作品复制方式由静态复制向动态复制方向演变,作品传播信道由单一的媒介向媒介大融合迈进。这种变化凸显出了传统“先授权后使用”著作权授权机制的不足,一方面容易造成市场效率损失,另一方面也使得技术创新成为了侵权者的武器与借口,严重损害著作权人的财产利益。为应对大数据时代传统著作权授权机制引发的难题,必须对其加以变革。大数据时代,作品类型繁多、使用目的及传播信道多样,任何单一的许可使用模式均无法充分平衡著作权人与作品使用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宜构建多元化作品授权模式。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8592    
  
  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构建需要借助科技的力量,只有科技不断进步,才能为文化活动创造力、文化产品传播力及文化产业竞争力提供不竭动力。[1]著作权作为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一环,需要先进的数字技术与网络技术为之提供保障。纵观著作权的发展史,实际上就是一部作品复制与传播方式的技术变革史。著作权法应印刷技术的发达而生,随传播技术的发展而变。[2]近年来,随着物联网、云计算、移动互联网、三网融合等信息与通信技术的不断发展,全球数据量迅猛增长,作品的创作、传播及使用都发生着更为深刻的变化,人们真正进入了智力成果大爆炸的“大数据时代”。美国政府认为,大数据是国家的“石油”资源,是一种新型的经济资产。大数据开始成为与自然资源、人力资源一样重要的战略资源,是一个国家文化主权、数字主权的体现。[3]因此,值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之际,探讨大数据时代著作权授权机制的革新路径对于维护我国文化主权、修订一部与时俱进的著作权法具有重要意义。
  一、大数据时代对作品创作、传播及利用的影响
  “大数据”概念源起于上世纪80年代,但真正引起政府、产业界及学术界重视缘自麦肯锡公司所作出的《大数据:创新、竞争及生产力的未来新领域》研究报告。[4]依据维基百科释义,大数据又称为巨量数据或海量数据,是指所涉及的数据量规模巨大到无法通过人工,在合理时间内达到截取、管理、处理并整理成为人类所能解读的信息集合。“大数据”时代具有“4V”特征,即数据量大(Volume)、数据类型多(Variety)、信息价值密度低(Value)、数据生产率及更新率高的特性(Velocity)。
  “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为作品创作、传播和使用带来新机遇的同时也产生了新的挑战。首先,作品创作者由精英化向大众化方向纵深发展。以往,文学艺术的创作是精英知识分子的专利活动,他们才拥有作品生产的优势,具备看书识字的能力并占有相关媒介资源。然而,随着义务教育的普及以及网络技术的迅速发展,大众的文化素养普遍提高,加之新媒体的平台作用,任何人都可以在广阔的网络空间中表达自己的思想。对于任何独创性的表达方式,创作者都享有著作权。文化创作正在由精英化向草根化、大众化方向发展。[5]这种全民作者的局面,导致作者分散化、普遍化,作品类型多样化、数量海量化且质量参差不齐。其次,作品复制方式由静态复制向动态复制方向演变。大数据的有效运行,需要以云计算为基础的 IT 技术为支撑。“为了应对海量数据与用户访问之间的瓶颈问题,云计算采用的是分布式缓存与弹性缓存技术,云数据与应用软件在云端可以自由“时移”,复制行为具有高频率、速覆盖、多层次、可伸缩等动态特点,而这正是云计算技术的优势所在。”[6]这种动态复制方式,使得对他人作品的使用行为更加具有隐蔽性,侵权行为不易识别。再次,作品传播信道由单一的媒介向媒介大融合迈进。传播技术的进步与媒介的融合提高了人类控制空间的能力,缩减了传递信息的时间,使得作品的生产速度、更新速度呈几何倍数激增。
  二、传统“先授权后使用”模式在大数据时代的现实困境
  我国现行2010年著作权法第24条规定:“使用他人作品应当同著作权人订立许可使用合同,本法规定可以不经许可的除外。”其中,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的法定情形包括第23条编写出版教科书法定许可、第33条第2款报刊转载法定许可、第40条第3款制作录音制品法定许可、第43条第2款及第44条广播电台、电视台播放已发表作品及已出版录音制品的法定许可。2013年修订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来自北大法宝》第2条规定:“权利人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受著作权法和本条例保护。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将他人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应当取得权利人许可,并支付报酬。”同时,该条例在第8条及第9条也规定了制作和提供课件法定许可及通过网络向农村提供特定作品的准法定许可两种情形。由此可知,一般情况下,使用他人作品必须事先取得著作权人同意,严格遵守“先授权后使用”的模式,否则构成侵权。
  在大数据时代,作品的使用方式与传播路径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传统“先授权后使用”的许可付酬模式对于维护著作权人合理利益已经显得捉襟见肘、力不从心。一方面,创作主体的全民化及作品的海量化,导致著作权人与作品使用人之间产生了信息不对称,很难达到点对点授权常态,势必造成市场交易的效率损失。囿于“先授权后使用”的许可付酬模式,使用人只有在获得著作权人许可后才可以使用其作品。然而,在大数据时代,作品数量浩如烟海,使用者往往无法确定真正的著作权人,即使“众里寻他千百度”后能够识别出著作权人,也将浪费使用者大量的时间与精力,而且交易成本高昂包括搜索成本、协商成本及执行成本等,不利于作品的传播及作品最终价值的实现。因此,从一定意义上说,这种被动授权使用模式,不利于促成市场交易的形成,损害市场效率价值。另一方面,正当交易成本高昂但非法复制他人作品成本愈发低廉、便捷且隐蔽性更强的现状,导致数字技术与网络环境下的许多作品使用行为并未获得授权许可,同时也未支付任何报酬,严重侵害了著作权人的财产利益。如此看来,技术创新不仅丰富了作品的创作途径,拓宽了作品的使用方式和传播路径,同时也成为了他人侵犯著作权的“遮羞布”。实践中,存在大量新闻网站、音视频网站、游戏网站、文学网站等,未经著作权人许可转载、非法传播他人作品的侵权盗版行为。为了打击网络盗版活动,国家版权局于2005年率先开展了网络知识产权保护工作,至2013年已进行了九次“剑网”专项活动,查办了很多大案要案。例如,国家版权局在《2013年中国网络版权年度报告》中披露了2013年“剑网活动”中网络侵权盗版十大案件,包括广为热议的百度公司、快播公司侵犯著作权案、浙江“爆米花”网传播侵权影视作品案及北京“思路网”盗版数字高清作品案等。正在进行中的第十次“剑网”专项行为,重点任务之一就在于打击部分网站未经授权大量转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北大法宝。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859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