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WTO体系中的双边主义路径评析
【英文标题】 On Bilateralism in the WTO【作者】 吴永辉
【作者单位】 华侨大学【分类】 国际公法
【中文关键词】 双边主义;区域贸易协定;互惠原则;相互认可;相对性
【英文关键词】 bilateralism;RTAs;reciprocal principle;mutual recognition; relativity
【文章编码】 10.3969/j. issn. 1001 - 2397.2010.01. 13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0年
【期号】 1【页码】 134
【摘要】 世界贸易的自由化,一直存在着多边主义和双边主义路径的争论。WTO作为全球最大和最重要的国际贸易组织,一直以来被认为是典型的多边性合作机制。但作为国际合作的高级形式,WTO体系仍然保留了双边主义合作的特性。区域性贸易协定、互惠性原则、相互认可制度以及争端解决机制等制度都充分说明了在推进全球贸易自由化的进程中,作为多边主义合作组织的WTO并不排斥双边主义的路径,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对双边主义存在着强烈的路径依赖。因此,就目前陷于僵局的多边贸易谈判而言,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多边主义和双边主义的相互替代或位序选择,而在于如何促进二者在WTO体系内外的协调与统一。
【英文摘要】 In the process of liberalization of world trade,the dispute over bilateralism and multilateralismhas never been settled. Being the biggest and the most important international trade organization, the WTO isnormally deemed a typical multilateral cooperative mechanism. However, as a senior international cooperativeform,it still has the features of bilateralism. RTAs,reciprocal principle,mutual recognition, DSB,etc.,prove that the WTO does not exclude but even to a certain extent heavily relies on bilateralism while improvingliberalization of world trade. Therefore,in terms of the deadlock over multilateral trade negotiation,the keypoint is how to harmonize bilateralism and multilateralism within the WTO rather than replacement of each otheror determination of superiorit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3978    
  引言
  双边主义是指两个国际法主体在谈判与协商的基础上,以政治或法律的方式解决当事方之间国际问题的理论与机制。国际法中的双边主义,是一个与单边主义和多边主义相对应的概念。狭义的双边主义,强调参与方主体数量的限制性,仅仅指两个国家之间、国际组织之间以及国家与国际组织之间协商问题、解决问题的方式。广义的双边主义,除了主体数量的特定性以外,还包括功能上的相对性,最典型的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成员参与而形成的区域一体化运动。由于区域性一体化组织对成员方与非成员方采取双轨制的差别性待遇,相对于多边主义的全球普遍性而言,具有功能上的相对封闭性,因而区域一体化组织也被一些学者认为是双边主义的路径安排{1}。为论述和比较的方便,本文也采用包括区域一体化运动在内的广义的双边主义概念。
  国际贸易的自由化,历来存在着多边主义和双边主义路径的争论。作为最大和最重要的全球性贸易组织,享有“经济联合国”盛誉的WTO一直被一些持多边主义理论的学者视为理想的多边性贸易合作体制,而具有内向性的区域性贸易组织和双边贸易协定则被他们视为全球贸易自由化的障碍。2006年7月“多哈回合”无限期中止后,许多国家转而把贸易自由化的目标重新锁定在双边性或区域性贸易协定的路径安排上,由此在全球范围内再一次引发了关于贸易自由化的多边主义路径和双边主义路径的思考和讨论。双边主义路径与WTO的多边主义体系真的是根本不相容吗?双边主义真的是全球贸易自由化异化的产物吗?透过学术争论的喧嚣表象,我们不难发现从WTO的法律理念和法律原则到实体法律制度以及争端解决机制的程序运作,WTO体系本身就包含着诸多双边主义的路径安排。
  一、WTO体系中的区域贸易一体化
  1990年代以来,以建立自由贸易区(Free TradeAreas,以下简称FTAs)为基本内容的各种区域贸易协定(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以下简称RTAs)的数量一直呈上升趋势。根据WTO相关资料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07年7月,RTAs已多达380项。其中有292项严格按照GATT第24条履行了通知义务,54项涉及服务贸易,215项正在实施中。此外,如果把已经生效但没有通知到WTO、签署但还没有生效、当前正在谈判或即将启动谈判的RTAs统计在内的话,RTAs总计已达到400余项。在这些RTAs中,FTAs占到90%以上,关税同盟不到10%{2}。
  RTAs在全球范围内的迅猛发展,GATT/WTO体系本身对RTAs“法定例外”的包容应该是RTAs在WTO体系内激增的直接原因。从GATT时代到WTO时代,多边贸易体制一直承认双边性的优惠贸易制度安排,并使其成为最惠国待遇原则的一种合法的例外存在。根据GATT1947的相关规定,关贸总协定所允许的区域经济一体化形式有3种,即关税同盟、自由贸易区和自由贸易区性质的过渡性协议(interim agreement)。GATT第24条第4款的规定使各缔约方认识到,宜通过自愿签署协定从而促成此类协定签署国之间更紧密的经济一体化,以增加贸易自由。他们还认识到,关税同盟和自由贸易区的目的应为便利成员领土之间的贸易,而非增加其他缔约方与此类领土之间的贸易壁垒。因此,本协定的规定不得阻止在缔约方领土之间形成关税同盟或自由贸易区,或阻止形成关税同盟或自由贸易区所必需的临时协定。1994年达成的“乌拉圭回合”的“一揽子协定”中,一方面继续承认关贸总协定过去的这些既定规定和做法,另一方面还将区域贸易协定的例外以“区域一体化”的名称扩大适用到新达成的《服务贸易总协定》(以下简称GATS)之中。与GATT相似,GATS也规定了类似的条款,GATS第5条承认“区域一体化”,并不阻碍其成员成为双边或区域性服务贸易自由化协议的成员,但必须符合一定的条件,其成立的目的必须是促进成员之间的服务贸易,而不能提高对非成员的整体贸易壁垒。
  名目繁多的各种区域贸易协定在世界各大洲迅速蔓延,除了法律原因之外,还有深刻的国际经济发展和地缘政治的背景。经济全球化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和趋势,但全球经济发展不平衡也是显而易见的,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在世界各国和各地区也是不平衡的;因此,经济全球化是一个由局部到整体、由低级到高级、由封闭到开放的历史进程。在这种背景下,在一个经济文化联系密切的区域内建立更紧密的经济合作关系,形成区域一体化组织,不仅是必要和可行的,而且也会成为推动经济全球化的过渡性步骤和组织形式。根据WTO《2003年世界贸易报告》的分析,区域贸易协定的缔结是受寻求更大市场准入的驱使,这种更大范围的市场准入在区域或双边水平上比较容易建构;尤其在WTO成员之间缺乏在多边基础上进一步促进贸易自由化的意愿的情况下。欧共体就公开声称,它们之所以积极缔结区域贸易协定,主要是为促进多边贸易体制下的全球贸易自由化提供竞争性的激励{3}。在这个意义上,区域一体化协议的进展和实践常常成为多边体制的先导,开放的区域组织对于促进多边体制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另一方面,随着区域性贸易集团成员的不断加入,这种内向性的优惠待遇将逐渐扩展。在欧洲一体化运动从最初的卢、比、荷三国联盟扩展到西欧6国并形成欧洲经济共同体,并进而演进为欧洲联盟。12个成员国组成的欧盟东扩后,发展到今天已成为拥有27个成员国的超国家政治经济联盟组织。此外,在GATT/WTO的系列谈判中,欧共体可以作为一个成员方参与协商与谈判,极大简化了多边谈判的程序与报价,大大减少了协调成本。在亚洲,东盟由6国发展到10国,并逐渐加强和扩大同包括中国、日本和韩国在内的其他非成员方的合作。这种合作还有进一步扩展的趋势。
  通过对WTO体系中区域贸易一体化现状与趋势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双边主义与多边主义并存在WTO体系中。进而言之,双边主义与多边主义并非根本对立,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双边主义的贸易安排是推进WTO多边贸易体系发展的现实路径。但是,以RTAs和FTAs为代表的双边主义的过度发展和“失范”,使双边主义在充当世界贸易自由化“营造物”的同时,也给世界贸易自由化带来负面的影响,一定程度上成为贸易自由化的“障碍物”{4},因此,WTO体系内的区域贸易一体化问题成为双边主义与多边主义争论的焦点之一。
  笔者认为,解决WTO体系内区域主义与多边主义矛盾的思路不在于二者的相互替代,而应该是加强WTO对区域贸易协定的引导和监督,以遏制目前WTO体系内区域一体化过于泛滥的问题。从法律上看,GATT第24条和GATS第5条对自由贸易区等区域经济一体化形式均从程序和实质要件上作出了规定,并明确了自由贸易区等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成立的条件及应履行的义务。任何区域经济一体化组织的成立都必须有利于促进成员间的贸易,而不应增加对非成员的贸易壁垒和对其造成的不利的影响;成立这些组织应及时向WTO货物贸易理事会报告,并要接受WTO工作组的检查;如果并非立即成立,则其应在合理期限内完成,一般不应超过10年;该组织要定期向WTO货物贸易理事会作出活动报告等等。
  虽然GATT/WTO体系对区域贸易协定规定了约束性的义务,但事实上,无论是过去的GATT,还是现在的WTO,对于区域贸易协定的监管一直存在严重缺陷,甚至形同虚设[1]。参与区域贸易协定的成员一般只是按照程序要求向多边贸易体系履行通知义务,至于所缔结的区域贸易协定的内容与实际运作是否符合实质要件,在多边贸易体制的半个多世纪的实践中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缺失标准和各行其是的解释,为成员方规避多边体制的约束留下了回旋的空间和余地。在全面考量双边主义和多边主义比较优势的基础上,WTO逐渐认识到解决多边贸易体系内区域一体化过于泛滥问题的关键在于使区域贸易一体化的运作与WTO体系保持协调一致{5}。 WTO在1995年成立后,首先对区域贸易协定的审查条款进行了改进,统一了对所有区域贸易协定的审查,并在组织机构上于1996年成立了区域贸易协定委员会,作为WTO审查各区域贸易协定的专门机构,但是,新设的专门机构在其10多年的工作中成效甚微,“久审不决”;因此,区域贸易协定委员会的工作仍然任重道远。当前工作的重点在于一方面要完善实体性规则,如区域贸易一体化内部贸易自由化的程度、与外部非缔约方之间贸易的中立性和壁垒水平等等;另一方面则要加强对区域贸易一体化透明度的监督和审查,并加大对规则的执行力度。
  二、WTO体系中的互惠性权利与义务结构
  一般说来,世界经济和贸易的自由化有3种途径。经济和贸易的自由化既可以由主权国家通过单边主义即单方面的措施来推动,也可以由多边主义的普适性来推动,还可以通过双边性的互惠谈判的方式推动{6}。对于特定国家来说,如果一直奉行单边自由化措施,而没有从其他国家取得大致相等的优惠待遇或补偿,这些国家贸易自由化的积极性迟早会受到挫伤,转而寻求双边主义的路径安排;甚至退守到保护主义的消极状态。这也是单边自由化措施从来都没有成为贸易自由化主流措施的重要原因,因而单边自由化措施也仅仅是极少数经济强国推行贸易自由化的诱饵和辅助手段。而以最惠国待遇为核心的多边主义也一直备受“搭便车”的责难而举步维艰。相较而言,在上述3种贸易自由化的措施中,双边主义因为具有对等性和互惠性而备受推崇,在国际社会中得到普遍适用。事实上,推动贸易自由化的国际法律原则和规则是由各国在如下预期中自愿承担的:其他国家的平等或同等的自动限制;由此而变成可能的共同优势。国际法是通过互惠的自我约束而产生,这一具有双务性质的期待利益与约束成为国际立法与国际法效力的一个显著特征{7}。因此,对互惠性的预期仍然是国际法产生和适用的一个决定性因素,WTO体系表面上是多边主义的合作机制,但其形成与运作的基础,乃至基本权利与义务等法律内容都是通过双边性的互惠条约对等给予的。
  截至2008年7月,世界贸易组织已经拥有153个成员方,从适用主体数量上看,WTO显然属于多边贸易体系。但是,从WTO的具体法律内容来看,WTO又具有鲜明的双边或互惠的特性。从多边回合的谈判历程到协议的文本内容,WTO的权利与义务都带有互惠性的一般特点。无论在法律上还是事实上,互惠原则一直以来都是WTO最为重要的原则之一。互惠原则是成员方在国际贸易中相互给予对方贸易上的优惠对等待遇。该原则既是在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知识产权贸易等领域中市场开放和自由化谈判的基本立场,也是形成国际贸易中具体法律权利和义务的基础。世贸组织正是通过成员方在市场准入、消除贸易壁垒等方面提供互惠的方式来维持成员方在贸易部门内部、部门之间乃至整体上的贸易平衡,从而实现贸易自由化。
  早在1947年,GATT就把互惠待遇原则运用于关税减让。为促进缔约成员方之间的合作,作为国际贸易调控手段的互惠原则一直是GATT体系的核心部分{8}。在其前言中,明确指出《关贸总协定》缔约方政府“切望达成互惠互利协议”。在“东京回合”中,总协定将互惠原则扩大到一些特殊的非关税壁垒谈判,如海关估价、政府采购、补贴与反补贴。在“乌拉圭回合”谈判中,互惠原则进一步扩展适用到服务贸易和知识产权贸易等全新谈判领域,并在更广的范围内跨部门交叉运用,维持了成员方整体上的贸易平衡。在《建立世界贸易组织的马拉喀什协定》(即WTO协定)前言中,WTO的基本法律文件重申“本协定各成员期望通过达成互惠互利的安排,切实降低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在国际贸易关系中消除歧视待遇。’,GATT1994序言和第28条中也明确提到了互惠性原则,并在GATT1994其他一系列的规定中暗含了这一原则。
  双边性的互惠安排既包括成员集团间的互惠,也包括单个成员间的互惠安排。前者如在“乌拉圭回合”谈判中发展中国家成员要求发达成员在纺织品、热带产品等方面作出让步,而发达国家成员要求发展中国家在服务贸易和保护知识产权方面作出让步,最终在综合互惠的基础上达成了协议。后者如中国的加入WTO的谈判安排,中国长达15年的旷日持久的谈判,贸易自由化方面的谈判实质上围绕着美欧等几个主要贸易伙伴与受中国影响较大的印度、墨西哥等贸易伙伴之间进行。当中国与这些主要贸易伙伴达成了互惠性的双边协议后,中国加入WTO的进程就大大加快,最后只剩下程序性的事项。
  互惠原则不仅构成市场准入与贸易自由化谈判的基础,成为成员方彼此作出妥协和承诺的前提,而且在豁免义务或取消承诺的情形下,成员方也要严格遵循权利与义务部门平衡和整体平衡的互惠原则。GATT第28条第2款规定:“有关缔约方应当努力维持一种总体减让水平:这种减让是互惠的和共同有利的,比本协定中所规定的减让更利于贸易。” GATT第19条规定,如果在谈判情况下或者在临时中止GATT义务情况下不能达成协定,则补偿性的取消应该构成“实质上同等的一些减让”。GATT第23条承认“非违反之诉”的可申诉性。该规定的一个主要目的实质上就是从整体上保证权利与义务的互惠性,针对GATT未禁止的那些贸易扭曲措施所导致的间接废弃或损害来保护关税减让的价值,从而确保“持续的互惠性”{9}。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互惠性安排都是基于双边性的协议对等给予,从法理上讲,条约只能在缔约方之间适用,一个缔约方不能从另一个缔约方与第三国签订的条约中获得权利;因此,这种互惠性的权利义务显然具有排他性。如果WTO体系中只有这种单一的双边性自由化措施,显然无法适应多边性贸易体制的需要,这种封闭性的互惠性自由化成果又如何扩展到其他的成员方呢?质言之,双边主义的互惠性安排如何与WTO多边主义的普适性挂钩呢?WTO另外一个基本原则—最惠国待遇原则发挥了巨大的法律功能。最惠国待遇原则是将双边主义的互惠性贸易协定多边化的最简便和最有效的方式。受惠方根据它自己与另一缔约方的条约,并借助于最惠国条款,就能享有这种请求权,在它自己条约里装进另一缔约国与第三国在相同领域的所有权利与优惠。从法律技术上说,最惠国条款是转致另一个条约,而国民待遇是转国内法{10}。通过最惠国待遇原则的这种“链接”与“转致”,WTO成员方的贸易自由化谈判变得更加简化,从而也大大减少了缔约成本。谈判首先基本上集中于双边性的平衡减让与互惠交换,然后通过无条件的最惠国原则多边化地推广,最后一国承诺的市场准入与优惠待遇同时被其他贸易伙伴的减让所平衡,而不必与数十个国家进行漫长而复杂的双边谈判。大多数贸易—一个国家依据这些义务对另一个国家作出市场准入的承诺,之后通过最惠国待遇义务而作出的多边化的承诺—仍然是大量的互惠义务或双边义务,即具有双边契约性质的义务。它是对每一个WTO成员分别作出的承诺,在WTO非歧视性原则的保护下受到多方尊重{11}。
  总之,互惠原则借助于最惠国原则才能将双边性的权利义务转换成多边性的权利义务,从而使WTO演变成一个多边性的贸易体系。最惠国待遇只有借助于互惠性原则,才具有实体法的意义。互惠性原则所包涵的对等性和排他性与最惠国原则所涵盖的普遍性和非歧视性,在这里形成了完美的结合与统一。
  三、WTO体系中的相互认可制度
  世界贸易的顺利进行和全面发展是在一种具有可预见性和透明度的法律环境中自由进行的。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的建立,标志着国际贸易体系逐渐从“权力导向”演变为“规则导向”的体系{12}。但是各国之间适用法律和标准的歧异与冲突妨碍了世界贸易的进一步发展,国际社会一直在寻求解决这些法律和标准适用冲突的方案。新古典主义的趋同理论非常推崇法律趋同主义与法律统一化的方法。该理论认为,通过发挥市场功能或者政府间的协调谈判可以消除或减少各国适用法律和标准的差异{6}162。虽然趋同化与统一化的法律方案从理论上分析具有明显的法律功效,但无论是通过发挥市场功能最终促成规则的“大同世界”,还是通过多边性国际谈判消弭法律歧异和冲突,这两种调节方法都显得成本高昂且成效缓慢,远不能适应经济全球化和国际化交往迅速发展的现实需要。从1970年代开始,国际社会开始出现了相互认可制度来解决各国法律和标准适用的歧异与冲突,即相关当事国彼此承认对方的监督管理标准以及相应的法律法规在本国具有同等的适用效力。
  “相互认可”的概念最早见于《罗马条约》中有关专业资格的规定,而作为一项法律原则,则起源于1970年代欧洲法院就商品自由流动所作的法律分析。为推动欧洲单一市场的建立,欧洲委员会曾优先考虑法律统一化的方案,即通过制定统一适用于欧共体区域的法律和标准,来推动欧洲经济一体化,但是这种急功近利、好大喜功的做法引起了成员国的抵触,收效甚微。痛定思痛后,欧共体委员会决定放弃强制性的统一标准和技术法规的理想模式,转而采用相互认可的方式。相互认可方式以欧共体法律的形式最早出现在1979年的“Cassis deDijon案”的判例中,在该案中欧洲法院以判例法的形式首次确立了“相互认可”原则。根据这一原则,在一成员国内合法生产或销售的商品和服务须为所有其他成员国接受,即使它们并不符合接受国的技术法规或质量标准{13}。该判例表明,在一成员国安全生产和销售的产品,如果产品满足了最低程度的要求,该产品也能在另一成员国境内销售。上述判例所确立的法律技术创新,从根本上消除了建立欧共体单一市场的最大法律障碍,也极大地改变了欧共体实现经济一体化的路径安排。随后,欧共体委员会把这一成功的做法移植到服务贸易领域,经《1985年白皮书》确认,“相互认可”原则也成为欧共体银行法及其他服务贸易立法的一项重要原则。相互认可在欧洲单一大市场和欧洲一体化运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有鉴于此,《美加自由贸易协定》也开始借鉴了相互认可原则,在随后的北美区域一体化运动中也采纳了该原则。由于受协同性程度的限制,在北美地区,相互认可的适用范围比较有限,所起的法律功效远不如欧洲一体化运动显著。
  跨国公司的日益强势和世界经济联系的日益紧密为实现协调机制的相互认可目标创造了条件。在跨国公司推动下,许多国家纷纷承认其他国家管理本国经济规则的合法性,在另一国建立子公司的跨国公司应当可以像在本国一样自由行动。欧盟成员国同意其他成员国的企业在全欧盟范围内按照母国法律条例来经营,如在法国经营运作的德国公司的子公司基本上可按德国法律来治理。在借鉴欧盟成功运作的经验基础上,作为全球性多边贸易组织的WTO也开始非常重视相互认可制度。WTO的宗旨之一是通过多边性国际规则和标准的营建及普遍实施以推进全球贸易自由化。一方面WTO要约束和限制各成员国政府管理贸易的权力和自由,另一方面要协调各成员方的管制对立和冲突,显然这两方面的工作都离不开法律差异和法律冲突的协调。WTO一直优先考虑制定统一的多边性监管标准作为约束成员方管理贸易的共同规则,但是多边性规则旷日持久的“难产”经常使该方法大打折扣;而且在多边性的统一规制或标准尚未制定及生效之前,成员方在采取管理措施时,往往借助于资格要求和程序、技术标准等措施对贸易进行限制。为避免各国各自为政的管理措施逆化为贸易壁垒,并进一步弥和理想中的一元化监管法规与现实中各国的多元化监管法规之间的差距,TO在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领域率先采用了相互认可制度。
  WTO体系中的相互认可,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成员方在互惠协议的基础上,一成员方认可其他成员方监督管理其产品、服务和服务提供者的法规或标准在本成员方境内的法律效力。相互认可原则的内涵主要包括:“认可”是指双方认可彼此的法律制度具有“等价性”、“兼容性”,或者说至少具有“可接受性”;所谓的“相互”是指双方对相关管辖权的再分配是互惠和对等的;相互认可是指一种概括的认可,具体到货物、服务等领域的相互认可还具有不同的特点、范围以及限制性条件。根据相互认可的法律原则,当事国应尊重和承认其他成员方管理经济的法规和标准的合法性。同时,当事国应当承认其他成员方管理经济的法律和标准的合理性,并在一定条件下,承认这些法规和标准在本成员方境内的法律效力。在互惠的基础上,当事国就相互认可的基本条件、涉及的认可范围、认可的机构等实体性问题以及情报交换等程序性事项展开具体的谈判,并签订双边或多边性的相互认可协议(Mu-tual Recognition Agreements,简称为MRAs)。这些国际协议就成为相互认可的法律渊源。由于相互尊重对方的管辖权而较少政治对抗,由于不强求统一的标准而降低协调成本,由于国内标准通行他国市场而成效明显;因而相互认可制度逐渐成为协调各成员方法律和标准歧异的最简便法律方法。
  作为最终“一揽子”协议的一部分,货物贸易领域的相互认可制度集中体现在《贸易技术壁垒协定》(以下简称为TBT协议)的相关条款中。1995年开始运行的WTO极力敦促成员方达成MRA来推动成员方贸易关系的发展。为贯彻上述宗旨,《TBT协议》在总结《东京守则》教训并借鉴欧盟成功经验的基础上,在第6条特别规定了相互认可制度。为避免就同一批商品进行重复认证,成员方应保证接受其他成员方合格评定程序的结果,即使这些程序不同于本国程序,但是这种承认与接受应满足下列条件:(1)其他成员方合格评定程序能与本国一样提供符合有关技术法规和标准的保证;(2)在相互磋商同意的前提下,该其他成员方的合格评定机构有充分和持久的技术能力;(3)限于出口方指定的评定机构所作出的评定结果。由于国际社会中国家标准的多样性以及协调这些标准的固有困难,各国合格评定活动的相互认可成为国际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的重要手段。一个全球性的MRAs网络将使国际流通中的商品享受一次检测,一次认证,在所有国际市场上就被普遍认可和接受的贸易便利。相互认可制度无论是对国际商人和消费者,还是MRA当事国都具有重大的经济和法律意义。
  在服务贸易领域,GATS第7条规定:(1)通过双边协议或安排,或自动给予的方式认可另一成员方对服务提供者的有关批准、许可或证明所规定的标准。(2)任何第三方成员有权参加这种双边安排或协议,或者有充分的证明机会应得到相关标准的自动认可。(3)为避免标准的多样性造成国家间的歧视或对服务贸易构成隐蔽的限制,认可应优先考虑多边同意的共同国际标准。
  WTO成员对来源于其他成员方产品与服务的认可,无论是相互认可,还是自动给予,都是建立在甄别具体监管标准的基础之上,由授权国给予的一种差别待遇或互惠待遇,但在认可的程序方面,授权国应给予任何其他成员方最惠国待遇。任何第三方成员享有当事国协议或安排的分享程序的权利,并保证提供充分的机会谈判加入这类协议或安排,只要第三方成员具有大致相同的法规、监督、法规的实施。除了在程序上要符合WTO的最惠国待遇等基本条款以外,成员方还必须满足起码的实体标准。WTO把制定统一的多边性监管标准作为约束各国各自为政监管的共同标准,但在多边性的统一标准或部门纪律尚未制定与生效之前,为避免标准的多样性造成国家间的歧视或对国际贸易构成隐蔽的限制,认可应优先考虑多边同意的共同国际标准或最低标准。接受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Y. S. Lee, Bilateralism Under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presented at the City University of Hongkong Con-ference on WTO&Great China, Hongkong, March10-11,2005. p.1.
{2} Press Release, WTO,General Council EstablishesTransparency Mechanism for 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 Dec. 15,2006)
{3}Press Release, European Commission, EuropeanCommission Requests Negotiating Mandates for Bilateral TradeAgreem ents with India, South Korea, ASEAN(Dec. 6,2006)
{4}Thomas Cottier&Marina Foltea, ConstitutionalFunctions of the WTO and 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 in 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 and the WTO Legal System, pp. 43,44.Lorand Bartels&Federico Ortino eds.,2006.
{5}Youri Devuyst &Asja Serdarevic, the World TradeOrganization and Regional Trade Agreements: Bridging theConstitutional Credibility Gap, Journal of Comparative&In-ternational Law Fall, 2007.
{6}罗伯特·吉尔平.全球政治经济学-解读国际经济秩序[M].杨宇光杨炯,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68.
{7} E-U.彼德斯曼.国际经济法的宪法功能与宪法问题[M].何志鹏孙璐,译,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317.
{8} Duncan Snidal, The Game Theory of InternationalPolitics, 38 World Politics 1985.
{9} U N Doe. EPCT/A/PV. 6 (1947), AT p. 5.
{10}赵维田.世贸组织的法律制度[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 78.
{11}约斯特·鲍威林.国际公法规则之冲突[M].周忠海,等,译,法律出版社,2005: 79.
{12} John H. Jackson, the World Trade System:Lawand International Economic Relations, MIT Press 1997, pp.109-111.
{13}Lorand Bartels,The Legality of the EC Mutual Rec-ognition Clause under WTO Law,Jour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Law, Vol. 8 , 2005 , No. 3, p. 692.
{14}Gerard Hertic, Imperfect Mutual Recognition forEC Financial Services,International Review of Law and Eco-nomics(1994), Vol. 14,p. 178.
{15} Rene Guilberme S. Medrado, Renegotiating Reme-dies in the WTO: a Multilateral Approach,22 Wisconsin In-temational Law Journal Spring, 2004.
{16}赵维田论GATT/WTO争端解决机制[J].法学研究,1997,(3):53-72.
{17}赵维田.WTO的司法机制[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 2.
{18} Permanent Mission of Zambia on behalf of the ldcGroup, Negotiations on the Dispute Settlement Understanding,Communication, WTO Document TN/DS/W/17 Oct. 9,2002.
{19} WTOArbitrator's Report, European Communities-Regime for the Importation, Sale and Distribution of Bananas,WT/DS27/ARB,report circulated 9Apri1 1999,para 6.11.
{20} 李双元蒋新苗主编.世贸组织(WTO)的法律制度[M].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2001: 511.
{21}Peter Mandelson, EU Trade Commr, Speech at the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Bilateral Agreements in EUTrade Policy,Oct. 9, 2006.
{22} Michael Jone, Bilateralism on Balance, Interna-tional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Finance,4(1),1995,p.37.
{23} John H. Jackson, The Jurisprudence of GATT andWTO, Co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0'pp. 182-18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397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