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青少年犯罪问题》
沪上两起少女被非法搜身案述评
【作者】 黄紫红【分类】 其他
【期刊年份】 1999年【期号】 2
【页码】 1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32162    
  女性的控诉
  一、“上帝”脱裤
  ——女大学生状告“屈臣氏”案情掠影
  1998年7月8日那个酷热难当的上午。刚满20岁的女大学生钱小涵领着小侄子(10岁,到屈臣氏四川北路店闲逛。当未曾购买商品的她准备穿过正门离开店门时,门口的警报器突然鸣叫起来,随即一位女保安出现在她的面前。在一一检查其挎包物品未发现带磁商品后,女保安让钱小涵穿行三处防盗门,警报器仍然呜响。于是,钱小函被带到商场地下室,由一名保安用一只手提电子探测器进行全身检查,确定她左髋部有磁信号。尽管钱小涵一再声明自身清白,但她仍无法避免两次“脱裤检查”的命运。性格内向而文静的钱小涵忍不住屈辱,当场失声痛哭。
  在向虹口区消费者协会投诉未果后,1998年7月22日,饱受精神痛苦的钱小涵在家人的陪同下,向虹口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她诉称:自己在“屈臣氏”四川北路店内无端遭到搜身,且被两次强迫脱裤检查;对方恶劣的手段严重侵害了自己的名誉权、使自己受到极大的心理创伤;要求对方公开登报赔礼道歉,并且赔偿精神损失费50万元。
  谈及50万元索赔的依据,钱某之父在二审后对《青年报》记者坦承:提起诉讼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捍卫人格尊严,争一口气。
  二、120余名女性遭遇搜身
  ——“拷姐”状告寻呼台案件缘起
  那是1998年2月26日临近午饭时间。天纬寻呼台机房的拷台培训生们已经刚忙碌一上午。这时,一名拷台老师朱某忽然间道:“谁是用067箱子的?”接着使用同一只箱子的职校培训生杨某、周某便被叫到临近过道与培训部大门的更衣室。
  培训教师朱某责令她们打开箱门,一一查看箱内东西并翻看学生皮包后,还伸手掏她们身上的口袋。随后朱某又责令她们把内衣扣与皮带解开,强行把手伸进衣服内在她们身上触摸。最后,一无所获的朱某才说了句:“没事了,你们去吃饭吧!”随后,又是汪某、吴某……培训教师朱某逐一责令她们脱去外衣,解开皮带,解开文胸,肆意搜查。
  与此同时,另一名培训教师张某也对另一班级的培训生实施搜身,在责令学生解开裤带、文胸后伸手摸其腰上、脖上,还让她们原地跳动并抖甩胸部衣服……
  在一个多小时中,遭遇集体搜身的女性竟达120余人!其中有61名培训生,在岗或下岗“拷姐”60名。其中绝大多数培训生遭遇搜身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寻呼台中有钱包失窃。
  不堪的人格羞辱给少女们带来了心灵的创伤。一章姓少女对《民主与法制画报》记者痛述:“18年的岁月我保守地认为身体是父母给的,除了最亲的人,谁都无权触摸。然而那天一切都碎了,事后我瞒着父母偷哭了好几次,我无法让那个陌生的感觉从记忆中消除。”起诉时要求赔偿精神抚慰金1万元的翁某哭诉:“那一幕难堪的情景老在我脑海里盘旋。回到家里,我把事情告诉家人后,实在无法控制自己,失声痛哭起来。……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和侮辱,我感到好无辜;为什么她们要这样无端地猜疑我的品质,降低我的人称尊严?父母每天劝慰我,由于忧虑和气馈,本来就患有重病的父亲,病情一下子加重,住进了医院……”有的少女甚至想过“一死了之”。更多的少女对踏上社会产生了心理障碍。
  最后,女生杨某、周某鼓足勇气,先站出来诉诸法律,120余名女性遭遇非法搜身的事件终于得以公之于众。
  “这是检查、不是搜身”
  ——侵权者如是说
  在异曲同工的两起纯精神损害赔偿案中,侵权一方的说法竟惊人的相似。“这是检查,不是搜身”。侵权者们振振有词。
  在1998年8月下旬和10月23日超市侵权案一审的两次开庭中,上海屈臣氏日用品有限公司及四川北路分店辩称,因钱小涵进出店门引起警报器鸣叫,才对其进行必要的检查。“强迫脱裤”的行为她无证据证实。自己所作的行为是针对超市盗窃的现实所采取的正当手段,不存在对原告人身权、名誉权的侵害,故不同意对原告道歉和赔偿。……当警报响时,超市管理人员有义务找出原因。顾客应该配合检查。在一审中,屈臣氏还承认有脱裤之实,只是辩称脱裤检查是女大学生自愿所为;在二审的公开审判中,屈臣氏干脆来了个全不认帐、辩称原告未曾脱裤,超市人员别说强行检查,连看都没有看。
  在“拷姐”集体被搜身事件中,寻呼台一方的说法如出一辙:“检查是小姐自愿的。我不认为这是搜身,因为我觉得除非是强迫的情况下才叫搜身,而小姐是愿意让我们看的。这叫检查,而不是搜身”。“外衣是脱的,因为小姐穿着工作服,还穿着‘天纬’的白大褂。我觉得我们‘天纬’对员工负责,丢了钱得查,我们没有错。’被告代理人更是断然否认了违法搜身的事实,将搜身称为“是一个经过双方协商、谅解同意,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一种检查。”
  超市是否具有搜包、搜身的检查权?120余人的集体被搜身事件真的是一个合法检查的过程?不,这只是侵权者一厢情愿的看法。在法律上,检查权具有强烈的行政性;而超市与顾客、导呼台与“拷姐”作为民事法律关系的主体,其法律地位是平等的。无论超市或者寻呼台都不具备“检查权”的主体资格。而且,对于人身的搜查必须有法律依据,合法行使,必须由司法介入。超市与寻呼台不约而同地玩起“检查”与“搜查”的文字游戏,并不能改变其侵权行为的法律性质。
  法律的声音: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3216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